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

面前是一片綠樹成蔭的墓地,這是上海風水最好的一塊,上海的有錢人都埋在這個地方。

「怎麼了?不下來?」齊凌楓揚眉。

喬汐莞下車。

齊凌楓走在前面,走在石板路上,穿過一個一個整整齊齊或新或舊的墳頭,最後到了其中的一塊墓碑上。

墓碑上有一個黑色照片的女孩子,笑得一臉白痴。

她很久沒有看過霍小溪的樣子了,真的很久沒有看過,也不會刻意的去看,看了反而會覺得,自己就是妖魔鬼怪。

齊凌楓突然坐在地上。

他穿著西褲,穿著正式的白色襯衣,看上去乾淨職業,此刻卻沒有顧任何形象的坐在地上。

以前的時候,霍小溪挺喜歡坐地上,即使這樣看上去一點都不淑女,有時候齊凌楓會寵溺的責備她,說地上那麼不幹凈,說地上涼什麼的……

她回眸,覺得不能再這麼去多想。

齊凌楓似乎是諷刺的笑了一下,才拉開話題說道,「你應該知道我和她的關係吧。」

「然後呢?」喬汐莞揚眉,看著坐在地上的齊凌楓,看著他莫名有些落寞的樣子。」

「以前我很討厭她,很討厭。她總是不停地粘著我,而我還要不停地偽裝著很喜歡她的樣子,對她虛寒微暖寵愛有加。外界都說她是商業奇才,有時候我反而覺得,這個女人花在我身上的智商基本為零。」齊凌楓字字句句的說著,說得很輕說得很淡,仿若沒有任何感情的,就這麼在闡述一個事實。

喬汐莞冷冷的看著他。

是的,她當年花在齊凌楓身上的智商就是為零,她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在他身上落得如此下場。

「你告訴我這些,是在炫耀,所有人都覺得驚嘆的女人,在你身邊,就是一個白痴的存在?」喬汐莞問他,諷刺無比。

「不是白痴,是愚蠢。白痴是天生的,愚蠢是後天。」齊凌楓說。

喬汐莞氣得身體發抖,拳頭緊捏著,狠狠的看著齊凌楓。

「昨晚上我夢到了霍小溪。」齊凌楓突然說,臉色依然保持著,原有的模樣,很多時候都像是在說著別人的股市那邊的雲淡風輕,「夢到她又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樣的,對著我笑,笑著叫我的名字,笑著膩在我的懷抱里,笑著說我愛你……感覺很真實,就像還在我身邊一樣,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有那麼一刻似乎已經分辨不清楚到底是在現實還是在夢境。」

喬汐莞緊緊的抿著唇。

她一直以為這個男人從來不會想起霍小溪,他能夠選擇用最殘忍的手段殺了霍小溪,就不會良心悔過的對霍小溪產生任何愧疚。


「你喜歡過霍小溪嗎?」喬汐莞突然問道。

其實這個問題,又有什麼重要?!

其實這個問題,答案不言而喻。

在她死的那一刻,接到的就是齊凌楓的電話,一字一句用殘忍而冷漠的聲音說著,他不愛她,他和楚以薰早就心心相映……

「喜歡過。」齊凌楓說,突然對著墳頭,狠狠地說著,「霍小溪,其實我喜歡過你。」

喬汐莞緊捏著手指。

狠狠的捏在一起,那一刻似乎是想要控制心裏面的顫抖,亦或者,心裏面的憤怒。

既然喜歡,還會做這麼殘忍的事情,是真的有深仇大恨,還是真的這個男人已經到了慘無人道的地步,只要達到目的,可以肆無忌憚的,不折手段!

「真的,我喜歡過。所以我從來不碰你。所以我碰你身邊的人,我一遍一遍的在提醒自己,不可能會愛你,不可能會愛上殺人犯的女兒。」齊凌楓說著,眼眶陡然很紅,紅潤無比。

「殺人犯?!」喬汐莞眉頭一緊,狠狠的看著齊凌楓,看著他有些激動的情緒。

齊凌楓似乎是沉默了很久,似乎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緒。

喬汐莞等得有些毛躁,她強忍著讓自己冷靜下來。

過了好久。


齊凌楓突然又說道,「可惜,一切都是假的。」

真是好諷刺。

好諷刺。

齊凌楓突然笑著,迸發了眼淚。

喬汐莞似乎是第一次看到齊凌楓哭,不管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她都沒見過這個男人哭,哭得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就好像,全世界都虧欠了他一般,就好像他被全世界所遺棄亦或者,被全世界所欺騙了一般的,哭著。

