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誇張的是。

目前裝備店鋪里的低級裝備全部銷售一空,這是開業至今都未發生過的事情。

摩尼也留下消息說是帶着哥布林小隊親自出門去刷裝備。

典當鋪的生意也異常火爆。

總而言之,讓其他商家入駐伊鎮,非但沒有被搶走生意,反倒是秦昊獨佔鱉頭。

現在街邊還能夠看到。

那些愁眉苦臉的商家們望着生意興榮的第二次店鋪。

恨不得把金給搶過來,自己開一家裝備融合店。

「有點意思。」

秦昊笑了笑,放下這幾家店鋪的賬本,起身朝着地下室走去。

眼看着距離約定的時間越來越近。

必須得做好萬全的準備,其中任何稀奇古怪只要能派上用場的藥劑都不嫌少。

其中。

特別是保命型的藥劑。

這次要進入的是大型團隊型副本,沒有任何人知道裏面到底埋藏着什麼危機。

哪怕連秦昊都對這次的行動嚴陣以待。

畢竟他在遊戲中還未嘗一死。

身為一個骷髏,死後會怎麼樣?

是重生回復活點,和普通玩家沒什麼區別,還是和高級NPC一樣,死後徹底煙消雲散。

不知道。

這種事情恐怕只有真正來臨的時候,秦昊才會知曉。

來到地下室。

香菱此時正在搖頭晃腦的調試試管中的藥水。

試管中。

紅黑兩種顏色互相不融合,卻又詭異的交互在一起,看起來就像是在變魔術似的。

「….」

秦昊默默站在他身後,不敢輕易打攪她。

雖然不知道怎麼說。

作為一個外行人,小心行事點終歸是沒錯的。

看着香菱努力調試,秦昊看了兩眼后便離開了地下室。

大半夜。

街上依舊是車水馬龍,周邊的店鋪叫喚著生意,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美好。

秦昊站在街頭上。

竟然有一絲老大爺安詳的既視感,而且很強。

「大神!」

這時,薔薇突然跳了出來,跑到他前頭,手中還拿着一碟花生米,笑着說道:

「嘗嘗柳姐新的菜品!」

這時,秦昊敏銳的觀察到周圍的人在薔薇端著出來的時候,紛紛捏著鼻子避之夭夭。

看來…很臭的樣子。

由於秦昊現在並沒有易容,所以也沒有嗅覺。

根本聞不到薔薇手中端著的花生米到底散發着什麼味道,但肯定不是什麼正常的花生米。

要是正常。

其他人怎麼可能捏著鼻子,怎麼想都有問題好吧!

。 「姜兄弟,可看清了剛才大帥所做何事?」那名親衛出了大帳后,便向姜陽問道。

「呃,看清楚了,剛剛大帥在一張紙上寫下了一個姜字,正是在下姓氏!」姜陽如實答道。隨後,姜陽便跟那名親衛再次回到了帥帳之中。

回到帥帳之後,伊仲揮了揮手,讓書記官和其餘人等全部退了出去,整個帥帳之中,就只剩下了他跟姜陽和伊凡三人!

「小子,你這天眼的能力還有哪些人知道?」待所有人出去后,在姜陽的疑惑的眼神中,伊仲鄭重的問道。

「呃,沒幾個人知道吧,也就以前參加寒月秘境試煉的小隊幾人知道,現在都在標下什里,不知道大帥的意思是?」

「本帥這裏有件任務,不知你可願意前去?先聲明,這不是軍令,去不去由你自己決定,全憑自願!」

「不知大帥所說的任務是什麼?」姜陽沒有直接答應或是拒絕,而是想先弄清楚任務的內容!

「任務的具體內容先不能告訴你,本帥只能告訴你,這件事乃是關乎著大軍是否能夠真正掃清南域關鍵!」伊仲一臉鄭重的說道。

「大帥,標下倒是想答應,只是標下有傷在身,萬一誤了大帥的事就不好了。所以只能辜負大帥了!」一聽此事這麼重要,姜陽可不敢輕易應下來。

「不就腑臟受了點衝擊么,以你這身板兒,最多三天就能恢復!而且此次任務,還有很多細節要準備,因此,七日之後才會啟程,你有充足的時間療傷!」伊促斜了姜陽一眼,不屑的說道。

「好吧,標下答應就是了!」姜陽無奈的說道。這位伊大帥雖然嘴上說全憑自願,但姜陽看他這架勢,卻知道自己是非去不可了!

