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一諾離開黑凰之後,生怕被人認出,他在黑凰巷裡兜了幾次圈子。同時還出城去把偽裝換下,這才變成原先的青稚少年模樣。

「一千枚元晶,可以去買一點次品的修行功法了。」方一諾這次還是沒有回到萬寶堂。

京城裡,萬寶堂偏向於高端市場,除了免費給護衛的修行功法《煉元功》是三星士階。出售的功法最低都是九星士階的,他想要買到更便宜的功法,就得去其他地方。

地攤上倒是有些什麼幾十元晶就能買到的功法,不過誰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真的。曾經就有過武者修行地攤上的功法,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的事情發生。

方一諾來到一家比較正規一點的店鋪,前往購買修行功法。

「客官,您需要點什麼?」才進店,就有店小二上前來招呼。

「修行功法有嗎?」方一諾問道。

「有,有,當然有,您這邊看。」店小二指著一個書架,上面擺放著一些書籍。最上面是修行功法,下面是類似於什麼《元丹入門》、《元器詳解》之類的通用書。

修行功法一共才四本,最高的是一本八星士階的功法,名字叫《火元》。價格最貴,值四千元晶。

剩下的三本,兩本三星士階,一本五星士階。三星士階的不用提,自然是垃圾功法沒得說。

五星士階的名叫《景軍》。這功法方一諾也聽說過,是景**隊的通用修行功法。因為流傳甚廣,所以店鋪中多少都有出售。

「你這裡的東西都不行啊!」方一諾開始挑刺了,「這幾本功法都是眾所周知的功法,這還拿出來賣?」

店小二賠笑道:「客官,您這話就不妥了。這些士階的功法,哪個店鋪沒得賣?但是真正買的人,誰會輕易傳授給別人?那不是讓人知道自己的弱點嗎?」

「再說了,我們這裡的定價也不貴。與其去問別人功法,欠下一個大人情,還不如直接來購買,多省事!」

方一諾也知道這個理,比如說他現在就知道《煉元功》的功法,但是按照萬寶堂的規矩,他是不準告訴別人的。

而且天元大陸歷史悠久,早就有了自己的傳統。不是師徒或者血緣親屬,沒人會把自己的功法告訴別人。

無論是哪個地方,出售功法也需要有一定實力。沒實力的店鋪都不敢出售店鋪,地攤不在此列。

「這《長氣功》賣四百元晶也就算了,這《景軍》你也敢賣八百元晶?」方一諾手裡只有一千元晶,當然要講價。

「地攤上就有《景軍》出售。」

店小二笑道:「客官,話不能這麼說啊,地攤上還有靈丹妙藥呢,您敢買嗎?」

方一諾裝作不耐煩的樣子,直接說道:「算了,我懶得和你說這些。《長氣功》和《景軍》,兩本一起一千元晶,賣不賣?」

「一千元晶啊?」店小二裝作遲疑的樣子,不肯答應。

這時掌柜的說道:「我看這位客官像是個貴客,既然您這麼說,那就當我們賣個人情,一千元晶兩本拿走。」

方一諾交錢走人,雖然他總覺得被這奸商坑了,但也無可奈何。功法是暴利的生意,受到景國大勢力的控制,別處根本不準賣的。

就像這家鋪子,據說就是景**隊的將領開的。

他走之後,掌柜的滿意的收起錢,吩咐道:「小二,把功法補上去!」

「好嘞,掌柜的。」店小二又從柜子里翻出兩本一模一樣的功法擺上去。

他心裡還有些羨慕,這真是一本萬利的生意。據說店主那位將軍,都靠這家店子賺了三棟大宅子了!

方一諾走回萬寶堂,看到萬寶堂里賓客盈門的場景。他突然有了一個想法,這莫非就是天元大陸勢力的根基所在?

比如說景國,只有貴族能夠售賣這些功法,丹藥,也只有他們有實力生產這些物品。

偏偏這些物品價格非常珍貴,普通人為了成為武者,成為貴族,便要拚命消費這些事物。他們的財富,就通過這樣的方式,源源不斷流到貴族們的手裡,再次增強他們的實力。

這只是一國,往大的方向看,宗門何嘗不是如此?宗門掌握了更強大的功法和元丹、元器,他們將這些東西賣給各國,又收攏了各個小國的財富,然後支撐起一個龐大的宗門。

用這些資源,他們就能擁有更強大的武力來維持這個秩序,一層一層,便形成了天元大陸的勢力和規矩!

