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遠山沖著方野再次行了一禮,帶著那群聖者也離開了此處,就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的。

李玉晴心中暗自感慨,這些以往她見一面都不可得的大人物,在自己師父面前居然溫順的如同小貓似的,歸根到底,還是實力啊!(未完待續。。)

ps:多謝shuyoushi25兄弟和yaya_lu78兄弟投出寶貴月票支持!

… 南宮湚清冷的聲音潛藏著怒意。

蕭兮手指剝著南宮湚困住她的手掌,眼淚懸在眼眶:「南宮湚,對不起,我只把你當成朋友,從未想過要和你這樣,這只是一個誤會。你也知道,大家都在為出去而努力,這場婚事,不過是一場戲,做不得真。」

誤會?一場戲?

南宮湚手指漸緊:「你把它當一場戲,本宮可是當真了。」

她就在他眼前,陰差陽錯成了他的妻,他不會放過這次機會,也不會再放她回到鳳凌然的身邊。

哪怕兩國交戰,他也不會把她還給鳳凌然。

「南宮湚,別這樣。」蕭兮剝不開他的手指,心中像被火燒一樣的著急,她要去阻止鳳凌然娶惜兒。

南宮湚還是不肯放手,蕭兮咬了咬牙,冷聲道:「南宮湚,別逼我對你動手。」

南宮湚眸色漸暗:「你討厭本宮,到了這種地步?」

蕭兮想要說不是,她並不討厭他,只想讓他放開她。

但這種時候,蕭兮沒法和他多做解釋,沒扯一分鐘,鳳凌然和惜兒……蕭兮不願意去想,更不願意鳳凌然抱著喜轎中的惜兒,走到喜堂前拜天地,高堂。


蕭兮抬起手掌,閉上眼睛,暗暗的在心裡對南宮湚說了一句對不起,小手掌忽然朝南宮湚胸口打去。

南宮湚不是沒看到蕭兮的這一掌,他錯愕之餘,承受了這一掌,鮮血從嘴裡噴出來,嚇壞了蕭兮。


「為什麼不躲?為什麼?」

蕭兮喃喃自語,心口又開始狠狠的發疼,她只是想要逼得他知難而退,沒想過真的打傷他。

南宮湚的薄唇被鮮血染紅,臉色蒼白的像易碎的薄冰,一碰即碎。

「兮兒,這一次,你打死我,我也不會再放開你。」

南宮湚忽然俯頭,失神中的蕭兮感覺到小嘴一涼,有粘稠的鮮紅印了上去。

蕭兮瞳孔猛的變大,心臟快要從嗓子眼跳出來,她用力的推著南宮湚。

然而,一道陰冷的殺氣,鋪天蓋地襲來。

蕭兮本能的推開南宮湚,展開雙臂,擋在南宮湚的面前:「不要殺他。」

當看到門口站著的紅袍男子,蕭兮徹底呆住了,是鳳凌然。

他俊臉冷的如同寒冰,一襲紅袍,渾身透著殺氣,仿若佛詛咒的彼岸花,花葉永不見,情不為因果,緣註定生死。

鳳凌然的視線落在小女孩唇上的鮮紅,那抹血,是南宮湚印上去的,這麼短的時間,南宮湚居然和她發展到這個地步,倘若他再遲來一步……鳳凌然眸中的殺意更盛。

「鳳凌然,不是你看到的這樣,你聽我解釋……」

蕭兮看到鳳凌然這般冷絕的模樣,心底發慌。

南宮湚卻笑了,黑眸也含著笑意,仿若勝利者,他把蕭兮摟入懷中,故意說道:「我的小夫人,不必和他解釋,這是男人的事,我和鳳凌然會以男人的方式解決。」

男人的方式解決?

