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秋兒一笑,然後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好了,我們走吧,最好能夠找到一個城池安頓下來。」

「藍桑,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為什麼這些人都不在了,你的孫女藍嵐呢,她為什麼也和他們不見了。」藍雨一族的酋長瞪著眼睛看著這一幕,而四周的長老也都皺起了眉頭來。

藍桑陰沉著臉,然後說道:「藍雲,你是藍雨部落的酋長,你管理部落的事情,如今,我的客人和我的孫女都不見了,而你剛剛正在拿他們來威脅我。我還想要問你呢,他們都去什麼地方了,如果你不將他們交出來,今天,我就去聯盟,召開大會,離開藍雨部落。」

藍雲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他還真的沒有想到,藍桑竟然會來這麼一個釜底抽薪。

要知道,藍雲所在的家族在藍雨部落之中很大,但是,藍桑的兒子和女兒,全部都隕落了,只留下了藍嵐這麼一個孫女。

不過,藍桑這個人比較和善,雖然對權力把握的很大,但是卻很少犯錯,所以,藍雲這麼多年來,一直都被壓制著。

終於,林陽的徒弟吳天霸幾個人過來后,藍雲找到了理由,畢竟,靈族的人都認為,這裡以前是外族的領地,如今,靈族的人回來了,那些人肯定是憎恨他們的。

所以,他們將林秋兒等人下意識的當成了仇人,不過,藍桑說,這些人是朋友。 棄女驚華 他們相信了。

不過,那些潛意識裡的東西卻沒有變。林秋兒等人確實很友好,這本來讓他們認為,林秋兒是朋友。可是,藍雲卻動用了自己的手段,她讓自己的族人和手下開始宣傳,說林秋兒和藍桑是有目的的。

就這樣,他們將藍桑逼迫到了一個位置,讓藍桑不得不交出林秋兒等人,這樣,一來可以毀掉藍桑在部落之中的威望,二來,她栽贓給藍桑,逼著藍桑離開藍雨部落。

一旦藍桑帶著污點離開,那她離開之後,也沒有辦法成為聯盟的長老了。

可是,現在卻不一樣,藍桑佔據了主動,她說,她的朋友被藍雲帶走了,甚至可以說是藍雲殺死了林秋兒和藍嵐等人。

這樣的話,藍雲就被動了,藍桑離開這裡之後,依舊還是長老,而且,長老會,還會對藍桑進行裁決。

「大祭司,你的朋友一直都是你的孫女在照顧,他們去了什麼地方,我根本就不清楚,你不要對我栽贓陷害。」

「我自然知道,我的朋友,都是我的孫女在照顧。可是,我的孫女也不見了。藍雲,你跟我解釋一下,我的祭司大隊如今已經不允許進入到部落了,他們都駐紮在外面的神廟之中,部落遠離了神廟,這裡的人都是你的人,而我的客人你不允許他們離開部落,我的孫女又和我的客人都不見了。你一定要給我一個解釋,要知道,那六個人師傅的僕人,可是能夠輕鬆打敗奎因的存在。」

藍雲的冷汗瞬間落了下來,他沉默了許久,然後開口說道:「你們都退下吧。」

四周的人都選擇了離開,他們知道,藍雲和藍桑的這一次智斗,藍桑完爆了藍雲。

看到那些人離開,藍雲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大祭司,說吧,你要得到什麼,才能夠不彈劾我,你應該知道,你的客人還有你的孫女,並沒有出事兒。」

藍桑一笑,然後說道:「放過你,還真的很容易,以後,我們兩個各自管理各自的事兒,祭司大隊那邊的事兒,你不要參與進來,讓你的侄女還有妹妹滾蛋。然後提供我們應該得到的資源,就沒有問題了。」

