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等門童再次開口呢,入口方向便傳出一道十分霸氣,十分邪惡地聲音,「不用了!金剛小兒,老子就是來踢館的!」

聞聲望去,只見門口浩浩蕩蕩的走進來了一大批人,為首的那個方才說話的,竟是穿著一身紅色虎紋長衫!

哎喲我去,霸氣十足啊!只是那身高,寒磣了點,一米六到沒到?那臉長的也忒著急了點吧?明明也就四十歲,偏偏滿臉皺紋,跟七十歲了一樣!

「金立!你要幹什麼!帶著這麼多人來天成武館,有沒有把我這個堂哥放在眼裡!」一看那奇葩矮個男,金剛頓時一聲怒喝。

哎喲?居然還是本家!雖然對方長的是銼了點,不過從修為上來說,到真的是比金剛要強多了,因為人家起碼是先天初期啊!

「金剛,你別在這兒給老子攀親戚!老子丟不起這個人!我告訴你,今兒個,要麼讓出天成武館滾蛋,要麼死!你自己選吧!」身著紅色虎紋長衫的金立,惡狠狠地說道。

看著那全然不把金剛這堂哥放在眼裡的金立,蘇羽呵呵一笑,「矬子小老頭,我說你是不是弄錯了?金剛就是我這兒的一個教練,好像沒啥資格管這事兒吧?聽你這話的意思是,你要過來當教練?也成!三個月實習期,沒有工資,你干不幹?」

「艹!你他媽算哪根蔥!居然敢辱罵老子!我看你是找死!來啊!給我往死里打!那些小娘們,今兒個都是你們的!」突然被人罵矬子,而且還明顯的鄙視了,金立頓時怒不可遏地吼道。

他當然沒有看出蘇羽的修為了!甚至於從蘇羽身上根本沒有感受到一點兒的修為氣息!所以,這會兒才能這麼囂張!因為,蘇館長根本就沒打算讓他知道!

「喲?小老頭,你是哪根蔥啊?居然連老子都不知道?我告訴你,老子就是這天成武館新任的館長,請叫我蘇館長!」故意來個拿著雞毛當令箭,蘇羽正聲怒喝道。

「哼!老子不管你是什麼狗屁的館長,今兒個就金剛有兩條路可以選,你只有一條!那就是死!弟兄們,給我上!」被叫小老頭,金立的內心再一次受到了刺激,當下一聲怒吼道。

「小矬子,你這是準備踢館么?想好後果了么?還有,踢館不是你這麼個踢法吧?自報家門都不敢?還是說你家太窮,賠不起?」為了更加戲劇化,蘇羽的演技再一次爆棚了!

「哼!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老子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老子堂堂狂虎幫三當家,今天就來踢你這破館!兄弟們,給老子使勁砸!砸個稀巴爛!」再次被刺激了的金立,不僅怒吼著自報家門,更是身形猛地向著蘇羽這邊衝來,想要一擊斃命!

然而事情確實出奇的詭異!只聽蘇館長一聲怒吼,堂堂狂虎幫的三當家和那一眾小弟,竟是齊齊的跪倒在地,瞬間口吐鮮血!尤其是那些修為低的小弟,更是直接昏死了過去!

這一幕,簡直是把在場的之前嘲笑過蘇館長的那些男孩女孩們看的是目瞪口呆了!

媽呀!什麼是王八之氣,這就是王八之氣啊!一聲怒吼,竟然所有人都跪拜了,都吐血了!

媽呀,太帥了!

那些男孩女孩們是崇拜到死,可金剛卻是震驚到死!因為他多少有點修為,他家裡也是武學家族,自然知道,這是絕世高人真氣外放之後形成的威壓!或者說,是直接將真氣外放到了每一個人的身上,對其進行了強大而致命的打擊!

這種境界,普通武者是絕對做不到的!媽呀!這高人的修為,到底有多高啊!

而更加震驚的,是此刻跪在地上吐血的金立!因為他著實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絲毫修為氣息都沒有的年輕人,居然是一個絕世高手!自己居然還出言不遜,想要人家的命!看來今天,他的這條命,是交代了!

哎!還是那廢物大堂哥好啊,能夠攀上這麼一個絕世高手……

心中絕望的感慨著,金立跪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心中萬念俱灰地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然而事情卻是峰迴路轉,轉的太快,轉的他根本想象不到!

