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仁一行人自然緊隨其後,行了不過數千丈而已,眾人視野中就出現了一片霧氣蒸騰的區域,在霧氣的正中間有股浩然無邊的生之氣流轉。

霧氣中,各種植被蔥翠欲滴,隱隱可見其中有十幾道身影在前進,每一道都氣息如山,肉身強得可怕。

「不對勁,這霧氣有古怪,你們先別進來!」林仁微微蹙眉道,察覺了異常。

掃視這霧氣一番后,林仁邁步走了進去,剛一進入肉身就是一震,感覺到了一種壓力,這片霧氣中有一種詭異的力量,讓虛空都彷彿扭曲了。

「可怕的場域!」可是他疑惑,為什麼不傷草木?

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感覺壓力越來越大,最後宛若在背著一座山在前行,體內骨骼嘎嘣嘎嘣作響。

霧氣外,眾人驚訝,隨後慶幸林仁沒讓他們跟隨,連他的肉身都骨骼震動,那他們進去豈不是要被壓得站立不穩。

林仁目光如電,像是洞穿了霧氣,直視其中心處。

他深吸了一口氣,肌體晶瑩,骨骼發光,而後又歸於平靜,肉身徹底穩定了下來,每一步邁出都強大有力,速度越來越快,向里走去。

這還是外圍,場域不是最恐怖的,在那中心處才是最致命的,而與青仙有關的寶貝也正好位於哪裡。

「哧」

遠處一道身影一閃而沒,踩過地面咚咚作響,氣息驚人,將巨石等都踏裂了。

「畢方!」

林仁驚異,那是一頭青色的神鳥,點綴著紅色的斑紋,霞光閃耀,神異無比,他曾經聽聞過,不少人推測,那可能是一頭純血的神禽!

「噗」


突然,就在林仁因為畢方而分散注意力的時候,一條紫藤如毒蛇般纏在了林仁的手臂上,上面毒刺冒出,用力勒向他的肌體,氣息恐怖。

這是此地的一種靈藥,竟然通靈,產生靈智,主動攻殺闖入者。

林仁面不改色,沉著冷靜,陡然繃緊手臂,而後用力一扯,紫色藤蔓尖叫,猶如厲鬼哭嚎,非常嚇人。

「饒了我,不敢了。」它狀若紫蛟,長達十幾米,通體晶瑩,靈性十足,紮根岩石縫中。

林仁驚訝,將它扯下手臂,扔在了地上,認真觀看。

「哧」

突然,他後腦生風,紫藤另一條莖衝來,宛若紫色的戰矛般,刺向其後腦。

「砰」

林仁反應迅疾,在它貼近髮絲時一把抓住,這次什麼也沒有說雙臂用力一震,直接扯斷。

「啊……」紫藤哀嚎,而後被連根拔起,徹底碎斷。

「別殺我,不關我的事情。」旁邊,一株老樹開口,簌簌顫抖。

「真是怪異啊,這裡頭都種了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林仁無語又頗為好奇,這裡不少有靈性的植被居然都會說話。

經歷過這般古怪的襲擊后,林仁不敢再大意,小心翼翼的朝著前方而去,可能都察覺出了他的強大,路上那些有了神智的植被都沒敢招惹他。

隨著前進,林仁發現這霧氣籠罩的區域實在是超乎想象的大,從外面看也就那麼點範圍,像是只有幾里長,可進來后卻遠遠不止那麼點距離。

行了十幾里的路程后,林仁眼前景象變換,有葯田出現。

「好香啊!」

林仁精神一震,葯田熠熠生輝,濃郁的芬芳撲鼻而來,前方像是精氣的海洋,神霞飛舞,精氣滾滾,非常的燦爛奪目,光輝擴散。

這可是真正的上古葯田,至今還有靈物生長,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許多古葯都老死了,化成了爛泥,而後種子再次發芽,重新生長。

