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夢涵靠在他的懷裡,紅頰如霞,「我可沒說過原諒你了。」

「不用你原諒,你只說,同不同意結婚,嫁給我。」他口氣霸道。

李夢涵想了想,「終身大事,我需要慎重考慮。」

祁少瑾擰起眉頭,「還需要考慮?」

「婚姻大事,當然需要好好考慮一下!」

「你不相信我?」祁少瑾眉頭更深,臉色也陰沉下來。

李夢涵同樣嚴肅認真,「你說的很對,確實不太相信你。」

關於幸福這個問題,李夢涵一直都抱有懷疑的態度。

當對一些追求有了不確定,便變得沒有信心,即便幸福來敲門,也會變得猶豫不定。

「你不相信我?」

祁少瑾完全不能接受李夢涵的評定,「你要如何相信我?」

「因為你太自信,又太果斷,所以我才會不相信你,而不是要你怎麼做,才會相信你。」

祁少瑾詫異不解。

「你已經不止一次將我推開。」李夢涵道。

「我當時都是迫不得已,也是因為不確定自己對你的感覺。」他實話實說。

「所以我才會不敢相信你。即便你有迫不得已,想將我推開,至少給我一個解釋!難道你忘記了你之前,都是用絕情絕義的方式,將我的心一次次冷透了推開?」

「少瑾,一顆心再熱,冷的次數多了,也會漸漸變冷。」

「你的意思是說,你對我寒透了心?」祁少瑾完全不能接受,臉色陰鷙起來。

「對,可以這樣說。」

已經不止寒透一次了。

甚至可以說,不是他再給自己一些溫暖和幸福的感覺,所有的熱情還能再度燃燒起來。

她已經怕極了傷心欲絕的感覺,本能開始抗拒自己的心再次對這個男人一發不可收拾。

祁少瑾氣得原地暴走,整個人的臉色黑沉到了極點。

好像暴風雨即將來臨。

李夢涵依舊一副無謂的態度,她不會再小心翼翼去照顧他的感受。

她也有自己的個性,自己的尊嚴,她要維護自己一次。

「你的意思就是說,不會嫁給我?」祁少瑾有些失控,強力忍著脾氣,聲音粗重地問著李夢涵。

李夢涵不看他,「對!」

這種態度的男人,答應嫁給他,完全是自我找虐。

「好好!李夢涵,你有種!」祁少瑾怒不可歇,指了指李夢涵,負氣摔門而去。

辦公室外面圍著很多人,發現祁少瑾怒氣沖沖地出來,趕緊驚慌化作鳥獸散。

祁少瑾高挺的背影消失在辦公樓,上了電梯。

大家這才面面相覷地議論紛紛起來。

「方才還打得火熱的兩個人,怎麼又不歡而散了?」

「不會又出了什麼事吧!」

「唉,真是好事多磨。」

李夢涵聽見外面嗡嗡的人聲,心煩意亂,一把將辦公室的門關上。

她坐在沙發上,喝了一大杯子水,靠在沙發上,抱住自己的頭,煩亂的不知所措。

這個男人這麼傲氣又倔強,實在難以掌控,不答應嫁給他,也不是壞事。

但是心裡又實在難受。

她無法欺騙自己,她確實深深愛著祁少瑾。

一手輕輕撫摸自己的肚子,她喃喃自語,「寶寶,你爸爸的倔脾氣,什麼時候能改一改?」

這個時候,助理來敲門。

「李總,之前的會議,還按時召開嗎?」

「延後!」

李夢涵煩心地回了一聲。

助理退了出去。

不一會,緊閉的門又被推開了。

李夢涵心煩地喊了起來,「都說了會議延後,怎麼還進來打擾我!」

她一抬頭,沒想到竟然是祁少瑾又折返回來了。

而在祁少瑾的懷裡,竟然還捧著一大束艷紅的玫瑰花。

他一進來,玫瑰花的馥郁芬芳,便填充了整個辦公室,迷人心脾。

祁少瑾大步走了過來,虛掩的辦公室門口,又簇擁滿了人,正羨慕得雙眼放光的看著他們。

「我以後不會了。」


祁少瑾站在李夢涵面前,十分突兀地說了這麼一句,害得李夢涵一怔。

「什麼不會了?」

「不惹你生氣了!也不會再將你推開!如若再犯……」

祁少瑾頓了頓,修長的食指摩挲了一下鼻樑,也算將自己的尊嚴放到了最低的位置。

「隨便你處置。」

祁少瑾話一出口,辦公室外面響起一片女子驚艷的低呼聲。

