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個人,猛的撲住了羅風,而這一撞,正好把羅風撞倒,避開了白光的襲擊。

羅風的反應也是極快,他猛的一轉身,把撲住自己的那個人護在了身後,腰上用力,直接從地上彈了起來,一記鬼火球隨即射出!

鬼火球和又一道襲來的白光轟到了一起,在空中爆開,白光和綠火在空中點點的渙散。


這時,羅風才看清了現場的狀況。

偷襲自己的人,是兩個身穿白袍,騎著白馬的傢伙。而撲倒羅風,讓他躲開偷襲的人,則是阿長。

阿長此時的狀況,顯得頗為艱難。一身衣服破破爛爛,沾滿了血跡、草屑、塵土,嘴角掛血,氣喘呼呼,身上的傷勢雖然不重,但畢竟影響了他的身手。

「小心點,這些人是沖你來的。」阿長咬著牙,從地上站了起來。

阿長和羅風站到了一起,兩個敵人則微微讓開了一點。

左邊,雪麗和貝卡被五個一樣是白袍白馬的傢伙包圍了。

右邊,撒拓、諾魏、雪爾三人,也一樣被三個敵人堵住了。

前面還遠遠站著四個人,兩個白袍,兩個傭兵。

再遠處,羅風留在正常世界的亡靈大軍被一股龐大的白霧籠罩著,影影綽綽,看不太清楚。但羅風可以感覺到,亡靈僕從們顯得很遲鈍,無法響應他的命令。


不過,亡靈大軍的數量並沒有減少,這些人並沒有殺掉羅風任何的一隻亡靈僕從。倒不是不想殺,而是不能殺。亡靈僕從和主人之間的精神聯繫是十分緊密的,羅風雖然身在亡靈位面,但只要正常世界的任何一隻亡靈僕從被殺,羅風都會立刻察覺。

正因為這種密不可分的精神聯繫,才讓敵人不敢動手屠殺羅風的亡靈大軍,而是選擇了把它們困住。

事情很明顯了,總共十四個敵人。其中十二個人的服裝十分統一,明顯是同一方勢力的人,就看這一身白的裝扮,羅風立刻知道了,是光明聖教廷的人。剩下的兩人,是兩個縮手縮腳的中年傭兵,羅風也認得,是之前在混亂森林外被他們問路的人。

整體的局面,是雪麗他們徹底落入了下風。

他們被分成了三截,顯然是對方想要各個擊破。

雪麗和貝卡被堵在左邊,撒拓三人被堵在右邊,阿長和羅風卻被圍在了中間。

無法互相支援,相互呼應,局面已經極為不利。更何況,最重要的戰鬥力,羅風的亡靈大軍被某種不知名的東西困住了!

而且,雪麗他們六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傷勢,而對方卻是好整以暇,完全沒有受傷的樣子。

羅風皺一皺眉頭:「光明聖教廷的人?」話落,不等對方回答,冷笑道。「這是什麼意思?挑釁?切磋?還是想殺人奪寶?憑什麼傷我的人?」

「呸!」阿長大怒道,「憑他們也配?這群該死的臭老鼠,要不是趁我們強攻魔獸雙生蛙時跳出來揀便宜,哪裡能讓他們佔了上風!」

「罵誰呢?」立刻有人怒了,大聲道。

「罵的就是你!最恨你們這種背後捅刀子,趁機佔便宜的人!」阿長毫不示弱,更是破口大罵。

原來,羅風這一次去得太久,撒拓又極其幸運的找到了一隻幼兒期的雙生蛙,所以雪麗他們不等羅風,便擅自動了手。

安排得當,配合得當,眼見魔獸雙生蛙即將到手。

卻不想,突然冒出了一群敵人,一動手,就搶先困住了羅風的亡靈大軍。隨後,被偷襲的雪麗他們倉促應戰,加上之前攻打魔獸雙生蛙時受了傷,所以一交手便落了下風。


; 羅風微微一皺眉,眼神掃過了眾人,落到了其中一個年輕的光明騎士身上。

這個年輕人神色倨傲,雙手中正抓著一個怪模怪樣的魔獸。

那是一隻臉盆大小,左右長著兩顆頭的土灰色癩蛤蟆。扁平的身上滿是坑坑窪窪,肚子一鼓一鼓的,兩顆腦袋喪氣的低垂著。

年輕的光明騎士正喜孜孜的看著手中的魔獸雙生蛙,旁邊的一個稍稍年長的光明祭師則應該是這一群人的頭領。在羅風打量他的時候,他也平靜的回看著羅風。

至於縮得遠遠的兩個中年傭兵,此時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埋了,被羅風冰冷的眼神掃過,趕緊低著頭,縮著手。