葯氣澎湃,化成了海洋,讓人震撼,就是州主陛下的葯圃也沒有這麼多寶葯,熾盛光輝綻放,氤氳蒸騰,瑞氣籠罩。

「這下子納物戒恐怕都要裝滿了,我不是來到了神話世界吧!」

林仁真是被驚呆了,這麼多的神葯,一株又一株,彼此間相隔不過數米遠,中間夾雜著異草,芬芳撲鼻。

要知道,在外界一座靈山往往也只能生長那麼一到兩株神葯,而且品級不高,可在這裡卻有如此之多,怎能不讓人吃驚,超乎想象。

葯田很大,古葯成片,晶瑩而璀璨,葯香濃郁,令人陶醉。

林仁難以淡定,心頭無法平靜,當即邁步,快速向前衝去。

然而,接近這裡后,場域神能一下子激增了十倍不止,讓他渾身僵硬,骨節再次發出了聲響,肉身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若是一般的強者來到這個地方肯定爆碎,這裡的虛空都彷彿扭曲了,有一種詭異而可怕的秘力在流轉。

「好強,這是在阻止人採藥啊。」林仁輕語,他頂著極大的壓力前行,這還難不住他,鍛體大圓滿后的肉身可不止是說說。

終於,他踏進了葯田,瞬間他整個人都陶醉了,一條條葯氣化成的雲霞洶湧而來,將他淹沒,彷彿進入一片神海中。

精氣太濃郁了,幾乎都要化成液體而在這裡流淌了。

林仁大口的呼吸,吞吐精氣,毛孔不斷有神曦出入,通體璀璨,跟神金鑄成的一般。

「嗡……」

林仁《葯神術》運轉而起,眸中符文騰空,他利用神通的特性剎那間尋到了身邊最珍貴的一株神葯,赫然乃是四品級別,無盡歲月並沒有抹滅它,幾乎要蛻變成五品神葯了,價值連城。

剛一踏入葯田,身邊就有四品神葯出現,這實在是太驚人了。

林仁絲毫不猶豫,當即伸手抓了過去,要摘取這株神葯。

然而事情怎麼可能這般順利,「轟」的一聲,他立即被震飛了,身體抖動,骨骼噼啪作響,若非肉身足夠強大,估計剛才那一下就骨斷筋折了。

「怎麼回事?」林仁氣血翻滾,好一會兒才穩定下來,他驚訝,揉了揉雙臂,感覺一陣痛。

林仁微微蹙眉,盯著這葯田中的神葯,思索一番后目光一閃,從納物戒中取出一塊精鐵,直接將它丟了過去,扔在了古葯旁,結果一圈漣漪蕩漾而出,將它震成了齏粉。

「這些生長有神葯的地方場域格外強大,這裡應該有神秘結界吧?守護葯田,避免被人採摘。」林仁自語道。

他向前走去,這次注意防備,緩緩探出雙手,向一株赤蘭拔去。

詭異力量出現,那是場能,又有些像結界之力,近乎暴動,將他的手彈開,這絕對是強悍的一擊,抵得上與小虎王等天才的征戰了。

三番五次被阻,林仁不服輸的倔脾氣又起來了,他不信邪,竭盡所能,向下探去,非要將這株神葯挖出來不可。

「轟……」

他得手了,但是神葯卻碎掉了,他被一股巨大的神能衝擊的倒飛了出去,氣血翻湧,嘴角溢出一縷血。

「好強的場域,這裡到底布置了怎樣的結界,難道采一株葯還要付出一條命?!」林仁自語,頗為無奈,好不容易得手一次,竟然連個藥片都沒得到。

林仁盯著四周神葯,目光明滅不定,這結界乃是上古大能布置,以他的手段不可能破解掉,在持續下去很可能有生命危險,思索一番后,林仁還是決定放棄了。

起身後,林仁朝著前方繼續前進,途中那些神葯牽動人心,讓林仁難受無比。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第二百一十七章金色神泉

