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擺在前方的一柄炫目無比的寶劍,齊名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不過這夢境確實有點太過於真實了點。

緩緩走向寶劍的齊名內心撲通撲通的挑個不停,就連手上都忍不住的有點顫抖起來,可是,他還是努力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

鄭詩哲進入的閣樓是第三層,由此可見,他的木系天賦能力純度顯然不高不說,由於是剛領悟的,還真的很差。

守衛第三層閣樓的守衛者是一個能量體的人類,這和鄭詩哲在天宮的時候訓練遇到的基本雷同。所以鄭詩哲覺得來到這裡,如同回到了熟悉的天宮之中一般。

這個能量體的人類的實力不算太強,地級戰士二品階的實力而已,所以鄭詩哲打爆他的時間並不算太長,很輕鬆的就前往第四層了。

只是剛剛擊敗第四層閣樓的守護者,鄭詩哲還沒來得及上第五層閣樓就感覺自己動不了了。緊接著,一陣白光閃過,身體就被傳送出了寶閣之中。

還是剛才的打鬥的地方,只是,望向寶閣的時候,卻發現原本大開的寶閣門口卻已經緊緊的關閉起來,至於那需要二十個地級戰士一品階的強者才能夠破解的禁制又出現了。

「艹,到底是誰得到寶閣頂上的精品兵器了,這速度也太快了點。」

職場底線 ,凌厲的眼神望向鄭詩哲,顯然深深的懷疑著他。

鄭詩哲左看右看都沒發現齊名的身影,大體上也算是猜出肯定是齊名拿走了這個寶閣之中存放的精品兵器,只是遺憾的是不知道這柄兵器到底是什麼類型的武器而已。

葉春最終還是鼓起勇氣一揮手帶著五個他的手下走向了鄭詩哲。鄭詩哲冷冷的看著葉家人走向他,心中完全沒有任何的擔心的意思。

至於那兩個女孩子,看到沒人針對她們,也不多想直接離開了,這一處寶閣之中的精品武器沒機會了,還有其他寶閣呢。所以,她們不願意浪費時間,哪怕是鄭詩哲一個人面對葉家六個人,也不願意多此一舉的出手相救,況且她們也覺得就算自己出手,也並不一定能夠救得了鄭詩哲。

「小子,我知道肯定是你朋友拿走了寶閣之中的精品武器,你只要告訴我他的名字和家庭住址,我保證不為難你。」

六個人,很快就將鄭詩哲給包圍了起來,同時亮出了武器,只要鄭詩哲敢說不,或者反抗的,就會群起而攻之。

「憑什麼?」

鄭詩哲用眼神掃了周圍一圈,完全出乎葉春的預料之中,鄭詩哲非但不害怕,反而反問他。

「哈哈哈……兄弟們,這小子說憑什麼?你們說他是不是瘋了還是腦袋被門給夾了。」

「哈哈哈……」

葉春彷彿聽到了一個大笑話一般,自己笑不說,反而帶著手下們大笑起來,因為一路以來,葉春欺負人的時候,看到的都是被欺負人的恐懼與求饒,而那些嘴巴硬的則已經全部被他給幹掉了。

而現在鄭詩哲居然被包圍的情況下,還如此的大言不慚的問憑什麼,這不是找死的節奏是什麼!

「我再問你一次,告訴我,和你一起的那個人的名字,別逼我動粗的。」

笑夠之後,葉春一臉狠色的對鄭詩哲說道,同時拔出了腰間的長劍,遙指鄭詩哲的胸口。 齊名只是新晉的地級戰士而已,不說面對地級戰士四品階實力的葉春了,就是葉春的手下,也是打不過的,所以,首先想到的是逃跑也是理所當然的。

