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準備給兩人傳承一些功法。

芷喬這丫頭,比較喜歡劍法,林凡自然是將《蒼天劍》灌輸過去,同時還有《一指寂滅》,《真奧義毀滅之腳》,《鯤鵬吐納》等幾門功法傳了過去。

這《鯤鵬吐納》雖說是一門攻擊法門,但是卻有增強吸收天地真元的作用。

而幽九靈這丫頭,則是給其灌輸了《無相天魔》,《龍皇霸世》,《真奧義毀滅之腳》。

幽九靈這丫頭,走的是霸道路線,這幾門功法是林凡現有的功法之中,感覺能夠傳授給她們的,至於其它的可不行。

《血海魔功》這門功法本就邪門,怕她們走入迷途。

《掌中魔城》更是陰邪的很,不適合她們。

其它功法都還可以,而且都比原著能夠學會的境界要高三層。

如果能融會貫通,那也是有著毀天滅地的作用,不容小視。

……。

「你們自己好好修鍊,為師出去一趟。」林凡一手劃開虛空,直接沒入其中。

這個時候,應該去玄劍閣走一趟,不然這也太對不起人了。

如今以林凡的修為,劃破虛空,行走的速度,已經達到了一種恐怖的地步,速度越快,虛空洪流對其身體的傷害越大。

可對現在的林凡來說,這些虛空洪流,根本算不上什麼事情。

一逝百里不在話下。

而林凡卻沒有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小小的傳功,都會勾起兩個小孩的比較心裡。

「師妹,我就說了,師傅最疼我了。」芷喬開開心心的看著幽九靈,小手一握,彷彿贏了一回一般。

「師傅也疼我。」幽九靈也不服輸的說道。

「嘻嘻,可是師傅傳給我四門功法,而你只有三門哦,就是因為師傅最疼我,所以多傳了一門給我。」芷喬開心的說道。

幽九靈看著得意的師姐,也是小嘴一嘟,「可是剛剛師傅誇獎我了,讓你跟我學習,好好修鍊,不要偷懶。」

芷喬這丫頭,一聽這話,好像真是那麼回事,頓時小臉上有了一絲挫敗感,不過隨即笑嘻嘻的說道,「可是師傅傳給我四門功法哦。」

「師姐,我的修為比你高,你入門比我早,修為卻沒我高,師傅肯定更喜歡我了。」幽九靈說道。

「這有什麼的,我才不在意呢,而且師傅也不會在意的。」芷喬為抬頭,小臉甩到一旁,嘴上雖不在意,但是心裡其實還是很在意的。

「誰說師傅不在意的,我的修為比你高,師傅肯定更喜歡我了。」幽九靈精緻的小臉上,也是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才不在意呢,師傅剛剛還摸我腦袋呢,又沒摸你腦袋。」芷喬不服氣的說道。

「可是我修為比你高。」

「師傅可是傳我四門功法哦。」芷喬說道。

「可是我修為比你高。」

「我可是師傅……。」

「可是我修為比你高。」

……。

「嗚嗚,師妹你欺負人,我以後不跟你玩了。」這一刻,芷喬突然哭了起來,隨後一手提著劍,一手揉著眼睛,一邊哭一邊向著前方走去,好像很是傷心一般。

「以後我再也不跟你玩了……。」

幽九靈此刻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可是看著師姐離去的背影,幽九靈也是有些難過,想起了宮姐姐說的話,「你雖然是師妹,可是師姐還小,以後你要好好保護她。」

「師姐等等我,我以後不惹你生氣了。」

……。

如果林凡知道,在他離去之後,兩個小徒弟因為這灌輸的事情,而鬧小矛盾的話,絕對會捂著肚子大笑著。

太逗,實在是太逗了。

……。

一年的時間裡,發生了許多事情。

今日剛好是玄劍閣宗主換代之日。

而新一任宗主則是玄雲仙。

玄劍閣與聖宗並沒有什麼交往,因此這種大事,自然沒有通知聖宗。

雖說玄雲仙經常會去聖宗看望林凡,可是如今人也去了,玄雲仙並不想藉此來拉攏跟聖宗的關係。

雖說前宗主希望玄雲仙能夠讓聖宗來參加此次的新宗主登基之事。

畢竟如果聖宗能夠前來,那麼玄劍閣的地位,將更加的牢固。

那些不壞好心的宗門也會掂量一下自己的能耐。

可是對玄雲仙來說,她不想做一些玷污兩人之間情義之事。

她愛林凡,並不是因為他是聖宗之人。

也不想讓人掀起閑話。

因此前宗主也是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邀請了關係比較好的一些宗門,前來參加。

PS:推薦一本書《核血機心》一個大大的美女寫的,大夥去收藏一下,留一個評論。評論過百,可開啟更多的姿勢。還等什麼,大夥快去留言,收藏吧。

PS:不太舒服,打字慢了,現在才寫完,各位不好意思,感覺還是完成承諾的好,四更。(未完待續。) 「玄劍閣這些弟子,果真是漂亮,恐怕就是我們天地宗那些女師妹也比不上這些絕色啊。」一名青年,風流倜儻,嘴角上揚,看著這些陸續路過的玄劍閣女弟子,眼中也是跳起了一絲喜色。

