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琪穿着職業套裙黑絲高跟鞋款款走了出來,看到黃祕書手裏的大提包就明白了個大概。

“這是魏金賢給你的工地停工賠償款,你收一下吧,一共五十萬。”管兵指着提包說道。

李子琪皺了皺眉頭,知道這是管兵在把難題推給自己呢,狠狠的瞪了他兩眼。

黃祕書尷尬的站在那裏,這種事哪有讓第三方知道的,都是自己偷偷接了找地方藏起來,管兵這傢伙的確與衆不同啊,不過想想人家和李子琪的關係也就釋然了。人家管兵是好男人,有錢給老婆收着。省長女婿的傳言將管兵和李子琪自然而然的綁在了一起。

李子琪想了一下,這個理由也說的過去,但是自己拿着也不像個事。

“這樣吧,你回去跟魏書記說,我們多元集團再拿出五十萬,用一百萬在東馬村再建一個現代化的養老院,讓這取之於民的錢再用之於民。”李子琪對黃祕書說道。話裏有話啊,這錢肯定是魏金賢的不義之財,也的確是取之於民,李子琪的話說的非常對。

“好好好,李董不愧是女強人,想的就是周到,我這就回去把這個好消息轉達給魏書記。”黃祕書連連擺手,上了車一溜煙的走了,總算是把這錢送出去了,要是送不出去魏書記肯定不高興。

李子琪對管兵說道:“這是他對你示弱呢,不收不好。但是又不能讓他抓着把柄,把錢拿出來用在公益性質上他總歸沒話說,還不駁他的面子。”

“對對,還是你聰明。只不過又讓你破費了五十萬。”管兵說着。

李子琪捥了他一眼說道:“那你是不是該補償一下我?”

管兵笑嘻嘻的問道:“怎麼個補償法?你看我值五十萬麼?要不你把我賣了吧。”

李子琪盯着管兵,認真的說道:“如果可以……我買。”

管兵收起笑容,看着李子琪,突然又噗嗤~笑出聲,說道:“你真愛開玩笑。”

李子琪憂傷的轉過臉去抹了抹眼角。管兵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過了好一會,李子琪穩定了情緒,喊出自己的司機老趙,把錢鎖在車裏和管兵一起進了屋,香氣撲面而來,鍋裏的雞已經熟了。

“我要吃雞脖~”李子琪對管兵說了一聲,不過聲音有點大,大家齊刷刷的看向這位女強人。

李子琪臉騰的就紅了,不好意思的低着頭坐了下來,管兵更是尷尬的笑着,心想:

“這個女人愛好特殊啊……”

大家推杯換盞,把酒言歡吃的好不痛快,只是李夢真問着噴香的有些油膩的雞味感到有些噁心,捂着嘴乾嘔了兩下,獨自出去透了好幾次氣,什麼東西也沒吃。

第二天,一切都恢復了正常,工地照常開工,李子琪帶着李夢真又來和村委商量建一座養老院的事,這種好事哪有不同意的道理,村民們奔走相告,村裏喜氣洋洋。

魏金賢承諾的建小學的錢也打到了村裏賬戶上,整整三十萬,加上管兵、老村長捐的二十萬還有李子琪贊助的十萬,一共六十萬鉅款,建一座小學初中合二爲一的學校綽綽有餘。打算小學放假時就開工,兩個月把小學建起來。

膠北縣的黑幫倒了黴,沒有收到任何通知,一夜之間全部被清楚乾淨,而且縣裏還發了通告,讓人民羣衆踊躍舉報違法犯罪行爲,淨化了膠北縣的治安環境。這次行動雖然沒有提前審批,但是卻受到了市裏的大力稱讚,而且魏金賢也收到了市裏單獨的表彰,得了一面錦旗,掛在辦公室裏威風凜凜。

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着,五星級大酒店的圖紙已經設計好了,工地可以正式開始動工了,東馬村外出打工的村民也紛紛回到村裏投入到了開發建設的狂潮中。

