數十名保鏢,一身黑色西裝,面色肅然冷戾…!!

齊刷刷的,踏下車來!

一瞬間。

整齊的列隊,已經出現!

而,此刻。

中間的那輛車。

車門,緩緩開啟…!!

一名面色冷峻森然,渾身奢華服飾的年輕人,踏下車來!

他這一身西裝。

光是價格,就超過了三十萬!

他,便是張家,張鋒!

張家的兩個兒子,在整個江南,都有着赫赫威名!

長子張鋒,二子張利。

而,張鋒如今,已經成為了獨當一面的梟雄!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三人朝著原定的方向直衝而去,前方眾沙匪見狀,立即開始收攏,呈扇形圍攏而上。

看到他們隊形鬆散,遠程近戰隨意分佈,莫北就知道對方和之前遇到的沙匪團伙戰鬥力沒有多大區別。

還是一群烏合之眾。

看著正在合攏的人群,莫北心中穩如老狗,完全不懼。

倘若面對的是由像他們這種轉職者小隊組織的圍殺,今天不豁出命去,還真不一定能突圍。

但眼前這道松垮垮的包圍圈,他還真沒看在眼裡。這次沒有車隊需要守護,他們大可以來去自如。攫欝攫欝

話雖如此,倒也不可能往人群最中心一頭扎進去,同時面對那麼多對手,變數太多,應對起來還是十分棘手的。這畢竟不是黑蟲群,可以任由他隨意滅殺。

雙方即將接近到遠程攻擊的最大射程時,莫北三人驟然提速,並且調整了一些方向,風馳電掣般朝扇形包圍圈的右側突圍而出。

對方急於攔截,速度較快的刺客和野蠻人已經從隊伍之中脫穎而出,互相之間對望一眼,見人數足有對方兩倍之多,頓時信心十足,前沖的腳步更加堅定,準備當先攔下莫北三人。

「留下食物和裝備,放你們用傳送捲軸離開!」

包圍圈之中突然發出這樣一聲吶喊。

莫北嗤笑一聲,瞧你們混得。。。連吃的都搶,還留下裝備讓我們離開?我信了你們的邪!手中已然蓄起殺招,準備一出手就將對方殺個心膽俱寒。

「這是你們最後一次機會!留下所有食物和裝備,就能活著回去!」

對方又喊了一句,此時雙方之間的距離已經接近到可以看清面目的程度,米洛爾手中標槍雷光隱隱,對方隊伍前方的數人,此時都已經進入她的攻擊範圍。

一旦鎖定目標,她有把握一擊將直線上的敵人全部重創,甚至當場貫殺。

如今他們手中的回復活力藥劑十分充裕,起手開大這種操作完全不是問題。

但米洛爾還是用問詢的語氣喚了莫北一聲,等待隊長的動手指令。

「走吧,衝出去。」莫北撇了撇嘴,淡淡地說了一句,前沖的方向再度向右側偏了偏。

米洛爾聞言鬆了口氣,領會了莫北的意思。衝出去,而不是殺出去。

她立即收起標槍,換出了神語弓,抬手就是一枚急凍箭,命中其中一人,而後箭如雨出,逼得前方數人不得不做出防禦,讓包圍圈合圍的速度也緩了一緩。

對方速度最快的二人也已經動手,其中一人飛奔之中重踏沙地,騰空而起,宛如一顆榴彈砸向莫北。

他們也判斷出莫北的活力光環是這次圍殺行動成功與否的關鍵,否則一旦被突圍,以那三人的速度,自己這麼多人估計連個熱屁都吃不上。

這一記跳躍也是算準了提前量,瞬間就到了莫北身前,手中兩柄巨戰斧分斬而下。這一擊就算被閃過,也還有真正的跳躍攻擊作為後手,這是野蠻人慣用的追擊伎倆。

莫北遠遠地便一劍向上撩起,讓空中的野蠻人露出了一抹狐疑之色,但緊接便著如遭雷擊,渾身一陣劇顫,慘叫出聲。

莫北這一劍斬出的同時,一柄祝福之錘的虛影自下而上,給那野蠻人來了個襠雞立斷。

對方大鵬展翅般的雄姿瞬間縮成了母雞抱窩,喉中「咯咯」作響,歪歪斜斜地摔在了地上。

在莫北出手的同時,一道身影閃現在了他的身後,一腳蹬向他的後腦。

莫北側身抬肩,用肩頭的鎧甲擋下了這一記傳送踢擊,只感覺肩頭微微一震,沒有破防。&#21434&#21437&#32&#22937&#31508&#24211&#32&#109&#105&#97&#111&#98&#105&#107&#117&#46&#99&#111&#109&#32&#21434&#21437

沒有聚氣的飛龍在天想突破他四位數的防禦力?

那名刺客只以為自己是踢中了一個大鐵坨子,隨即就受了一記兇悍的斬擊,又被一盾牌拍在了沙地上,那一記盾牌重擊也是勢大力沉,神聖之盾將重擊傷害提升了數倍,讓他的腦子都是一陣嗡鳴,險些就失去了意識。

沒有理會地上翻倒的二人,莫北腳步不同,繼續向包圍圈的空隙衝去,卻也避無可避地進入了許多遠程職業的攻擊範圍之中。

一時間各種攻擊紛亂而至,但莫北擁有同級中絕對變態的防禦和超高的抗性,同時手中的盾牌使用得如封似閉,這些攻擊也就是對他的速度略有干擾而已。

且對方的目標也基本一致,都想先將莫北幹掉,對米洛爾和佩羅娜的遠程壓制幾乎可以忽略。

緊接著他們就遭到了猛烈的還擊,交織的火力以橫掃的態勢,打得許多遠程職業抱頭鼠竄。

近了!