鳳凌然薄唇勾起一抹冷殘的笑,手心成掌,猛然打出一掌,蕭兮和南宮湚身後的喜床,轟的一聲,成了碎木。

「兮兒,你是他的小夫人?嗯?」

鳳凌然黑眸危險的盯著蕭兮,仿若只要她敢說一個「是」字,下一秒,碎成木渣的就是蕭兮。

蕭兮心尖一顫,不停的搖頭。

「不,我不是,這是奴兒設的局,我並不知道要嫁的人是他……」

「很好,過來。」

蕭兮想要離開南宮湚的懷抱,但他抱的很緊,不容她離開。

鳳凌然黑眸閃過血雨腥風,手指捏的咔咔作響,身影一閃,高大的人影已到南宮湚的面前,一掌朝南宮湚的後背打去,南宮湚不得已放開蕭兮,對上鳳凌然的手掌。

兩掌相對,渾厚的內力,瞬間擊飛了南宮湚。

蕭兮看到南宮湚虛弱的身子狠狠的砸碎了喜桌,她心臟狠狠一疼,本能的想要朝他跑去,卻被鳳凌然抓住了手臂,拎到了他的懷中。

鳳凌然用力的擦掉她唇上的鮮血,一遍又一遍,黑眸陰沉又可怕。

蕭兮心臟抖了抖,感覺自己的小嘴都要被他擦破了,他還是沒放開她,還在用力的擦著。

蕭兮很臟疼的厲害,飽滿的小額頭出現了細密的冷汗,她忍住離開鳳凌然懷中,去看南宮湚的衝動,她心中一遍遍的告訴自己,她喜歡的是鳳凌然,她喜歡的人是鳳凌然。

「寶物出現了,凌然,快來。」

万俟羽用內力發出的聲音,穿透了牆壁,傳到這間喜房。

寶物?嫁妝?

蕭兮心中一動,她看著鳳凌然,心裡又有點不痛快,寶物出現,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鳳凌然和惜兒拜堂成親了。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

蕭兮心中又痛又難受,幾乎要哭出來,但她忍住了,她告訴自己,這只是奴兒的一場陰謀,她和南宮湚成親做不得數,鳳凌然和惜兒成親也做不得數。

蕭兮和南宮湚成了親,知道自己沒資格再去質問鳳凌然,她什麼也沒問,也不說。無論在這裡發生什麼,大家出去以後,都不會當真。

鳳凌然沒有立刻出去,黑眸含著殺意盯著地上的南宮湚,再次抬起手掌。

蕭兮心中狠狠的驚了一下,抓住鳳凌然抬起的手臂:「別,別殺他,鳳凌然,你知道的,我中了蠱,你殺了他,我也會沒命的。」

南宮湚臉色蒼白如紙,他黑眸含笑的看著鳳凌然,滿是鮮血的薄唇一張一合,無聲的說道:「蕭兮,是本宮的小夫人。」

鳳凌然俊臉鐵青,真想就一掌劈死這蠢貨,想要他的小狐狸,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資格?

鳳凌然忽然吸起地上的碎碗,手掌一揮,鋒利的碗口朝南宮湚的右臂飛去。

「凌然,快來。」

万俟羽著急的聲音再次傳來。

鳳凌然黑眸一動,抱著蕭兮消失在喜房之中。

廢南宮湚一臂,這是他口放狂詞的懲罰。

鳳凌然抱著蕭兮很快就來到了喜堂,被一道極強的亮光刺的睜不開眼睛。

一隻手拍在了鳳凌然的肩膀上,鬆了一口氣的聲音:「凌然,你終於來了。」

万俟羽一隻手擋著眼睛,一隻手牽著穿著喜服的惜兒。

蕭兮聽到聲音,通過指縫,看到万俟羽,這同時,也看到他牽著的惜兒,那身火紅的喜服,和奴兒拿給她的一模一樣,不僅如此,惜兒的身高好像矮了一些。

蕭兮心中一陣不舒服,別開眼睛,不去看惜兒。

片刻之後。

強盛的光芒漸漸淡去,一個寶箱出現在堂中,奴兒就站在寶箱旁邊。

「鳳凌然,把小姐給我,這寶箱之中,任你挑選三樣東西。」

蕭兮移開小手,看著寶箱旁的奴兒,很想質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轉念一想,她和鳳凌然馬上要離開這裡了,還有什麼必要質問奴兒?