「神有憐憫之光,照耀我從黑暗之中走出,回到光明之所。」羅風忽然微微一笑,「我作為一名亡靈魔法師,也是神的子民,不知道諸位光明的僕人為何對我和我的同伴們下手!還是說奧沃克聯盟帝國的人民們,已經被偉大的光明神所遺棄了?」

隊伍的首領,光明祭師特克愣了一下,他倒是想不到羅風竟是這樣的反應?

沒有憤怒,沒有指責,卻是一通軟硬兼施、又是威逼,也是示弱的話。

先是表明身份,指責他們不能無端攻擊一位亡靈魔法師。然後擺出奧沃克聯盟帝國的立場,以如今大陸的形勢,光明聖教廷的人更不能無端攻擊聯盟帝國的人。最後,語含威脅,隱隱有一種凜然不懼的氣勢。

真打起來,似乎仍然是勝負難料的事。

年輕的光明騎士傑里斯,仗著自己的身份特殊,搶先怒叱道:「誰知道你是不是一個邪惡的死靈巫師!」

羅風知道,這個人已經看上了手上的幼年期雙生蛙,此時是故意找茬,意圖搶奪罷了。

羅風笑道:「這位光明騎士,如果你喜歡這一隻雙生蛙,送給你就是了。」

阿長附和道:「就是,不過就是一隻幼年期的雙生蛙嘛,這位誰誰啊,想要就拿去唄,又不是啥了不得的東西。」

傑里斯一時惱羞成怒,紅著臉,大聲道:「誰想要你們的東西……」

「不要正好。」阿長趁著傑里斯說到一半,突然出聲打斷了他的話。「把雙生蛙交回來!」

傑里斯抓著手裡的雙生蛙,交出去吧,捨不得,不交出去吧,臉上無光,丟了面子。一時左右為難,僵在了原地,脹紅了臉。

「特克隊長,跟一個死靈巫師和他的同夥們還有什麼好說,動手清除邪惡吧!」傑里斯一開口,乾脆定了羅風的罪名。

傑里斯這明顯是污衊,但他隨口一說的污衊,卻恰好正是事實。

羅風簡直是無語了。

「你敢!」撒拓大聲的怒斥道,「我們是奧沃克學院的學生,在這裡開展假期修行學業,你們敢動手,就得承擔後果!」

聲音狠厲,帶著一股子鎮定,硬生生把對方又給震懾住了。

「你們是奧沃克學院的學生?」特克掃過羅風他們的臉,心中已有幾分相信,頓時大感麻煩,事情似乎越來越棘手了啊。

撒拓哼道:「你們也不過是一群見習的光明職業罷了!以為我看不出來?」

「十二個人,三個光明祭師,九個光明騎士,三隊人手的配置!你們這是在進行突破見習層次的修行任務,本身就只是一次鍛煉姓質的修行任務。所以你們的級別不高,不見得一定能贏我們,而且你們節外生枝,突然攻擊我們奧沃克學院的人,不顧平和大局,挑釁和激發教廷與聯盟帝國的矛盾,這個後果,你們擔不擔得起?」

「還是說,你們以為可以把我們七個人都留下來?」撒拓冷笑一聲,扶了扶眼鏡。「只要我們有一人回到奧沃克學院,光明聖教廷縱人行兇,破壞團結,違背當初的神旨,強攻亡靈魔法師,以上種種,能不能讓你們接受神罰!」


說到最後,聲色具厲,讓對方心頭大震。

光明聖教廷的人面面相覷,一時誰也不敢接話,更不敢擔下這一個罪名。

「誤會,誤會而已!」特克微微一笑,「剛剛我們遇見了這兩位傭兵先生,是這兩位傭兵先生說遇見了一位死靈巫師,並帶路讓我們追了上來。」

特克一下子,就把事情全部推給了兩個中年傭兵,好象他自己完全是受人挑撥,全然無辜一般。

羅風一笑:「既然是誤會,把雙生蛙留下,你們就可以走了吧。」

羅風根本不管特克的說法,也沒有追究兩個中年傭兵的意思,一下又讓特克沒有了借題發揮的機會。

既然對方不追究,就得自己來追究了!

