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清宇驚歎:這人世間的許多現象太神祕了,現在的理論還無從解釋清楚啊。

他出了山洞,一股香味撲面而來,勾起了他強烈的食慾。

“朱哥,我正想去叫你呢,飯菜好啦!”李正風笑嘻嘻的說道。

左定軍與趙茂雷從崖口那邊過來了,左定民也從旁邊的一個茅棚出來,大家便開始吃飯。

野豬肉燉了一銻鍋,雖然沒有大蒜、生薑等左料,但是大家仍吃得津津有味,狼吞虎嚥。左定民因喉部受傷,吃得較慢,大家吃過了飯便在一邊閒聊一邊等他。

趙茂雷坐在最前邊的一根木棒上,他這兩天負責崖口的警戒,因此哪怕在吃飯,他也不時地向崖口那邊瞄上一眼。

這時太陽已經西沉,前面的開闊地上撒滿了夕陽的餘輝,遠遠地,崖口那邊冒出了幾個人頭,趙茂雷心裏一驚,道:“有人!”

大家一下就站了起來,眼睛向前面看去,哪有一個人影啊。

朱清宇問道:“你沒看錯吧?”

趙茂雷疑惑地說:“我是看了幾個人頭呀,咋就不見了?莫不是我真的看花眼了?”

“大家注意觀察,準備傢伙!”朱清宇說罷,獨自到開闊地裏四處瞭望。

突然,左定軍一聲大喊:“洞口有人!”

但是,當大家再看向洞口時,又不見了。

“怪了,她媽的難道有鬼?”趙茂雷說道,使勁揉了揉眼睛。

李正風哈哈一笑說道:“都說是心裏有鬼就見鬼,你看我心懷坦蕩,心裏無鬼,所以就……”話沒說完,就見他張大着嘴巴放不下來了,臉上滿是驚恐。

大家順着他的眼睛看去——山洞洞口,三個蒙面人跌跌撞撞地從洞口跑了出來,大喊救命。他們的後面,兩條手臂粗的眼鏡蛇正在瘋狂追趕,並不時向三人腿部猛烈攻擊。

朱清宇聽見叫聲,身子一閃就躥了過來,說道:“這可能是無影幫的人,我們就在這兒觀看吧,讓毒蛇咬死他們!”

果然,三個蒙面人在向前跑了二十米後,全部倒下,身體不停地扭動。再過幾分鐘後,便一動不動了。

洞口的草坪上,兩條眼鏡蛇高揚起頭顱,先是左右搖擺,然後上跳下躥,翩翩起舞,是否在慶祝戰鬥的勝利。

過了一會兒,兩條眼鏡蛇竟然快速穿梭到茅棚前,趙茂雷和李正風見狀,拾起兩把鋼刀就要砍下去。

“不準傷害他們!”朱清宇一聲厲喝,嚇得趙茂雷和李正風全身都顫慄一下。

而這兩條蛇口吐信子,並不曾有攻擊的意圖,在那兒一動不動。

“他們是餓了。”朱清宇想起周總和鄧大姐,心裏一陣難過。他從銻鍋裏挾了兩塊野豬肉,一手拿着一塊伸到蛇嘴邊,那蛇竟將肉塊一口噙在嘴裏,一陣蠕動後吞了下去。

朱清宇又連續餵了幾塊,兩條眼鏡蛇竟然躥上前來,向朱清宇的身上爬去。 第二百七十四章第二重——當塗與輪迴的抗爭(上)!

這一屆的萬靈藥會與以往的事情有所不同。除了最基本的靈藥上面的比拼,還有更多的就是所有境界在葯器靈尊之上的(包含葯器靈尊的)所有煉藥師還有煉器師的一個真正的盛宴。而這個盛宴不光是為了靈道上面的交流,更重要的就是對於這個時代里最為深刻的反思。因為有可能的話,這個時代的萬靈藥會也許會讓一個時代的開啟變為一個可能。從而有利的對抗世界之樹。

雖說混沌尊者的神核就是世界之樹,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峰會所對抗的東西,自己將來的命運,當塗與輪迴之間的抗爭一直的就喜愛各個時代的演替裡面所上演著,只是因為其世界之樹僅僅是這個的一個催化劑,一個催化了這個時代里最為華麗的一個抗爭的序幕。皓天就是下一個時代的開門鑰匙。

而現在就是當塗!以後,就是輪迴!