「喂!那個跪在地上的小老頭,老子有這麼帥么?用得著長跪不起?今兒個老子剛剛當上這館長,還沒來得及收徒弟賺錢呢!你們就他媽的來打擾老子生意!是不是不想活了!我告訴你,就算是下跪!老子都饒不了你!除非,把你的全部家當都送給老子,老子才考慮給你個旁聽生的待遇!」只聽蘇羽奇葩的說道。

聽到這句話,金立頓時尋到了活命的希望!立刻磕頭求道:「多謝爺爺!多謝爺爺!我願意把全部家產送給爺爺,全部都送給爺爺!」

「毫無保留?」

「恩!毫無保留!只求爺爺饒我一命!給我個改過向善的機會!」金立立馬頭磕的更響了。

「金剛,筆墨紙硯伺候!立下字句,以免這小老頭反悔!」微微一笑,蘇羽向著身邊的金剛說道。

「好嘞!」見狀,金剛自然是屁顛屁顛兒的去拿來了紙筆。

「恩,老子沒啥賬戶賬號的,金剛,就用你的吧!你幫忙收著,不許私吞啊!」

「好的!師父放心!弟子一定幫您管理好!」金剛雖然二了點,笨了點,但多少年了,還是學會了點察言觀色順桿兒爬的,立刻點頭如搗蒜地說道。

待金立簽完了轉讓契約,甚至是連一張公交卡都無償轉讓給了代為管理的金剛之後,蘇羽這才大發慈悲地說道:「好了!滾蛋吧!以後別來打擾老子做生意!」

「多謝爺爺饒命!多謝爺爺饒命!」一聽蘇羽發話放了自己,金立頓時感激涕零,幾個響頭磕著,然後一溜煙兒的就不見了,根本沒管那一地的小弟!

「都愣著幹嗎?這麼多礙眼的貨,還不都抬出去扔門口?!難道還讓本館長自己動手么?」待金立走後,蘇羽威嚴地說道。

「是!館長!」一聽蘇羽發話,而且似乎沒有要找他們算賬的意思,那些個男孩女孩教練們,趕緊屁顛屁顛的應聲,擼起袖子,抬著那一個個的狂虎幫小弟,就往門外扔!

「館長,您太帥了!幫我簽個名唄!」完事兒后,一個長相還算甜美的有幾塊小腹肌的女教練走了過來,眉目傳情略帶嬌羞地說道。

「呃,我沒啥文化,不會寫字。不過你要是覺得我帥,請我吃飯的話,我是不會拒絕的!」蘇羽二百五似的說道。

雖然拒絕了簽名,但又給了這女孩更進一步的可能!請吃飯,可是單獨相處,可要比簽名牛叉多了!

「館長,教我幾招唄!您真是太厲害了!」男孩教練們則是這麼說道。

當然,當館長就得有個館長的樣子,所以蘇羽還必須得教幾招!微微一笑,蘇羽道:「這會兒不說我腦殘了?好吧!今兒個當了館長,心情不錯,就不跟你們計較了!教你們幾招詠春拳吧!」

說著,蘇羽便虎虎生風的,原汁原味的打了一套詠春拳,那可真的是把在場的所有少男少女們,驚的是那啥不住流了!

開玩笑,蘇羽可是正宗的詠春傳人,葉大師唯一一個傾囊相授的徒弟,而且在詠春門裡待了不少時間的!原汁原味的詠春拳,對他來說根本就是玩兒似的!

就這麼指導著詠春拳,時間一晃就一個小時過去了!原本那些身材火辣,穿著運動文胸的教練妹子們要一起請蘇館長去吃中午飯呢,可誰知道,媽比的踢館的又來了!

不過這回來的踢館的,倒是格外文雅!起碼,這說話還是比較順耳的!

「請問,哪位是蘇館長?」

正在指導這些少男少女練習正宗詠春拳的蘇羽,忽的聽到身後不遠處傳來一道聲音。

「喲,老先生,你是來找蘇館長學拳的嗎?學費帶了沒?」蘇羽笑呵呵地轉身走了過去。

「我不學拳,我只是來找蘇館長的。」看著眼前走過來的年輕人,一身幫會氣質,一臉狂相的老頭儘可能的不動怒地說道。

「哦!不是來學拳的啊,那蘇館長不在!」呵呵一笑,蘇羽立刻轉身折返,壓根兒就不鳥眼前的人!

