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陽輕笑了一聲,沒有多說別的,接下來林陽微微晃動了一下身軀:「休息一下,接下來一口氣徹底搞垮他李家!」

「可能是不行了。」可下一秒羅老卻是打斷道。

「嗯?為什麼這麼說?」林陽疑惑道。

「嘿,已經有一個人追了你很久了,你走到哪他跟到哪,一直跟隨者你的方向在走,雖然因為你這一夜不斷變換方位讓他追的有些吃力,但是他已經快要追上你了」

「實際上對方已經有好幾次暗中都接近你了,但是你實在是太警惕,對方可能感覺到了對方想要對你進行一擊必殺,所以沒有對你動手,畢竟你身上有著飛行異寶,他怕不一擊殺掉你,你用飛行異寶離開。」

「中間他曾經消失過一段,不知道幹嘛去了,不過很快又回來繼續追你。」

羅老冷笑著說道:「原本我是不打算告訴你的,讓你自己去應對,但是對方的修為比你高的多,如果你沒有準備的話實在容易吃虧,所以我先告訴你好了。」

說到這裡,羅老頓了頓:「但是你記住,我依舊不會幫你,也不會讓你進入大羅元陽塔當中逃命,我告訴你這一切只是讓你有個準備,真到打不過的時候你也別想著得到什麼幫助,強者之路要你自己去走!」

聞言,林陽雙瞳猛的一縮:「難怪這一夜我好幾次都感覺有人在暗中偷窺我。」

說到這裡,林陽微微一頓旋即道:「高手?什麼境界?」

「凌武境!」

「**?」聞言,林陽便立刻道。

羅老沒有否認,顯然是默認了。

「他是怎麼能夠找到我的呢……而且一直在隨著我的方向而變動……為什麼他能夠找的這麼精準?」林陽凝聲道。

這一夜**都沒有出現,如果不是**沒有出現的話,林陽對付李家也不能對付的如此的順暢,畢竟對付是凌武境的高手,自己的游擊戰術在面對有他帶隊的隊伍之時肯定是行不通的。

而且這一夜裡,林陽也很擔心碰到**,如果碰到**的話,自己多半是走不了的,所以每當自己現身的之前都會仔細的考察一番,看看附近有沒有**的身影。

但是林陽萬萬沒有想到,已經消失了一夜的**此時竟然突然出現了?而且能掌握自己的方位來追自己……

「這可真是一個**煩啊……」林陽眉頭微皺,喃喃自語道。

「應該是藉助了什麼異寶或者妖獸之類的通過你的氣息來掌握你的行蹤。」羅老淡淡的說道:「我能感應到,此時在城外有著一隻妖獸的氣息!」

「嘿,這楊門還真是下血本啊,連妖獸都弄出來了。」林陽冷笑著說道。

「小子你自己應付吧,凌武境的強者可不是你能應付的了的,更何況對方還有著異寶來克制你的瞳術,在你沒有達到凌武境之前你是無法對他動用瞳術的。」羅老淡淡的說道:「而我還是那句話,不會讓你進入大羅元陽塔來逃命,這是對你的一個考驗!」

「自求多福吧!」

說完,羅老便不再說話,徹底消失了。

聞言,林陽站在原地眉頭緊皺,整個人立刻進入了沉思狀態當中……

大概幾息之後,林陽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精光,嘴角上突然揚起一抹無恥的笑容:「嘿,不進大羅元陽塔就不進,不就是一個凌武修士嗎,那又怎麼樣,老子就不信他能殺的了我!」

大概十分鐘之後……

西漠城某條街道上……

「快看,那不是木雪嗎?」

「他竟然大搖大擺的出來了!」

「他怎麼想的,李家和楊門現在都在找他,他竟然大搖大擺的走出來了?」

「呸,你還不知道?李家已經讓這個木雪搞殘了,昨夜木雪連殺了李家近十名真武境高手!李家現在哪敢冒頭!」

「誰說的?李家被這小子坑了,是因為這小子無恥的玩游擊,李家畢竟還是有底蘊的,只要這小子敢冒頭了,李家肯定還會來找這小子的,更何況還有楊門呢!」

街道之上,一時之間議論紛紛,無數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從遠處的街口處正不緊不慢走來的一個少年身上。這少年不是林陽還能是誰?