特克心下發狠,轉身死死盯住了兩個中年傭兵,陰沉道:「你們兩人,居然敢污衊一個亡靈魔法師是一個邪惡的死靈巫師!知不知道是什麼罪名!」

兩個中年傭兵也是老油子了,哪裡能不明白特克這一番表演的意圖,這分明是暗示他們啊!

兩個中年傭兵當場跪下,哭喊了起來:「特克隊長啊,你可千萬不能中計啊,他就是一個死靈巫師啊,你可不能上當受騙啊,我們可以做證啊!對方就是邪惡的死靈巫師!」

特克陰陰的一笑,轉過臉,已經變成了一副無奈的表情。

「你看,既然兩位證人堅持他們的說法,那我也不好分辨了。這樣吧,你們隨我們回去,等到了附近的教堂里,我們再好好對質一下,絕對不會讓你們受委屈的。」

這樣一番表演,立刻把光明聖教廷的人的罪名洗乾淨了!

他們不是主動挑釁,也不是多管閑事,更不是見利起意,意圖殺人奪寶。他們是受人舉報才展開的追擊行動。

如果羅風他們跟著他們去了教堂,那麼到時候,哪裡還有他們說話的餘地?恐怕是也是,不是也是了!

羅風笑了:「話說到這裡,就是不打不行了!」

特克心裡猶豫了一下,但想起剛剛到手的雙生蛙,又想起兩個中年傭兵懷裡藏著的寶貝。如果放手,損失可就太大了!

反正就是一個亡靈魔法師,沒人權,沒話語權的傢伙。

幹得乾淨一點,絕對不會有人來找麻煩!

特克輕輕一嘆氣:「既然如此,大家只好切磋一下了。」

; 「廢話什麼!給我打!」阿長第一個大吼出聲,青色的風鬥氣激發,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沖了上去。

阿長這傢伙!本來就已經是滿身傷了,居然還是第一個動手的人?真是的,果然是一個不管不顧的好戰份子,不欺負別人都是好的了,居然被別人欺負了,哪裡還能忍?

羅風很無奈,但事已至此,也只有打了。

羅風輕輕一嘆,跟著阿長沖了出去。

「好,再來啊。」貝卡嘿嘿一笑,也動手了。

雪麗和貝卡一組,面對了五個敵人。雖然是以少敵多,卻保持了絕對的上風,壓著對方狂攻不止。

雪麗的遠程雷系魔法,攻擊又凶又快。貝卡的近戰土系鬥氣,力量又大又硬。這兩個人的組合,可謂心領神會,默契無比,打得對方的五個人幾乎還不了手。

只可惜,撒拓、雪爾、諾魏三個人就差了許多了,雖然對手只有三個人,但一個光明祭師配合兩個光明騎士的組合也算默契,頓時讓他們手忙腳亂,疲於應對。

三個人里,諾魏已經算是戰鬥力最強的人了。

雪爾一直是隊伍的後勤治療人員,戰鬥上不拖後腿就算是完成任務了。

撒拓一直是情報分析師加軍師,但他的戰鬥力之低,簡直另人髮指。羅風雖然從來沒有看見過撒拓親自動手的時候,但撒拓畢竟聰明啊,戰局分析和把握,敵人弱點的觀察,都極為出色。

按道理,以撒拓的聰明和智慧,在戰鬥上就算不擅長,也應該不差。

羅風也一直是這樣覺得的。

但今天,他終於明白。撒拓站在後面指手畫腳很擅長,很犀利,但一旦自己上場,就亂了分寸了。

撒拓的戰鬥力,勉強算得上是中規中矩。

三對三的戰鬥里,撒拓他們三人處於絕對的下風。

當然了,撒拓和雪爾的戰鬥力實在不能說是爛,只能說是正常人的一般水準。要是在普通人的眼裡,他們還可以算是天資不錯的人才。只可惜啊,放在羅風他們的眼裡,已經是差到了極點啊。