「世上沒有絕對的公平,也許通過武道能成為人上之人,也是這個世界給普通人的最大恩賜了!」方一諾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要想成為規矩的制定者,要想不被任何人擺布,那就得走上雲端,俯瞰眾生!

「武道通天!原來還有這個意思!」方一諾更加堅定自己修行武道的決心。

他抬頭看著萬寶堂的金子招牌,心裡暗道:「不知道這萬寶堂,到底屬於柳絕顏呢,還是屬於千刃谷?」

「這些暫且與我無關,我現在的目標是儘快增強自己的實力,進去宗門,這樣才能跳脫出普通武者的命運,擁有更廣闊的前途!」

方一諾回到自己的房間,將三本功法全部擺出來,準備進行融合。

「一本三星士階《練元功》,一本三星士階《長氣功》,還有一本最高的五星士階的《景軍》。不知道這三本基礎功法能否融合成功,若是融合成功,又將是什麼品階的功法呢?」

帶著期待和好奇,方一諾開始進行融合。 他的融合之手覆蓋在了三本功法上方,融合的能力開始入侵這些功法。

三本功法被一層神秘的光暈包裹起來,肉眼看不到裡面的變化。方一諾感覺有些吃力,元力消耗的特別快。

他趕緊服用元力丹維持元力補給,態度專註。這次融合事關重大,如果能夠融合成功,那就代表著以後類似的事物也可以融合。

不僅是功法,還有武技,還有丹方、元器圖紙,陣法等等。這些東西,光是想想方一諾就覺得無比牛|逼啊!

越是高等級,這些事物就越珍貴,什麼價值連城?那都是小意思,在天元大陸上,有的稀世之寶你就是換一個國家,都會有人排起隊來交換。

只要能增強武道實力,還怕得不到資源嗎?

融合功法的時間比融合元器更加費時,方一諾一連服用了三顆元力丹,才勉強能吊著自己的元力足以支撐起融合之手。

到了半夜時分,方一諾覺得四肢無力,精神疲憊的時候,終於聽到了融合系統傳來提示聲:「融合成功,獲得七星士階功法《混元功》。」

「真的成功了!」方一諾心頭大喜過望,他趕緊看融合后的功法。

只見原先的那三本功法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新的功法書籍《混元功》。

紙張還是一樣的紙張,但是內容已經截然不同。方一諾翻開第一頁,發現上面記載的修行方式已經完全變化了。之前他修行的《煉元功》只講了一條開闢主經脈的方法。

而《混元功》上面描述的方法不僅更詳細,而且開闊的經脈也更粗廣。除此之外,後面還記載了開闢一條小支脈的方法。

要知道,武者的元力除了儲存在元核里,還在經脈中運轉。經脈越寬廣,數量越多,武者的實力也越強。

《混元功》的這次改進,直接就能讓方一諾多出兩成的實力來!

方一諾帶著喜悅的心情繼續往下看,《混元功》後面的介紹也更加詳細,一直記載到了如何修行到將階一星!

所謂垃圾功法,自然是實力比較弱的武者研究出來的。像《煉元功》,上面記載的最高層次也不過是士階五星。

要想繼續往上修行,就得再需找其他功法。這樣既耗時,又耗費精力,若是找的功法不對路,還可能讓元力混亂,走火入魔。

這也是為什麼高階的功法那麼受追捧的原因之一。

方一諾得到的這本混元功,隱隱有介紹,在高階之後,還能開闢新的經脈。那也就是說,能夠再次融合,進行改進升級。

只要方一諾不斷融合混元功,他就相當於修行了一種無上限的功法,簡直就是天下無雙的功法!