只是讓齊名訝異的是,無論他多大的拉扯鄭詩哲居然都拉不動不說,還反被他拉著往寶閣大門衝去。

在齊名的內心已經大聲的吶喊:「吾命休矣……」了。

可是,讓齊名驚訝的一幕出現了,那些聽到葉春厲喝而趕過來攔擊他們的兩個人居然之下一擊就被鄭詩哲給擊飛出去,轉眼他們兩個人就進入了寶閣之中。

「怎麼上去?」

鄭詩哲一臉淡然的問依舊處在驚訝狀態之中的齊名。

「哦,我也不知道,先看看再說吧!」

回復過來的齊名深深的看了一眼鄭詩哲之後才回話,同時眼光開始在一樓寶閣之下搜索起來。

在寶閣外頭,因為鄭詩哲帶著齊名闖入,讓本來勝券在握的葉家等人計劃破滅,狠狠的再斬殺了幾個抵抗的人,權當泄憤之後,葉春也帶著葉家人沖入了寶閣之中。

在寶閣外頭,那些被殺破膽的人多半都颳了彩,很明顯的大多數放棄了在進寶閣的打算,唯獨那兩個帶著面紗的女的對望了一眼后,也快速沖入了寶閣之中。

當兩個女的一進入寶閣之中才發現,無論是最早沖入寶閣的鄭詩哲和齊名兩人,還是早她們一步的葉家眾人,都不見了蹤影。

男神老公,超寵! 就那個台上,趕緊輸入天賦之力。」

其中一個身穿黃色衣裙的女子開口說道,另外那個穿紅色衣裙的女子二話不說,伸出潔白如雪的小手放在了黃衣女子所指的台上。

紅衣女子明顯是火系天賦能力,剛放進台上的罩子裡面,就從裡面暴起一陣綠色的光芒,綠色,不用想顯然是木系的,也就是說這個寶閣是木系天賦能力為主的。

紅綠兩色光芒對撞在一起,一股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量將紅衣女子的身影一扯,紅衣女子就消失在了原地,黃衣女子也不遲疑,淡淡的黃色土系天賦能力在她的右手環繞,她如同紅衣女子一般的快速的伸進了台中,同樣的很快她也在寶閣一層失去了蹤影。

每一個人傳送到的閣樓的層數都不一樣,而這一次,鄭詩哲雖然展現出了木系的天賦能力,可是依舊只傳送到了第六層閣樓而已。不過除了齊名之外,其他人都在鄭詩哲之下。

連鄭詩哲都沒想到的是,齊名居然能夠引起寶閣之中的木系天賦能力的共鳴,直接就被送往了頂層。

望著擺在前方的一柄炫目無比的寶劍,齊名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不過這夢境確實有點太過於真實了點。

緩緩走向寶劍的齊名內心撲通撲通的挑個不停,就連手上都忍不住的有點顫抖起來,可是,他還是努力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

