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笑和鷹野說過這件事之後,鷹野十分欣然的就答應了下來。

經過這一路上的接觸,林笑覺得鷹野這個人……這個妖還不錯。他的為人,與林笑的大哥林義相似,剛正不阿,卻也年少氣盛。

林笑對妖族並沒有什麼歧視或者厭惡,在他的眼中,妖族和人族,實際上沒有什麼區別。

在太古時代,林笑身邊許多親信都是妖族。

比如饕餮神王,玄武神王。

黑煙土在這裡也算是比較稀罕的東西,唯有黑源澤水潭之下才有。

而黑源澤的水潭中,也有不少的兇險存在。

當然,這些都難不倒那些被雇傭過來,專門開採黑煙土的武者。

將雄鷹兵團安置好之後,鷹野便帶著林笑等人,進入黑源澤。

黑源澤雖然是一片大沼澤,但水深的最深之處,也不過齊腰,平均水深也只到膝蓋而已。

但是黑源澤之上籠罩的黑霧,卻是讓林笑頭疼。別說武者的神念了,就算他的日月雙瞳,在這詭異的黑霧之下,也被削弱了不少。

驢子嘴裡嚼著胡蘿蔔,背上馱著沈小卜,邁著歡快的小碎步,行走在積水當中。

敖晨依舊面無表情,亦步亦趨的跟在林笑身後。

林笑則是和鷹野不斷的詢問著關於黑源澤的事情。

「嗚——」

「嗚——」

「嗚——」

忽然間,一個似哭似笑,如泣如訴的聲音從黑霧中傳來。

沈小卜猛地打了一個激靈。

「什麼東西?」

驢子的耳朵也豎了起來。

「小心……」

鷹野深吸一口氣:「鬼來了,希望不是厲鬼。」

「鬼?」

林笑眨巴了一下眼睛:「這玩意不是用來糊弄小孩子的嗎?真的有鬼?」

「當然有。」

鷹野的臉色漸漸的發白。

黑霧當中,亮點猩紅的光芒,由遠而近,漸漸的飄了過來。

漸漸的,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來者的模樣。

一襲白色長衣,長發過腰……在垂下的長發的髮絲之間,猶能見到亮點猩紅色的目光。

它的身軀成半透明狀,幾乎懸浮在半空中。

在林笑的神念中,並沒有這個東西的形象,但是它卻真真正正的呈現在林笑的眼前。

「還好不是厲鬼。」

鷹野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我選的路途,是進入黑源澤深處最安全的一條了……遇到厲鬼的概率,比銀角肯認真修鍊的概率還低。」

