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虛鳳目光中的黯然收起,轉為凌厲:「那是當然的,它們為了力量,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覬覦鴻蒙至寶,必須受到懲罰!」

這些聖獸之間的對話,陸昊三人根本插不上嘴,但是,從它們的語氣中,三人都明白,他們此次的任務,算是有驚無險地完成了。

簡言還好,楊岱難以遏制自己的喜色。

雖然面對封元石中的魔君一擊,讓他嚇得半死,算是最驚險的時刻,但是他在這次歷險之中,突破了關隘,晉陞脫凡境,這已經是超出他預計的回報了。

「這一切先不要急,先讓怪族給我們一個解釋……」白玉虎說道。

就在這時,他們所立的這地下秘道,突然抖動起來。

緊接著,一聲憤怒的龍吟響起,陸昊心中一動,星空虛鳳的神情也發生了變化,它一招翅翼,便將陸昊等人卷了起來。

陸昊等人看清楚周圍時,發現他們已經處於一處完全陌生的所在,似乎是一座高峰之上。

而翡翠青龍,則在峰頂咆哮!

「不見了,造化石卵不見了!」劍角犀也憤怒地咆哮起來。

聽到「造化石卵」四字,陸昊的心突的一跳。

小猴兒可就是造化石卵中孵化出來的,那位神秘的獸神的神念,稱它為通明石猴。

難道說,造化石卵原本是在這聖獸谷,但是後來被偷走,最終輾轉,落到了伏胍的手中?

「造化石卵……它們竟然敢向造化石卵下手!」

剛才還勸諸位聖獸不要著急的白玉虎,現在第一個怒了。

「聲東擊西,我們上當了,我們的注意力在地宮,卻被它們盜走了造化石卵!」

它咆哮了一聲,頓時整個聖獸谷四方,都響起了憤怒的咆哮!

白玉虎在聖獸谷中,負責征伐,它實力不是最強的,但召喚開戰,卻是最有號召力的!

「怪族盜走了造化石卵,還派怪來潛入地宮,試圖奪走鴻蒙聖地……這是對我們的宣戰,既然它們要戰爭,那就給它們戰爭!」

白玉虎咆哮著吼道,然後縱身一跳,肩胛之後光芒閃動,直接生出一對翅膀!

它振翅而起,向著東南方向飛去,那裡,正是人族與食人怪的戰場方向!

不僅是它,陸昊可以感覺到,天空中一道又一道強大的氣息掠過,少說……也有上百!

其中有些氣息,甚至比陸昊見過的任何亞聖都強大,接近於他在界山之巔時見到過的軒轅聖帝。

這些強大無比的聖獸,因為造化石卵怒成這模樣,陸昊現在對小猴兒的真實身份,更加感興趣了。

造化石卵究竟蘊含著什麼秘密,讓這些聖獸如此要緊? 陸昊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星空虛鳳動手了。

仍然是一股不可拒抗的力量,將陸昊等人捲起,只不過這一次,他們三個不是在空中翻滾飛騰,而是到了一處奇異的空間。

「這裡有些象那兒……」簡言這話嘮,在這種情況下還不忘傳音過來。

陸昊點了點頭,這片空間確實是象神殞之地的浮空島。

這裡,應該就是星空虛風的小世界!

他們三個在此小世界中,並不知道外邊的變化。

只是偶爾能感覺到周圍小世界中,風雲激蕩,彷彿狂飆突起。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們眼前一亮,終於被放了出來。

陸昊轉頭四顧,發現自己一行已經出現在人族軍營之中。

再向遠處望去,只看到塵土飛揚,濃雲密布。

人族軍營之內,空空蕩蕩,什麼也沒有。

「前輩,這是怎麼回事?」陸昊驚訝地問道。

「唔,我們有些心急,這場大戰,已經結束了。」星空虛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什……什麼?」

陸昊三人都呆住了,他們在那小世界中覺得時間並沒有過多久,怎麼這裡就已經打完了?