葯器府上,一間密室里,雲宮家,洛家,木家,李耳所在的李家,雲宮老祖,雲宮衝決。還有來自於各個世界的眾多神尊,幻尊以及大量的靈尊們都已經悉數的到齊。而那密室是一個獨立的空間,面積足夠的大能容納下那一些人的舉行著這樣的大型會議。

而首席的那一些人並不是來自於各個世界的先賢大哲們,而是皓天洛聽雪這一對夫妻,還有一直處在單身中的月兒。他們的身邊倒是沒有雪雅還有戀空的身影。因為他們早已經被鳳鳳帶去玩耍了。混沌尊者到時出現的時間是在後面,姍姍來遲的他倒是顯得精神矍鑠,一股子的銳氣從他的身上所釋放出來。威壓直逼那一些人。

什麼叫做尊主之威,就是混沌尊者這樣的。

而萬靈藥會的靈道論壇還在繼續著,只是因為有一些人都已經沉下醒來體悟自己所獲得到哪一些東西,而這個也是萬靈藥會的一個和重要組成部分。月兒的榮光已經是真實的印刻在他們每一個人的心裡。而密室里又是一副這樣的圖景。

混沌尊者雙手間打出一個神紋,隨著這個神紋的浮現周圍的空間已經變為另外的一個模樣。而那另外的模樣就是世界之樹還有各個界域之間最為立體的一幅圖景。而道靈封印的厚度讓皓天這個心裡已經有了準備的人還是心理為之一動。

我了個天,居然這個道靈封印有如此的厚度,怪不得那個傢伙會如此的喪心病狂。

熟悉情況的人只有皓天還有自己的妻子,而雲宮家的所有人因為之前是混沌尊者的直接庇護家族。因為原始靈海就是雲宮家最為遙遠先祖的祖地。但是這個並不是議題此次的巔峰大會就是如何的讓自己的界域的生靈能夠更加的自由來獲得直接應該擁有的輪迴。

雲宮老祖因為之前就在一個地方進行修鍊的時候跟皓天說過直接就是在這裡所誕生的,混沌尊者因為在自己世界之樹的神核即將要叛變之前布置下道靈封印,而那個時代,靈修神尊開創了一個時代。所以混沌尊者就將誕生在原始靈海里的這個生命直接的就交給了靈修神尊讓靈修神尊來代為照顧。撫養。

世界之樹的樹榦幾乎是伸向了每一個世界!除了皓天的神域之外幾乎每一個都已經是被世界之樹給佔據了。皓天的界域因為界海是由生命體所組成的一個神奇界海,所以就沒有受到世界之樹的影響。就是因為上面的血魂修羅吧!每一個血魂修羅都是對於陌生力量具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好奇與貪婪!所以世界之樹的樹榦加上混沌尊者所凝造的一個個的道靈封印都讓世界之樹的樹榦一次次的受傷不已。

說白了,皓天界域的外層界海簡直就是一個鐵蠶豆。啃不下去!

而面前的全息立體圖,每一個世界之樹的枝幹里所流動的一種紅色的能量流恰恰就是每一個世界的輪迴力量。而那力量彙集的地方就是世界之樹所經常端坐的哪一個晶體,藉助這一快晶體世界之樹的樹靈力量就得到而來無限制的補充,從而醞釀著一個驚天的一個危機。


每一個人都從這個全息立體圖裡讀到了,將來要發生的危機。

混沌尊者的身軀就是自己世界賴以為生的根本。如果這個世界體系出現什麼岔子的話,有一句話說得好那就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而最根本的就是,每一個生靈神魂裡面都是有一根無形的枷鎖束縛著他們的命魂,每一世的輪迴所獲得輪迴力量就會被這個造物主給不自覺的給佔為己有,

而這個正中世界之樹的下懷,因為世界之樹就可以無限制的將這個的輪迴力量給佔為己有!

皓天哥哥,這就是我們當下面臨的危機么?隨著混沌尊者的推演世界之樹的每一個枝幹就將每一個世界給盡數給席捲,最後給吞入那由晶體所凝練的一個黑洞。最後選取一個強悍的神尊。讓這個神尊開闢出一個時代。最後就是一個惡性循環。生生不息的一直就延續下去。

眾人都已經覺察到自己上空都已經懸浮了一把死亡的利刃,氣息足夠的壓人!

而會場的氣氛一度的達到了窒息。

不過,皓天的一句話就打破了沉寂。只見他嘴裡慢慢的說道。

你們,就一直的這樣的消沉下去么?其實我們還有機會的……

皓天的這樣的一句話引發了種種的討論。

一個機會?到底是什麼機會?