「黃兄,你可是天地宗大師兄,要是看中哪個,讓你父親提個親,那還能有什麼問題不成?」旁邊一名青年也是英俊不凡,此刻也細細的打量著周圍路過的這些女弟子。

「哈哈,李兄,你這話說的倒是頗有道理啊,你我也都青年,提門親事,招個妾,自然是不成問題了。」黃淵龍笑著說道。

兩人的身份也都非比尋常,都是宗門大少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因為他們的父親都是當代宗主。

「玄劍閣乃是女子宗門,這如果不尋找點靠山,恐怕還真不行啊,上次聽聞玄劍閣就被一個魔頭找上門來,連護山大陣都被人給破了,如果不是一個神秘人出手相救,這玄劍閣恐怕已經不復存在了。」黃淵龍說道。

「黃兄,這還有這等事情?不過想想也難怪了,玄劍閣宗主雖說年歲已高,但也不至於現在就選新任宗主,在為兄看來,定然是那一次受了重傷,不得不歸隱幕後了。」李蒼茫說道。

兩人站在玄劍閣大殿之外,如同指點江山一般,目光打量著周圍的女弟子,眼中也燃燒起了熊熊火焰。

至於那大殿之內,他們倒是不想去,因為對他們來說,那裡面討論的事情,實在是無味,或者說是浪費時間也不為過。

倒不如在這裡看看美女也好。

「黃兄,你看那邊那個人倒是有點囂張啊,周圍圍了這麼多美女。」李蒼茫此刻看到遠方那一幕,倒也是有些不悅了。

他們站在這裡已經有段時間了,連個妹子都沒有,那邊的傢伙倒是讓人不爽,身邊竟然圍繞了如此多的美女。

黃淵龍尋聲望去,倒也是眉頭一皺,隨後嘴角微微露出一絲笑容,「李兄,咱們過去認識認識,看看是什麼來路。」

……。

「師兄,今天是師叔登基之日,你昨晚給我的那些胭脂真的很好用,比我以前用的都要好。」一名女弟子圍繞在劉凌峰身邊說道。

「當然了,那可是我爹給我配置的,他說這叫香水,不叫胭脂。」劉凌峰聞了聞身上的味道,也是一臉的喜色,不過一想到自己那死去的老爹,劉凌峰就是悲傷不已。

「劉兄,你什麼時候有爹了啊。」道種山弟子雷恆風一臉懵比,以前劉凌峰是一個娘娘腔,他就是看其不爽,娘也就算了,還特么的老裝逼,這怎麼能忍。

而且現在還多了一個死去的爹,更是讓雷恆風無奈了。

「劉師兄,你爹真厲害,這香水太好聞了。」星月雨也是道種山弟子,一直都是雷恆風的跟屁蟲,可是在用了劉凌峰的香水后,整個人也是叛變了,就想討好劉凌峰,處的跟姐妹似的,弄來幾瓶。

「呵,當然了,雷兄,我有爹,還得跟你招呼一聲啊,你管的真寬。」劉凌峰撇了一眼雷恆風,聲音娘娘的說道。

周圍的一些師妹們,也是抿著嘴淺笑著,劉師兄彷彿就是跟雷恆風八輩子有仇一般,一見面就是各種杠,。

雷恆風撇了撇嘴,也是不想多說什麼。

「不知道各位怎麼稱呼,再下天地宗少宗主黃淵龍,這位是山海宗少宗主李蒼茫。」

兩人淺露自信的笑容,抱拳說道,彷彿是想打入一片,同時目光也掃向一旁的女弟子,心裡倒也是不斷的點著頭。

不錯,都不錯的很啊。

劉凌峰瞧了兩人一眼,隨後直接無視兩人,繼續跟師妹們交談著,向著大殿內走去。

黃淵龍與李蒼茫兩人眉頭一皺,心中很是不悅。

雷恆風看了兩人一眼,隨後跟在劉凌峰身邊,「劉兄,你這是有些不給面子了啊,這兩人可不是一般宗門的少宗主啊,你這樣怕會有麻煩啊。」

「呵……麻煩?我才不怕了,我有我爹罩著,天大地大,誰敢欺負我,看你這慫樣,活的真憋屈。」劉凌峰說道。

雷恆風現在是真的無語了,媽的智障,不過想想,這也應該不是什麼大事,也就沒怎麼放在心上了。

……。

「黃兄,這傢伙有點放肆了。「李蒼茫面色不悅的說道。

「哼,旁邊一個人我認識,是道種山的大弟子雷恆風,至於那個傢伙修為一般,不是太高,不知道是什麼來路,倒是要問問了。」黃淵龍眼中一片陰霾,顯然是懷恨在心了,不過不急,慢慢來。