林笑摸了摸鼻子,看來那頭獨角銀犀,雖然有著過人的天賦,但他的心靈上,也只是一個廢柴。

「還我……」

「還我……」

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從那個身影中傳出,沈小卜的身體開始瑟瑟發抖。

「走吧,別管它。」

鷹野邁步,繼續行進。

而那個所謂的鬼,也一直跟在一行人的身後。

「嘿,還跟上了。」

林笑轉過身來,靠近那隻鬼。

「鬼的說法呢,就是在傳說中,擁有輪迴轉世的時代里,生靈死後靈魂化作鬼魂,等待轉世……現在輪迴都沒了,你又是個什麼?」

「還我……」

「還我……」

那隻鬼口中,依舊不斷的重複著這兩個字。

「還你什麼?」

林笑的眼中,兩道銀色的光芒射出,開始上下掃視著這東西。

「靈魂,怨氣,以及其他一些古怪的東西……」

剎那間,林笑便將這所謂的鬼的底細看的清清楚楚。

隨後,林笑的口中,念出了一個玄奧的經文,他的身上,金色的光輝閃現而出。

嘩——

面前這隻鬼,眼中的猩紅色光芒漸漸的散去,一點柔和的氣息從它的身上釋放出來。

那原本的怨念,以及另外一種古怪的東西全部消失,只剩下純凈的靈魂。

隨後,林笑識海中的輪迴天盤緩緩的轉動,一點輪迴法則釋放而出,這道靈魂,十分突然的消失不見。

「這……就是真正的輪迴法則嗎?」

林笑呆了呆。

雖然他不知道那隻鬼的靈魂去了哪裡,但是他可以肯定……受到輪迴法則的影響,那個靈魂,轉世了。

「也許,當我成為輪迴之主的那一刻,天地間的秩序會恢復……無人永生,但靈魂卻可以永恆不滅。」

「輪迴破滅,永生長存……但更多的生靈,卻因此灰飛煙滅。天地間的萬事萬物,都是平衡的,多一個永生生靈,便要有無數的生靈毀滅,徹底的消亡……」

林笑的心中,產生了一絲明悟。

十分自然的,他的修為進入了下一個境界,天宮境。

原本的一層神府,化作了一層天宮。

只是一層,卻代表著萬物初始的一。

不過這一刻,林笑原本那黑色的天宮之上,卻綻放出了一道道的七彩光華,就如同輪迴天盤之上的光華一般。

「怎麼了?」

鷹野見到林笑站在原地沒動,忍不住問道。

至於那隻鬼……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認為林笑隨手將其解決掉了。

「沒什麼,走吧。」

林笑微微的搖了搖頭,「這黑源澤的最核心之地,是什麼地方?」

「一座城。一座城的殘骸。」

鷹野答道:「你們要找的那兩個人族,應該去了那座城的殘骸。不過那座城的殘骸中,我卻沒喲進去過……到了那裡,只能靠你們自己了。」

鷹野有些無奈。

「無妨。」

林笑點了點頭。

黑源澤卻是很危險,他全力施展日月雙瞳,也看到了不少危機,就算是他,也只能落荒而逃。

「鷹野……我當你去了哪裡,原來是跑到這黑源澤里來了。不過這樣也好,我們在這裡將你拿下,就沒人知道你被我們控制了。」

十分突兀的,幾個黑衣人出現在林笑等人的身後。

為首者,是一個青年,他的眉心處生長著一枚紅色的鱗片,相貌與之前被敖晨擊殺的那個妖族青年,又七分的相似。 顯然來人,與之前襲擊鷹野的是同一伙人。

「你們要控制我?」

鷹野一怔。

「想活命,就吞下這顆丹藥,否則,我們只能將望月城屠的乾乾淨淨了。」

為首的那個青年雖然與之前死去的那個妖族青年有些關係,但臉上卻沒有任何悲傷或者哀傷的神色。

他的臉上,只有滿目的猙獰。

「那你們就去屠城好了。」

突然間,林笑開口了:「我們還有重要的事情,如果沒別的事情,就滾吧。」

林笑聳了聳肩:「不走,我只能把你們屠了。」

「嗯?」

那青年微微的一怔:「青鱗他們,是你殺的?」

「一個不留。」

林笑眉頭微微的皺起。

「等等!」

聽到林笑的話,這個妖族青年也有些驚恐。

此刻他們並未隱藏實力,來者可是清一色的武聖,並且都是巔峰武聖。

放在這九黎大陸的大西北,足以將這裡橫推,無人可以阻止。

但是眼前這個柔弱不堪的少年,卻依舊說出這樣的話來。

若他不是失心瘋,就有絕對的實力。

聯想起之前青鱗被殺,只剩下灰燼,這個妖族青年有些驚恐了。

之前滅殺青鱗的人,竟然還在鷹野的身邊。

「我們是匪妖……」

轟——

還未等這人將話說完,他的眼前便閃爍出一道金光。

緊接著,在場這些黑衣人的意識,就陷入了一片虛無。

「走吧。」

見到敖晨一巴掌拍死了所有人,林笑擺了擺手。

「那些……可都是武聖……」

鷹野的眼睛瞪圓。

這一次,他終於看清楚了是怎麼回事。

敖晨抬起手來,輕輕的往下一拍……一隻金色的巨掌落下,那群散發著武聖氣息的武者,便全部化作飛灰。

「幾隻螻蟻而已。」

林笑不以為意。

鷹野吞了一口口水,一行人繼續朝著黑源澤的深處而去。

不過鷹野的性格洒脫,卻並未因為敖晨一巴掌拍死了那些武聖,而在林笑等人面前顯得拘謹。

林笑也正是喜歡他這樣的性格,看上去與林義十分的相似。

大約過了兩個多時辰,一行人又往黑源澤當中行進了差不多幾十里路。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暗下。

周圍的黑色煙霧愈發濃郁,可見度不超過十幾丈。

「這裡不能用火把!」

鷹野見到驢子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幾個火把,急忙將其滅掉。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