「就這麼簡單。」藍雲沒有想到,藍桑竟然會這麼說。

藍桑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藍雲,雖然說,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握著權力,但是我做過對藍雨一族有害的事兒嗎?畢竟,當年,我也是出生在這裡的,而你的祖奶奶,是我的老師,你的爺爺是我的師兄,你爺爺和你父親為什麼從來都沒有對我動過手,為什麼我們藍雨一族能夠從一個低等部落走到現在,那是因為,我們團結。你以為,我不知道那些人給你的條件是什麼?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我清清楚楚,你想拉著藍雨部落的人去做炮灰,我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要別動祭司隊就好了,畢竟,他們都是我培養起來的。」

藍雲的嘴角扯動了一下,他發現,自己竟然無力反駁藍桑說的話,也無法拒絕藍桑給予他的條件,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大祭司,您放心吧,藍雨部落的人,肯定不會毀滅在我的手中的,我也看透了,一直都蠱惑我的五長老,肯定是收了什麼好處了,我這就去處理他。以後,藍雨部落,還是大祭司您掌控。」

藍桑沉默了許久,然後說道:「不,酋長,你成長起來了,我還是默默的看著你好了,不過,你如果做錯事兒的話,可別介意老太婆我發脾氣啊。」

「哈哈哈,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大祭司您可是我們部落的寶貝啊,您只要氣不壞自己,怎麼發脾氣都沒有關係。」

藍文的嘴角微微翹起,作為一個進入到藍雨部落的間諜,他已經在這兒很多年了。

雖然他是水靈一族的強者,但是,他卻是被一個叫做幽夢部落的暗靈族強者養大的。

同樣和他一起養大的靈族強者還有很多人。他知道,這個幽夢部落,就是當年靈羽大帝部落的分支,這麼多年,他們一直都想要恢復王朝的盛世,而他也是為了這一點,才進入到藍雨部落之中的。