鄭詩哲進入的閣樓是第三層,由此可見,他的木系天賦能力純度顯然不高不說,由於是剛領悟的,還真的很差。


守衛第三層閣樓的守衛者是一個能量體的人類,這和鄭詩哲在天宮的時候訓練遇到的基本雷同。 魔教師弟

這個能量體的人類的實力不算太強,地級戰士二品階的實力而已,所以鄭詩哲打爆他的時間並不算太長,很輕鬆的就前往第四層了。

只是剛剛擊敗第四層閣樓的守護者,鄭詩哲還沒來得及上第五層閣樓就感覺自己動不了了。緊接著,一陣白光閃過,身體就被傳送出了寶閣之中。

還是剛才的打鬥的地方,只是,望向寶閣的時候,卻發現原本大開的寶閣門口卻已經緊緊的關閉起來,至於那需要二十個地級戰士一品階的強者才能夠破解的禁制又出現了。

「艹,到底是誰得到寶閣頂上的精品兵器了,這速度也太快了點。」

和鄭詩哲一般被強制傳送出寶閣的還有葉家的人跟那兩個紅黃衣裙的女子,而葉春一出來就直接罵開了,凌厲的眼神望向鄭詩哲,顯然深深的懷疑著他。

鄭詩哲左看右看都沒發現齊名的身影,大體上也算是猜出肯定是齊名拿走了這個寶閣之中存放的精品兵器,只是遺憾的是不知道這柄兵器到底是什麼類型的武器而已。

葉春最終還是鼓起勇氣一揮手帶著五個他的手下走向了鄭詩哲。鄭詩哲冷冷的看著葉家人走向他,心中完全沒有任何的擔心的意思。

至於那兩個女孩子,看到沒人針對她們,也不多想直接離開了,這一處寶閣之中的精品武器沒機會了,還有其他寶閣呢。所以,她們不願意浪費時間,哪怕是鄭詩哲一個人面對葉家六個人,也不願意多此一舉的出手相救,況且她們也覺得就算自己出手,也並不一定能夠救得了鄭詩哲。

「小子,我知道肯定是你朋友拿走了寶閣之中的精品武器,你只要告訴我他的名字和家庭住址,我保證不為難你。」

六個人,很快就將鄭詩哲給包圍了起來,同時亮出了武器,只要鄭詩哲敢說不,或者反抗的,就會群起而攻之。

「憑什麼?」

鄭詩哲用眼神掃了周圍一圈,完全出乎葉春的預料之中,鄭詩哲非但不害怕,反而反問他。

「哈哈哈……兄弟們,這小子說憑什麼?你們說他是不是瘋了還是腦袋被門給夾了。」

「哈哈哈……」

葉春彷彿聽到了一個大笑話一般,自己笑不說,反而帶著手下們大笑起來,因為一路以來,葉春欺負人的時候,看到的都是被欺負人的恐懼與求饒,而那些嘴巴硬的則已經全部被他給幹掉了。

而現在鄭詩哲居然被包圍的情況下,還如此的大言不慚的問憑什麼,這不是找死的節奏是什麼!

「我再問你一次,告訴我,和你一起的那個人的名字,別逼我動粗的。」

笑夠之後,葉春一臉狠色的對鄭詩哲說道,同時拔出了腰間的長劍,遙指鄭詩哲的胸口。 「少俠請留步。」

黃衣女子出聲喊住了正要繼續往前而去的鄭詩哲。

鄭詩哲只能停下腳步,轉過身,一臉毫無表情的望著快速靠近的兩女,而當兩女靠近之後,居然先後的摘下臉上蒙著的薄紗,露出了她們絕色的容顏。

兩位女子本以為,自己露出絕色的容顏,對方怎麼都是一個年輕氣盛的男人,一定會讓下來的交談甚歡起來的。

可誰曾想,鄭詩哲只是瞥了瞥她們一眼,還是一臉毫無表情的高冷范的問道:

「兩位姑娘,有什麼事嗎?」

這一句話問,讓三個人一下子都沉默下來,顯然,兩位女子根本沒想到,鄭詩哲會是這樣的反應,而這種反應,無數見過她們絕色容顏的男人都未曾有過的。

稍微的調整了一下情緒之後,還是黃衣女子開口了。

「少俠您好,我是風雲城鳳鳴閣的秋菊,這位是我的妹妹春紅,希望能夠和少俠交個朋友,結伴同行。」

黃衣女子秋菊自我介紹自己的同時也介紹身旁的紅衣女子春紅。

這一次,秋菊自認,應該沒有任何男人會抵擋得住兩大美女陪伴同行的誘惑的了吧!

可是,她還是大大的高估了自己,或者是對自己的容顏、身材太自信了,卻不知道,鄭詩哲見過比她更加美麗的女子不知道有多少。

遠在地球一直被鄭詩哲所思念的龍詩雅等女、在太陽系聯邦正焦急的等待著他回來的東方凰等(當然,這是鄭詩哲所認為的,他又如何能夠知道梵皇族的李代桃僵計劃呢!),每一個都不會比眼前的春紅秋菊差。

「不好意思,我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沒什麼事,我先走了,前面似乎神兵出世了,去遲怕錯過機緣。」

