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柔臉色很平靜的說著接著看了一眼辦公室那些驚訝的眼神對著站在發愣的一位中年女人說道:「李姐你也跟著我一起調查吧,財務部其餘的人都可以先下班了,只能帶走你們自己的東西,何經理你也下班吧。」

瑜幼男還是有些不放心李柔覺得李柔不能夠解決所有的問題,左想右想還是決定在自己去看看,只是沒想到一進財務部就聽到了李柔對何經理說的那些話。

何經理背對著瑜幼男所以沒有看見瑜幼男進來,他很憤怒的指著李柔就說道:「你這個吃裡扒外的這麼久難道我對你不好?還有你少在我面前裝什麼一樣,還真的以為自己是什麼。別以為現在抱上了老闆的大腿就怎樣,還有我都沒有聽到老闆說要調查財務的問題,更沒說叫你調查。」

瑜幼男很是時候的說道:「何經理這件事情還真的是我叫李柔調查的。現在都聽李柔的話下班吧,公司會通知你們及時來上班的,當然要是你們有什麼意見想要找我歡迎給我打電話。」

要是只有之前李柔說的那些他們還可以多等久一點離開,但現在就連瑜幼男都在說讓她們離開的話,現在的她們還有什麼理由繼續留下。

一個個面面相覷的對視,只能無奈的收拾自己的東西離開辦公室。

何經理臉色很難看看著瑜幼男說道:「老闆你這是什麼意思是完全不相信我了?」他正想要說這麼多年為公司坐下的汗馬功勞,卻被瑜幼男直接打斷他的話:「別再我面前說這些。事情是什麼樣子的難道你不清楚,何經理我比較給你面子的我一直都很相信你把公最重要的財務給你管理,但是你做了什麼難道不知道?少在我面前裝什麼跟什麼一樣。你自己做了什麼難道不知道,還有你最好想清楚你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我會按照正規的渠道處理這件事情的。」

她不會太心軟,這件事情該怎麼處理她自己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養虎為患這樣的事情做了一次就足夠了。

何經理現在已經完全愣住了整個人獃獃的站在那裡看著瑜幼男。

辦公室裡面的人走得只剩下李姐還有李柔。瑜幼男打了一個電話謝小林和王允的人也都下來了。

何經理看到事情已經不可能扭轉冷哼一聲對著瑜幼男放狠話說道:「瑜幼男你會後悔的。」

瑜幼男知道何經理想要做什麼,要是這件事情沒有處理好她也不會這樣衝動:「何經理你想要做什麼就做吧對於我來說沒什麼的,養虎為患這樣的事情我都做了難道害怕你繼續咬我。還有做好準備進去吧。」

該說的話就只有這麼多,她自己每一次對自己手下的仁慈並不代表她就那麼好說話。

何經理心情說不出的不好負氣離開了公司。

李柔看到瑜幼男徹底的和何經理撕破了臉皮很擔心:「老闆要是他有什麼把柄豈不是……。」

瑜幼男搖頭表示根本就不在意:「你安心要是我沒有一點點準備我也不會這樣做,他以為自己手中那點點東西能把我怎樣也不看看自己的本事。」

她眼神中帶著鄙夷一點也不在乎這件事情。

王允和謝小林的人不知道自己因該做什麼其中一人問道:「瑜老闆我們來這裡究竟該怎麼做?」

瑜幼男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對李柔她還是有些相信但也做了防範,有王允和謝小林的人倒也不擔心李柔做出什麼事情來:「你們都聽李柔的就好,公司的財務從三年前查起。給你們六天的時間處理好這件事情,這段時間我會讓保安守在外面的。不會有人打擾你們,這幾天可能會很辛苦但你們放心處理好了我必有重謝。」