當然,他的夢想並不是掌控藍雨部落,而是利用藍雨部落的關係,掌控整個水靈一族的那個聯盟。

水靈一族的人,最擅長的是療傷和控制,這些人很少會參與到戰爭之中去,卻影響很大。

幾乎,很多愛好和平的靈族,都對於水靈一族的人都十分的尊重。 藍文想要進入到水靈一族的盟會之中,藍桑這個老太婆就必須要被逼走。所以,他蠱惑了藍雲。

不過,藍雲這麼多年,一直都在與藍桑作對,甚至在祭祀團之中,都摻雜了一些藍雲的人。不過,藍桑似乎對於這件事兒並沒有惱怒。

所以,藍雲這麼多年都沒有得逞,終於,藍桑帶來了林秋兒和吳天霸幾個人,藍文知道,他的機會來了,這一次,他一定能夠成功,所以,他直接找到了藍雲,讓藍雲動手。

藍雲被藍文給他描述的美好未來迷惑,選擇了對藍桑出手,可是,藍文和藍雲都沒有想到,藍桑早就準備好了退路,如今,藍雲更是幡然悔悟,決定和藍桑聯手。

而藍文,無疑就成為了最大的問題。雖然說,對付藍桑,藍雲沒有什麼權力,畢竟,藍桑是部落的大祭司,祭祀團的那些人不會讓他隨意出手。

藍桑在水靈一族的聯盟議會之中,還是有話語權的,但是,藍文卻不同。

藍文只是部落的一個長老罷了,想要對付一個長老,藍雲和藍桑都可以說十分的容易。

長老會要召開了,藍文的臉上滿是笑容,他覺得,一定是大祭司被逼走了,而他就要成為這個部落的大祭司了。

不過,當他走入到了議事大帳的時候,他的眸子微微凝聚了起來,因為,藍雲正和大長老一起,都站在藍桑的身邊,笑呵呵的說著什麼。

大長老可是藍桑的弟子,這麼多年她都不支持自己的侄子對藍桑動手。

可是,部落之中還有家族,家族的長老都支持,她也沒有辦法,所以,這麼多年來,她在家族的議會之中,都是保持沉默,在部落的議會之中,依舊保持沉默。

終於,這一次,侄子找到了自己,自己不需要沉默了,而且,還要將藍文這個傢伙處理掉,她是舉雙手歡迎的。

「藍文,你來了。」藍雲笑呵呵的說道。

藍文先是一愣,然後說道:「酋長,我過來了,大家都在等我嗎?」

「是的,這一次,我們召開大會,和你有很大的關係,來,大家都坐吧。」藍雲並沒有表現出對自己的敵意,藍文長出了一口氣。

他似乎依舊對自己很信任的樣子,藍桑等人也都坐了下來,藍文看向藍桑,然後沖著藍雲使了一個眼色,藍雲卻嘴角微微翹起,然後說道:「藍文,之前,大長老在族中抓到了一個人,他叫做藍飛,不知道你認識不認識啊。」

藍文的腦袋轟了一聲,藍飛他自然是認識的,藍飛是他的徒弟,也是他培養起來的,很多年來,他和外面的人來往,幾乎都是藍飛在做的。

藍飛知道他很多的秘密。

這個時候,藍飛已經在外面被推了進來:「五長老,五長老,你要救我啊。你要救我啊。」

藍文猛的站了起來,然後說道:「酋長,大長老,這是怎麼回事兒,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飛兒可是我的徒弟啊。我沒有孩子,我一直都把他當成是兒子一樣。」

「我知道,所以,我才將你叫過來,這個小子,背叛了我們水靈一族,竟然和暗靈一族的幽夢部落有聯繫,幽夢部落到底是什麼,你應該知道吧?」

「幽夢部落,暗靈一族的幽夢部落。」藍文的鬧到嗡了一聲,他知道,完了。不過,他還是故作鎮定的說道:「怎麼可能,飛兒這麼點實力,怎麼可能和幽夢部落扯到關係呢。」

「哦,這麼說,藍文,你知道幽夢部落嘍。」大長老藍薇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幽夢部落在靈族內部也是很臭名昭著的,所以,知道幽夢部落的人並不多,很多的靈族都不屑提起這個名字,而現在,藍文竟然知道這個部落。

藍文的臉色忽然一變,然後說道:「既然你們都知道了,又何必假惺惺的呢,沒有錯,我就是幽夢部落的人,怎麼樣,你們敢把我怎麼樣,你們如果敢殺掉我,幽夢部落的人一定會報復你們的。」

他的話音剛落,藍桑的手臂一揮,一團幽藍色的光芒籠罩在了藍文的身上,藍文忽然被冰封了起來。

「把藍飛和藍文送到聯盟之中去,聯盟的議會會處理他的。到時候,看看議長大人怎麼做吧。」藍桑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幽夢部落坐落在混沌始界的地下世界之中,這裡幽暗,陰森,只有一些修鍊特殊功法的人才喜歡這裡。

而自從幽夢部落的人發現了這裡之後,這裡便成為了幽夢部落的根據地。

忽然,一個矮小猶如老鼠一樣的怪獸在外面跑了進來。

「三長老,不好了,水靈一族的那個暗子出事兒了,被藍雨一族的人抓起來了。」

「哦,水靈一族不是發展的很順利嗎?他一直都發展的很好,而且,最近有了很大的進展,怎麼會出事兒呢。」一身黑袍的三長老眼睛之中射出了兩道青色的閃電,然後問道。

鬼鼠獸的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後說道;「不知道為什麼,藍文的徒弟藍飛被大長老藍薇抓住了,而且,他的手裡還有交給我的秘信。所以,藍文被暴露了。」

「沒有用的東西,連秘信都會被查探出來,他娘的。白白浪費了老夫這麼多年。」

「三長老,那藍文怎麼辦?他會不會將我們給暴露出去?」鬼鼠低著頭,然後說道。

「放心吧,我在他的身上動了手段,他不會說什麼的,明天,他就死了。」

林秋兒等人在碧木森林之中走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前方剛好有一座城池,這裡,其實城池多數都是空著的,不過,看到有炊煙,藍嵐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來,這座城池之中不是靈族在管理。」