鄭詩哲放下話,轉身立即飛速離去,根本不跟兩女任何在說話的機會。

「這人怎麼那麼不識趣呢?還從來沒有任何男人如此無視過我們姐妹過,哼!」

紅衣女子其實早就不耐煩了,特別是鄭詩哲這一臉的淡然,紅衣女子自從成年就未曾見過哪個男人在她們面前如此過,那些男人恨不得將他們最好的一面,最好的東西雙手奉上來給她們,只為了博她們一笑或者聽她們彈奏一曲呢。

誰人不知道,鳳鳴閣在風雲城之中是絕色聚集之地呢。當然,除了那能看不能碰的兩朵金花小公主索菲和素素大小姐之外。

可是,也正因為兩朵金花能看不能碰,才導致饑渴難耐的男人們將目光鎖定在了鳳鳴閣之中,只要花得起價錢,鳳鳴閣之中的女子,任你採摘,而且這些女子並不是一邊的風塵女子而已,每一個都精通琴棋書畫和音律,更有甚者,武功還很高,比如現在出現在鄭詩哲面前的春紅和秋菊。

秋菊是地級戰士二品階的實力,春紅則是地級戰士一品階的實力,如此年輕還是女兒之身,能夠修鍊到這種程度,由此可見兩個人的天賦該有多強了。

春紅狠狠的跺了跺腳,顯然在表現出高冷范的鄭詩哲這裡受到了無視,讓她非常的難受。

不過秋菊倒是來了興趣了,重新快速的戴上了面紗之後,拍了拍春紅的肩膀說道。

「如果天下所有的男子,都如同過往那些急色的男人一般,這世界又有何意義呢?妹妹,走吧!我們也必須趕過去了,神兵出世,想必這萬兵寶閣之中還活著的所有人都已經趕往那裡了吧!我們不能慢了。」

話說完,秋菊就展開步法快速的掠去,而春紅則在原地搖著頭想了想姐姐秋菊的話,似乎一瞬間也想明白了什麼,美麗的雙眼猛的一亮。也展開步法,大叫著往前敢去。

「姐姐,等等我。」

鄭詩哲現在在這星空墳墓之中,第一是想要快速離開,不說東方凰那邊,地球那裡,龍詩雅她們等得太久太久了,無論如何,都應該回去一下,星空墳墓這個地方,總讓鄭詩哲有一種感覺,如同是心靈感應一般。

他感覺到,他離臭頭的距離似乎近了很多,最少不像是在外面的星空的時候,完全沒有這種若有若無的微弱心靈感應。

所以鄭詩哲斷定,星空墳墓應該比外面的浩瀚星空要距離地球要近上很多。那麼,這裡是否有一條通道,能夠通往原來的地球呢?

其二是,現在自己已經招惹了好幾個女孩子了,而且還可悲的都讓她們等待自己,所以,星空墳墓之中,鄭詩哲不打算在招惹任何的女子,所以,哪怕秋菊和春紅的容顏的艷麗,在鄭詩哲的眼中,也無非只是一個普通女子罷了。

很快,鄭詩哲終於遠遠的就望到了閃閃發光的高達二十層的神兵藏寶閣。而這座萬兵寶閣中心的神兵藏寶閣周圍已經圍上了很多的人,之前陳毅都督所說的那些勢力的人幾乎都在這裡了。