「人族沒有天生秘法,但從你們三個身上,我們看到人族有的東西……無量的奮鬥,無窮的未來,無限的創造,還有無盡的可能性。」

星空虛鳳的聲音,同時在三人的耳畔響起。

「但是,我們這一次能直接介入戰爭,卻不可能永遠介入戰爭,我們的真正敵人,並不是怪族。」

「現在,你們就在這兒休息吧,我們會去把人族可以擁有的力量,交給人族,在未來的某一個時刻某一個地點,或許,我們還會相遇。」

說完之後,星空虛鳳便化為星星點點的光芒,然後消失不見了。

陸昊三人面面相覷,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什麼好了。

看自己的位置,他們已經回到了仲孫芳華的軍營之中,對附近倒是不陌生。既然不知該做什麼,那就老實休息,等著結果出來吧。

陸昊並不知道,此刻在三華古陸,各個真武樓廣場前,驚呼聲是一下接著一下。

原因很簡單,在經過一天多時間的零星變動之後,玉屏之上顯示的各人功勛值,突然開始大幅度變化起來。

此時在外的眾人也知道,這次真武論才大典的奎星閣惑境,是上古逐鹿之戰。

「不對啊,上古逐鹿之戰,雙方是對峙多日,在軒轅聖帝突破之後,力壓九大魔祖,這才分出勝負。但是按時間算,現在還沒有到分出勝負之時吧?」

「也有可能是食人怪總攻,他們立下功勛……」

「這不可能,如果是食人怪大舉進攻,他們立下的功勛不會這麼多,增加不會這麼快!出現這種情形,只有一個,就是人族大勝,追亡逐北,才可能有此收穫!」

眾人議論紛紛,為這個變化而感到驚奇。

很快,他們關注的重點,轉移到玉屏上不斷閃動的綠光上了。

這綠光每閃動一下,就表明有人功勛值升到第一位。

數十個名字在玉屏上變來變去,一些年輕的英傑,也因此而名傳天下。

但是半個時辰過去,原先在真武樓中遙遙領先的陸昊,卻一次都沒有上榜。

一個時辰過去,陸昊仍然沒有上榜。

甚至半天過去,大夥功勛變化已經開始穩定,能登上榜首的名字,從最初的幾十個,也減少到六個名字輪流。

但陸昊卻一次都沒有出現!