「凌然,這是一次好機會,把小狐狸給她。」


万俟羽剛說完,被蕭兮瞪了一眼。

万俟羽乾笑兩聲,給了蕭兮一個……就算把你給奴兒,奴兒也不會傷害你的眼神。他並非真的想讓鳳凌然把蕭兮給奴兒,不管蕭兮,而是想要蕭兮助鳳凌然一臂之力,幫他們離開這裡。

蕭兮並非不懂,只是從万俟羽口中說出來,她總覺得有點變味。

惜兒抬頭,看著鳳凌然懷中抱著的蕭兮,也是一身大紅的喜服,和她一模一樣,鳳凌然這樣抱著蕭兮,會讓人誤解,他娶的是他懷中的小女孩。

惜兒心中一陣發酸,眼淚差點掉下來。

鳳凌然黑眸沉浮,抱著蕭兮走到寶箱前,冰冷的說道:「想要你的小姐?把整個寶箱都給本王。」

奴兒桃花眸閃過血腥的紅,冷著邪魅的臉:「鳳凌然,你這人也太貪心了,三件寶貝還不夠,還想吞了小姐所有的嫁妝?」

鳳凌然冷冷一笑,手指忽然扣住蕭兮瘦弱的脖子。

「你……」奴兒心中一緊,黑眸瞬間變成紅眸。

蕭兮感覺到脖子上一陣微疼,也沒想到鳳凌然忽然會這麼對她,她告訴自己,要相信鳳凌然,他不是貪財之人,不會因為這些寶物傷害到她。

然而,鳳凌然說的話,卻讓蕭兮心底發寒。

「你把她嫁給了南宮湚,本王和南宮湚之間又是敵對,你以為本王還會在乎她么?」

「鳳凌然,你別太過分了。」

「本王過分?奴兒姑娘,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寶物出現,本王和南宮湚在喜房中廝殺,你可以坐享其成,怎麼?現在你得到了寶物,又想要本王手中的小女孩了?這天下又哪有這麼好的事情?魚和熊掌兼得?」

奴兒猩紅的眼神一片陰翳,手指變的尖長。

「奴兒姑娘,寶物和她,你只能得到一個。」鳳凌然又冰冷的開口:「究竟要哪一個?你想好。」

蕭兮心中一片寒涼,很想問鳳凌然,他真的是這麼想的么?寶物和她,他寧願用她去換寶物。

不可能,鳳凌然之前和她說過,叫她相信他,有他在,會護她安全。

她不信鳳凌然是薄情寡義之人。

「鳳凌然,你以為得到這些寶物,你就能安然的離開這裡?」

「這就不勞奴兒姑娘費心了。」

鳳凌然的手指忽然扣緊蕭兮的脖子,冰冷的聲音,放入冰錐刺入蕭兮的心臟:「她和寶物,你要哪樣?」

奴兒看到蕭兮臉上痛苦的表情,他緊緊的捏著手指,他算盡了一切,卻算漏了蕭兮在鳳凌然的心中沒那麼重要。

這個男人,真是比南宮湚還要可惡。

「放了小姐,寶物全是你的。」

蕭兮纖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看著奴兒著急的眼神,心中苦笑,沒想到最後,最在意她的……竟是奴兒。