本來只是陪伊凡來解決『借用』調兵令牌的事兒,沒想到伊凡屁事兒沒有,卻把自己給坑進去了!早知道會如此,姜陽是絕對不會跟伊凡來這帥帳的!也怪自己,沒事兒幹嘛去跟那帥帳較什麼勁兒!

「這才對嘛,年輕人要有衝勁兒!你放心,這次任務雖然重要,但參與這次任務的可不止你一人,先回去療傷吧,七日後來本帥這裏報到!」就在姜陽心裏自怨不已時,伊仲卻是直接下令道。

「諾,標下告退!」姜陽只好行禮告退!

「小凡,你留下來,為父有事跟你說!」就在伊凡也準備跟着姜陽離開帥帳時,卻被伊仲留了下來。

出了帥帳,姜陽並沒有回營里,而去往丹房尋小蛟妻去了。

「夫君,人家不想在丹房裏提心弔膽的了,你讓靈兒跟着你一起去好不好?」得知姜陽幾日後又要外出,敖靈兒擔心的央求道。

「媳婦兒,這裏是軍營,哪能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啊?放心吧,這次任務結束后,估計這一階段的戰事也就結束了。到時候為夫再想辦法把你調到身邊來!」

雖然姜陽也十分想將敖靈兒帶在身邊,而且這事辦起來也並不會太難。但現在正值大戰的時候,姜陽可不想小蛟妻跟着自己去冒險!

從丹房出來后,姜陽徑直回到了臨時營房,開始加緊時間療傷。既然參與了此次任務,那就一定要

(本章未完,請翻頁)

將準備工作做好。

「姜大哥,這是父帥讓我帶給你的金髓丸,能夠加快修復你的傷勢。」就在姜陽療傷之時,不知何時回來的伊凡進入姜陽帳中,取出了一枚金燦燦的丹丸來。

「那是伊帥給你的吧!」姜陽才不相信伊仲會這麼大方,連金髓丸這種療傷聖葯都捨得送給自己。

雖說姜陽不懂煉丹,但也聽小蛟妻說起過,這金髓丸的煉製極其不易,不光對煉丹師要求極高,並且所需藥材極其繁多、珍貴,想要湊齊這些靈藥沒個幾百年根本就不可能。因此,對於伊凡所說這金髓丸是伊仲送與自己的,姜陽是壓根就不相信的。

「不是,姜大哥,我的在這兒呢,你看!」說着就又取出來一枚金髓丸來。

「老…伊帥這麼大方?」姜陽不禁十分驚訝,差點就把『老傢伙』又喊了出來!

「反正父帥也用不着,放着也是放着,人家就向父帥多要了一枚!」一邊說着,一邊就將一枚金髓丸親手送入了姜陽嘴裏!

『卧槽,這是我佔了便宜還是佔了我的便宜』!姜陽被伊凡的舉動給弄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有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

有了金髓丸的幫助,姜陽只用了兩天便將受傷的的腑臟器官給修復了。但這次的受傷,還是讓姜陽看到了自身的不足。自己的軀殼雖然確實已經非常強悍,但內里卻還是非常脆弱。

只是對於腑臟器官的修鍊,姜陽卻是一時還沒找到方向。八九玄功雖然如師傅所言,到了第九重后,會有後續功法,但那只是一個大方向的指引,細節方面卻還需要自己去摸索。

可以說,八九玄功的前九重,那只是打下了一個厚重的基礎,後面就得看個人的發揮了!不過眼下卻是沒有時間,只有等戰事告一段落之後再好好琢磨了!

很快,七天時間一晃而過。這天,姜陽跟屯長打了一聲招呼告訴了自己的去向後,便向著中軍帥帳而去。

來到中軍帥帳之後,或許是早有命令,守衛大帳的親衛們見到姜陽到來,也不用通報,直接就讓他自行進了帥帳!

