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佐藤和真對這個金髮御姐是很有好感的!而且這種樣子也確實是他喜歡的類型~至於陳洛洛前輩嘛……雖然很好看,但胸太小了,他怕以後會把孩子餓死……

但現在他才發現,根本沒有那麼簡單!

果然能加入他們小隊的都不是正常人……也不知道陳洛洛前輩和她說什麼了?

佐藤和真彷彿看到了陳洛洛在一旁,用一種陰險、邪惡已經陰謀得逞的得意笑容看着他!

現在好了~隊伍里就只有他一個還算正常的人!

一個外表溫柔可靠,實際上心裏是個百變女魔頭!

一個智商堪憂的智障女神。

一個明明是魔法師卻只會放爆裂魔法,且每天只能放一次爆裂魔法的中二魔法師。

現在又來一個外表冰山美人,其實內心是抖m變態的女騎士!

這支小隊……還有希望嗎?

而其實陳洛洛也確實在看着他,不過並不是佐藤和真所想像的那種表情,不過是在強顏歡笑罷了~羨慕的神色險些就壓抑不住了!

他有一次產生了女裝似乎並不是想像之中那麼好的念頭……

「小隊集結!去接一個討伐魔物的任務吧~這一次我可不會出手幫忙了,你們也該好好磨鍊一下了。」

最終已經由羨慕變成嫉妒的陳洛洛叫停了,並且發佈了小隊接下來的方針。

不然他真的怕自己會承受不住這種令人變得面目全非的嫉妒! 「至於宋家,看來他們並沒有吸取當年的教訓啊!居然還是那麼喜歡多管閑事,真以為自己還是當年的七十二世家之一,宋氏武館的高手不少,但他的對手更多,對付宋家,不一定要我們出手,對了,你剛剛說冥十那個大光頭受傷了對吧?」

孫戰說著,突然露出了陰森的冷笑。

黎尋連忙說道:「是的,是的,他傷得很重,兩次昏迷,是宋志平動的手。」

孫戰沉吟了一會說道:「好極了,那你就好好慫恿那個大光頭鼓動冥二還有冥七去對付宋家兄妹。

雖然冥二神神秘秘的,但是他的心不夠硬,只要冥十多哀求幾次,他一定會去找宋家兄妹的麻煩,如果冥二對付得了宋家兄妹,如果他打不過宋家兄妹的話,你趁他受傷回去的時候,把他給我殺了。」

「殺,殺了冥二?為什麼?孫少,我們不是需要他的幫助嗎?如果我們殺了他的話,冥狗肯定會找我們麻煩的!」

黎尋驚愕地問道,他實在想不明白,孫戰為什麼要他這樣做。

冥二和冥五可不一樣,排名前四的使者,可是冥狗組織真正的核心,如果冥二死了的話,肯定會引起冥狗組織首領的震怒的。

「蠢貨!你做得乾淨一些,誰會知道他是我們殺的?」

孫戰的眼裡閃過一絲不屑,「冥狗就是殺人的刀而已,如果冥二死了,我們可以嫁禍給宋家,冥狗肯定會報復宋家的,而我們,就可以坐山觀虎鬥了。」

黎尋聽完孫戰的話后,不由得對孫戰更加充滿了恐懼。

果然,人家才是老大,自己只是小弟。

夠狠!夠毒!「真不愧是孫少,這等妙計,我這種小弟,就算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高,實在是高啊!」

黎尋連忙恭敬地說道。

黎尋已經打定主意,自己一定要緊緊抱著孫戰這條大腿。

他那個愚蠢的堂哥黎洪濤,就是想瞞著孫少對付葉秋,所以才落得發瘋,然後被人道毀滅的下場。

孫戰見黎尋對自己這麼恭敬順從,他的臉上不由得露出得意之色。

不管他的心思怎麼狠毒,他始終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虛榮心還是非常旺盛的。

翌日。

葉秋睜開了雙眼,驚喜地發現,經過昨天晚上的靈氣治療,身上的傷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

「早安,系統大佬!」

「叮!宿主早安!」

習慣性地跟系統大佬打聲招呼之後,葉秋開始刷牙洗臉,然後喝了一些水之後,他開始進行訓練。

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他越發對自己空有一身力量,但是卻不會運用感到不滿。

雖然他的現在已經是初級武師了,擁有很強的靈氣,而且還有三種不錯的功法和白虹劍,但是他沒有太多的戰鬥經驗,而且身體實在太羸弱了,導致他空有境界,卻無法發揮出該有的力量。

他能夠打敗冥五和甘濱實屬僥倖,如果沒有系統大佬的幫忙的話,他根本什麼都做不到,這種感覺非常不好。

葉秋很擔心,如果自己有一天失去系統的話,很有可能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做不到,這不是他想要的。

尤其是葉秋已經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危險的情況下,他更加不願意,太過於依賴系統。

