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崔越看了沒多久,這臉色就越看越黑。

何鬆鬆拚命解釋,「這一定是節目組故意安排的,啊這……朔哥都沒反應過來,哈哈哈哈節目效果,節目效果……這……這這……」

她「這」不下去了,實在是找不到借口了,只好心說朔哥你自求多福吧。

其實江朔在節目上的表現並沒有什麼可以讓崔越吃醋的地方。

主要是現場那種氛圍,還有劇組演員的刻意助攻,以及節目組的後期剪輯,令人很不爽。

這個感覺就跟婚禮現場似的,親朋好友各種助攻開玩笑,主持人還提問互相看到對方的第一印象。

簡直了!

崔越很氣,氣得沒看完就關掉了手機。

然而,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撒氣的機會很快就來了。

下戲后,金晨敏就打電話來通知,讓崔越收拾收拾去上《榮光紀元》的新劇宣傳綜藝節目。

同樣也是劇組主創都出席,不同的是有兩個劇組一起上節目,用分組對抗的形式,既有綜藝效果,又宣傳了新劇。

巧的是,跟《榮光紀元》劇組一起參加節目的,正好就是江朔這部警匪劇的劇組。

也就是說,到時候崔越和江朔會被分在不同的組,並且各自跟自己劇中的CP配合,跟對方對抗。。 寡婦!

這兩個字,直接使得皇甫天嬋的身上有着強大的殺氣在迸發出來。

其一雙美艷的冷眸,冰冷的朝着陳玄看了過去。

見狀,皇甫洛璃暗道要遭。

「娘們,你想幹嘛?」陳玄被皇甫天嬋盯的有些發毛,這娘們的眼神太可怕了,就如同要喝他的血,吃他的肉一樣。

「幹嘛?老娘要廢了你……」皇甫天嬋忍不住心中的火氣了,直接朝着陳玄撲了過去,那強大的力量瞬間讓得陳玄無法動彈,更加無法反抗。

然後,一連串的拳頭不停的招呼在陳玄的身上。

再然後,便是陳玄那哭爹喊娘的聲音響徹整個別墅!

…………

江州與雲州交界之地,夜王族萬人長夜軍雄踞於此,這股強大的力量已經令得整個天/朝國都為之側目。

不僅是天/朝國高層,其他各大王族,乃至一些實力雄厚的強大勢力,他們的目光無不是匯聚在這裏。

眼下所有人都知道夜王族出動萬人長夜軍是為了周王族而來,起因便是因為夜王族的強者在江州被周王族的強者給殺了。

一旦此事周王族不給夜王族一個滿意的交代的話,絕對會爆發王族與王族之間的戰爭!

此時此刻,緊靠着江州、雲州交界之地的燕山市。

一輛豪華的轎車平穩的行駛在馬路上,在這輛轎車的後方,是一個車隊。

「縱橫聖子,我們的人傳來消息,夜王族的人已經到了指定地點。」副駕駛上一名周王族的強者轉頭朝着後排一名微閉着眼眸,渾身氣場強盛,相貌英俊的青年說道。

聞言,青年緩緩睜開眼睛,如電的眸子給人一種冷峻、可怕的凌厲感。

「這麼多年不見,不知道夜無敵有了多少長進?」青年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而他便是周王族的幾大聖子之一周縱橫,同時也是周王族青年一代最強者,已經內定的周王族下一任周王的繼承人,更重要的是對方已經躋身進入天榜!

「縱橫聖子,夜無敵號稱夜王族不世奇才,多年前便想挑戰軒轅,這麼些年過去了,恐怕他的實力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

「但願吧。」周縱橫那匹霸的眸子眯成一條線,各大王族的天才可都不是什麼簡單角色啊!

「縱橫聖子,還有一件事情,我們周王族在世俗江湖培養的狗被人殺了!」

周縱橫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冷光;「因為當年的協議,一直以來我們各大王族都不插手世俗江湖,這一次不過是養條狗而已,莫不是上面的人就看不下去了?」

「縱橫聖子,根據傳來的消息不是上面下的手,而是一個少年。」

聞言,周縱橫的眼中閃過一抹異色,其嘴角翹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有意思,看來擺平了夜無敵之後,我得親自去會會這個人了,敢殺我周王族養的狗,世俗江湖的人什麼時候膽子變得這麼大呢?」

「縱橫聖子,我們到了!」

車隊在一家五星級酒店的門前緩緩停下。

此刻在酒店的門口已經有着一位穿着唐裝的老人戰戰兢兢的在這裏等著了!