「好浪漫的告白!」

如祁少瑾這種冷血冷情的人,又驕傲不可一世,好像全天下都不在他視線內的人物,能說出這種話,確實是最浪漫的告白了。

李夢涵不禁臉頰微紅,心口一陣悸動。

祁少瑾將一大束玫瑰放在李夢涵的面前,那麼大一堆玫瑰,將纖瘦的李夢涵顯得更加瘦弱。

「嫁給我。」

祁少瑾深深凝著李夢涵的明眸,聲音雖然很輕,卻十分認真鄭重。

辦公室外面又響起一陣低呼。

「竟然是求婚!哇!」

「求婚要單膝跪地的!」

「下跪,下跪,下跪……」

大家都跟著起鬨起來。

李夢涵不禁拘謹起來,如祁少瑾這樣的人,怎麼可以單膝跪地。

李夢涵正要接過玫瑰,沒想到祁少瑾挺拔高傲的身軀,真的矮了下去。

李夢涵吃驚地捂住嘴。

簇擁在門外的人,也都響起一片驚呼聲。

「哇!」

簇擁的女人們更加興奮,就連公司里鮮少的幾位男士也都跟著滿目精光。

不少人拿出手機開始錄像,要將A市有名不近女色黃金單身漢求婚的畫面錄下來,發到網上火爆一把。

「夢涵,嫁給我!」

祁少瑾仰著頭,目光無比虔誠又誠摯地望著她。

李夢涵不禁紅了眼眶,淚水潮濕了長長的睫毛,抬起的手,都在微微顫抖。

李夢涵遲遲沒有力氣接下玫瑰花。

「我祁少瑾這輩子,只送過兩個女人玫瑰花。第一個女人,她沒有接。」

他說的是顧若熙,那一年在皇城大酒店,他鋪就了滿地的玫瑰花,等了顧若熙一夜,卻沒有等到。

祁少瑾接著又道。

「但我現在十分肯定,你是我這輩子最後送玫瑰的女人。」他堅信,並且篤定,李夢涵會接他的玫瑰。

也正是這份自信,讓李夢涵忽然變得被動起來。

門外的人,低聲議論起來。

「祁少的情商太低了!怎麼能在這個時候提起之前。」

「不過你們不覺得很浪漫,很霸氣嗎?」

「是啊是啊,霸氣的浪漫!如果我是李總,肯定感動的想要哭了!」

「哇!這輩子最後送玫瑰的女人,好真情啊!」

「李總,快點收下吧!」

大家都跟著七嘴八舌地喊了起來。

「李總,快點答應吧,祁少還跪著呢!」

大家一起喊起來。

「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

李夢涵的手不住顫抖起來,眼底也浮現了一層晶瑩的水霧,雙手緩緩伸向面前紅艷艷的玫瑰……

忽然,人群里響起一聲。

「求婚戒指呢?」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跟著一起起鬨。

「對啊祁少,求婚怎麼沒有戒指啊!」

「祁少的戒指一定是鴿子蛋那麼大,快點拿出來,讓我們都大開眼界一下!」

人群一個個瞪大眼睛,等待祁少瑾拿出閃亮亮的戒指。

祁少瑾卻有些歉意地望著李夢涵。

「夢涵,抱歉,戒指還沒準備。」

李夢涵真心想說,沒有戒指也無所謂,她已經看到了他的誠意,這樣就足夠了。

她一直想求的,就是祁少瑾的一份決心。


就在李夢涵要接下一大束玫瑰的時候,祁少瑾忽然起身,抽出桌上紙抽的一張面巾紙,迅速擰出一個大戒指來。

祁少瑾拿著這個大戒指,對李夢涵說,「嫌棄嗎?」

他求婚是臨時起意,正巧李夢涵公司樓下有花店,買了全部的玫瑰就直接折返回來,哪裡有時間準備戒指。

「不過我會為你親自實名定製一枚,今生只此一顆的鑽戒。」

眾人又都艷慕地尖叫起來。

李夢涵一眼不眨地望著祁少瑾,站在原地,遲遲沒有任何反應。

祁少瑾便也安靜地單膝跪地,等待李夢涵做出最後的決定。

李夢涵的手,動了動,最後又無力地垂落了下去。

大家看的也十分緊張,見李夢涵沒有接戒指和玫瑰,不禁催促起來。

「李總,倒是答應啊!」

「祁少這麼誠心,可見很愛李總!」

「李總,快點答應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