他坐在地上看著那個黑白照片,眼淚就這麼往下掉。

仿若連自己也感覺不到的淚水,就這麼不停地流了下來。

喬汐莞咬著唇,狠狠的咬著。

莫名有些難受。

不知道在難受什麼,就是看著那張黑白照片,眼眶就紅了,紅透著,越來越模糊的視線。

那個時候天氣很好,樹木林蔭,夏風颯颯的吹拂在身上,周圍很靜,陽光就這麼零碎著照耀在身體上,整個世界都這般的安詳而寧和,卻籠罩著讓人崩潰的憂傷,隨風飄蕩。

時間流逝。

樹葉伴隨著地上的塵埃飄飄洒洒。

「齊凌楓,我要走了。」喬汐莞轉身,準備離開。

突然不想要知道任何來龍去脈,因為不想要原諒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害得她家破人亡的人,她不想在自己最後要實現的時候,有任何隱忍和不舍。

「喬汐莞。」齊凌楓轉頭看著她的背影。

喬汐莞的腳步停了下來。

「不好奇為什麼我會叫你來這個地方嗎?」

「你不是就似乎找個人陪你懺悔嗎?」

「猜對了一半。因為我總覺得你知道我的所有事情,我不需要隱瞞。」齊凌楓從地上站起來,眼眶依然很紅,那一刻卻突然又恢復了他平常一般,不動聲色,「另一半是因為,我覺得你和霍小溪太像。」

喬汐莞眉頭一揚。

「昨晚那個夢我還沒說完。」齊凌楓說,「在夢境結束的那一秒,我看到霍小溪的樣子,變成了你。」

「是嗎?」喬汐莞說,「你是覺得,霍小溪化身厲鬼要來討債的嗎?」

齊凌楓笑了一下,「我從不相信妖魔鬼怪。」

「或許我就是。」喬汐莞說完,就走了。

走得那一秒,她眼眸看了看霍小溪旁邊那兩塊墓碑。

爸,媽。

不是女兒不來孝敬你們,是現在女兒,沒臉見你們。

她大步的離開。

武大的車停靠在那裡墓地的公路旁邊,但是武大不在車內。

她站在車子旁邊,晚夏的天氣有些熱。

她拿起電話,撥打。

過了好久,電話才接通,她有些不爽的說著,「你人去哪裡了?上廁所去了嗎?」

「你完事兒了?」

「嗯。」

「我馬上下來。」

「難道這裡還有你的親戚,或者朋友?」喬汐莞問道。

「有,一個。」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喬汐莞皺了皺眉頭,也沒太在意的等候。

眼眸突然看著前面駛過來一輛黑色的轎車,速度很快,仿若飆車一般的往公路上粗狂的行駛著,喬汐莞心裏面正在想是不是尹翔飆車的速度,在車外看到就是這個樣子,想起不禁有些心驚,自己在尹翔車上還不自知,在外面看來果然是嚇人的。

心裡還想著這麼些東西時,有些敏感的發現這個車子好像是直衝沖的往自己這邊開過來,分明這麼寬的鄉間國道,怎麼都覺得行駛的路徑的有問題,而自己那一刻,像是傻了一般的一直看著前方,腳步都沒有挪動一點點。

喬汐莞驚嚇著,就看著車子往她這邊開過來。

下一秒,身體被突然一個蠻力猛地推了一下,武大的車當時停在路邊,路邊是一個堡坎,她被這個力量一推,整個人就從堡坎上面滾了下去,身體也在同時被一個懷抱狠狠抱住,仿若就是剛剛那個蠻力推她的時候,自己也因為用力過猛合著喬汐莞一起滾了下去。

堡坎不高,但到處都是泥土和碎石,身體被擱得難受無比。

好久,兩具身體停了下來,還未反應,就看著那輛黑色轎車已經和武大停在路邊的轎車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兩輛車都已經變成扭曲。

喬汐莞心驚的看著那一幕,要是剛剛不是被齊凌楓突然這麼推下來,兩輛車的中間,就是她待的位置,那麼她現在……

她心裡一緊,毛骨悚然。

齊凌楓把喬汐莞拉起來,兩個身上都有些傷,但明顯的都不是特別嚴重。

齊凌楓臉上帶著擔憂的神色看著喬汐莞的身體,手也不停的檢查著她的身體,在確定她是不是傷得很嚴重。

而此刻,喬汐莞只是傻了一般的一直看著兩輛相撞的車,看著那個急速而來的小轎車突然彈開了車門,一個穿著黑色衣服帶著鴨舌帽的男人從車上走了下來,手上拿著一個棒球棍,二話不說的從堡坎上面翻下來,大步的往喬汐莞和齊凌楓這邊跑過來。