「這小子又在憋大招嗎,和當年參與界山縣試一樣?」有熟悉陸昊經歷的人奇怪地問道。

「我看未必,這畢竟是整個三華古陸的論才大典,你看,能登榜首者,都有大的背景。就連仲孫馨蘭,如今也只能排到十名之後去了……」

「這也沒辦法,畢竟陸昊仲孫馨蘭都只是二十歲,而這次參與的,卻有不少都年近三十,多出十年的修為!」

「呵呵,多十年修為,也沒見能到食人怪百族戰現場去……」

為了陸昊的名次問題,外界都爭了起來。

「昊叔如果沒有拿第一,那就一定是不公平!」陸均這個陸昊的死忠,這個時候開口了。

天策王哈哈笑了笑,沒有置評,但他眉宇間,卻帶著一股喜意。

「父王,你這麼高興,是有什麼喜事?」

因為身份原因,李嫻月無法參與這次大比,她向天策王問道。

「人族英才輩出,我當然要高興。逐鹿之戰,乃是人族大勝食人怪的決定戰役,此時食人怪又出三幽界,而論才大比考的恰好是逐鹿之戰……」

「人族比十餘萬年前不知強大多少倍,而食人怪族比十多萬年前不知弱多少,但現在戰局還是不利人族,原因便是人族內訌。」突然有人開口說道。

天策王有些驚訝地看過去,發現說話的是田浩然。

這胖小子如今體型雖然還有些稍胖,但是見識勇氣,都遠勝當年,在天策王面前侃侃而談,沒有絲毫懼色。

「世家傳承太久,形成了他們的家族利益,他們將家族利益放於帝國利益乃至人族利益之上,各懷私心,難以團結。以晚輩愚見,殿下不要高興得太早了。」

見天策王望過來,田浩然又接著說道。

「這是你自己所想?」天策王訝然道。

「晚輩等流落牧野墟時,與陸昊、李勝男還有仲孫聖女等一起討論時,共同得出的結論。」

天策王緩緩點頭,以他們這些年輕人的年紀,能看到這一點,實在是不錯。

但看到問題,並不等於能解決問題,世家大族的利益盤根錯節,想要解決掉,很不容易。


至少天策王現在就覺得束手無策。

「也許可以讓這些年輕人,去打破這種不合理的局面,這群年輕人生機勃勃,更重要的是,他們與世家大族,並沒有太多的利益關係,有的只是矛盾……」

想到這裡,天策王看向自己身邊的陳銘。

陳銘默不作聲,他雖然恢復到了先天境的實力,可是蹉跎了幾十年,這種時間上的損失是沒有辦法彌補的。

所以在天策王身邊,他的存在感並不強。

惑境之中,陸昊他們在等了大半天之後,終於等來了活人。

出去追擊的人族武者,陸續開始返回,包括仲孫芳華,都回到了軍營之中。

而那些參與這次大比的後世年輕武者,也出現了。 見到陸昊三人,這些參與試煉的武者神情都有些怪異。

因為別人都是滿身浴血,一個個累得精疲力竭,而這三人休息了大半天,一個個精神抖擻。

「楊岱,你們戰果如何,殺了多少食人怪?」

陸昊與簡言,那些人不敢問,但是楊岱有熟人,便開口向楊岱問道。

楊岱是個老實人,扼腕嘆息:「來晚了,來晚了,一個都沒殺到!」

「那你跟著那位一起去做任務……又拿到了多少功勛,斬殺多少食人怪?」

「一個都沒有。」楊岱想到那蟾眼怪與青丘狐妖,實際上是被它們自己放出的絕招殺死的,因此很實誠地回答。

「嘖嘖……不會是真的吧,你們真一無所獲?」

如果從殺敵與功勛的角度來看,陸昊三人,還確實是一無所獲。

楊岱點了點頭,唉聲嘆氣起來。

他們的對話,全部被別人聽去了。

那個問楊岱的人,不管心裡怎麼想,嘴巴上還安慰了楊岱幾句,但安慰沒結束,就有一個刺耳的笑起響起。


「呵呵呵呵,這不就是追隨大英雄陸昊一起,去完成那個拯救世界任務的楊岱嗎,當時還在軍需官那兒領了甲,現在回來了?」

這刺耳的笑聲,不用問,就是那姓崔的傢伙。

陸昊懶得和這種人一般見識,向楊岱招了招手,三人走到一邊,相互討論武學。

偏偏他不想多事,有人卻要送上門來。見陸昊不作聲,那姓崔的傢伙自覺佔了上風,他本來就是不饒人的,便又上來,冷笑道:「陸昊,我有話對你說!」

「我不想聽。」

陸昊淡淡地說道,讓姓崔的到嘴的話被堵在喉嚨中。

哽了好一會兒,這位崔家嫡脈冷笑起來:「連聽我說話都不敢,陸昊,我真懷疑,你斬殺食人怪百族戰前十的事迹,是編造出來的吧。」

陸昊用小指頭掏了掏耳朵,有些不耐煩地道:「你懷疑不懷疑,連半塊劣質元石都不值,現在請你縮成一個圓,有多遠離我多遠。」

初時這崔姓年輕武者沒弄明白陸昊的意思,後來,他明白陸昊是在讓他「滾」時,勃然大怒。

如果不是理智告訴他,他打不過陸昊,他幾乎就要撲上去了。

忍了好一會兒,才將怒火控制住,崔姓年輕武者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再度冷笑:「看你猖狂到幾時!」

就在這時,有惑境武者過來:「哪一位是崔仲韋?」

「我就是,我就是!」崔姓年輕武者道。

「副守護請你來一趟,年輕人,幹得不錯,這次功勛不少啊。」

聽得是副守護宗萬山召喚,崔仲韋興奮異常,他招攬了一批武者,在這些人幫助下,他此次斬獲極多,想來功勛值不會少。

興奮之下,他都顧不得找陸昊麻煩,直接去了宗萬山那裡。

好一會兒之後,崔仲韋帶著他那伙人又出現在陸昊面前。

這一次他們的神情,更為興奮,口中大聲議論彼此所得的收穫。

「沒有想到,戰場上的繳獲,也可以折算成功勛值。」

「是啊,早知道這樣,我們該多收集一些。」

他們興奮的議論,到陸昊面前時嘎然而止。

然後有人淺笑起來:「大夥別太心貪,有人還一無所獲呢。」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