混沌尊者見到有戲,清了清嗓子說道。

其實,如果要抗爭的話,你們就可以放棄你們呢現在的東西,在一個新的世界里,開創屬於你們的東西,在這裡,你們所受到的命途就會束縛你們的道路來,而在一個新的世界體系裡面,我想你們應該能夠儘快的回復你們當前的境界,只是如果這個樣子去做的話也許就會讓大哥有一點疲於奔命。

二哥,此話怎講?雲宮家的一個嫡系族人在跟混沌尊者相處的過程中已經是熟得不能再熟了,所以他在這個會議上有發言的機會了。

笑了笑,混沌尊者先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雙手一個結界封印將這個獨立空間給封死,因為這個空間距離一根世界之樹的微小枝幹的距離那是相當的近。雖說這個枝幹沒有什麼巨大的威脅但是為了保險還是將這個開會的地方給封印了吧。免得隔牆有耳。

我先說有三個原因,其中的一個就是,距離這裡相當的遠的地方就有一個空虛的時空,那裡的東西足夠開闢一個新的世界體系,這是其一。

大哥現在身軀裡面所蘊含的力量遠非是單一的力量,除了雲宮家家族的血脈力量,神格力量,五行之力,空幻之靈之外。還有一種力量大哥有資本可以帶領著我們對抗我的神核。普度爾等生靈,而這個力量就是終極之力。這是其二。

不知道你們還記得不記得大哥的兩個嬌小可愛的一雙兒女?頓了頓語氣,皓天繼續的說道。

知道內情的雲宮家的族人都紛紛表示這個事情。而其他的人都不知道這一件事情。

納蘭天翔尤其是比較震驚,因為在納蘭天玄的強行閉關下這個小子已經是葯器幻尊的境界,但是這個還是在月兒的霧幻星辰丹這個外掛基礎下才能辦到的。

因為剛剛出關就遇到了這樣的驚世駭俗的消息,相比這個消息在他的心裡造成的震撼肯定很大!(未完待續。。)

ps:十二月份第一更! 趙茂雷見兩條蛇毒爬到了朱清宇的身上,立刻慌了手腳,大驚失色地叫道:“朱哥,毒蛇上你身了,快掐住三寸!”

朱清宇不動聲色,待兩條眼鏡蛇上到腰身緾繞了兩圈,將蛇頭從他的胸前伸出來直視前方的時候,他才輕撫着蛇頭說道:“這蛇是通人性的,你們看,他們多乖巧,多討人喜歡喲!”

可是趙茂雷等人卻驚呆了:這怎麼可能?這蛇還能像貓狗一樣聽話?只有那些玩蛇的專家才能這樣啊!

“你們去挖一個坑,將那三個蒙面人埋了。”朱清宇說道:“還有從明天開始,加強警戒,嚴防無影幫偷襲!”

朱清宇說罷,走到蒙面人的屍體旁邊,一個個扯開面罩,一看全是生面孔。又扯開他們身上的黑衣,果然發現手臂上有青色的無影刀的圖案。

“那麼這三個人是到這裏幹什麼呢?”朱清宇想。從這三個人的行跡來看,好像是進洞找什麼東西。而且這三人的遁功了得,竟然瞞天過海,不把他們幾個放在眼裏。

趙茂雷和李正風去地裏挖坑去了,左定軍因身上還有傷,便到崖口去警戒。左定民見哥哥一人前去,有些不放心,便也忍着傷痛,隨哥哥去了。

朱清宇返回山洞,繼續在山洞搜索。但是除了麻袋裏面的幾十斤鴉片值錢外,並無其他貴重東西。

“那麼,這三個人一定是李江河派來拿取鴉片的了,如今他們死在這裏,李江河一定還會前來。”朱清宇心裏推斷。

他清楚自己的鐵索功夫尚處於中等水平,要對付李江河的遁功還有很大的難度。於是從牀下拿出帆布打挎包,從裏面取出鐵索,在洞內練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兩條毒蛇從他身上滑落,無聲地進了他的帆布挎包……

趙茂雷和李正風用了一個多小時在開闊地的中央挖好了一個大坑,已是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如果還要將三具屍體從洞口邊擡進坑裏,就顯得有些吃力。

於是,趙茂雷叫來左家兄弟幫忙,到洞門邊擡屍體。

擡過喪的人都知道,人死後的重量幾乎是人活着的時候的三倍,否則擡喪就用不着八名大漢來擡了。

四個人一具一具地將屍體抱着擡至土坑,當擡了兩具的時候,四人坐在地上息了一口氣,抽了一支香菸。

但是,當他們將第三具屍體擡到土坑時,前面的兩具屍體卻不見了!