「小朋友,說話還是客氣一點,你家大人沒教過你,要禮貌待客么?」被一個毛頭小子無視,這一臉狂相的老頭頓時怒氣上涌,渾身威壓散出,籠罩在蘇羽身上,冷冷地說道。

「呵呵,我家大人死的早,沒人教這些。沒帶學費,不是來學拳的,呵呵,老頭兒,你是來踢館的吧?」那威壓蘇羽自然感覺到了,但一個先天後期在蘇羽眼裡,根本就是個屁!冷冷一笑,蘇羽轉過身來說道。

這一幕劍拔弩張,可是嚇壞了一旁的金剛,只見其立刻滿臉擔憂地走了過來,對這那老者小聲說道:「二叔,你怎麼來了?怎麼也不通知一聲啊?」

「哼!敗家小子,好好的狂虎幫不待,偏要跑到這種地方來當什麼館長教頭,真是丟老金家的臉!」一臉狂相的老頭,居然是金剛的二叔!

「小金啊,這是你二叔?哦,我知道了!你這活的還真悲催啊!來踢你場子的,全是你們老金家的人!」轉過頭去,看也不看金剛的二叔,蘇羽憐憫地笑著說道。 「慢點說,把事情說清楚點!蘇館長聽不懂你說的啥!」金館長,哦不,前任館長老金厲聲呵斥道。

未等門童再次開口呢,入口方向便傳出一道十分霸氣,十分邪惡地聲音,「不用了!金剛小兒,老子就是來踢館的!」

聞聲望去,只見門口浩浩蕩蕩的走進來了一大批人,為首的那個方才說話的,竟是穿著一身紅色虎紋長衫!

哎喲我去,霸氣十足啊!只是那身高,寒磣了點,一米六到沒到?那臉長的也忒著急了點吧?明明也就四十歲,偏偏滿臉皺紋,跟七十歲了一樣!

「金立!你要幹什麼!帶著這麼多人來天成武館,有沒有把我這個堂哥放在眼裡!」一看那奇葩矮個男,金剛頓時一聲怒喝。

哎喲?居然還是本家!雖然對方長的是銼了點,不過從修為上來說,到真的是比金剛要強多了,因為人家起碼是先天初期啊!

「金剛,你別在這兒給老子攀親戚!老子丟不起這個人!我告訴你,今兒個,要麼讓出天成武館滾蛋,要麼死!你自己選吧!」身著紅色虎紋長衫的金立,惡狠狠地說道。

看著那全然不把金剛這堂哥放在眼裡的金立,蘇羽呵呵一笑,「矬子小老頭,我說你是不是弄錯了?金剛就是我這兒的一個教練,好像沒啥資格管這事兒吧?聽你這話的意思是,你要過來當教練?也成!三個月實習期,沒有工資,你干不幹?」

「艹!你他媽算哪根蔥!居然敢辱罵老子!我看你是找死!來啊!給我往死里打!那些小娘們,今兒個都是你們的!」突然被人罵矬子,而且還明顯的鄙視了,金立頓時怒不可遏地吼道。

他當然沒有看出蘇羽的修為了!甚至於從蘇羽身上根本沒有感受到一點兒的修為氣息!所以,這會兒才能這麼囂張!因為,蘇館長根本就沒打算讓他知道!

迫嫁豪門之億萬陷阱 「喲?小老頭,你是哪根蔥啊?居然連老子都不知道?我告訴你,老子就是這天成武館新任的館長,請叫我蘇館長!」故意來個拿著雞毛當令箭,蘇羽正聲怒喝道。

「哼!老子不管你是什麼狗屁的館長,今兒個就金剛有兩條路可以選,你只有一條!那就是死!弟兄們,給我上!」被叫小老頭,金立的內心再一次受到了刺激,當下一聲怒吼道。

「小矬子,你這是準備踢館么?想好後果了么?還有,踢館不是你這麼個踢法吧?自報家門都不敢?還是說你家太窮,賠不起?」為了更加戲劇化,蘇羽的演技再一次爆棚了!

「哼!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老子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老子堂堂狂虎幫三當家,今天就來踢你這破館!兄弟們,給老子使勁砸!砸個稀巴爛!」再次被刺激了的金立,不僅怒吼著自報家門,更是身形猛地向著蘇羽這邊衝來,想要一擊斃命!

然而事情確實出奇的詭異!只聽蘇館長一聲怒吼,堂堂狂虎幫的三當家和那一眾小弟,竟是齊齊的跪倒在地,瞬間口吐鮮血!尤其是那些修為低的小弟,更是直接昏死了過去!

這一幕,簡直是把在場的之前嘲笑過蘇館長的那些男孩女孩們看的是目瞪口呆了!