葯田很廣袤,林仁穿梭其中,朝著這片霧氣區域的中心進發。

「你……過來,快去採藥!」突然,就在林仁行了數里后,耳畔有一聲嘶吼傳來,竟然大聲喝斥林仁。

林仁聞聲駐足,眉頭微微一皺,盯向傳來聲音的方向,發現那裡有一尊妖族強者在盯著他。

這個妖族強者整體形狀與人族相仿,渾身長滿了金色的毛髮,長達一尺,璀璨奪目,而頭上更是長有一對蛟角,也是金色的,閃爍神芒。

「黃金獸?」林仁有些吃驚,據傳這種生物只有在十萬大山最深處或者大陸南部才能見到,是侍候純血太古妖族的僕從。

雖為奴僕,但是它們遠比一般的凶獸強大很多,接近半血太古妖族,太古神禽或凶獸賜予了他們可怕的血脈,擁有無量神通。

以這頭黃金獸來說,傳言非虛,它極度強大,如一輪金色的太陽般發光,璀璨奪目,凶煞氣息滔天,站在那裡,令人感覺顫慄。

林仁露出奇光,道:「你這是在邀請我聯手採藥嗎?」

「呵……痴人說夢,我是要你為我主人採摘,你趕緊去吧!」黃金獸兩隻眼睛如金燈般,聲音沉悶,對他吼道。

「讓我為你們採藥?我看是你在痴人說夢吧,腦子裡裝的都是金屬疙瘩吧!」林仁笑道,對方越是霸道,越是高高在上,他就表現得越不在意。

「你說什麼?想死不成?」黃金獸聞言大怒,頓時大吼,如驚雷般,震的這天地都在動蕩。

「滾過來,替我去採藥,不採摘十株以上,就別想離開,現在,把你身上的神葯通通掏出來,不管是你的還是你那什麼主人的,通通拿出來!」林仁冷笑道。

「你成功激怒了我!」黃金獸低沉的嘶吼道,眸光可怕無比。

與此同時,另一道冷漠的聲音也傳來,道:「誰欲奪我神葯?」

輕音不高,但是震的人雙耳都劇痛,有一種可怕的穿透力,顯然這是一頭至強的恐怖生靈。

「我!」林仁答道。

他朝著葯田深處望去,那裡有金色聖光在瀰漫,宛若金色的浪濤般沖向高天,瑞氣一縷縷,將那裡籠罩。

「青仙氣息,那是……」林仁心頭一驚,沒想到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霧氣區域中心處。