系統大佬也同樣是這個意思,估計系統也是檢測到了什麼危險,所以才會頻頻發布任務,並且還會引導他進行一些鍛煉。

之前葉秋就已經了解過了,武徒之上是武師,武師之上是武王,而在武王之上,還有許多的境界,他現在還沒有資格知道。

以他現在的實力,跟幾個殺手打都特么是個問題,要不是宋家兄妹及時出現的話,他已經栽了。

所以現在葉秋只能老老實實地進行靈氣方面的訓練。

按照系統大佬給出的建議,葉秋決定先從一些基本功開始,再訓練基本功的時候,運用靈氣,錘鍊身體,這樣就能夠提高對靈氣的掌控力度了。

對基本功進行篩選之後,葉秋打算先練俯卧撐還有扎馬步。

分彆強化自己的手臂、腰部還有腿部的力量。

這些基本功在前期的時候,不管是對於提升體質,還是幫助他儘快掌握靈氣的運動,都是非常有幫助的。

等熟悉了基本功之後,他打算跟艾麗婭學一些戰鬥技巧。

不管是《排風掌法》也好,《青雲劍訣》也罷,都是屬於大招之類的,葉秋不可能每次戰鬥都跟人拼大招,如果大招用不出來,那豈不是直接撲街了?「先做俯卧撐吧,暫時不要加入靈氣!」

葉秋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他先是做了一千個俯卧撐。

當然,沒有靈氣幫忙,只是單純運用身體力量的情況下,一千個俯卧撐,葉秋不可能一次性做完,他分了五次完成。

這可把葉秋累得夠嗆,在得到「最強功德系統」

之前,葉秋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中學生而已,不管是學習還是運動方面,都非常平庸。

即使現在因為境界的提升,他的身體素質也不可同日而語了,但是鍛煉起來還是讓他覺得非常累。

但是他沒有放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激發身體的潛能,讓當前境界的力量全部爆發出來。

「787,788,789……」

「798,799,800……」

「要命,做一千個俯卧撐簡直是太困難了,手臂都要斷了,任務還真是夠艱巨的啊!」

葉秋做了第四組俯卧撐的時候,再次停了下來。

擦了擦汗水,然後喝了口水,躺在地板上休息了一會。

過了五分鐘之後,葉秋繼續鍛煉。

「……999,1000!」

當一千個俯卧撐做完之後,葉秋癱在地上,渾身大汗淋漓,就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

他苦笑著說道:「真是沒想到,有靈氣的情況下,不要說是做俯卧撐了,就是御劍飛行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沒想到只是作一千個俯卧撐而已,就讓我差點爬不起來了,真是要命!」

再次休息了五分鐘后,葉秋咬著牙爬了起來。

今天的訓練任務還沒完成,他還不能夠休息。

即使有系統的幫助,如果沒有穩固的基礎,那麼再強的力量也不過是空中樓閣,水中浮萍而已。

空中樓閣一推就倒,水中浮萍更是一陣風過就飄搖不定,想要真正變得強大起來,那麼將付出更多的努力!葉秋咬著牙,開始進行仰卧起坐的訓練,同樣是做一千個。

仰卧起坐之後,葉秋足足休息了二十分鐘,然後開始扎馬步。

作為一個華夏人,葉秋深知下盤穩固的重要性。

沒有穩定的下盤,就算自身的力量再大,也無法完全發揮出來。

宋志平和光頭男冥十,這兩個力量型的武者,就是下盤非常穩。

如果下盤沒有力量的話,只要被人攻擊到了,那要不了幾下,就直接撲街了。

扎馬步十分鐘,葉秋滿頭大汗。

扎馬步二十分鐘,葉秋感覺自己兩條腿上的肌肉好像被生生si裂開來一般。

扎馬步三十分鐘,葉秋感覺自己的雙腿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葉秋無數次想要放棄,無次數想要休息,無數次告訴自己,不用那麼拚命……但是,每當他一想到昨天晚上差點被冥狗的殺手們幹掉,內心就湧現一陣強烈的迫切感。

本以為自己重生歸來有著強大無比的金手指,但是葉秋現在卻真正地意識到。

即使前世的修為再高,如今卻連個正式的修鍊者都算不上!「這一點點苦算什麼?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要是真的被孫戰那個混蛋弄死,我還怎麼當樓穎穎的男朋友!」

「我還沒有結婚,我還沒有孩子,我還……我特么得還沒有po處,那些有女朋友的傢伙都那麼努力,我這個單身汪憑什麼不努力!」

葉秋緊緊地咬著牙,眼神中充滿了堅毅,不斷地涌毒雞湯激勵著自己,一開始還蠻勵志的,但是到了後面,樓似乎有點歪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葉秋兩條腿已經徹底麻木了,不斷地顫抖著,他所站的位置,已經出現了一灘汗水。

但是葉秋還是沒有放棄,依舊保持著扎馬步的動作,沒有絲毫動搖。

「叮!宿主扎馬步已達到一個小時!本階段鍛煉完成,可以下一階段的訓練:靈氣鍛煉!」

終於,系統的提示音響了起來。

系統大佬非常非常方便的地方,就是可以代替鬧鐘等多種工具。

聽到系統大佬的提示,葉秋連忙盤坐下來。

休息了五分鐘,等大腦的暈眩感和雙腿的麻痹消失忠厚。

他開始引導體內的靈氣,按照一定的路線運轉起來。

靈氣瘋狂運轉下的葉秋,看起來就像是在蒸桑拿似的,渾身上下不斷地往外冒著氤氳的白煙,蒸騰而上。

而在他身體的表面,也開始出現了一些灰黑色的雜誌,緩慢地累積著。

大概過去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葉秋睜開了眼睛。

他張口吐出一道濁氣,甚至長達數米。

這一道濁氣撞在牆壁上,牆壁出現了一塊黑色的污跡。

葉秋抽了抽鼻子,聞到自己房間內「繞樑三尺」

的臭味,整個人都不好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