這是一件辛苦的事情這些人幫著她做事情好歹也得給些鼓勵,聽到有重謝幾人都很高興也都很客氣的拒絕。

瑜幼男害怕何經理會為了銷毀證據做一些極端的事情,所以對財務部完全把守了起來,整個公司裡面都被這樣的場面嚇到了。

很多人都在說瑜幼男和何經理吵架的事情還有何經理這一次是完全把自己套了進去,很多人都在議論這件事情只有瑜幼男越來越淡定。

何經理臨走的時候威脅了她,她也相信何經理會做一些很過分的事情,所以很認真的在思考這些。

她想著這些眼神中閃過一絲擔憂,想了想何經理會去找的人她拿起了自己的電話撥通了。

電話響了兩聲就有人接聽,電話那頭的人顯然驚訝瑜幼男為什麼會打過來。

「瑜老闆你可是大忙人怎麼會給我打電話呢這完全是我沒想到的啊。」

瑜幼男聽到這也沒拐彎抹角直接說道:「我公司出了一點點問題,對了可能會有一個人過來找你說有我公司的情報你他說的都是真的。」

電話那頭的人顯然沒料到瑜幼男會這樣說很驚訝:「瑜老闆你給我說的都是笑話吧。你可別逗我開心好不好。」

要是是真的瑜幼男怎麼可能打電話過來說,退一步說就算是真的那麼他敢相信嗎?

他實在是不知道瑜幼男想要做什麼事情,因為每一次瑜幼男做的事情都讓他不能夠理解:「瑜小姐你開什麼玩笑我怎麼覺得這個笑話一點點也不好笑呢?」

瑜幼男很坦誠道:「你一我是再給你說笑話么?我可沒給你開玩笑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

對方自然還是不相信打了個哈哈:「到現在為止都沒有人找我等到一會有人找我再說吧。瑜小姐你要是說的是真的可是在把自己公司的情報白白送人啊。」

瑜幼男聳聳肩:「總有喂不飽的狗有些人不知足想要找新東家最有可能的就是找你,與其到時候你覺得欠他的人情還不如我先告訴你,好歹你心中會覺得是欠了我。」這話半開玩笑跟對方寒暄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何經理出了公司,之前財務部的那些員工都沒有離開一個個都在公司大門口徘徊等著何經理出來問清楚該怎麼辦。

現在這個時候很明顯瑜幼男不相信財務部其餘的人,現在肯定也完全只聽李柔一個人的話。

其中有很多人都在想著之前有沒有坐過對不起李柔的事情。

何經理一出公司就被人圍住:「何經理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啊,我們現在這樣是不是被公司辭退了,而且我們現在什麼消息都得不到接下來我們因該怎麼做啊。」

本來這個時候是何經理最需要籠絡人心的時候但是現在何經理可沒有這個心情。他現在心裡都是亂糟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怎麼可能告訴這些人接下來怎麼做,心情很不好的說道:「都不要問我好不好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做。現在看來老闆是真心想要徹查公司財務問題,你們難道沒看見我現在老闆根本就不想要聽我的話么?」

現在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怎麼可能管這些跟他半毛錢關係都沒有的人。

財務部的一下子都害怕起來,這個年頭想要找一個合適的工作不容易特別是逞心如意的,瑜幼男對員工很好這一點公司裡面沒有人說不好的。而且在這裡上班也還算很順心要是真的離開了這裡以後怎麼辦?難道要重新找工作?

現在大學生遍地都是他們根本就沒有自己多餘的優勢。想要找一份工資高還如意的工作真的很難,越是想下越覺得心中忐忑難安有些害怕。

其中一位長得很漂亮的女人撒嬌一般的搖著何經理的手臂:「何經理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啊你說說啊,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都要離開這裡?公司這麼好我們都不想要離開啊。」

這一句話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何經理卻不耐煩的看了女人一眼說道:「你就不要在這問我了,你看我都要被趕出公司了現在哪裡還有心情管你們啊,你們都自己想想自己的後路要是能找到的還是為自己鋪條路好了。」說完直接就走出了人群開著自己車離開。

財務部的人對何經理這樣的態度都不滿意,剛才那漂亮的女人開了口:「都怪何經理做的這些事情我們什麼都沒做現在倒是背了黑鍋,要是老闆辭退了我們我們又能說什麼呢?可是公司這麼好我真的捨不得離開這裡。」

年輕漂亮的女人一臉的不甘心還是不想要離開這裡。

另外一人附和說道:「可是不離開這裡又怎麼辦現在老闆調查公司財務問題我們公司的財務肯定有問題。何經理做的那些事情你們不是不知道,現在老闆認真了我看也沒有多少迴旋的餘地。我打電話問問李柔我們怎麼辦吧。」她現在很慶幸以前跟李柔的關係還算很好。

