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崗捻了捻鬍子

林妙音廢了,看來自己得再找個人來牽制太子了。

可不能讓那個炎曦月再捷足先登了,那自己的計劃就會被徹底打亂了。

靜了片刻

還是先派人解決了炎曦月吧。

「吩咐下去,安排一支死士潛伏在炎府外,等著機會殺掉那個炎曦月。」

「是……」

……

此刻的炎曦月還在二皇府內往外走去。

「這位姑娘,請留步…」

迎面走來一名女子。

炎曦月挑挑眉

她沒想到軒轅阡陌府上竟還養著女人。

接着又有幾個女子亦步亦趨的走過來。

嘖,還不止一個?

炎曦月打量了一下眼前幾人

這打扮…看着可不像是婢女啊。

想到此

炎曦月站定

緩緩勾唇

靜等着眼前幾人開口。

這幾人正是春夏秋冬四人

而走在最前面的便是秋兒

在看到炎曦月那一刻

她眼中閃過了濃濃的嫉妒。

雖之前略有聽聞炎家炎曦月生的美麗。

但她們還是有些不相信的,再美能有她們四朵花美么?

卻不曾想這真正見到后

……

哼!

一個傻子憑什麼生這麼一副勾魂魅惑的皮囊?

她調整好表情,朝着炎曦月走近。

「這位姑娘為何從二皇子屋內走出?」

說着昂首挺胸,頗有高貴感的繞着炎曦月走了一圈

慢條斯理的開口

「要知道,我們四人是皇後娘娘派來伺候二皇子殿下的,姑娘怎的不經過我們同意就擅自進入殿下的屋中?」 養心殿內。

常公公給明弘帝換上明黃錦袍,從正寢出來。

宣王迫不及待迎上去,「父皇,京兆府會百姓指責徇私枉法,整個京都都在盛傳此事,為免百姓對朝廷失去信心,還請父皇下旨,徹查此事。」

明皇帝臉色深沉,眼神也是一片厲色,「京兆府是太子管轄,他怎就出了徇私的事?」

「因為……因為……」宣王故意欲言又止。

明弘帝沉聲,「說。」

宣王這才做出礙於皇威的模樣,吞吞吐吐道,「是太子……太子為了袒護罪犯,所以才會草草了案子,聽聞,聽聞那案子的兇手,實際上是顧相爺的門生陳順大人的外甥……」

明弘帝眯起眼睛,喜怒難辨,「可查清楚了?」

「皇上,此案牽涉京兆府,且事關太子,無人敢調查,但……有人因為不滿太子,把證據交給了巡撫大人,巡撫大人這才交給了宣王。」皇后說道。

顧冷清聽了后,臉色雖然沉靜,可內心早就亂糟糟的。

她不知道現在外面是什麼情況,更不知道蕭錦城那邊怎麼樣了。

火都快燒到眉睫了。

「呈上來。」

明弘帝聲音落下,宣王將證據交由常公公呈上。

明弘帝看了后,頓時勃然大怒,「豈有此理!太子簡直膽大包天,這麼大的事情也想瞞天過海?來人,立刻宣太子過來見朕。」

顧冷清迅速站出來,「父皇,這證據既然是巡撫大人給的,也難保是作假,何況,巡撫大人怎麼會把這麼重要的證據交給宣王?」

「此事太過蹊蹺,太子正在忙於京兆府事務,不該被這些事所煩擾。」

太后贊同道,「太子妃說的是,此案是否真有徇私枉法,一切還未可知,百姓若真有怨言,必定也會上報,一切還是等太子忙完再說。」

太后這麼一附和,也讓明弘帝猶豫下來。

他最一聽太后的話,太后這麼一說,他身上的怒氣都消散許多。

怕他改變主意,宣王急忙道,「若非沒有徇私枉法,巡撫手中豈會有證據,皇祖母疼愛老三,這個人盡皆知,但若在這種事情上面都要袒護的話,恐怕百姓不給。」

皇后驚訝。

宣王怎麼敢說這些!

就算太后真的偏袒老三,他也不能說出來的啊。

果然……

太后的臉色頓時沉下,一身威儀迸發而出,眯起的眼睛,更是夾雜着前所未見的犀利和陰沉。

「宣王這是在指責哀家嗎?」

太后眸色犀利,「難不成,宣王還要說,太子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哀家的袒護?」

宣王沒想到太後會這麼說,急忙低下頭,「孫兒不敢。」

「你有什麼不敢的,哀家看你膽子大的很。」太后冷哼。

皇后見勢不對,急忙解釋道,「母后,宣王一時不慎說錯話,他絕對沒有說你的意思,還請母后息怒。」

顧冷清冷眼看着母子兩人……

從賢妃出事,再到京兆府,這一件接着一件,明顯是針對母子而來。

換個想法,那就是沖着太子位來的。

而宣王剛恢復封號,就接着發生這些事情,說不是皇后和宣王所為都沒人相信。

太后沉着臉,面容威嚴,「哀家只看證據,無論任何事,任何人,都要講究一個證據確鑿。」

「宣王,哀家知道,你一直對哀家不滿,認為哀家偏袒老三,不過……宣王可要記住了,當初自己到底做過什麼。」

宣王猛然一震。

臉色微微發白,驚愕不已。

他心虛地沒有再說話,心跳猛地加快。

就連皇后,整個眼裏都是驚愕。

太后這話到底什麼意思?

知道太后不悅,明弘帝怒斥道,「宣王你好大的膽子,膽敢對太后不敬,朕看你是想繼續待在宣王府了是嗎!」

言語之中帶着警告,宣王撲通跪地。

「兒臣失言,頂撞了皇祖母,求皇祖母和父皇原諒。」

太后臉色板著,身上氣息仍然低沉。

看樣子,沒有原諒的意思。

明弘帝寬慰道,「皇額娘息怒,彆氣壞了身子,既然皇額娘認為此事要調查清楚,朕便不拿太子問話。」

太后這才滿意。

但面上仍然一臉淡漠,揮揮手,冷道,「皇帝做主便是,哀家還是不要說話為好,免得又被人說偏袒老三。」

「太子妃,走吧,你扶哀家回去。」太后抬起手,顧冷清立即上去攙扶,「是,皇祖母。」

話落,顧冷清攙扶著太后離開了養心殿。

殿內。

明弘帝一臉怒容,「混賬東西,就憑你,也敢質疑你皇祖母!」

宣王被斥責,低着頭完全不敢說話。

此刻心裏氣憤極了。

好不容易讓父皇下令調查,結果算漏了皇祖母。

這個老東西,上次就該把她給殺了!

皇后看了宣王一眼。

此時形勢轉變,也是無奈。

但她不能讓宣王好不容易恢復了封號,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

於是,上前清掃明弘帝的後背,柔聲勸道,「皇上,注意龍體,別把身子氣壞了。」

明弘帝身上的氣息明顯緩和下來。

皇后扶着他回去坐下,一邊撫摸著後背,看了一眼不敢說話的宣王,這才苦口婆心地為他說話。

「其實,宣王也是為皇上你分憂,你也知道,這麼多年他一直向著百姓,宮中事務也會盡心儘力。」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