在積極村民的帶動下,村裏大部分村民都和多元集團簽了租賃協議,把自己的土地承包給了多元集團,然後又被返聘到自己的天地裏進行田間管理。既能掙租地的錢又能掙種地的錢,大傢伙都開心的合不攏嘴。

江春雪不是跑來報道一下東馬村綠色生態工程的建設進度,這種無形的廣告將東馬村的知名度打了出去,讓大家對東馬村都抱着很大的期待。

這一天,管兵再次來到了李子琪的辦公室,大咧咧的坐在了寬大的沙發上,看着李子琪在辦公桌後面專注的辦公。

李子琪帶着眼鏡,專注的審閱者面前的文件,一縷秀髮垂在她嬌嫩的臉龐邊,白皙修長的脖子上帶着一條項鍊,造型奇特的吊墜隨着她寫字時的抖動在那條深邃的惹人注目的深溝上面輕微晃動着,讓管兵看的口乾舌燥,不停的喝水。

終於,李子琪批閱完了公文,擡起頭對管兵歉意的一笑,從辦公桌後走了出來,伸了個懶腰。

胳膊高高舉起,頭往後仰,上衣被帶動上提,下襬處露出了一段雪白的肌膚和肚臍,管兵舔了舔嘴脣,低下了頭,熟.婦的誘惑受不了啊。

“你叫我來幹啥?不是爲了讓我看你伸懶腰吧。”管兵調侃道。

李子琪笑了笑走到管兵身旁坐下,胳膊撐在沙發上身體側傾着看着管兵的眼睛說道:“現在東馬村的開發建設步入了正軌,我卻聽說村裏要選你當開發負責人你卻拒絕了?要知道做了這個負責人收入可是很高的哦。你有什麼打算?”

“打算?我的打算可大了。”管兵眼中閃過貪婪的目光,從李子琪因身體側傾產生的角度暴漏給自己的縫隙裏看了一眼那若隱若現的豐滿說道:“一個小村子的開發建設根本就不是我的目的,那只是我想改善一下大傢伙的生活條件回報一下大家多年來對我的養育之恩而已。”

管兵站了起來,點了根菸說道:“我的目標是做全華夏國最富有的人,讓每一個人都知道我管兵的名字,讓每一個人都認識我。”

李子琪看着管兵,越來越覺得自己看不透這個男人了…… 管兵手裏夾着煙,背對着李子琪,眼中閃爍的複雜目光沒有讓李子琪看到,留給李子琪的只是一個高大的背影。

李子琪有些驚呆的看着這個男人,管兵的打算或者是夢想有點太不切實際了。華夏國有將近二十億人口,恐怕抱有管兵這種夢想的人不在少數。但是夢可以人人做,實現夢想的人卻是少之又少。

這時,管兵轉過身來,俯視着李子琪一動不動。

李子琪看着管兵,瞬間便打消了對管兵夢想的疑慮,因爲她在管兵 眼中看到了一種東西——野心。

曾經有一個故事是這樣說的:

【話說巴拉昂是一位年輕的媒體大亨,推銷裝飾肖像畫起家,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裏,迅速躋身於法國五十大富翁之列,1998年因前列腺癌,在法國博比尼亞醫院去世。臨終前,他留下遺囑,把他四億六千法郎的股份捐獻給博比尼亞醫院,用於前列腺癌的研究,另有一百萬法郎作爲獎金,獎給揭開貧窮之謎的人。

巴拉昂去世後,法國《科西嘉人報》刊登了他的一份遺囑。他說,我曾經是一個很窮、很窮的窮人,去世時卻是以一個富人的身份走進天堂的。在跨入天堂的門檻之前,我不想把我成爲富人的祕訣帶走,現在祕訣就鎖在法蘭西中央銀行我的一個私人保險箱裏,保險箱的三把鑰匙在我的律師和兩位代理人手中。誰要是能通過回答窮人最缺少的是什麼,而猜中我的祕訣,他將能得到我的祝賀。當然,那時我已無法從墓穴中伸出雙手爲他的睿智而歡呼,但是他可以從那隻保險箱裏,榮幸地拿走一百萬法郎,那就是我給予他的掌聲。