電話那頭李柔接到電話聽清楚了情況安慰起來:「你們也別擔心老闆的意思是讓你們暫時回去,調查財務需要用辦公室還有這幾天你們不來也不影響什麼,我還很羨慕你們能夠有薪酬休假呢,這幾天你們都好好放鬆放鬆等到事情處理完了會叫你們回來的。」

有了李柔的安慰其餘的人都放心了很多。

瑜幼男聽到李柔打的電話也跟著挑眉道:「你倒是很會安慰人,這辦公室裡面的人都有問題吧。」

她說著看了一眼李柔還有一旁留下來的李姐,兩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平時我們都是同何經理的所以他說什麼我們一般不會拒絕,辦公室裡面的人很多啟示都不願意這樣做但是無可奈何,何經理要是不滿意我們讓我們走我們也無可奈何,現在想要找到一個比較舒心的工作多難啊,我們也是捨不得這裡所以……。」李柔說的話很真誠她說的都是實話不想要瑜幼男誤會太多。

李姐進公司的時間也比較久了這麼久一直都在公司裡面對瑜幼男也了解,知道瑜幼男還算好說話也跟著說道:「我也不是說誰的壞話何經理這個人比較喜歡炫耀我知道的是他現在有很多資產,其實這些大家都能夠想明白的,他沒有做生意也沒有投資那些錢都是哪裡來的呢?我們當初也議論過這件事情只是大家都是抱著看笑話的態度。」

她們是很愛這個公司但是對於財務方面的,還有涉及到公司高層的事情她們並沒有什麼發言權,不管什麼她們都要同上面的人安排。

瑜幼男笑了笑心情好了很多:「你們安心這件事情我也只是想要調查清楚,你們的想法我大多明白你們不想得罪了何經理想要留下來,所以覺得何經理就算是做了對公司不好的事情也不願意多說,你們的想法我都可以理解,有些事情你們是第一次犯錯我是可以理解的,我只希望你們以後能夠好好的做事情該你們的我不會少你們一點點,但是不該你們的我也希望你們不要隨便多拿,因為我總有辦法讓你們都吐出來。」

她說這一句話很自信的確她自己有很多辦法讓這些人把不屬於自己的吐出來。

李姐和李柔對視了一眼知道瑜幼男說這句話是警告她們,就連何經理這樣的老員工瑜幼男這一次都在下手就更別說她們這些新人了。

想一想她們在公司裡面也沒什麼人幫忙。再說公司想要辭退一個人難道還需要很多人同意不成,只能說她們自己做的事情要對自己負責了。(未完待續。) 李姐和李柔對視了一眼知道瑜幼男說這句話是警告她們,就連何經理這樣的老員工瑜幼男這一次都在下手就更別說她們這些新人了。

想一想她們在公司裡面也沒什麼人幫忙,能夠走到今天全是靠自己一步步奮鬥的,要說真的放棄現在這樣的一切肯定是不可能的,李姐跟李柔的想法一樣都是想到找到一份稱心如意的工作不容易

再說公司想要辭退一個人難道還需要很多人同意不成,特別是瑜幼男想要辭退誰都是可以的,就算是把全公司所有的員工都換一遍也完全有權利,之所以對何經理這樣客氣早前給何經理留了面子不過是因為瑜幼男顧慮以前的臉面,但何經理好像並不領情也沒有看到瑜幼男為他做出的這些好,現在她們只能說對自己做的事情需要負責罷了。

李柔現在一個人在負責整件事情算得上是調查這件事情的頭頭,瑜幼男給了她這樣好的機會她也需要好好的表明自己的忠心,等到瑜幼男走了之後她想了想還是撥通了財務部另外幾人的電話,這幾人都是平時對何經理最不滿意的人。

瑜幼男把這件事情交給李柔處理之後就在想著怎麼處理何經理的事情,另外因為何經理的煽風點火公司裡面一些老員工也開始人心惶惶一個個都在猜想瑜幼男是不是想要清理公司,畢竟他們在這個公司存在的時間太長久了,要是瑜幼男想要徹底的清理公司怎麼辦,誰也不能夠保證自己雙手是乾淨的。人的貪念才是最讓人心寒的。