見到車隊到來,穿着唐裝的老人親自上前開門,卑躬屈膝的說道;「唐驍恭迎縱橫聖子!」

周縱橫從車上走了下來,瞧著這位名動整個江東之地的梟雄大佬,其眼中閃過一抹不屑之色,在普通人看來很厲害的五大梟雄,在他周縱橫的眼中不過就是一群螻蟻罷了!

酒店裏面,不少人看着唐驍這位名動江東的唐爺在那個英俊青年面前竟然如此卑躬屈膝,心中震驚的同時也都紛紛在猜測那青年的身份。

「你很不錯,聽說我周王族在世俗養的狗被人宰了,你好好努力,沒準這條狗空缺的位置或許就能落在你的頭上。」周縱橫丟下一句話,然後就帶着人走進了酒店裏面。

這一刻,唐驍的身上已經是冷汗直流,面對這位周王族的聖子,他感覺壓力太大了!

不過周王族的人來了燕山市,他這位燕山唐爺不得不親自出面迎接,一旦做的不到位,恐怕他的燕山唐門就沒必要存在了!

「唐爺……」唐門的人走了過來。

唐驍揮揮手說道;「傳令下去,讓我們唐門的人最近幾天給我老老實實在家待着,千萬不要惹事,一旦惹到了這些人的頭上,我唐門都得從這世上消失!」

「是,唐爺!」

唐驍很鬱悶,現在夜王族萬人長夜軍就在江州和雲州的交界之地盤踞著,距離燕山市很近,現在周王族的人又來了燕山市,他是真的怕這些神仙人物打起來!

酒店頂層的餐廳裏面,這裏已經很早就被清場了!

此刻夜無敵正安安靜靜的站在靠窗的位置,俯瞰著下方的車水馬龍!

在其身後,站着夜王族數名強者,無窮的氣勢,令人望而生畏!

周縱橫帶着人走進餐廳,其漫步來到了靠窗的位置,俯瞰着腳底下的這座城市,匹霸的眼眸中噙著笑意,說道;「在我周縱橫面前,你夜無敵就沒必要裝/逼了吧?這逼裝給誰看?」

「看來你周縱橫的文化水平還有待提高,這叫深沉,懂嗎?」夜無敵輕笑一聲,然後看着他說道;「你周縱橫把我約到這裏來顯然不是為了吃飯,說吧,你周王族想給我夜王族一個怎樣的交代?」

「交代?」周縱橫說道;「你想錯了,我周縱橫不會給你任何交代,我周王族更加不會對你夜王族交代什麼,因為你夜王族的人不是我周王族殺的,所以,我周王族為什麼要給你夜王族做交代?」

聽見此話,夜王族諸強者眼神冷銳,身上的氣勢涌動不安。

感覺到這裏,周王族的強者不著痕迹的靠近了周縱橫一些,雙方目光冷冷的對視,整個場面,劍拔弩張!

「周縱橫,我夜王族興師動眾而來,目前天下人的目光都在看着我們,你短短几句話就想把我打發了?讓我夜王族的臉面往哪放?」夜無敵輕笑一聲,說道;「我夜王族給了你們周王族三天時間,不過現在看來,你們周王族是沒有任何和平解決此事的誠意了,既然如此,就只能以武力來解決了!」