這份遺囑刊出之後,《科西嘉人報》收到大量的信件,有的罵巴拉昂瘋了,有的說《科西嘉人報》爲提升發行量在炒作,但是多數人還是寄來了自己的答案。

絕大部分人認爲,窮人最缺少的是金錢,窮人還能缺少什麼?當然是錢了,有了錢,就不再是窮人了。還有一部分人認爲,窮人最缺少的是機會。一些人之所以窮,就是因爲沒遇到好時機,股票瘋漲前,沒有買進,股票瘋漲後,沒有拋出,總之,窮人都窮在背時上。

另一部分人認爲,窮人最缺少的是技能。現在能迅速致富的都是有一技之長的人。還有的人認爲,窮人最缺少的是幫助和關愛。另外還有一些其他的答案,比如:窮人最缺少的是漂亮,是皮爾·卡丹外套,是《科西嘉人報》,是總統的職位,是沙託魯城生產的銅夜壺等等,總之,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巴拉昂逝世週年紀念日,律師和代理人按巴拉昂生前的交代在公證部門的監視下打開了那隻保險箱,在四萬八千五百六十一封來信中,有一位叫蒂勒的小姑娘猜對了巴拉昂的祕訣。蒂勒和巴拉昂都認爲窮人最缺少的是野心,也就是成爲富人的野心。在頒獎的時候,《科西嘉人報》帶着所有人的好奇,問年僅九歲的蒂勒,爲什麼想到是野心,而不是其他的。蒂勒說:“每次, 超能重工 !不要有野心!我想也許野心可以讓人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東西。”

巴拉昂的謎底和蒂勒的回答見報後,引起不少的震動,這種震動甚至超出法國,波及英美。前不久,一些好萊塢的新貴,和其他行業幾位年輕的富翁就此話題接受電臺的採訪時,都毫不掩飾地承認:野心是永恆的特效藥,是所有奇蹟的萌發點;某些人之所以貧窮,大多是因爲他們有一種無可救藥的弱點,即缺乏野心。】

現在站在李子琪面前的管兵,曾經只是一個無依無靠的窮困山村的孤兒,雖然當過兵卻被部隊開除,可以說他是一無所有。但是他卻在東馬村的開發建設最順當的時候放棄項目負責人這麼一個非常有油水的職位,李子琪本來是非常不理解的。

但是現在李子琪明白了,管兵根本就不把一個小山村的開發放在眼裏,因爲那離他的目標太遙遠。雖然李子琪並不知道管兵爲什麼會想要做全華夏國最富有的人,讓每一個人都知道他管兵的名字,讓每一個人都認識他。但是可以肯定的一點事,管兵這樣做是有他的目的的。

李子琪站起身,走到管兵面前注視着他的眼睛,問道:“告訴我,你爲什麼要這樣做?”

因爲女人敏感的心讓李子琪感到管兵有什麼事藏在心底,同時強烈的好奇心又讓她非常想知道。

管兵笑了,自己想要做全華夏國最富有的人的目的只是要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解開自己孤兒的身世。但是這個祕密只有一個人找到,那就是趙雪茹。

趙雪茹在他最落寞孤單的時候陪伴着他,雖然現在兩人因爲誤會分開,但是管兵是個重情的人也是一個不放棄的人,不會因爲趙雪茹的誤解而放下自己對她的感情。

現在,管兵在心裏又給自己成爲華夏國最富有最出名的人的目的找了個新的理由,那就是爲了達到迎娶趙雪茹的標準。

“二十億扔着玩,很難麼?”管兵心裏問自己。

李子琪期待的看着管兵,但是管兵卻許久沒有回答自己,只是用那樣深邃而堅定的目光微笑着看着自己。

李子琪突然感到心裏一陣刺疼,看來自己還是沒有能夠走進這個男人的內心深處,自己爲他的付出還是沒有打動他。

李子琪嘆了口氣坐回了沙發,眼睛開始溼潤。

難道這個男人只是自己人生中的一個過客麼?