瑜幼男知道公司裡面很多人都在擔心這些,她決定還是開會好了有些話該說情的還是需要當著老員工說清楚。她是準備徹底的清理公司要不然就算是結婚也不會安心。


畢竟公司裡面有太多潛在的不穩定的因素。

公司的小會議室裡面瑜幼男讓秘書倒了水之後就讓她出去,不大的會議室裡面坐著的都是公司裡面工齡比較長並且都是在管理層的人。她並未開口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坐著的十幾人,這十幾人現在的表情每一個都落在了她的眼中。

坐在瑜幼男右手邊上第一位的是市場部的曲經理,此刻看見瑜幼男那陰晴不定的臉便有些不安的問道:「老闆今天叫我們來開會是因為什麼事情?」

瑜幼男看了一眼不安的曲經理笑了笑才說道:「你們都是公司的老員工了,這麼多年我知道你們跟著我也做了不少的事情,我很感激你們為公司做的這些努力,但是最近我發現公司的風氣越來越不好前段時間我徹查的親戚或者朋友進公司的事情才落下帷幕,這幾天我卻聽到很多關於我們公司內部的負面消息,而你們作為管理層不知道有什麼需要說的沒?」

她雙眼很認真的看著下面坐著的這些人便是想要看看這些人就行在想些什麼,這些人有些人是全心全意想著跟著她做事情但有很多卻不是這樣想。或許有更多花花心思只是沒有明著說出來而已。

她清楚這是每個公司的通病畢竟要知道有些人坐久了自己的位置,難免就開始有了別的心思就想著這個公司我對它的奉獻實在是多了,要怎樣這樣……

這些都是她現在擔憂的事情只覺得她想要保全自己的公司想要自己的公司繼續繁榮下去,那麼該狠心的時候肯定是需要狠心的,要不然無規矩不成方圓那麼整個公司都亂套了。這並非是她想要看見的事情。

她說完話看著下面這些人卻突然覺得這些人的變化真的很大,她突然看著市場部的曲經理,這位年紀才三十幾歲的男人現在已經是事業有成,開著豪車住著別墅而且在各種聚會上面都風風光光並且一臉的自信,她笑了笑道:「曲經理我記得你才進公司的時候好像是畢業兩年後吧。當初你在別的公司上班並不順心後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到了我們公司,當初公司才創業你很賣力的干我給你提升了職位也給你漲了工資是嗎?」

曲經理雖然也做了很多見不得光的事情但對於瑜幼男還是忠心耿耿的,畢竟他知道要不是瑜幼男欣賞他也不會有他現在的樣子。他很謙遜的說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老闆給的,我很清楚的記得當初我在別的公司上班並不如意。而且受人歧視要不是老闆你對我心善有加並且培養我也不會有我今天,老闆是我的伯樂也是我的恩人。」

他很真心的說著這些話表達著自己內心的感受,坐在曲經理一旁的人事部經理也跟著說道:「想當初我大學畢業剛投簡歷的時候都是投出去就沒有了音信。但是偷到我們公司的時候雖然我的條件不好但也被錄取了,當初我記得我也是從基層做起。當初我就想啊我們老闆都這樣年輕能幹我怎麼也得跟著好好學習啊,所以一直留在了公司這麼多年我真的學到了很多有用的東西。我知道這一切都是老闆你給的,我知道最近一段時間困擾你的事情很多,其實我們大家都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

人事部的張經理很認真的說著,在這個公司裡面恐怕也只有她跟所有人的關係都好了,所以有些不好意思開口的話她說出來比較好。

瑜幼男沒想到挑明說這件事情的不是她而是張經理,這麼多人當中她最欣賞覺得貢獻最多的其實是張經理,公司有很多很多的業務其實都是張經理喝酒喝出來的,她覺得張經理真的為公司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她看著張經理笑了笑道:「張經理你要說什麼就說吧,我的性格你們都知道不喜歡拐彎抹角要是有什麼話大家擺明了說其實是最好的。」