「太好了,融合之手的能力果然無敵啊!」方一諾禁不住笑起來,「現在我終於可以放心修行了,今晚我就連夜衝擊士階二星!」

方一諾開始仔細研讀《混元功》上面的修行方法,按照它的描述,一邊修行,一邊改正自己之前的一些錯誤。

夜晚,並不是方一諾一個人在修行。事實上,萬寶堂里,凡是能修行的武者,大多都沒有浪費這大好的光陰。

在萬寶堂的三樓,柳絕顏此刻也在修行。

她沒有在房中打坐,而是坐在樓頂之上,任身體沐浴月華,放空身心,讓自己更好的吸收天地間的元力。

她依舊是一席白衣,冷艷如花,月光灑在她身上,更為她增添了一份神秘的氣息,她彷彿是落下凡塵的仙子,不食人間煙火,遺世而獨立。

柳絕顏越是修行,臉色越是寒冷,柳眉微微顰蹙,似乎遇到了麻煩。在她的身上,一柄長劍在微微輕鳴,如泣如訴。剛開始還好,可到了後面,柳絕顏秀眉緊皺的時候,她的本命元器的聲音已經變得有些詭異了。

似乎是有厲鬼天魔在嘶喊,冤魂駭人!萬寶堂里,一些夥計都被驚醒。

二狗本來在呼呼大睡,突然聽到一絲若有若無的聲音,他心裡不由得升起恐懼的感覺。

「喂,大牛,醒醒。」二狗推著旁邊的僕人大牛,大牛睡的鼾聲直震,二狗只好堵住他的鼻子,他才醒來。

「幹嘛,我睡得正香。」大牛迷迷糊糊地說道。

「大牛,你聽,是不是有鬼叫?」二狗驚恐的說道。

大牛聽了一會,只有旁邊僕人打鼾的聲音。他怒道:「哪有什麼鬼叫,別煩我,再吵醒我我揍你!」

二狗不敢再說話,只好把耳朵堵住,繼續睡覺。

柳絕顏的臉色已經變成了慘白,她的白皙的脖頸上有晶瑩的汗珠流下。同時嬌軀還在微微顫抖,像是努力在壓制某些東西。

這時,方一諾也到了突破的關口。他的元力在經脈中洗涮,在元核中匯聚。

他的心口處,原先的元核被滾燙的元液融化,開始升華似得凝聚。

武者的每次突破,元核都會這樣變化一次。一旦成功,元核的體積就會更加,也更加精粹,武者發揮的實力自然增強。

但這凝聚過程也可以發生種種意外,如果突破失敗,元核隨即冷卻,還有可能導致元核受損實力下降。

總而言之,這是個非常危險的事情。所以往往強大武者要突破的時候都會找個無人的洞府,閉關修行。

方一諾經脈中的元力不斷注入元核之中,他的腹中,還有剛剛吞下的元力丹補充元力。

元液沸騰翻滾,他的血液也跟著升溫,整個人處於精神亢奮的頂點。

「凝聚!」方一諾心裡大喊,元液猛地收縮,在原先的位置再次凝聚成晶狀。

「成了!」他的元核完全成型,比之前的體積又大了一點,但裡面儲存的元力卻多了一倍不止!

方一諾握緊拳頭,感受著身體里充沛的力量。突破的過程,也是身體血肉被淬鍊的過程。

「之前我不適用鬥勁,一拳有一百五十斤的力量,現在我能打出三百斤!如果把境界穩固,再使用鬥勁攻擊,恐怕能發揮出五百斤的實力!」

「像庄炎那種對手,我可以輕鬆解決!」 樓頂之上,柳絕顏的異常已經到了難以控制的狀態。絕顏劍中的魔念入侵到她的識海之中,不斷擾亂她的意志。

她強行把所有雜念都摒除,保持一顆冰冷的內心,這樣才能輕鬆一些。可只要她開始修行,魔念又會捲土重來,神識和本命元器相連,她對此毫無辦法。

「敞開你的心門,讓我進來吧,這個世界充滿了**,讓我們用火熱的心擁抱這個世界!」魔念不斷的在她識海中喊叫。

「你的身體,你的心都如此冰冷。哦,真是可憐,讓我給你一點溫暖吧,桀桀……」

魔念怪笑著,它突然催動絕顏劍中的能量,發起劍氣,攻擊柳絕顏的身體。

「元器反噬!」柳絕顏心中一驚,她現在竟然已經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本命元器了,這對她來說,實在是個可怕的消息。