媽呀!什麼是王八之氣,這就是王八之氣啊!一聲怒吼,竟然所有人都跪拜了,都吐血了!

媽呀,太帥了!

那些男孩女孩們是崇拜到死,可金剛卻是震驚到死!因為他多少有點修為,他家裡也是武學家族,自然知道,這是絕世高人真氣外放之後形成的威壓!或者說,是直接將真氣外放到了每一個人的身上,對其進行了強大而致命的打擊!

這種境界,普通武者是絕對做不到的!媽呀!這高人的修為,到底有多高啊!

而更加震驚的,是此刻跪在地上吐血的金立!因為他著實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絲毫修為氣息都沒有的年輕人,居然是一個絕世高手!自己居然還出言不遜,想要人家的命!看來今天,他的這條命,是交代了!

哎!還是那廢物大堂哥好啊,能夠攀上這麼一個絕世高手……

心中絕望的感慨著,金立跪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心中萬念俱灰地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然而事情卻是峰迴路轉,轉的太快,轉的他根本想象不到!

「喂!那個跪在地上的小老頭,老子有這麼帥么?用得著長跪不起?今兒個老子剛剛當上這館長,還沒來得及收徒弟賺錢呢!你們就他媽的來打擾老子生意!是不是不想活了!我告訴你,就算是下跪!老子都饒不了你!除非,把你的全部家當都送給老子,老子才考慮給你個旁聽生的待遇!」只聽蘇羽奇葩的說道。

聽到這句話,金立頓時尋到了活命的希望!立刻磕頭求道:「多謝爺爺!多謝爺爺!我願意把全部家產送給爺爺,全部都送給爺爺!」

「毫無保留?」

「恩!毫無保留!只求爺爺饒我一命!給我個改過向善的機會!」金立立馬頭磕的更響了。

「金剛,筆墨紙硯伺候!立下字句,以免這小老頭反悔!」微微一笑,蘇羽向著身邊的金剛說道。

「好嘞!」見狀,金剛自然是屁顛屁顛兒的去拿來了紙筆。

「恩,老子沒啥賬戶賬號的,金剛,就用你的吧!你幫忙收著,不許私吞啊!」

「好的!師父放心!弟子一定幫您管理好!」金剛雖然二了點,笨了點,但多少年了,還是學會了點察言觀色順桿兒爬的,立刻點頭如搗蒜地說道。

待金立簽完了轉讓契約,甚至是連一張公交卡都無償轉讓給了代為管理的金剛之後,蘇羽這才大發慈悲地說道:「好了!滾蛋吧!以後別來打擾老子做生意!」

「多謝爺爺饒命!多謝爺爺饒命!」一聽蘇羽發話放了自己,金立頓時感激涕零,幾個響頭磕著,然後一溜煙兒的就不見了,根本沒管那一地的小弟!

「都愣著幹嗎?這麼多礙眼的貨,還不都抬出去扔門口?!難道還讓本館長自己動手么?」待金立走後,蘇羽威嚴地說道。

「是!館長!」一聽蘇羽發話,而且似乎沒有要找他們算賬的意思,那些個男孩女孩教練們,趕緊屁顛屁顛的應聲,擼起袖子,抬著那一個個的狂虎幫小弟,就往門外扔!

「館長,您太帥了!幫我簽個名唄!」完事兒后,一個長相還算甜美的有幾塊小腹肌的女教練走了過來,眉目傳情略帶嬌羞地說道。

「呃,我沒啥文化,不會寫字。不過你要是覺得我帥,請我吃飯的話,我是不會拒絕的!」蘇羽二百五似的說道。

雖然拒絕了簽名,但又給了這女孩更進一步的可能!請吃飯,可是單獨相處,可要比簽名牛叉多了!

「館長,教我幾招唄!您真是太厲害了!」男孩教練們則是這麼說道。

當然,當館長就得有個館長的樣子,所以蘇羽還必須得教幾招!微微一笑,蘇羽道:「這會兒不說我腦殘了?好吧!今兒個當了館長,心情不錯,就不跟你們計較了!教你們幾招詠春拳吧!」

說著,蘇羽便虎虎生風的,原汁原味的打了一套詠春拳,那可真的是把在場的所有少男少女們,驚的是那啥不住流了!

開玩笑,蘇羽可是正宗的詠春傳人,葉大師唯一一個傾囊相授的徒弟,而且在詠春門裡待了不少時間的!原汁原味的詠春拳,對他來說根本就是玩兒似的!