稀疏的人群近在眼前,只要將之鑿穿,他們三人就能揚長而去。

然而對方陣型雖然鬆散,卻也不乏這種圍堵的經驗,在莫北三人衝進包圍圈的縫隙之時,人群中的四道身影像是終於等到了出手的時機,從不同方向,接二連三地發動了衝鋒。

莫北心頭突地一跳,意識到這居然是一個陷阱。

以衝鋒接近三人的不僅是各種武器,還有神聖冰凍。

莫北自然是不懼,但米洛爾和佩羅娜卻是遭到了冰霜衝擊,身形陡然一僵。

冰冷抵抗。

莫北不得不第一時間切換了光環。

失去了活力光環,三人原本利箭般的沖勢也緩了下來。

冰抗光環一開,米洛爾和佩羅娜身上的冰霜迅速消退,影響縮小到可以忽略的程度,但此時三人已經陷入快速收縮的人群之中。

巘戅妙筆庫巘戅

擁有傳送神技的佩羅娜卻是依舊淡定地跟隨著隊伍,面具下清澈的雙目似乎永遠不會因為戰鬥中的危局而出現波瀾。

面對紛至沓來的攻擊,莫北在切換了光環之後,就直接發動了神語頭盔附帶的魔影斗篷。

方圓六七丈內的月光驟然一黯,甚至連法術攻擊產生的光焰都被吸收了大半,周圍的數名沙匪瞬間陷入目盲狀態。

攫欝攫欝。遭受突變的四名聖騎士連準備多時的合擊都直接亂了套,只有一人的長劍落在莫北的盾牌上,發出一聲金鐵交擊的爆響。

這爆響聲依然沒能讓其餘陷入目盲的人找到方向感,在戰鬥中失去視力讓他們產生了本能的防禦心態,變得裹足不前。

風雷破!

緊接那一聲爆響,是莫北狂亂的連斬,以及盾牌的沉悶撞擊。

宛如一輛坦克全速撞過散亂的步兵群,立即便清出了一條道路。

莫北卻是忍不住在心中一陣大罵,這就用掉了一枚完整寶石啊!這些個挨千刀的!

強忍著補刀帶走兩個的衝動,莫北踩下活力光環,帶著米洛爾和佩羅娜衝出人群,絕塵而去。

他以前從未對這些人抱過心慈手軟的念頭,但最近的聽聞,以及對方動手前所說的話,還是讓他打消了用殺戮震懾對方的打算。

身後傳來沙匪們不乾不淨的罵聲,還有一些仍不死心的人打來的法術和投擲物。

而那些遭受了攻擊的人,卻是顯得比較沉默,在喝下治療藥劑之後,看向三人的背影的目光顯得驚駭莫名。

莫北回頭看了一眼,見那些沙匪依然是呈十幾人一隊地散布在沙地之上,人數少說也有八九十之數。

那些罵聲之中雖有針對他們的,更多的則是在互相抱怨。

巘戅久讀巘戅。&#21434&#21437&#32&#20037&#35835&#23567&#35828&#32&#57&#100&#117&#120&#115&#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然而聽著這些人罵罵咧咧,平白損失了一塊完整寶石的莫北心中卻更是氣憤難平。

沒招誰沒惹誰,突然就衝出來一群人要搶他們吃的,神經病啊!

剛才是一時不查,才被這些人以絕對的人數優勢和高空偵查手段悄悄包了圓,但此時已經突出包圍圈,脫離了險境。對方人數雖多,卻已然不成威脅,就算再上去和他們打個照面,他也有十足的信心全身而退。

想到這,莫北不由地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當即帶隊開始折返。

不將這些人揍一頓,他莫大鎚如何能咽得下這口氣。 斕凝沒把她想的那麼重要,事實證明,她在哥哥心中比她想像的還要重要。

哥哥真的很愛很愛她……

不知道該作何表示,斕凝撥通了商略的電話號碼。

她打的電話,她又不說話。

「怎麼了?」那頭,他說話的同時伴隨着翻閱文件的聲音。

「哥哥今天忙嗎?」斕凝咬了下唇,先沒切入主題。

「嗯?」他那邊的語調變了,微微上揚,暗含猜測。

「我……想你了。」

「你的意思是想見我?」他笑的意味明顯。

是挺想見……

「那好,如你所願,今晚等我。」

這……他就要來看她了?

斕凝承認她今天拍戲一整天都有點亢奮期待,希望早點收工回家。

今天池裳裳還是有別的工作安排沒來拍戲,斕凝只能跟顧澤睿還有陳奕涵他們先拍後面的內容。

片場休息的時候,顧澤睿坐到她旁邊。

「昨晚上的熱搜我看到了,黑料撤的真快,盛皇不愧是盛皇。」他睨了她一眼,嘴角含笑,「今天盛皇官博那條聲明可羨慕死我了,搞的我都想進盛皇享受那麼好的待遇。」

「可惜盛皇沒必要花重金挖你。」斕凝毫不留情的道出實況。

顧澤睿:「嗤~!哈哈哈哈哈……」

「是呀,盛皇人才濟濟,業界老大,怎麼會缺一個我。」笑過之後顧澤睿認清現實。

斕凝心裏還在期待着早點收工,所以顧澤睿跟她說話,她有點敷衍。

「晚上請你吃飯,想吃什麼?日本料理、海鮮、還是火鍋,隨你挑。」他眯着眼,眼角看不出一絲皺紋。

他是童顏不老吧!只看臉根本看不出他三十多了。

「不了,我晚上回家。」期待了一整天,她才捨不得把時間浪費在外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