她一直以為是鳳凌然。 方野隨著李『玉』晴一起,返回到了李『玉』晴所居住的一處院落之中。

泰恆星巨大無比,李家在蒼雲城中也佔地良多,每個李家子弟倒是都能夠分得一座院落,李『玉』晴與父母兄妹等人倒是並沒有住在一起。

李『玉』晴沖著方野高興的道:「師父,你還真厲害!李天嘯長老在我們李家都是位高權重的人物,見到你之後,居然如此溫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方野淡笑道:「努力修鍊吧,你將來也會達到為師現在的境界的。你過來,我傳你一套神級功法。記住,絕對不可外傳!」

「弟子謹記在心!」李『玉』晴雙目中閃爍著『激』動的光澤,恭恭敬敬的站到了方野的邊上。

方野眉心中光華閃爍,湧現出一道九條神龍『交』織在一起的印記,快速沒入到了李『玉』晴的眉心之中,正是那套九龍破功法。

不過,這套九龍破功法與原來的多少有些區別。

這九龍破功法本來就是九轉『混』沌訣衍化而來的,雖說九轉『混』沌訣無法外傳,但是方野也根據九轉『混』沌訣而對九龍破功法做了部分改良,讓現在的九龍破功法有了質的飛躍。

雖說現在的九龍破功法依舊無法與九轉『混』沌訣相比,但是現在的九龍破功法也比神域中流傳的那些神級功法要厲害得多。

李『玉』晴刷的一下睜開雙眼,『激』動的道:「師父,這套九龍破功法,恐怕比我們李家最高深的二級神功拓海神功還要強!」

「二級神功?神功還分等級嗎?」方野疑『惑』的詢問了出來。

李『玉』晴點了點頭,衣袖飄動,脆聲道:「是的,在洪荒天界之中,神功共分九級,能夠讓人修鍊到神靈境界的功法就是一級神功,能夠讓人修鍊到神道大師境界的就是二級神功。雖然我沒有見到過我們李家的那套拓海神功,但我感覺師父給的這套九龍破功法,應該會比我們李家的那套拓海神功還要更強!」

方野心中暗道,這九龍破功法就是從九轉『混』沌訣中轉化而來的,即便比不上九轉『混』沌訣,那也比其他的神功都要強啊。

要知道,連千手神魔那樣的蓋世魔王,都是封印了整個神域,來尋找承載著九轉『混』沌訣的『混』沌青蓮,豈能不好?

方野沖著李『玉』晴笑道:「功法只是修行捷徑,具體能夠走到何種地步,還要看你自己的努力。」

「師父放心,弟子絕不會給你丟人的。」李『玉』晴重重地點了點頭,臉上的神『色』非常的堅決。

方野反手拿出一座散發著聖威的九層琉璃塔,連續打出一道道封印,順手拋給李『玉』晴,道:「剛收你為徒,也沒什麼見面禮,這座寶塔是高級聖兵,就送給你護身吧。」

「徒兒多謝師父!」李『玉』晴興奮的接過那座九層琉璃塔,越看越喜歡,愛不釋手。

方野寵溺的看著李『玉』晴,提醒道:「晴兒啊,為了防止你仗著聖器之威而不思進取,我封印了這座寶塔的威能,隨著你修為的加深,才能一層一層的解開我設置的封印。在你遇到危險的時候,寶塔會自動護主,但也只能護你三次,你要慎用。」

「徒兒記住了!」李『玉』晴一臉的肅容。

方野淡笑道:「煉化了這座寶塔,你便去修鍊吧,我剛傳你功法,你若有什麼不懂得地方,為師可以為你解『惑』。」

方野已經將寶塔的印記抹除,讓那座寶塔變成了無主之物,李『玉』晴很快就將寶塔煉化完畢,收入到了體內,去到其中一間練功房裡面修鍊去了。

方野坐在院落中的一株大樹下的石桌旁,默運九轉『混』沌訣功法,頓時便有著磅礴無盡的神道氣息朝著他匯聚而來。

洪荒天界之中到處都充滿了神道氣息,在這種地方修鍊,比在神域之中修鍊的速度要快上成百上千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