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心驚,胸更疼,體內的蠍子毒素肆虐,除了疼痛之外,他還想嘔吐,希望要將胃裏的所有的東西都吐出來才舒坦。

“你爲什麼要針對我們?”李牧特別不明白。

爲了打架而打架是最沒有意思的,所以他到底爲什麼要針對他們?

“你不知道嗎?”那人身形透出來,渾身白衣,腳根本不會觸地,他聖潔的好像傳說中的仙人一樣,但他又太年輕了,年紀比他大不了多少。

“爲什麼要多管閒事?”那人問道。

“你……是雪禮教的人?”看他一身白衣的裝扮,衆多的弟子裏只有雪禮教的弟子是白衣。

而他周身有很多的赤色的小光球飄動,小光球的顏色特別的小,但是數量龐大,祕籍,有密集恐懼症的人是絕對看不了這種場面的。

“是,你不笨。”

“我認識你們雪禮教的大師兄常舟農跟宗瑤。”李牧趕緊道。

希望他能夠看在常舟農的面子上放他一馬,他的修爲確實跟他有的一拼,而他此時又身中劇毒,不懂得計策的話,估計得死翹翹了。

“認識我大師兄有如何,我奉我代教之命,定要要了你的命!”男子道。

他手中生出黑色的畫質,李牧趕緊到:“你撒謊!”

男子手心裏生長的荊棘花枝慢慢的消失,道:“我並沒有撒謊,我說的都是真的。”

“你說你們代教要殺我,你們代教可是玉衡子,我跟你們代教玉衡子無仇無怨,他爲什麼要殺我?”尼姆道。

“代教爲什麼要殺你那就是你們的事,他的事情了,我只負責執行命令,你服氣也罷,不服也罷,你都要接受,李牧好好享受你的死亡之前的最後一刻春天吧?”他手心裏的荊棘花枝慢慢的生長,龐大的荊棘花枝將李牧全部包圍。

那一刻,李牧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呼吸,死亡在那一刻距離他那麼近,他心裏生出一刻的絕望與猶豫,或許,他最終的歸宿就是在西遊的世界裏,被規則與宿命玩弄,玩弄完了,然後死的要多慘烈就有多慘烈。

荊棘刺進了他的肉裏,他能夠感覺到疼痛,死亡也並不簡單,痛苦如此逼真,他內心抗拒,身體卻不能動。

“李牧?”

有人叫他。

“李牧?”

有有人叫他。

一陣花兒的芬芳在他的鼻尖徘徊,他緩緩睜開眼睛。

眼前的景象特別的詭異,左手邊是他現實世界裏曾經資助的一所小學,學校裏有他的乾女兒小朋,手裏抱着一本書,是***德經,右手邊是一個身穿灰衫道袍的老人家。

老人慈眉善目,擡頭看他是露出淡淡的微笑。道:“李牧,你來了?”

李牧說不出來話,嘴裏像被塞了什麼東西一樣,他衝老道人眨眨眼睛,希望老道人能夠明白他的意思。

“李牧,認識你很高興。你喜歡道法嗎?”老道人又問。

李牧有眨眨眼睛,還是不能夠說話。

“道可道,非常道。你是道,我也是道。你我見面也在道里。”老道人淡笑說道。

他擡手,伸到他面前,從他的嘴邊扯下一個荊棘枝條,那荊棘枝條怕的一聲頓時碎裂成粉末,隨風飄散。

“你不說話,因爲有東西堵住了你的口,即使我將那些東西扯開,你還是不能說話,以爲它們已經住進了你的心裏。李牧,你的道在未來對嗎?”老道人又說。

“嗯,你還是不能說話,你還是不明白我的話。罷了,我的道非常道,你的道也是非常道,我不能明白你,你也不能明白我,但我欣賞你的道。”老道人說道。

老道人一陣清煙就消失不見了,他的面前出現了那個男子,通體潔白,臉皮膚都是與雪一般。

“李牧,你以爲你的道法卓越嗎?即使看得天際也沒有辦法徹悟,真是凡夫俗子一個,真不知道我大師兄怎麼會跟你是好朋友。”

李牧被他說懵了,什麼榆木腦袋,又什麼窺得天機,他什麼都沒有看到,他剛纔只看到一個老道人,老道人說了一堆他不懂的話。

李牧沒有搭理他,看着小朋,小朋笑容滿面的看着他,懷中那本道德經放在一旁的草地上,小朋窩在地上看着他道:“叔叔,你什麼時候回來啊?你什麼時候來看小朋啊?小朋很久沒有見到你了,他們說叔叔去了另一個世界,可是小朋不相信,小朋總覺得叔叔一直都在我們身邊,叔叔,你一定要回來啊,我們都在等你回來!”

李牧心臟一盡,眼眶酸澀起來,他已經知道自己也許再也回不去了,在未來人的腦袋裏,他李牧已經是一個去了另外世界的人。

“你殺了我吧!”李牧道。

他閉上眼睛,沒有辱罵與掙扎,心裏除了痛苦與絕望還是那些。他忽然明白當初的龍樹的心態了。

夥伴,親人,朋友,愛人……一切的一切都沒有了,所任,他或者還爲了什麼?

苟且偷生最後因爲什麼?

每個人活在世界上必然有或者的信念一目的!