「走吧,過去看看。」林秋兒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七個人一起向著小城走去,而剛剛到城池的門口,把守大門的人卻攔住了他們。

「什麼人?」

「我們是過路的人,想要在城裡休息一夜,明天就離開。」看到對方不是很友好,林秋兒皺了皺眉頭,然後開口說道。

「冒險者?」守衛城門的人先是一愣,然後目光落在了藍嵐的身上:「靈族?」

「您好,我是水靈一族藍雨部落大祭司藍桑的孫女,我叫做藍嵐,這些都是我的朋友,我們是一起出來冒險的。」

「藍雨部落,原來是水靈一族的朋友啊。 仙婿無雙 我還以為是那些邪惡的靈族呢,你們等等吧,我去彙報一下城主,最近這邊比較亂,如果城主允許你們進來的話,你們才能夠進來,如果不允許,那就對不起了。」領頭的隊長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看到四周的士兵對待藍嵐的態度忽然變好了起來,林秋兒很是驚訝的問道:「怎麼,你們藍雨部落很出名嗎?」

「不是的,水靈一族的人,是最愛好和平的,這些混沌始界的人能夠存活下來,都是水靈一族的功勞。要不然,他們早就成為奴隸了。」藍嵐一笑,然後說道。

果然,沒有一會兒,一個身穿金色鎧甲的大漢在裡邊接了出來:「原來是水靈一族的藍嵐姑娘和她的朋友過來了,快快裡邊請,剛好幫我的妻子看一看,她被詛咒了。」

「詛咒?」林秋兒和藍嵐對視了一眼,眸子之中都閃過了一絲詫異之色。要知道,詛咒這種東西,擅長的人不多,不過每一個擅長的人都不好招惹啊。

農門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走吧,秋兒姐姐。」藍嵐一笑,然後說道。

林秋兒點了點頭,然後跟隨城主一起走了進去。

這座城池叫做梅香城,據城主說,他當年在這裡建築城池,是因為他的妻子的家就在這裡。

後來,他愛上了他的妻子,就帶著自己的傭兵團留了下來,在這裡建築了這座城池。

而每到冬天的時候,這座城池,都會飄起濃郁的梅花香味,因為城池之中,他和妻子栽種了很多的冬梅。

不過,因為靈族統領了混沌始界之後,城池都被取替了,所以,城池已經不在掛牌了。

林秋兒幾個人走進了這座城池的城主府,到了城主府之中,站在林秋兒背後的狼秋便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林秋兒是一個靈修,對於身邊的人,向來都是十分關注的,郎雄忽然停下腳步明顯十分的反常,她自然也跟著停了下來。

城主白探也停了下來,然後目光落在了郎雄的身上,然後說道:「這位兄弟莫非發現了什麼不成。」

郎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們都讓開。」

白探一揮手,四周的人都分開,林秋兒等人也都看向了郎雄,郎雄一伸手,他的偃月長刀出現在了手中,刀光閃耀,直接落在了城主府大門內部的地面上。

轟隆一聲,地面竟然瞬間塌陷了,一股濃郁的陰邪氣息被釋放了出來。

「帝霸,驅邪。」

金色的光芒在郎雄的身上釋放了出來,塌陷的地宮之中傳出了一聲慘叫,然後亮了起來。

林秋兒和藍嵐對視了一眼,然後說道:「白探城主,看來,您夫人的詛咒,應該和這個地宮有很大的關係了。」

「是啊,白探城主,這個地宮,肯定不是一日建立起來的,您知道這個地宮是什麼時候建築起來的嗎?」藍嵐也看向了白探。

白探卻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不知道,我在宅院的下面,也挖了地宮啊,不瞞你們說,我挖了地宮,用來存放一些珍貴的東西。根本就沒有發現過這個地宮啊。」