既然大家都想要明著來說這件事情那麼就明著來說好了,張經理深吸一口氣看了一圈在場的人說道:「大家的想法我都知道不知道我來發言合不合適。」

會議室裡面的人都在附和著:「張經理來說這件事情再適合不過了。」

張經理看向了瑜幼男眼神很誠懇:「其實說實話在場的人都沒有誰有多乾淨我相信老闆你也明白。」

這話讓會議室裡面的人都驚訝起來,一個個都沒有想到張經理居然會這樣說。雖然張經理說的都是真的但是這樣光明正大的說出來也不害怕瑜幼男怎麼多想。

瑜幼男點了頭沒有否認:「在場的人做了什麼其實我都知道,說實話s市就這麼大你們的人脈圈就算是再廣也不會有我廣。我想要打聽到的消息一定能夠聽到而你們不一定會知道這些事情,關鍵的一點在於我知道的有些事情或許跟你們有關係。只要我願意順藤摸瓜什麼都能知道,大家手上不幹凈我知道之所以我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是覺得大家跟著我這麼多年不容易,公司從很小的時候你們中間有些人都跟我在一起做事情,很多事情我願意裝糊塗並非是不想管你們,也不是拿你們沒辦法只是覺得大家相處這麼久了怎麼也有感情了,多多少少我還是希望大家都能夠開開心心的在一起有說有笑,希望大家都能夠過得順心一點,但我不希望的是你們貪得無厭。」

這話可以說說出來是很得罪人的,但是就算是得罪人瑜幼男也不想想那麼多了。畢竟現在把整件事情拿到這裡來說就是得罪人的。並且是得罪全公司高管。

張經理咬唇接話道:「其實大家心中都清楚今天老闆你叫我們來是因為什麼,我承認我自己也做了很多對不起公司的事情,上個月我接了一筆生意卻因為我們敵對的公司私底下給了我五萬塊錢我便把生意讓了出去。」

這話讓所有人嘩然一個個都不理解張經理為什麼要自爆這些事情出來,要知道瑜幼男知道這些消息肯定是很不好的。

瑜幼男看著張經理點點頭道:「這件事情我也知道。」

她這樣一說輪到張經理不理解了:「可是老闆你為什麼不對我怎樣呢?我做了損害公司利益的事情。」她並不想瑜幼男居然一直知道這件事情。

在場的人也都不理解張經理為什麼要說出來,而且瑜幼男一臉認真的模樣居然還都知道,想到瑜幼男說這些也不像是在說謊一個個都有些慌張,畢竟她們真的很內疚做哪些事情。

瑜幼男掃視了一圈大家才無奈的說道:「在我心中你們做這些事情都像是孩子一樣,做了壞事不想要自己的家長知道,但是我卻能夠原諒你們為什麼你們知道嗎?」

張經理和曲經理以及下面的那些經理管理都搖頭。公司裡面的高層都是年輕人,當初還有很多都是從f大畢業的學生,這麼多年很多都是從一開始就跟著她一起做生意吃苦這些大家都沒有少受,可以說沒有這些人也就沒有公司的今天但是現在她也不知道該怎麼來說心中的無奈和難受。她知道正是因為有這些人公司才有今天,但是公司在這麼好的前景下今年的收益卻沒有去年好,不得不說下面的人貪污**實在是太厲害了。

瑜幼男停頓了一下才說到原因:「因為在我心中你們是我的家人。在我眼中你們做的這些都是一時糊塗,我只想說的是該你們的我一分也沒有少給你們。我只是想用我的真心換來你們的真誠,公司的紅利你們想想一年下來你們能拿多少。為什麼都不想想要是我把你們開除了你們換一家公司能夠拿到多少,而且要是你們真的把公司的利益做起來了到了年底你們又能得到多少,就說張經理我知道你丟掉的是一個一百萬的單子你仔細算過沒有這一百萬的單子你至少也能夠在我這裡拿到六萬多的分成別的算下來也有不少的獎勵,我想問你比起人家給你的五萬塊錢究竟哪一個更划算?還有你做了這件事情之後是不是心裡也一直不安心?」

她看得出來張經理說出這些其實也是想要尋找自己內心的解脫。

不得不說瑜幼男說的這些話每一個字都戳中了張經理的內心,張經理有些愧疚的看著瑜幼男說道:「以前我也沒有算過這個帳其實過了后我就後悔來著,老闆我知道錯了過一會我就把錢送到財務室。」