“我不甘心!”李子琪在心裏默默對自己說道。

如果沒有一分堅定的決心和毅力,憑自己一個嬌弱的女子怎麼可能建立起壯大的多元集團。心裏不服輸的決心如何能夠接受失敗?即使是感情上的失敗也是無法接受的!

管兵知道李子琪對自己的感情和想法,但是現在自己心裏不可能接受她。

趙雪茹、維利亞都讓自己無法釋懷,還有那次和李夢真不明不白的結合,讓李夢真的身影也時刻在自己腦中環繞,又怎麼可能再接受李子琪再將她傷害到呢?

“子琪,我想去市裏,看看有沒有機會。”管兵彈了彈菸灰對李子琪說道。

李子琪顫抖了一下,管兵去了市裏,離開發區就更遠了,而且市裏沒有自己公司的項目,自己要見他一面也沒有理由了。但是李子琪知道,管兵是帶着野心去的,自己是無法阻止的,與其妨礙他還不如幫助他,一點一滴的打動他讓他慢慢體會到自己的好,慢慢接受自己。

抽了抽鼻子,擡起頭,李子琪有些哽咽的問道:“什麼時候?”


“明天。”

“這麼急?在市裏沒有我們公司的項目。”李子琪看着管兵說道。

管兵笑了笑說道:“沒關係,這樣更好,我想憑我自己的能力幹一番事業。”

管兵擡起頭,從28樓那寬大明亮的辦公室看出去,從這裏能看到遠處波瀾壯闊的大海和蔚藍的天空。

海闊任魚躍,天高任鳥飛~ 重生之將女謀妃 ,在藍天下自由的飛翔,到達自己心中的目的地。 管兵手裏提着一個簡單的行李包,嘴角叼着煙走出熙熙攘攘的長途汽車站,在汽車站前的廣場上擡頭盯着烈日仰望着周圍林立的高樓大廈,經濟發達的琴島市以後就是自己奮鬥的地方了。

突然管兵看到前面一棟最少也有四十幾層高的大樓上方盤旋着一個黑點。

“沒想到這裏還會有老鷹。”管兵用手搭在額頭前方擋住刺眼的陽光看着那個黑點說道。

旁邊傳來一個好聽的聲音:“是老鷹麼?”

管兵轉過頭,看到身邊有一位女子也在專注的擡頭盯着那個黑點。

管兵用邪惡的眼神上下瞟着這位身高至少在一米七以上的女人,一頭烏黑順滑的披肩長髮紮了一個馬尾,光滑的臉上沒有一點瑕疵,白皙修長的脖子下不遠處是一條深溝擠在兩座被粉色緊身背心呈現出完美外形飽滿挺拔的山峯中央,纖細的腰身沒有一絲贅肉,牛仔齊B小熱褲包裹着挺翹的臀部,筆直修長的美腿嬌嫩的能看到皮膚下藍色的血管,腳蹬一雙帆布運動鞋,圓潤的右肩上掛着一個精緻的皮包,LV的標示在陽光的照耀下特別醒目。

“嘖嘖嘖嘖……城裏的娘們就是不一樣啊,這等貨色要是放在村裏,那還不讓那幫臭小子徹底瘋狂。”管兵盯着美女飽滿的酥胸舔了舔嘴脣,狠狠的剜了兩眼。

美女似乎發覺到了管兵炙熱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的敏感之處,一歪頭看到身邊這個穿着黑色T恤、迷彩褲、軍旅鞋身材高大強壯跟個農民工一樣的男子正在一臉奸笑,眼光淫邪的盯着自己的胸部。

“臭流氓……”美女扭着屁股向前走去,這些農民工真討厭。

美女走到路邊準備打車,遠處一輛亮着空車標示的出租車緩緩駛來,美女伸出了胳膊,纖細修長的手指晃了晃……

突然一個黑影從管兵身邊閃過,抓住前面美女的LV包從美女的胳膊上順出,靈活的閃過兩輛疾馳的汽車翻過了馬路中間的隔離帶跑向對面馬路,對面馬路邊一個騎着發動着的摩托的男子見同伴即將到來,緩緩開動了摩托。