喬汐莞一把反手抓住齊凌楓,「快跑。」

齊凌楓現在似乎也發現了什麼,一抬頭就看著一個全身肌肉的高大猛男往他們這邊快速的跑下來,頓了一秒,下一秒拉著喬汐莞,大步往前跑去。

黑衣服男人看著兩個人跑了,腳步更快了些。

喬汐莞和齊凌楓跑得很快,喬汐莞邊跑邊找自己的手機,手機卻不知道是不是剛剛滾下來的時候掉了,喬汐莞大聲對齊凌楓說,「你給138XXXX0623打電話,快點……」

聲音又急又快,氣喘吁吁。

齊凌楓連忙從衣服口袋裡面拿手機,手機剛剛摸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太急的原因,一下子掉在了地上,齊凌楓彎腰去撿,喬汐莞往前跑,兩個人這麼一拉扯,喬汐莞就猛地一下栽了個跟頭摔在地上,面前是一塊大的石頭,她的雙腿就跪在了石頭上面,痛得她咬牙切齒。

齊凌楓撿起手機,跑過去看喬汐莞。

喬汐莞痛的眼淚都不自覺得流了出來。

齊凌楓快速的扶起喬汐莞,喬汐莞歪著腳,跟著齊凌楓往前跑。

一邊跑,一邊撥打電話。

後面的人越來越近。

美麗新界

後面那個男人就已經追了上來,手上的棒球棍直接就往喬汐莞頭上砸了下去。

頓時。

「哐!」

喬汐莞覺得自己頭一疼,一股溫熱的液體似乎從頭頂上往下流,她覺得面前有些昏花,眼前越來越看清楚,整個身體不自覺得往地上跪了下去。

「喬汐莞!」齊凌楓沒有扶住喬汐莞,大聲叫著她的名字。

兩個都停了下來,蹲坐在了地上。

喬汐莞還有些意識的,但面前的一切看上去真的好黑,她覺得很累,很想要閉上眼睛,腦袋上面的疼痛讓她整個人的表情有些扭曲,但是她不想死,不想死,她不想要經歷上一世的一切。

她狠狠地強迫著自己睜開眼睛,她怕一閉上眼睛,就永世長眠。

那個穿著黑色衣服男人的腳步停在兩個人面前,居高臨下,臉上帶著猙獰的表情,一臉兇殘的模樣,他揚起棒球棍,準備再次往喬汐莞的額頭上敲下來時,齊凌楓突然一把把喬汐莞護在懷抱裡面,整個人抱得很緊。

當時,喬汐莞處於有些昏沉的地步,卻還是能夠感覺到,一個寬敞的懷抱狠狠的把她護在身體內,那一刻恍惚讓她覺得,她被狠狠的保護著,也恍惚讓她想起了,曾經那個熟悉的溫暖。

曾經那個,還沒有撕破虛偽時,給她的溫暖。

預想中的,那個疼痛沒有落在自己身上。

齊凌楓仰頭,看著那個拿著棒球棍的男人突然和一個女人廝打了起來,女人很高,看上去有些魁梧,卻也不是一般那種五大三粗的模樣,總之給人感覺,精幹能打。

而這個女人齊凌楓自然認識,喬汐莞的司機武大。

武大和那個棒球棍的男人廝打在一起。

男人不是武大的對手,三兩下功夫就被武大狠狠的踩在了地上,可能那個男人自己都沒有想到,會被一個女人,在這麼兩三秒的時間內擱到。

男人被武大桎梏在地上,一動不動,武大一腳踩在他的頭上,狠狠地說著,「是誰讓你來的?!」

男人咬死都不說。

「你是準備讓我報警了?」武大狠狠的問。

「喂,你現在是不是應該關心一下喬汐莞?!」齊凌楓突然開口,狠狠的對著武大。

武大轉頭,看著喬汐莞蒼白的臉色。

齊凌楓一直把喬汐莞抱在懷抱里,手一直放在她的後腦勺上,後腦勺和他的手都沾上了鮮紅的血液。

武大一腳踢開那個男人,蹲下身體,「你去開車,我背她上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