入目所見,此時林陽一臉的悠哉,彷彿根本不把李家和楊門兩大勢力的追殺當回事一樣,就差腦門上寫上四個大字「來砍我啊。」

林陽這幅傲嬌的摸樣,也是讓不少圍觀的人有些無語。

難道他心中就沒一個怕字嗎?

你能夠連挫李家是因為你無恥,是因為你打游擊,可是你現在大搖大擺的現身,難道就不怕人家召集人手把你圍起來嗎?

要知道這西漠城當中不但有李家和楊門兩大勢力在追你,還有官府的力量在幫助著!

知道了你的確切所在,官府派出幾千官兵將四周的街道一圍,插翅難飛懂不懂啊?

「唰!」

「快看!那個人是誰!」

這時街道上的人突然有人驚呼了一聲,立刻便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

見此,眾人紛紛順著聲源望去。

一瞬間眾人的眼中都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這人除了**還能有誰?

「楊門門主出現了!」

「這一夜未見楊門門主,他終於還是出現了!」

「完了,這一次這木雪肯定是跑不了了……」

「咦,你看他還是一臉的悠哉?他難道沒有見到楊門的門主嗎?對方可是凌武境的強者,難道他不害怕嗎?」

當見到**的時候,街道上的熱議已經達到了一個**,可是很快無數的人都紛紛吃驚,因為他們發現**出現之後,林陽也沒有立刻逃跑,而是依舊不慌不忙的在街道上走著!

一時之間無數的人疑惑了,林陽這是在找死不成?

而此刻,**的目光也早已鎖定在了林陽的身上。

「好你個小王八蛋……老子找你可是找的真不容易啊。」目光鎖定在不遠處的林陽身上,**深吸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

雙方雖然還有近千米的距離,但是在這個距離下,以凌武境的修為**自信絕對放跑不了林陽了。

而至於林陽的飛行異寶,**也不怕了。

當發現無法暗中接近林陽之後,**立刻便下了決斷,不再追擊林陽而是去了一趟西漠城主府!借到了一樣異寶!

天機神弩!

大周朝的神兵利器,專門為對付武者而設計,雖然西漠城的只是最初代的產品,只能射殺凌武境以下的,但是這已經足夠了!

一旦林陽使用飛行異寶的話,那麼自己也有辦法應付了。

至於眼下光明正大的來找林陽會被李家知道的事情,**已經不去想了。

原本**還打算在暗中將林陽擊殺,不讓李家知道這個消息……

但是現在這個念頭已經被推翻了,因為李家已經徹底被林陽弄了個半殘,現在的李家根本不足為懼,就在他來追林陽的路途當中,他已經吩咐了趙野與徐風帶著人馬去對付李家了……恐怕在林陽死了之後,李家也基本上就在西漠城除名了。

想象著能夠得到柳家的巨大報酬並且吞掉李家……徹底成為西漠城的霸主,甚至實力都能夠翻上好幾番,**的心就在興奮。

目光死死的鎖定住了遠方的林陽,此時二人之間已是不足五百米的距離!

而林陽看到自己沒有絲毫的想要逃跑的想法,讓**有些疑惑。

「你為什麼不跑?」待二人的距離到達三百米的時候,**突然冷聲道。

「我為什麼要跑?」林陽笑著問道。

「小子,你別以為你有飛行異寶我就不能拿你怎麼樣,今日的你必定葬身於此!」下一秒,**冷聲道。

「這小子原來有飛行異寶啊?」

「天啊,他到底什麼來頭,飛行異寶都能夠擁有,怪不得他膽子這麼大,見到**也不閃不避的。」

「不過……你聽**的話,好像已經有了對付飛行異寶的辦法了。」

聽著二人的對話一時之間街道上再度議論了起來,隨著二人的距離越來越近,街道上的氣氛也是越來越緊張了起來。

不少人此刻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了接下來的好戲。

「誰說過我要用飛行異寶了?」林陽笑了笑。

「你不會以為你能打的過我吧?」**冷笑著說道。

「打不過我承認。」林陽無所謂的說道:「但是你也註定殺不了我!」

**再度冷笑一聲:「你可真是敢說大話啊!」

「這樣吧,如果你今日殺不了我就跪在地上給我磕三個頭怎麼樣?」林陽淡笑道。

「你能受得起嗎?」!**的目光一瞬間變得冷了起來。

「這個你不用管,你就說行不行吧?」林陽笑了笑。

「好!我就看看你小子今日還怎麼能夠在我手下逃生!」一瞬間,**眼中殺機四起。

「哈哈!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是怎麼殺我的!」聞言,林陽猛的大笑了一聲,接下來只見林陽身形猛的動了起來,立刻像街道一旁急速掠去。

見此,**也是動了:「小子,你找死!」

可是林陽卻完全沒有理會**,徑直的奔著一個巨大的高樓當中衝去,僅僅幾秒的時間,林陽已是沖入了大樓內部!