美女突然感覺肩膀上一輕,自己的那個新買不久的心愛的LV包包被一個男子抓在手裏跑向了馬路對面。

美女反應過來,嘴裏馬上尖叫道:“搶劫啊……”剛想邁步追去,卻發現一個穿着黑色T恤、迷彩褲的男子從自己身邊跑過向那個正在靈活的翻越隔離帶的男子追去。

“吱~”一個司機被從自己車前急速跑過的搶包男子嚇得踩下了剎車,自己的私家車正好停在了男子翻越隔離帶的旁邊,嚇出了一身冷汗。私家車擋在了管兵和隔離帶之間。

管兵右腿一用力騰空而起,左手一撐擋在自己面前的私家車車頂直接翻過了私家車和隔離帶,兩個瘋狂穿越馬路的人引起了混亂,剎車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搶包的男子沾了點光,兩輛緊急剎車的私家車正好停在了自己和管兵之間,管兵追逐的路程受到了阻擋。

搶包男靈活的跨上了同夥緩緩開動的摩托後座,一看就配合嫺熟,經驗豐富,騎車男一擰油門,摩托尾部噴出了黑煙,巨大的轟鳴聲震得人耳膜生疼,速度正在慢慢加快。

而這時管兵剛剛翻越最後一輛擋在自己前面的私家車,離搶包的兩人還有十多米的距離,管兵急中生智,把右手中的行李包掄了過去。

搶包的男子回過頭查看身後情況,剛扭過頭便看到一個男子向自己扔來一個包,眼睜睜看着那個非常普通的破布包正好掉在了摩托後輪的輪轂處,被轉動的車輪絞進了後輪和支撐架之間的縫隙裏,後輪頓時便不轉了。

男子焦急的低頭彎腰身手抓住露在外面的包使勁往外拽着,但是柔軟的行李包已經被絞進了軸承裏,那還能輕易拽出來。

管兵加快步伐,在離摩托車還有四五米的時候一用力騰空而起,右腿向駕車的人踢去……

駕車的男子也發現自己的摩托突然不走了,扭頭向後看去,剛扭頭便看到了一隻黑色的大鞋衝自己踢來。

“砰~”的一聲,駕車男子飛出去三四米, 重生影后小軍嫂 。而管兵左腳一蹬摩托車油箱,一個漂亮的後空翻穩穩的站在了地上,瀟灑的取下嘴角的香菸彈了彈菸灰重新叼上吸了一口。

搶包的男子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跟着摩托歪倒在地,左腿被壓在了摩托下面才反應過來,使勁往外拽着自己被壓到的腿。

管兵上前一步,踩在了摩托車上,冷笑着看着在摩托下掙扎的男子,LV包還被他緊緊的抓在手中。

被搶女子終於跑了過來,從男子手中奪過包包,狠狠的踹了男子兩腳,然後心疼的查看着自己的包包有沒有被弄壞。

管兵皺了皺眉頭,城裏娘們不厚道啊,連句謝謝都不說。剛纔自己的行爲多麼英勇、翻越私家車和護欄的姿勢多麼瀟灑、踢人的動作多麼利索,竟然沒有吸引到這個女人。

本來還以爲她會跑過來激動並且崇拜的對自己說聲謝謝,最好再來個擁抱啥的,卻沒想到她竟然理都不理自己,只是在關心她的那個LV包……

“太沒素質了~!”管兵心裏罵了一聲,決定多看美女兩眼彌補一下自己受傷的心靈,目光再次盯住美女飽滿的胸部不放。而美女的胸部此時正因爲美女急促的喘息上下起伏着,更有動感了。

不一會,兩個警察騎着摩托趕了過來,一男一女兩個警察下了摩托走過來問道:

“怎麼回事?”

“這個人搶我的包。”女子指着還在摩托下痛苦掙扎的搶包男說道,絲毫沒有提及管兵幫她搶回包包的舉動。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