。 好奇怪,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坐了十幾分鐘的車,景苑大酒店終於到了。

喬思語付了車錢怒氣沖沖地下車時,門口的裴月月立刻迎上來擔憂道:「喬總,你還好吧?」

「非常好,第一次捉姦,還有點興奮呢!」嘴上說是興奮,可喬思語的一張小臉要多冰冷就有多冰冷,說話的時候都在咬牙切齒。

於是裴月月更擔憂了,「那要不要我再找幾個人陪你一起去?」

當今社會捉姦的事情屢見不鮮,無論是在街上還是在網絡媒體上,幾乎每天都會有捉姦的事情上演,喬思語閑來無事的時候,也會看看新聞。

大多數的捉姦活動基本上都是正室帶着一大堆人浩浩蕩蕩的去捉姦,為了曝光那對狗男女,有些正室還不惜動用了家裏所有的人,雙方一碰面,基本上都是正室打小三,而渣男護著小三,這樣凸顯的正室更可憐,自己的丈夫寧願去保護一個小三也不願意浪子回頭。

為了曝光不知廉恥的小三,那些正室還會拍個視頻什麼的放在網上,讓世人都譴責小三。

當然,還有一部分正室為了挽回自己的丈夫,單獨去會小三,當街拔了小三的衣服讓她在眾目睽睽之下喪失尊嚴。

以往看到這些的時候,說實話,喬思語都挺同情正室和小三的。

正室管不住自己的男人,男人出軌不在男人和自己身上找問題,把所有的過錯都怪在小三身上,熟不知如果不是男人本來就渣,那小三就算有萬般能耐也不可能爬得上男人的床。當然,小三更可憐,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明知道對方有家庭還不要臉的去勾|引,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喬思語不想把事情鬧得那麼大,她現在是顧家的女兒,她的一舉一動都代表着顧家的顏面,如果她帶着一堆人去捉姦,厲默川當着她的面兒護著肖珊珊,那她豈不是更可憐?

當然,如果厲默川死皮賴臉的不離婚,她也不介意動用一切「非常手段」!

思及此,喬思語淡淡道:「不用,把房卡給我,我自己上去,你在樓下等我。」

裴月月將弄到手的房卡交給了喬思語,臉上卻無比擔憂,「喬總,還是我陪你一起去吧。」

「等我凱旋歸來!」

說完,喬思語踩着高跟鞋直接走向了電梯。

1314房間!一生一世嗎?呵……

很快,喬思語就站在了十三樓的十四號房間門口,緊握着手中的房卡,喬思語的心裏無比混亂。她不知道她打開門的時候會看到什麼樣的場景,厲默川和肖珊珊在擁吻?在洗鴛鴦浴?或者是已經破布忌憚的在床上翻雲覆雨了?

無論是哪一個,想想她都覺得心痛的厲害。

心痛!?為什麼要為了一個渣男心痛,在肖珊珊被招進順昌集團的時候,她就已經想到了會有這麼一天,而且每天不都在期盼著這一刻的到來嗎?抓到厲默川出軌的證據,她就自由了,報了仇她就可以跟段瀟南在一起……

。一個嬌小玲瓏的身子沿著頂樓的邊緣坐著,一雙白嫩嫩的小腿在幾十米的高空晃啊晃,彷彿她絲毫沒有將這點高度放在眼裡。

靈靈嘴裡咀嚼著什麼東西,忽然她的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地自己腿上的迷你筆記本電腦。

過了一會,她慌慌忙忙吩咐著對講機莫凡道:「莫凡……你快回來,她丈夫也在蛻皮!」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184章真面目 劉封從張魯的電報里得知,華商會長鬍德彪在本次鬥爭當中都是首當其衝的人物,再加上胡德彪對爪哇島熟悉,因此他第一任總督打算讓胡德彪來當。

……

胡德彪等人在雨林里足足生活了十幾天,這才被人發現,他們被發現的時候,還以為自己死定了。

沒想到發現他們的人非常激動,居然嚷嚷著,說什麼大漢軍隊已經攻上爪哇島了,而且到處在找他們。

胡德彪滿臉不敢相信,大漢軍隊已經登岸爪哇島了,雖然他早就知道大漢一定會攻下爪哇島,要不然他也不會和林華冒險將大家帶出來,躲到到處都是蛇蟲鼠蟻的熱帶雨林裡面。但他萬萬沒想到能有這麼快。