「拿命來!」

**怒喝一聲,緊追而上。

可是下一秒……當**跨進大樓的門口之時……

「轟!」

突然間,一股強力的能量波動爆涌而出,旋即**整個人猶若斷了弦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嘔!」一口鮮血從**的口中吐出,**的面上閃爍著驚駭。

「敢在瓊海閣動手,找死不成!」

一聲浩蕩的聲音瞬息間響徹整條街道!

**:「……」

街道上的眾人:「……」

此時所有人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你小子他媽的未免太無恥了吧?

而與此同時,林陽在瓊海閣的大殿當中,看向一名已經被驚呆了的侍女:「你好」。

「啊……」侍女怔了怔,旋即回過神來,但一時之間還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用顫抖的聲音說著老生常談:「大人……你好……請問需要什麼幫助嗎?」

「能給我一把椅子嗎?最好在來一杯茶水,我想坐著看別人給我磕頭」。林陽輕描淡寫的說道。 無恥啊無恥,簡直是太無恥了!

此刻幾乎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這樣的一種感覺。

打不過人家就跑到瓊海閣去避難……所有人在瓊海閣當中動手都是不行的,這是瓊海閣的鐵律!這是眾人皆知的事情,但是誰也沒有想到,林陽竟然能夠無恥到這種地步!

「王八蛋!」猛的站起身來,**惡狠狠的看著此時已經坐在椅子上的林陽惡狠狠的說道。

此刻**簡直都要把自己的牙給咬碎了,他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林陽會擺出這麼一手來?

為了殺林陽……他不惜付出巨大的代價借用風噬狼,從城主府借天機神弩,甚至自己手下的三大總隊長都被他殺了一個,可是最後的結果卻是這樣?

「那個啥,**,你先把頭磕了吧。」而就在這時,林陽突然開口道。

**:「……」

「我磕你大爺!」**沒有半點猶豫,當即破口大罵道。

「哎……就知道你這種人會耍賴,還罵人,真是沒素質。」林陽搖頭嘆道。

「小王八蛋!你以為你一直呆在瓊海閣里就沒事了對吧?」**惡狠狠的說道。

「有事沒事的,你進來殺我啊?」林陽笑道:「沒本事就少在外邊嘮嘮叨叨的!」

「哼!大周朝建朝千年,從大周朝建朝的那一天起瓊海閣就存在了,你以為這麼多年來沒有人想過你這種辦法嗎?跑到瓊海閣去避難虧你想的出來!我告訴你,瓊海閣是不攙和任何勢力的鬥爭與武者的恩怨的!」**冷笑道:「他們只保護他們的客人,你在那裡要是不買賣什麼東西的話,用不了一天他們就會給你踢出來!」

「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少錢能夠在瓊海閣一直買東西!」**冷笑著。

「只要你一出了瓊海閣,就是你的死期!」

而這時,剛剛招待林陽的侍女也是走了上來,面色嚴肅的看著林陽凝聲道:「大人您好,剛剛那位大人說的沒錯,我們瓊海閣是不攙和任何勢力鬥爭的,如果大人您來我瓊海閣只是為了避難,請您出去。」

聞言,林陽笑了笑:「誰說我是為了避難?我可是你們瓊海閣的客人。」

「那大人請您購買東西。」侍女淡淡的說道。

「賣東西可以吧?」林陽笑了笑。

「自然也是可以的。」

「拿去吧。」林陽大手一揮,一顆元珠便是出現在了林陽的手中。

當看到這元珠之時,侍女面色立刻便是一變:「這是……」

以侍女的眼光何嘗看不出來,這是一件異寶,但卻是最垃圾的那種,這種異寶叫做元明珠,除了能夠照明以外沒有任何用處。

「怎麼?不收?」林陽笑著問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