這些人此刻並未原地等待,因為大量出現的守閣異獸正在和他們激戰著,顯然,這些人的出現,讓異獸感覺到自己守護的地方受到了侵犯,所以發動了守閣之戰。

人類這邊統一都是地級戰士以上,實力較之異獸們單體實力上,要少尉高點。

可是異獸,太多了,十年的時間,不知道這些異獸是因為萬兵寶閣刻意放在這裡守閣還是因為這些異獸自主繁殖的,反正數量上,實在是太多了。

異獸的集結髮動衝鋒攻擊,讓人類這邊不得不聯合防守起來。

「大家擋住,我們一起同心協力的幹掉這些異獸,我以風雲城皇室的名譽保證,到時候任何一個人都能夠進入神兵寶閣之中,至於是否能夠獲得神兵,就各憑造化了。」

作為風雲城這一次皇室派出來奪寶的高手,顯然這個首領樣子的人有著一定的威望,而現在說話也是最恰當的。

其他人聽到這人這麼說,原本還留著餘力的現在全都放開來了,讓異獸的攻勢為之一挫,本來就往前推了近百米的戰場又再次被人類群英給打退回去。

「妹妹,我們也一起殺過去……」

鄭詩哲還在遠處觀望,而後來的秋菊和春紅兩人正好聽到皇室那人的話,二話不說的拔劍就殺入了戰場之中。 鄭詩哲站在原地離那些人和異獸們的戰場遠遠的望著。

入眼可見,雖然異獸的數量很多,可是缺乏強大的異獸,雖然一時間還能夠撐得住人類這邊的進攻,不過,只要時間持續下去,異獸們必然會防守失敗被屠殺殆盡的。

視野離開人類和異獸們的雙方戰場,鄭詩哲將目光落在高高的神兵寶閣之中。

這是一座從地下直接拔起的高閣,鄭詩哲數了數,一共二十層,從上往下,每一層都比下面一層所佔的空間要少尉少一點。所以,整個寶閣其實也像是一個寶塔一般。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裡面有神兵存在的緣故,整個神兵寶閣籠罩在一層淡淡的七彩霞光之中,讓人看起來如同是夢幻的一般,有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而神兵寶閣和那些放著精品兵器的寶閣外頭的不同之處,很快鄭詩哲就發現了。

鄭詩哲清晰的記得,當初在精品兵器寶閣的外頭,還能夠看到一層淡淡的防護罩的東西將整個精品兵器寶閣給圍了起來,那就是之前齊名跟著葉家人去破開的禁制。

而現在神兵寶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還有著數量龐大的異獸群在防守的緣故,居然沒有禁制的存在。

不過也是,若是人類這邊不能夠同心協力的話,異獸群能夠將任何想要窺視神兵的人類撕成粉碎。所以,哪裡還需要禁制的存在呢。

「看來,這真是天助我也,居然沒有禁制,而且雙方正戰鬥激烈之中。」

鄭詩哲忽然心生一計,不由得微微的笑了起來。

神兵利器本身就是德者居之,誰有辦法誰就去拿唄,哪怕就是用一點手短又是如何。想必在這萬兵寶閣存在的無數年的歷史之中,想葉家這種巧取豪奪的事情定然不少。

鄭詩哲在掃了掃戰場那邊,確定真的沒有人注意他,淡淡的天賦能量從身上冒出來,很快,他就在原地失去了蹤跡。

「咦!姐,你看,剛才那個在我們故意裝出高冷范的傢伙不見了。」

剛一招兇狠的劍招直接殺了一隻異獸之後,身穿紅衣的春花忽然拉住還要繼續獵殺異獸的秋菊說道。

剛才一直戰鬥的同時,春花卻一直留了一個心眼在鄭詩哲的身上,因為,這傢伙剛才那麼對她們姐妹,實在讓她覺得心裡很不爽,曾幾何時,哪裡有男人如此的冷漠對待她們過呢。

可是,剛才那隻異獸忽然近身攻擊,龐大的身軀還擋住了她的視野,當春花將它殺了之後,再望向剛才所站的位置時,卻發現,已經不見了他的蹤影。

「也許他也加入戰鬥了吧!」

秋菊倒是沒有想太多,不過,話雖這麼說,還是和春花一樣,眼光巡視著戰鬥中的所有人。

「不見了。他沒加入戰鬥之中,那他會去哪裡了呢?」

最終,幾乎看了每一個人之後,才發現,根本沒有鄭詩哲的身影,其實在神兵寶閣之下這一大塊地方的人數四五十個人,隨便拿眼一掃就能夠看盡了。

「姐,他會不會……」

春花伸手指指神兵寶閣洞開的大門,不太確定的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