一時大家的情緒突然緊張起來,這深山老林裏發生的事,真他媽太奇怪了!

四人離開土坑,快速跑回山洞,向朱清宇報告情況。

進得洞內,漆黑一片,只見一個模糊的黑影在左騰右閃,忽起忽落,手中一件東西不時發出一聲脆響。

“朱大哥,你停停吧,外面有情況!”趙茂雷叫道。

朱清宇收勢立定,呼出一口氣,背對着他們問道:“什麼事那麼慌張,不見我在練功嗎?”

“剛纔我們埋屍,有兩具屍體突然不見了!”李正風說道。

朱清宇聽罷,並不驚慌,說道:“李江河總算來了。”說罷便領着大家向洞外走去。

走到洞口,只見二十多蒙面人站在洞外,將洞口圍住。“哈哈哈哈!”領頭的一個蒙面人大笑道:“真想不到朱大俠在邊城犯事後竟躲到深山老林來了,這算什麼英雄?”

“李江河!”朱清宇一聲大喝,說道:“你幫着青龍幫殘害無辜,傷盡天良,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恨不得把你千刀萬剁,碎屍萬段!你還不趕快跪下投降,免得你和你的弟子們死無全屍!”

“哈哈!你就是朱清宇是吧,虧得你還和我弟弟交過手,卻聽不見我的聲音與他不同?”蒙面頭領陰陽怪氣地說道。

朱清宇聽罷大吃一驚,厲聲喝問:“你是誰?!”

蒙面頭領說道:“既然我稱他爲弟弟,我肯定是他的哥哥了。難道你就沒聽說過無影無蹤李江山嗎!”

“無影無蹤”!朱清宇倒吸了口涼氣,因爲他從小就聽說無影無蹤是天下第一武功,江湖上傳聞已滅絕江湖,現在突然出現,難道是受李江河之邀,前來相助嗎?而且,從此人發音的內力來看,此人的功夫在無影無形李江河之上。

朱清宇這下有點埋怨師父喻千山了,喻千山對這一帶上百年的武林高手瞭如指掌,爲什麼偏偏不提天下第一功夫無影無蹤是李江河的哥哥?難道是師父怕他滅了無影幫,故意想留下一支無影幫的血脈?

不過他又理解師父的苦衷,作爲無影幫的重量級人物,眼見無影將遭受滅頂之災,心慈手軟的師父總想着能夠讓無影幫發揚光大。

朱清宇想到這裏,那李江山已揮舞着無影刀搶上前來,朱清宇抽出大型鐵索,“呼啦”一聲抖了出去,只聽得“咣噹”一聲,李江山手中的一把無影刀竟然斷成了兩截!

李江山大吃一驚,他沒想到對手竟然用鐵索來對付,而且力道之大出乎預料。正在他驚疑之時,朱清宇的鐵索又揮到了眼前。

李江山不敢再用無影刀硬擋,他一眨眼,身體便已無影無蹤。


其他蒙面人這時呼喊着殺上前來,趙茂雷、李正風如兩頭下山的猛虎,早已舞動鋼刀殺入陣中,雖然無影刀削鐵如泥,但由於刀薄力弱,一時難以抵擋。

但是蒙面人人多勢衆,無影刀如雪片翻飛,特別是無影刀與鋼刀相接一次,鋼刀就被削落一塊,趙茂雷和李正風感覺到手中的鋼刀份量越來越輕。

而此時,朱清宇隱約感到背脊上一股殺氣襲來,他急忙騰空後翻,如意掌順勢推了出去。

這一掌沒有吸動氣團,只是平時練就的過硬功夫,李江山無影刀落空,身子前撲,正好背部中了兩掌。

李江山受到巨力衝擊,差點撲倒在地,但是他瞬間不見了,又讓朱清宇失去了目標。

那邊趙茂雷和李正風漸漸不支,鋼刀在他們的手中已變成了刀把,好在二人在部隊都是擒拿格鬥的好手,以騰挪跳 躍來閃躲,才免受無影刀砍傷。但是這樣太消耗體力,而且沒有還手之力,形勢越來越不利。

左定軍在一邊保護受傷的弟弟左定民,左定民一直催他前去助戰,他都還是沒有離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