林秋兒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郎雄,你怎麼看?」

「沒什麼的,我先封印了這裡,然後去看看城主夫人。最後再做決斷吧。」郎雄一笑,然後說道。

「好好好,還是先看夫人的好。」白探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白探的話音剛落,一個侍女匆忙的跑了出來:「大人,您快去看看吧,夫人她快要不行了。」 「什麼?剛剛我出來的時候不還是好好的嗎?」白探的臉色大變的說道。

林秋兒和郎雄對視了一眼,然後說道:「走吧,我們進去看看。」

幾個人一起來到了白探和他妻子梅香居住的地方,兩個老嫗正在雞飛狗跳的喊著:「夫人,夫人您不要有事兒啊,您如果有事兒的話,老爺會殺了我們的。」

「讓開。」白探一揮手,將兩個老嫗趕到了一邊,然後說道:「還請幾位幫我夫人看一下。」

梅香看上去很柔弱的樣子,而且,實力也不是很高,不過,她的瞳孔卻十分的有神。

藍嵐和林秋兒都是皺了皺眉頭,而郎雄卻伸出手結印,然後拍在了剛剛關閉的屋門上。

剛剛還一副痛苦要窒息的梅香忽然長出了一口氣,然後癱坐在了原地。

「白探。你剛剛是不是又去招惹那個傢伙了。我不是跟你說,最好不要去招惹他嗎?我這一次,又被他吸去了多半的修為,整條命都差點毀掉,你這是想要我死啊。」

梅香說著,目光落在了郎雄的身上,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後說道:「你,你,你是神聖屬性。」

郎雄一笑,然後說道:「真的沒有想到,白探城主,你的夫人,竟然是暗靈一族的強者。我想,她是裂魂術留下的分身吧。」

郎雄的話讓四周的人都是一愣,梅香更是笑呵呵的看著郎雄,然後說道:「不錯,你竟然能夠看出來,看來,白探你這一次找來的人,還挺靠譜的。說吧,你們需要什麼,只要滅了我本尊,我能給你們的,都給你們。」

吳天霸哼了一聲,然後說道:「白探城主,看來,你是找錯人了,我們是來這裡借住一晚的,如果你妻子真的中了詛咒的話,我倒是可以幫幫忙,可是現在,我覺得,我們還是離開比較好。」

藍嵐和林秋兒對視了一眼,然後也點了點頭。

白探瞬間跪了下來,然後說道:「眾位,你們不要走啊,梅香她就要被她的本尊吞噬了,她是暗靈一族幽夢部落的人,一旦她本尊吞噬了她,那混沌始界就又多一個魔頭了。」

「她滅掉她本尊之後,她也會變成魔頭吧。」林陽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林秋兒幾個人的身體都是一顫,一道金色的光芒落下,林陽出現在了林秋兒等幾個人的身邊。

「師尊。」林秋兒幾個人的眼睛都是一亮,他們沒有想到,林陽竟然過來。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好了,你們先退到一旁。你叫做梅香?」

「不,我叫做暗熒,是幽夢部落大祭司的女兒。」那個叫做梅香的女人真的感覺到害怕了,之前,林秋兒幾個人的身上,她還覺得自己能夠一戰,但是林陽出來了,就算她和本尊融合在一起,估計都不是對手。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一笑說道:「幽夢部落的人,當年都受傷了。你也是重傷所以想出了裂魂這種方法的吧。」

「是的,不過,我是被分裂出來的,我遇到了白探,所以不想被融合回去了,所以,她就想辦法折磨我。」暗熒的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後說道。

「那外面的地宮是怎麼回事兒?」林陽的目光落在了暗熒的身上,然後問道。

「是本尊和她的僕人,本尊沒有融合我,根本就不能離開地宮。地宮又十分的危險,白探他們根本就攻打不進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