羅風、雪麗、貝卡、阿長,這四個人,哪一個不是以弱勝強,足以越級挑戰的強人!別說撒拓和雪爾了,就是諾魏,在羅風他們的眼裡,也只能勉強算是合格水準。

雪麗和貝卡,以二敵五,仍然保持了完勝的局面。

諾魏、撒拓和雪爾,三對三,卻一直保持了挨打的局面。

差距實在有點大啊。

幸好,他們三人也算是明白自己的斤兩,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盡量保持住了不敗的局面。反正就是堅持,等羅風他們騰出手腳來,自然會過來救他們。

羅風這會也已經顧不上諾魏他們了,他才發現,無論他怎麼的發出精神指令,甚至要求亡靈僕從們回歸亡靈位面,都不能順利的指揮自己的亡靈僕從了!

那一圈龐大的白霧,似無形,似有形,徹底阻隔了羅風對自己的亡靈僕從的精神控制。

特克和傑里斯,加上兩個帶路的中年傭兵,四人站在了遠處,縱觀著全局。

阿長和羅風的對手,則是兩個光明騎士。

如果不算那兩個中年傭兵,敵人也有十二人之多,如果羅風不能讓亡靈僕從們加入戰鬥,局面將對他們極為不利。

「突破他們!」羅風主意一定,提醒了阿長一句。

阿長微微一點頭,全力朝一個光明騎士轟出一拳。

光明聖教廷不愧是大陸第一的龐大勢力,別的不說,就單純看這些人的裝備,就知道厲害了。

所有的光明騎士都有統一的裝備,坐騎的白馬就不說了,白馬縱然神駿,但真打起來也幫不上什麼忙,所以一開戰,這些人都主動下了馬。

防禦裝備上,光明祭師是一套半封閉式全身輕布甲,防禦力不錯,而且在要害部位有重點加固,防止遠程偷襲。光明騎士是一套全封閉式全身重鎧甲,防禦力驚人,加上頭盔,周身防禦可謂堅固無比。

攻擊裝備上,光明祭師統一分配光明系魔法棒一支,地位特殊的人,加上一枚光明系魔法戒指。如小隊長特克,就有這樣的一枚戒指。光明騎士統一分配雙手劍一把,雖然不是什麼魔法加持的劍,但打造精良,也算是一把利器。

光明聖教廷有多少人?有多少的光明祭師?有多少的光明騎士?那簡直是數不勝數,人數之多,遍布整個大陸。居然還可以把這樣的裝備普及到每人一套,消耗之大,費用之多,那就是一個讓人目瞪口呆的天文數字!

難怪東南西北四大強國聯合起來,都不敢直接和光明聖教廷翻臉。

這麼多年來,光明聖教廷的勢力之大,已然隱隱凌駕於這個世界之上了。

阿長受了點傷,身手難免有些不便,兩個光明騎士仗著手中的雙手劍,大開大闔,一時讓阿長難以突破。

羅風跟在後面,卻故意不用風鬥氣,就是躲在了阿長的身後。

看到機會,羅風猛的一停,一顆鬼火球迅速的射出。

阿長掩護著羅風,在這樣的近距離下,完成了鬼火球的突襲。

一個光明騎士沒能躲開,挨了一記,頓時慘叫著倒地。

鬼火球的劇痛效果,還真是從來沒有讓羅風失望過。

那怕對手是一個重鎧甲的光明騎士,只要命中重鎧甲的縫隙,照樣燒得對方連連哀號。

正是此時,阿長起步衝刺,青風如刺,一招衝刺殺瞬間刺出。

另一個光明騎士橫劍一擋,阿長卻如同一個強力鑽頭,頂著對方一路前沖。龐大的金屬摩擦聲中,雙手劍硬生生被捅出一個螺旋狀的小洞。

趁著阿長和光明騎士的角力,羅風從旁衝出,一路沖向那一股巨大的白色霧氣之中。

傑里斯一聲怒吼,把手中的雙生蛙丟給特克,縱馬沖了上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