……。

玄劍閣新任宗主登基儀式,舉行的很盛大,畢竟這是宗門大事,哪怕宗門再窮,在這一方面,也絕對會舉辦的很是隆重。

大殿之外,祭天儀式,祈求萬福。

「雲仙,今後你便是玄劍閣第一百三十八代宗主,以後玄劍閣一切都要靠你了。」前任玄劍閣宗主將宗主象徵的佩劍遞交給了玄雲仙。

「是。」玄雲仙點了點頭。

前任宗主看著這一切,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

一個儀式很快就結束了。

前來參加此次登基儀式的各宗宗主,也都相聚一起,說著一些事情。

劉凌峰站在玄雲仙的身後,一臉的無聊之色,尤其是這些其它宗門的宗主,眼神好像不太友善的看著自己師傅,這讓劉凌峰更是不爽了。

「玄宗主,恭喜登基,可喜可賀,剛剛犬子跟我說一件事情,我感覺這對你我兩宗今後的關係有著很大的幫助啊,只是不知玄宗主能不能成全了。」天地宗宗主此刻說道。

「請說。」玄雲仙微帶笑容。

一個宗門是否能夠強大起來,不僅僅是宗內能否出人才,而且還要跟其它宗門搞好關係。

天地宗與玄劍閣的距離不是太遠,老一輩之間,也是有所聯繫。

「淵龍,你自己跟玄宗主說。」天地宗宗主淡然的說道。

此刻站在天地宗宗主身後的黃淵龍對著玄雲仙抱拳,恭候了一聲。

「玄宗主,我看中了那位師妹,希望能夠結為伴侶,希望玄宗主能夠成全。」黃淵龍指了指先前跟劉凌峰一起說話的女弟子說道。

李蒼茫此刻聽見黃兄的話,頓時眼前一亮,也是立馬上前,「玄宗主,我看中了那位師妹,也希望結為伴侶,希望玄宗主能夠成全。」

一直站在玄雲仙身後的劉凌峰,一聽這話,頓時一愣,隨後面色一怒。

尤其是看到那兩人眼神之中的笑意時,更是氣的臉色通紅。

那被兩人點名的兩位女弟子,此刻也是瞬間懵比了,她們可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事情啊。

玄雲仙此刻一愣,顯然也是被這事給弄的有些迷糊了,「雲靈,雲嫣,你們出來。」

「宗主……。」兩人站了出來,一臉的無辜,她們哪能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隨後都看向了劉凌峰,希望師兄幫忙說話。

玄劍閣前任宗主,不知不覺的拍了拍玄雲仙的手背。

玄雲仙看了一眼前任宗主,隨後開口道,「你們兩人願意嗎?」

「我們……我們……。」兩人此刻有些慌了,她們在宗門之中,雖說無憂無慮,但是有的事情,她們心中也知道。

而就在兩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劉凌峰站了出來。(未完待續。) 「我替兩位師妹回了,不願意。」這一刻劉凌峰站了出來說道,隨後不屑的看向黃淵龍兩人。

「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也敢染指我這兩個師妹,你們配的上嗎?」劉凌峰不屑的冷哼道。

「峰兒……。」玄雲仙一聽,眉頭一皺。

「師傅,不用怕,他們想要就要,把我們玄劍閣當成什麼地方了,我看這兩人賊眉鼠眼,眼露邪光,一看就不是好人,師妹跟了他們,簡直就是糟蹋了。」劉凌峰才不將這兩人放在心上呢。

「小子,你胡說什麼。」黃淵龍兩人此刻站了出來,指著劉凌峰罵道。

他們哪能想到,這小子,竟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罵他們。

「哼。」劉凌峰不屑的撇了一眼。才不將他們看在眼裡。

「好啊……好啊,看來我等宗門在玄劍閣看來,也是不值一文啊。」天地宗宗主面色逐漸陰沉了下來。

「玄宗主,看來我們不該來,也罷,就此別過,今後你們玄劍閣出了什麼事情,無人相助,可別來求我們。」山海宗宗主冷聲說道。

「哼,玄劍閣有我爹罩著,誰還去求你們,你們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劉凌峰的聲音雖說很娘,但是此時的氣勢,在玄劍閣眾女弟子看來,實在是太霸道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