以前的她其實從來都沒有做對不起公司的事情,唯一糾結她的便是這一次做的事情,想來想去還真的做了讓瑜幼男難受的事情。

瑜幼男搖搖頭說道:「那五萬塊錢你就留下吧就當是你自己給自己買了一個教訓,我不知道你們心中是怎麼想的,我大膽的猜一猜你們一定是覺得這麼多年你們為公司做了很多的貢獻要不是因為你們就沒有公司的今天,這一點我承認是真的若不是你們還真的不會有公司的今天,但是你們不要忘記了在你們手下面還有那麼多同樣為了公司努力的員工,我的公司說一句難聽的沒有了你們一樣能夠運作,我並非是一個不講情面的請人醜話說在前面,之前你們做了那些對不起公司的事情我都能夠理解,那些事情我也不打算繼續追究下去但是從今天開始我要是知道你們再為了自己的利益為了自己的腰包做出對不起公司的事情,那麼你們就自己收拾東西走吧我的公司實在是留不下你們,到時候也不都別怪我不講情面。」

她說這些的時候一臉認真和憤怒說起來也是因為這些人做了太多傷害她的事情罷了,要不是因為這一次想要徹底的清查公司的財務還真的沒有想過要跟大家這樣談話。

下面的人都安靜了下來,一個個都在想瑜幼男為什麼要這樣做,瑜幼男有句話說得很好公司就算是少了他們一樣能夠運作,而且不見得比現在差勁,由瑜幼男這樣厲害的老闆怎麼可能不會有一個好的未來?(未完待續。) 瑜幼男心情很沉重白事想到了最近一段時間公司裡面奇奇怪怪的事情,嘆息了一聲接著說道:「何經理的事情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現在他正在想著出賣公司,我已經聯繫了林震東林老闆知道何經理已經聯繫了他,我不知道他給你們說了什麼但你們中間任何一個想要另謀高就我都不會強留,大家合作了這麼多年也算是緣分,若是以後不能夠合作我也不會強求,畢竟人各有志大家想要找更好的老闆更好的崗位我都祝福你們。」

下面的人都沒想到瑜幼男這麼快就跟林震東聯繫了,張經理有話說話很詫異的看著瑜幼男說道:「老闆你知道這件事情為什麼我看你一點點也不擔心?」

瑜幼男笑了笑看著張經理說道:「我沒什麼好擔心的林震東天生喜歡懷疑人,何經理自己以為能夠出賣公司的情報就能得到林震東的賞識,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兩林震東那樣的狐狸,何經理做的那點點事情還以為很聰明,卻不知道在林震東的眼中就是笑話,我醜話說在這裡何經理就算是把公司的機密告訴了林震東,林震東未必會相信何經理說的話,並且何經理在林震東那裡得不到一點點好。」

她當著這些員工說是因為她知道這中間有員工和何經理的關係很好,說不定她說的這些話到時候就會原封不動的讓何經理知道。

該說的話都說了她也沒有什麼想要繼續說下去的,接下來這些員工想要怎麼做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反正不管這些人想要作什麼她都不會攔著。

就像是她說的那樣人各有志大家都有大家自己的想法。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各自心中都有一個份量,要是覺得她們公司的利益不如自己的利益那麼想要出賣公司她也阻止不了。她覺得自己這段時間真的太沒有在乎公司的一切了,去年之前一直把心思放在公司上還從未出現過現在這樣的事情。說到底也是她自己太大意了,越想下去越是有點埋怨自己做的這些事情不認真的後果。

瑜幼男看著下面一個個震驚的臉,雖然她很少去應酬這些但是前世今生的經歷讓她對自己很有信心,這些人心中想什麼大多都能夠知道她覺得自己因該好好的考慮一下整個公司的運作問題。

那些心裏面有花花心思的因該怎麼辦?自然是一個個給我清理出公司她並不想讓自己的公司成為那些人賺錢的工具,公司是她一步步腳踏實地創建起來的,本來就是為了自己賺錢,她跟下面這些人都是公平的交易並不存在什麼別的,僱主和員工的關係,雖然眼前這些人一個個一直都幫著她在做事情。這個公司如同她們說的那樣也有她們的功勞,但這並不是事情的關鍵,事情的關鍵是現在這下面的人都出賣過她。

她看到了大家眼中的驚訝也一點點沒放過,冷聲一笑繼續說道:「我知道現在大家心裡想的是什麼,別的話我就不用多說了我就說一件事情,你們要是想要出賣公司最好明智一點,別以為背著我做那些事情我不知道,該說的我都說完了你們要是想要辭職也可以提交上來我一定批准,想要上位的人一抓一大把。比你們能幹的人只要給錢那裡有請不到的。」