大雪鋪天蓋地而來,逐漸將他掩埋,只露出半個腦袋,他閉着眼睛,臉上凍了一層寒冰。

他睜眼看到雪花都是屬性小光球,他只要願意就可以得到那些力量,得到那些力量他就可以離開這個處境,這個男人奈何不了他的,可是,他幾乎絕望,所有負面的情緒都積壓堆積,他陷入了泥潭,根本沒辦法超脫。 “哈哈哈!李牧,你也不過如此,什麼天才,什麼道門弟子兼流傳的神話,你什麼都不是,活在世界上幹什麼?你渾身都是缺陷,有沒有什麼能力,你的存在不過就是恥辱!你連家都回不去了,這世上沒有人願意要你,願意將你拾撿回去,你時間很多,可是,卻沒有一個人,甚至最遞減的要都不願意要你,你做人也太失敗了吧…… ”

很多很難聽的話不知道是誰說出來的,雖然聲音很薄弱,可是所蘊含的力量很大。

李牧某一刻忽然覺得,他真的好孤獨。

他骨子裏其實也是個懦弱與自卑的人吧……

體溫逐漸消失,他閉上了眼睛,這世界……再見!

梅仙心臟忽而刺疼起來,大滴大滴的淚水不受截止的從她眼睛裏流出來。

蠍子已經被小白龍制服了,可是,她身邊的李牧卻沒有呼吸了。

她拼命的叫喊,拼命的挽留他,他還是離開這個世界了。

蝮蛇坐在地上肆虐,哭到一半,忽然想到什麼:“梅仙姑娘,不要哭,李牧沒有沒有死!”

梅仙淚水陡然消失,一臉急切的往這他。

“梅仙姑娘,我身上有李牧的一滴血,如果李牧不再世界上了,我也會死,但是我並沒有死,說明他並沒有。”

梅仙又哭了。

蝮蛇揹着李牧與梅仙一起朝雪山上爬。

李牧說了,要跟他們一起上雪山看雪蓮花,他們不能食言。

小白龍在前方開路,爬到天上的太陽逐漸變大,閃電上處手可見。

蝮蛇將李牧放在地上,他滑着蛇身,爬上山頂,摘了幾多美麗的雪蓮花來到李牧的身邊,將雪蓮花放在他身邊,躺下車臣水下。

“諸位,拾撿已經截止了,不管你們正在做什麼,都要在午後回到場地,否則,爲了保證大家的神明安全,會被強制回來的。”

玉衡子的聲音響起。

梅仙他們並沒有管這。

拾撿一分一面的過去,幽冰與鬼火突然從李牧的身上出來,一直盤旋在他的頭上。

他的屬性值數在低頻不聽的盤旋。

梅仙化神一顆巨大的美術,畫質絢爛,紅顏如需而,在冰天雪地裏怒放,天地間瞬間花香四溢。

雪地裏的很多小動物紛紛朝樹上跑去。

李牧靠在沒上,蝮蛇盤在數值上打瞌睡。

“李牧?”有人在叫他。

好像是梅仙的聲音。

“李牧?”

好像是那個老道人的聲音。

“李牧?”

好像是菩提祖師的聲音。

頭頂很燙,似乎幽冰與鬼火早飯了,正在焚燒他。

他的世界忽明忽暗,他鄉陷入泥潭,醒不過來。

耳邊除了有叫他的聲音,還有一句有一句你不行,你不該活着的話語不停的瓦解他的意識,無法呼吸。

梅仙醒來時 ,她正躺在李牧身邊,蝮蛇環着他們,周圍的道門弟子們都在看着他們。

梅仙趕緊從地上起來。

李牧忽然能夠看到他周圍的一切,屬性小光球真的很多,他心裏有點癢癢的,想要拾撿。

鸞鳥的聲音響起,常舟農與宗瑤兩人從上面下來,做了獵妖的相關記錄後,來到李牧身邊。

“梅仙姑娘,李兄他怎麼了?”常舟農好奇。

梅仙目光低垂,宗瑤趕緊道李牧身邊,替他把脈,眉頭越來越皺,把脈完後,面色難看至極,“師兄,李牧,他……他死了。”

“什麼!”

“李牧沒死,他只是沉睡了而已。”梅仙趕緊道。

一旁的跟李牧之前關係比較好的道門弟子紛紛湊過來,紛紛唉聲嘆氣,好像李牧真的死了一樣。

梅仙忍無可忍,冷聲喝道:“說了李牧沒死,整得像死人了一樣,要是誰以爲李牧死了就一邊去,在敢過來姑奶奶不客氣了!”

梅仙身上氣焰囂張,那模樣像馬上要將那些難過傷心的道門弟子生吞活剝了一樣。

道門弟子們看着李牧那樣就是很難過,不管是不是死了,反正李牧現在的狀態不好。

他們紛紛轉過頭去。

“諸位!獵妖已經都登記完了,現在我們要進行前三名的公佈了。按照原來的計劃,前三名都有講理。其中,第一名的講理最優越,乃是雪禮教的質保,化形水與迦樓劍,就看誰是他們的幽怨人了。”玉衡子站在場上道。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頭到了他的身上。

有痛極完的弟子拿着布帛過來,布帛上面寫着前三甲的名字,玉衡子看了眼,以爲看錯了,肉了肉眼睛,看到布帛上居然還是那兩個字。

“玉衡道人,快點公佈啊!”有弟子催促道。

玉衡子咳嗽一聲。

“第三名:連教的周延。”

雪禮教的弟子陸續將獎勵給他,是一隻打鹹山特有的混沌鳥,筒體雪白,左立卻發出不顧鳥的叫聲。

衆人鼓掌。

那連教的周延欣喜無比,大聲慶祝計生法,上臺發炎幾句,將那隻混沌鳥領下去了。

“咳咳,第二名:雪禮教的常舟農。”

雪禮教的弟子們紛紛鼓掌起來,常舟農可是他們雪禮教的驕傲,他們的大師兄,她們自然是開心與驕傲的。

第二名的獎勵據說是歷代掌教珍藏的孤本書畫,拿出來的時候衆人吃驚,那那東西的弟子臉上也有某些不自然。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