就這麼指導著詠春拳,時間一晃就一個小時過去了!原本那些身材火辣,穿著運動文胸的教練妹子們要一起請蘇館長去吃中午飯呢,可誰知道,媽比的踢館的又來了!

不過這回來的踢館的,倒是格外文雅!起碼,這說話還是比較順耳的!

「請問,哪位是蘇館長?」

正在指導這些少男少女練習正宗詠春拳的蘇羽,忽的聽到身後不遠處傳來一道聲音。

「喲,老先生,你是來找蘇館長學拳的嗎?學費帶了沒?」蘇羽笑呵呵地轉身走了過去。

「我不學拳,我只是來找蘇館長的。」看著眼前走過來的年輕人,一身幫會氣質,一臉狂相的老頭儘可能的不動怒地說道。

「哦!不是來學拳的啊,那蘇館長不在!」呵呵一笑,蘇羽立刻轉身折返,壓根兒就不鳥眼前的人!

「小朋友,說話還是客氣一點,你家大人沒教過你,要禮貌待客么?」被一個毛頭小子無視,這一臉狂相的老頭頓時怒氣上涌,渾身威壓散出,籠罩在蘇羽身上,冷冷地說道。

「呵呵,我家大人死的早,沒人教這些。沒帶學費,不是來學拳的,呵呵,老頭兒,你是來踢館的吧?」那威壓蘇羽自然感覺到了,但一個先天後期在蘇羽眼裡,根本就是個屁!冷冷一笑,蘇羽轉過身來說道。

這一幕劍拔弩張,可是嚇壞了一旁的金剛,只見其立刻滿臉擔憂地走了過來,對這那老者小聲說道:「二叔,你怎麼來了?怎麼也不通知一聲啊?」

「哼!敗家小子,好好的狂虎幫不待,偏要跑到這種地方來當什麼館長教頭,真是丟老金家的臉!」一臉狂相的老頭,居然是金剛的二叔!

「小金啊,這是你二叔?哦,我知道了!你這活的還真悲催啊!來踢你場子的,全是你們老金家的人!」轉過頭去,看也不看金剛的二叔,蘇羽憐憫地笑著說道。 「年輕人!我們的家事,不用你管!你最好少說話!」一臉狂相的老頭惡狠狠地對著蘇羽說道,言語中儘是不屑之氣!

然而他似乎忘了,他的威壓在蘇羽身上,根本屁事兒都不頂!

倒是一旁的金剛,看到自家二叔這麼和絕世高人說話,真的替他捏一把汗了!所以趕緊圓場道:「二叔,這位就是我們天成武館的蘇館長!蘇館長,這位是我的二叔,狂虎幫的創始人,金虎。」

雖然金剛著實不想這麼介紹,可潛意識告訴他,絕對不能在蘇館長面前撒謊,否則後果可能很不好!

「哦,原來是早上那個小屁孩他爹啊!來替兒子尋仇的吧?來吧,準備怎麼踢館,賠償金帶夠了嗎?」其實蘇羽一早兒就知道這老頭是誰了,只不過一直在裝而已。

但那金虎,一聽金剛的介紹,頓時面上陰晴不定,面容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滿臉堆笑地說道:「原來是您就是蘇館長啊!失敬失敬!金某聽聞蘇館長功夫了得,特來拜會!」

無論是修為還是思維,對於蘇羽來說,眼前這個金虎,根本就沒有一點的秘密可言!蘇羽心中是一清二楚的!

所以這金虎的思維波動,還有他憋得什麼屁,蘇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壓根兒就沒給他面子!

「失敬談不上!明人不說暗話,金先生來尋仇就尋仇,來踢館就踢館,那麼多彎彎繞,我可不習慣!」

蘇羽這一開口,直接把滿臉堆笑的金虎弄了個下不來台!原本想要發怒,但畢竟金虎是一個幫會的頭目,不至於那麼衝動,所以短暫的慍怒之後,立刻換上了一臉微笑。

「呃……蘇館長真會開玩笑!也真是個豪爽的人!那好,金某也不跟蘇館長繞彎子了!今兒個金某前來呢,的確不是為犬子尋仇,而是來感謝蘇館長幫我教育兒子,來與蘇館長交個朋友的!」

然而蘇羽確實根本不買他的賬!

「交朋友就算了,我這個人最討厭黑道幫會了!不過感謝我幫你教育兒子,這倒是應該的!不過沒關係的,我這個人不願意讓別人欠我人情的,要是覺得過意不去的話,隨便給個四五千萬就可以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