絕顏劍自己催動的劍氣雖然不及她使用時的強大,但同樣不可小覷。更何況柳絕顏正在修行途中,抵擋稍稍慢了一點。

她強行中斷修行,雙手迅速結印,在皮膚外形成保護元力罩,這才避免了傷害。饒是如此,因為中斷修行,她元力衝突,氣血翻滾,一口逆血溢出唇邊,顯然是受了傷。

柳絕顏俏臉慘白,她剛要起身,才發生自己的衣物已經被劍氣斬碎,如果移動,定會衣衫分裂滑落。

最為一個高冷的女人,她怎麼能允許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柳絕顏不得不再次聚集元力,用元力托著衣衫,準備回房。

在她下方,萬寶堂一樓後院的住宅,方一諾推開窗子,剛準備呼吸一口新鮮空氣,放鬆心情,突然聽到樓頂上似乎有聲響傳來。同時,還有元力波動。

「什麼人?」方一諾跳出窗戶,朝樓頂上奔去。他的第一想法,就是有賊!

萬寶堂的寶貝可不少,雖然每天都有護衛輪流值班,但依舊會有賊人覬覦這裡。上個月他們就抓到過一個賊人,打斷了腿。

「該死,這多管閑事的小子!」柳絕顏覺得自己真是窘迫到了極點。現在她元力還在體內衝撞,急需療傷,能發揮的元力不多。

而且這小子一聲叫喊,已經驚動了其他護衛,斷然不能讓別人看到自己負傷的樣子!柳絕顏此次來景國,並非高枕無憂,她還有自己隱藏的敵人。若是讓敵人知道自己負傷,那後果更嚴重。

方一諾已經跳上了屋頂,正看到一道白影往樓下竄逃。

「小賊,哪裡走?」方一諾一個跟頭翻下去,要去抓柳絕顏。

柳絕顏真想一掌把他拍死,但是想到這是自己店子里的夥計,他也是出於責任感才過來的。這樣對他,讓他死的太冤。

所以柳絕顏伸出手后,遲疑了一下,又縮了回去。

「哼,還想逃?」方一諾一手抓住了她的手,只感覺如同摸到了冰玉一般,冰涼卻光滑。

這小子!柳絕顏被他佔了便宜,怒的手掌變爪式,鎖住方一諾的手腕,想要給他點教訓。

方一諾提前預感到危機,猛地使出鬥勁,另一隻手朝柳絕顏抓去。柳絕顏沒想到他不僅不防禦,而且還進攻,柳絕顏側身去躲。

方一諾本來要一手抓住她的脖子,去偏離了方向,抓到了她胸前。

「卧槽,什麼情況!」方一諾只感覺自己似乎抓住了一個渾圓而柔軟的東西,一時間腦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轟!」柳絕顏再也忍不住了,她直接把方一諾給拍飛,身影一晃,便消失了蹤跡。

方一諾在被打飛的關頭,手掌還是緊抓著那個東西沒有鬆手,等他摔到地面時,才發現自己還收穫了一件戰利品。

他首先查看了自己的身體,發現那賊人打他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下死手,只是把他推開。所以摔下樓,對他這個武者來說,並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勢。

他再看手中的物品,忽然覺得有些尷尬。他手裡拿著一條白色的布帶,那布帶質地柔韌,帶著一絲女兒特有的淡香,加上它的形狀。

方一諾立馬就反應過來,這是一條抹胸!也就是這個世界所謂的胸罩!

這特么就很尷尬了,自己抓賊不成,反而把人家的抹胸給拿了,要是讓人看見,還不得以為自己就是那什麼變態的採花大盜?

「不過說起來,剛才的手感還真不錯。」方一諾默默把抹胸收起來,因為萬寶堂的護衛們已經趕到了,可不能讓他們誤會。

回到房間的柳絕顏,已經披上了錦袍,她用神識留心著外的動靜。聽到方一諾的感嘆,柳絕顏是又羞又怒。

作為千刃谷的絕顏劍,那些少年俊才們,能跟她說上幾句話都高興的不得了。更別說,摸到她的手了。她的胸部,更是不可侵犯的聖地。

而今天,就在這種尷尬無比的情況下,她被一個籍籍無名的小子給吃了豆腐。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