那裡有一個泉池,只有一丈見方,散發金色波紋,璀璨奪目,熾霞如水,彷彿淹沒了天地。有幾頭生靈圍聚,想要靠近,獲取神泉汁液。

光輝太盛烈了,一丈見方的池子跟黃金太陽一般璀璨,天地間熾霞茫茫,到處都是金色。

那幾頭生靈有人形的、有禽類、也有獸類,正在努力前行,想接近不老泉,池內金色波紋滔天,太過絢爛,故此只能見到他們的背影輪廓。

林仁眯縫著眼睛,微微鬆了口氣,總算沒有來遲,那些生靈還未得手,因為神池附近的場域最是恐怖,強大如幾尊生靈也難以迅速接近,都在數丈開外。

「人類你可知在對誰說話,還不快過來採藥,彌補大過,否則將有殺身大難!」黃金獸吼道,林仁竟然對他毫不在意,實在讓它惱怒無比。

它高能有一丈,渾身金色毛髮濃密,宛若一團金色火焰在熊熊燃燒,連瞳孔都是金色的,射出兩道犀利的神芒。

林仁斜睨它,而後又看了看神池畔的幾道身影,不理睬那黃金獸。

「人族少年你這是在尋死嗎,跟你說話聽到了沒有?!」黃金獸吼道,瞳孔噴出兩道神芒雜糅的火焰。

「聒噪!」林仁突然發力,隨手拿起地上的一塊頑石,神力加持上去,用力拋了出去。

「啊!」

一聲慘叫響起,頑石狠狠的擊在了黃金獸身上,精確無比,而黃金獸則眼眶流血,眉角破裂,鮮血淌落,氣的暴跳如雷。

它是神仆,自古以來服侍的都是純血太古妖族,身份地位極高,只要走出來后各大強族都要對它禮敬,現在居然被一個人族的少年拿石塊拍破了腦袋,實在讓人覺得荒謬。

最不可饒恕的是,這塊頑石原本普通無比,可在林仁神力加持下變得堅硬無比,太結實了,砸得他血流不止,糊住了一隻眼睛。

「給我死!」

黃金獸大怒,它探出一隻大腳,直接踩踏了下去,要霸道的將林仁踩成肉泥。

「你這腦袋比很多強大的神寶都堅硬,竟然沒有爆裂,真是不錯。」林仁無畏無懼,此時此刻還敢取笑黃金獸。

「轟隆!」

巨大的腳掌踏落,預料之中的肉泥卻沒有出現,林仁竟然用手掌托住了黃金獸,然後一擲,將其甩飛了出去。

「轟隆隆……」

黃金獸撞在眾多神葯上,結界之力轟殺而出,打得它齜牙咧嘴,差點一命嗚呼,幸好它實力不同凡響,倉促之間還是保住了一條命。

「我要殺了你!」黃金獸吞服肺都要氣炸了,吞服些神葯治療傷勢,而後再次撲了過來,滿身金色毛髮長達一尺,閃爍璀璨光芒,它極速而過。

「嗡」

林仁再次振臂,隨手拿了個石塊,神力加持,然後猛力將石塊砸了出去,「咚」的一聲,正中黃金獸的下巴偏上一些,當場鮮血長流,讓其哀嚎震耳。

「吼……」

黃金獸不服輸,捂住傷口,再次沖了上來,不過它與林仁的差距不是一點半年,再大的怒火也彌補不了實力上的差距。

終於,數十回合后,黃金獸直接被林仁用石塊拍趴下了,骨頭斷了多處,其中尤以鼻樑、嘴巴、額頭最慘,都被頑石拍的變形了。

「終於安靜了,以後別再那麼囂張,這次饒你不死!」拍拍手上的灰塵,林仁看著倒在地上爬不起來的黃金獸道。

聞言,黃金獸憋屈的翻了個白眼,竟然暈了過去。

金色泉池畔那幾頭生靈大多漠然,黃金獸被撂倒與他們無關。

只有一頭生靈聲音冷漠,道:「你這是在向我挑釁嗎?」

不老泉池金光熾盛,瀰漫出的霞輝將那裡淹沒,幾頭生靈看起來都不真切,只有輪廓。

這頭生靈自然也如此,可以看出它是一個人形的,滿頭紫發飛舞,氣息恐怖驚人,若無意外,這是一頭純血太古妖族,因為從它的奴僕就足可以推斷出。

「挑釁?我從來不做那樣的事,該出手就直接出手。」林仁淡淡道,風輕雲淡,什麼樣的大場面他沒有見過,對方豈能嚇倒他。

「待我取得神泉,你的死期就到了!」那位太古妖族冷漠道,沒有過多的威脅話語,語氣充滿了淡然,有股無言的霸氣與自信。

林仁沒有再搭理他,這個時候爭論是沒有用的,稍後交鋒一番自然一切明了。

林仁看向金色神泉,而後瞳孔微微一縮,他發現了一面斷碑,上面用太古妖族的古老文字記錄著一些事情。

林仁腦海中那海量信息如今已經被他吸收掌握得差不多了,區區太古妖族文字怎麼可能難得住他,所以林仁沒有絲毫問題就了解了上面記載的事情。

通過這些文字,林仁了解到,這一池金色的神泉赫然都是青仙大人留下來的,乃是她本體的精華凝聚而成。

青仙功法獨特,經常涅槃,整個身軀化為青蓮本體枯萎,而後化為種子,再次生長而出,這一池金色神泉就是青仙某次涅槃后,枯萎的蓮體所化,其珍貴程度不言而喻。

由於青仙涅槃,整株蓮體的精華都凝聚成了種子,剩餘的並不多,所以這一池金色神泉的功用並不多,只有一個,但是就是這一個,就足以讓人瘋狂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