她真的不害怕自己扮演的是什麼反面角色。事實上對於她來說這些人就是因為平時她太慣著她們了,所以現在才回變成這樣。

要是她一來是就嚴格的管理說不定這些人還不會有二心,人啊永遠都是不知道知足的,永遠想到的都只有自己的利益。

辭職?下面的人一個個都議論起來。她們又不傻怎麼可能隨便辭職,現在在公司裡面單獨是年終分紅都有很多錢,這一次瑜幼男徹底的要查公司的事情他們能夠理解。的確公司貪污有些嚴重了,但是說到辭職這件事情他們可沒有誰有這樣的想法。

就像是剛才他們議論的那樣他們又不是傻子。誰都知道現在公司很賺錢每一年單獨是年終福利都有很多,只是他們也明白瑜幼男這一次是警告他們。說不定下一次就是送他們進牢房,他們怎麼就忘記了眼前這位看著年紀不大的姑娘是很能幹的,畢竟那樣的年紀就是這家大公司的ceo不用想也知道是有本事有手腕的。

最近一年多的時間瑜幼男忙著談戀愛,忙著處理別的事情很少到公司裡面,也很放心的把所有的事情交給他們處理漸漸的他們居然忘記了瑜幼男的存在,現在想想之前他們還真的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情出來。

瑜幼男的警告聲還在他們的耳邊回蕩,他們都很無奈的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一個個都不想成為下一個何經理,瑜幼男的手機這個時候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瑜幼男拿起電話皺眉看著上面的電話號碼當著所有人的面接了起來。

「林老闆怎麼樣我說的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她笑著問道並沒有因為何經理出賣了公司的秘密而生氣傷心或者憤怒。那波瀾不驚的聲音就連林震東都覺得敬佩,很少遇到有女子能夠有這樣的魄力,至少瑜幼男是他欣賞的人,其實他很少去欣賞一個人的。

林震東隔著電話笑了起來:「瑜老闆你難道就一點點也不擔心?」

「我有什麼好擔心的?不管他說什麼事情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都不是什麼絕密的事情,公司已經調整了方案所以他給你提供的不過是一堆沒用的信息,你說我為什麼要對一堆沒用的信息擔憂憤怒?」

這話把林震東難住了,林震東特別驚訝的是瑜幼男居然真的一點點也不擔憂,他笑了笑道:「沒想到瑜老闆還是跟以前一樣大氣我就喜歡瑜老闆這樣的人。」

跟林震東之間雖然鬧了很多不愉快,但是吳雲陽去世之後他們也見過幾面。在酒會上遇到還是相處很愉快,就如同瑜幼男對林震東說的那樣。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其實想想她同林震東之間並沒有什麼多餘的誤會。有的誤會只是因為當初的吳雲陽還有楚暨建立起來的。

現在吳雲陽都去世了,楚暨都已經回到了老家不再做生意那麼她還真的想不到和林震東之間有什麼。

林震東收斂了笑容很認真的說道:「你安心你和何經理之間我肯定是相信你的……。」

瑜幼男對著下面的人噓了一聲接著電話開了免提:「正好我的員工在這裡你想要說什麼就說吧。」瑜幼男對著電話說了一句。

林震東在電話那邊無奈得很,知道自己又傻乎乎的被瑜幼男利用了,不過想到被瑜幼男利用他居然有一點點開心的感覺,就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其實瑜幼男公司裡面有好幾個員工私底下都跟他聯繫過,他相信瑜幼男是知道的現在瑜幼男要讓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也是不想這些人投靠他,不過他樂得配合。

「你和你的員工之間我肯定是相信你的,我們之間的關係還用說嗎。你安心何經理我是不會聘請的,一個出賣自己公司的人我怎麼可能會聘請回來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愉快,另外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只管開口。」

瑜幼男把免提掛掉拿著電話道了謝然後把手機放在了桌上,掃視了一眼坐著的這些臉色陰晴不定的員工,這些人心裡想什麼難道她還有不明白的,她冷笑一聲覺得很好笑,這些人處心積慮的想要出賣公司去投靠別人,但卻不知道他們做的這些事情她都清楚。

有些接觸過林震東的員工都很怪異的看這瑜幼男,實在是覺得瑜幼男太不簡單了。這個看起來很單純的女子居然會這麼多的手段,現在她們才知道她們是徹底的敗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