這才過了不到十幾天吧,大漢軍隊不僅登岸,而且兵鋒已經達到這裡了,要知道他們現在的位置已經是爪哇島中段位置了。

「你是說大漢軍隊已經來了嗎?」胡德彪抓著那人問道。

那人是個獵戶,大漢軍隊進城之後,就在城中張貼告示,是懸賞尋找胡德彪一行人,並且將胡德彪的頭像畫得很傳神,就貼在城門口。

獵戶看完之後,就將胡德彪的樣子牢牢記在心裡,要知道那懸賞金額有好幾千兩呢,他要是得到好幾千兩白銀,那需要打什麼獵,直接到城裡買一個店鋪收租就行了。

「對呀,大漢軍隊過來了,還給大家分了土地,每個人都有,大家都去領土地耕種了。」

劉封奉行的就是軍隊開拔到哪裡,就在那裡施行漢律,而漢律當中最先令大家感受到變化的自然是分到了土地。

他們以往可沒有土地,都是貧民都是賤民,要不是沒有土地,他也不會上山打獵為生。

「好啊,咱們盼了這麼久,終於有好生活了。」胡德彪很清楚,土地對於老百姓的重要性,雖然他是個商人,但祖上就是沒了土地這才拚死一搏,下南洋經商的。

若是家中有半畝田地,何止南下掙這口危險飯。

「你們快跟我走吧,我也好領賞錢。」獵戶帶著胡德彪一行人走出雨林,說實在的,即便獵戶不來找他們,他們也得走出去了。

在雨林的日子可真的是太苦了,白天酷熱難消,夜晚蚊蟲叮咬。

若是苦點能保住性命那還好,只可惜糧食也越來越少,光靠打獵根本無法滿足這五六十號人的需求。

要是沒人來找他們,胡德彪都得帶著大家出去冒險找糧食了。

他們所在的地方是打橫城,走進打橫城,很多華商早就忍不住了,望著路邊的食物流口水。

心道自己之前怎麼不覺得這路邊的食物如此美味呢,現在看著直讓人流口水呀。

這可不嘛,餓了這麼多天了,見啥都是山珍美味。

「胡會長,我先買些吃的了。」不少人紛紛跑到攤位前,就像個餓死鬼一樣看著攤位上的食物,口水都差點滴落到人家碗筷里了。

「客官,你們……」攤位小販看著這群蓬頭露面的人,心裡都嚇壞了,自己是不是出面之間忘記燒香了,這回遇到鬼了。

「先給我們來兩百個包子。」嘩,一錠銀子丟在攤位小販的跟前,這可是他藏在鞋底的銀子,這才保住,要不然早就被尼德蘭軍警給搜颳走了。

見這群像鬼又像乞丐的人給了銀子,而且咬上去確實是真的,攤位小販這才顫顫悠悠遞出了包子。

「拿來吧,你,快點做,你這裡可沒有兩百個包子。」這五六十個人餓得面黃肌肉,要不是那腚銀子只夠買兩百個包子,他還想多買點。

於是大傢伙拿著包子死命地往嘴裡塞,生怕塞得慢了,就被人搶走了。

攤位小販見這群人跟餓死鬼一樣吃喝,他慌了,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只為了快點做出更多包子給他們。

「慢點吃,別撐著了。」胡德彪也咬開一個熱騰騰的大包子,作為會長的他吃相明顯就斯文多了。

儘管吃的也很快,但是吃得有條有理,讓人看上去一點都不匆忙。

「這位就是胡德彪會長吧。」

原來是那獵戶見他們吃得歡喜,根本不願意挪動腳步,於是他趕緊先行去衙門告知了張魯。

張魯聽到這個消息,立馬動身前往城門口,因為他已經得到了消息,陛下要封胡德彪為爪哇行省第一任總督。

「草民胡德彪拜見將軍。」雖然不知道張魯名字,但胡德彪看到張魯的穿著就知道其來路不小,大小是個將軍,於是他順勢往下跪。

當他跪到一半的時候,卻被張魯給拉住了。

「胡會長無須對我行禮,鄙人張魯,是本次討伐尼德蘭遠征軍元帥,今後咱們就是同僚了。」

聽張魯的話,讓胡德彪蒙圈,他一介草民,不過是個商人而已,在華夏,士農工商,商人的地位是排在最後的,什麼時候和張魯這樣的大將軍成為同僚了呢。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