「靈兒,還有你們怎麼也在這裏?」剛一進入帥帳,姜陽就發現小蛟妻居然也在,同她一起的還有另外三名煉丹師。除此之外,自己認識的人中,風行、朱烈山、伊凡三人也赫然在列。另外還有十來名不認識的人、妖兩族軍士。

這些人中,修為最低之人也是人仙中期,就是姜陽自己了,修為最高的居然是一名天仙後期的煉丹師,離太乙散仙境也就是一步之遙!當然,修為境界不代表絕對的戰力,姜陽自信以自己的實力,至少絕對不輸在場的所有地仙境!

沒等多長時間,伊仲便從帥帳之後轉了出來,眾人隨即以軍禮相見!

「參見大帥!」

「不必多禮,說正事吧!」伊仲正襟危坐于帥案之後,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原來,此次任務乃是尋找南域龍脈,確切的說乃是解救南域之龍脈!初一聽到這個消息,姜陽差點就想說封建迷信了,一道龍脈而已,豈能左右決定一場戰爭的勝負!

但轉過頭來才想起,

(本章未完,請翻頁)

這裏可不是祖源秘境中的世俗界,龍脈風水及氣運之說可不是空穴來風,而是真實存在的!

按伊仲的說法,南域龍脈本有兩條,但其中一條卻被那些外族人佔據南域后,給拘禁了起來,被他們自己帶來的龍脈給鎮壓了起來。

而這樣一來所造成的後果也很明顯,那就是生於南域的人、妖兩族天生在氣運上不足。特別是在南域之中,會被那些外族人在氣運上壓制。所以整個南路百萬大軍,沒有一人是南域出生的。

而姜陽他們此次,就是要將這被鎮壓的龍脈釋放出來。同時最好是能夠將那些外族侵略者帶來的龍脈給拘禁。

「大帥,既然龍脈如此重要,那些外族人為何沒將龍脈打散呢?」姜陽突然問道。要知道,龍脈雖然神奇無比,關乎著氣運,但並不是無法打散的。那些外族人既然拘禁了南域的一條龍脈,按理來說,不可能一直只是鎮壓着啊!

「哼,你以為那些魔崽子們不想?只不過他們做不到而已!」聽到姜陽的疑問,伊仲冷哼一聲說道。

原來,那些外族入侵者之所以將拘禁起來的龍脈只是鎮壓起來,而不是將其打散,那是因為他們不敢,或者說不願。

因為南域龍脈非常特殊,乃是兩條龍脈相生相依,除非將兩條龍脈同時打散!否則,只要一條龍脈尚存,另一條被打散的龍脈就會在其旁邊重生。雖然這個時間會比較長,但終究是會復活過來!

所以,那些外族人只能將好不容易拘禁起來的龍脈給鎮壓起來,不敢將其打散,以防龍脈在南域重生,白費功夫!

「你們此行,若我南域龍脈能救則救,不能救就將其打散,大不了花費千年重生。但那外族龍脈,你們定要將其拘禁!本帥之所以派你們四位煉丹師一同前去,就是想試一試,能不能將其直接煉化成丹。」伊仲沖着幾位煉丹師惡狠狠的說道!

姜陽這才知道為何此行任務之中會有小蛟妻她們四名煉丹師,原來伊仲打的是這個主意。老子不但要拘禁你的龍脈,還要將其煉化成丹,不過不得不說,這個想法十分大膽!但如果證實這個辦法真的能行得通的話,那以後對付那些外族人可就又多了一條手段!

「大帥,既然是這樣,那龍脈之地肯定有敵人重兵把守吧?就我們這二十來人,能行么?」問這這話的卻是一向大大咧咧的朱烈山。

「放心吧,龍脈之地並不是固定在某一處,而是在不斷遊走。加上此次我軍攻勢突然,此時龍脈之地並不在那些外族人的勢力範圍之內!」對於朱烈山的疑問,伊仲耐心的向眾人解釋道。

「你們此行,由什長姜陽負責帶隊!」就在眾人還在思考龍脈之事時,伊仲卻是直接宣佈姜陽為此行的負責人!

『我槽,我只是來打醬油的啊!放着那天仙境後期的大高手不用,讓我一個修為最低的人仙境當頭兒,老傢伙你瘋了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