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就在靈魂粉碎的一瞬,鬼九嗜驀然吐出了一口血,他身後的青色高樓更是傳出了嘩啦啦的震響,頃刻間,便開始坍塌消失。

「你輸了!」

三個字吐出,聖心的身影就到了鬼九嗜的身邊,手掌高高抬起,白色的劍芒嗡鳴不停,瞬間就要斬下。

鬼九嗜的眼中也露出了一抹狠辣之色,手掌一下放在了自己的心臟處,似乎要做出什麼狠辣的攻擊。

「夠了。」

就在這時,兩個字吐出,傲天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聖心和鬼九嗜的中央,一隻手掌握住了聖心的手,一隻手掌按在了鬼九嗜的肩頭。

「勝負已分,沒必要在戰鬥,記住,這只是名次的穩固,不是真正的決戰!」

話語落地,聖心笑了笑,身上的氣息一收,就不在動手。

「殺!」

鬼九嗜卻在此刻大吼一聲,身體震動,一掌拍向了聖心前胸!

殺意,凌冽!

所有人都驚呼一聲,誰都沒想到鬼九嗜在傲天出來的時候還敢動手!

聖心卻是面帶笑容,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果,身體不動,就這麼站在那裡。

「我說了,住手!」

轟!

暴喝聲響起,傲天的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金色的光華,狠狠衝擊到了鬼九嗜的身上,立刻讓鬼九嗜那憤怒的一掌停住,在也動彈不得。

「你是在挑戰裁判的耐心么?」

看著殺意濃郁的鬼九嗜,聖心笑著問了句,立刻,鬼九嗜眼神一怒,卻收了身上的氣勢,不再動作了。

「哼,看在你受傷的份上,我不罰你。」

傲天這時候也冷哼一聲,「不過,沒有下次!」

「是。」

鬼九嗜一點頭,目光再次看向了聖心,「這,只是一個開始。」

「呵呵,對我來說,這已經是結局了。」

聖心笑了一聲,轉身,就飛到了方恆等人的身邊。

鬼九嗜還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聖心離開,也不再多說,轉身回到了師兄陳滅生的旁邊。

觀眾席上的人也都在這時候鬆了一口氣。

不管怎麼樣,戰鬥算是結束了,聖心棋高一著,保住了自己的位置,鬼九嗜,卻還是原來的名次。

在觀眾的心中,他們是想要看到兩人真正分出生死的,只是他們清楚,這幾個人還沒有領取應該得到的寶貝。

等他們都得到了足夠的寶貝之後,他們在進行對決,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精彩。

「佩服。」

同一時間,看著回來的聖心,方恆也笑著吐出了兩個字。

「哈哈,佩服我做什麼,和你比起來,我不算什麼。」

聖心笑道。

「謙虛的過分,可就是在羞辱我們了啊。」明風在這時插了一句,「比起你們倆來,我們都差了老遠。」

「關我什麼事。」方恆無辜的說道。

「廢話,你就是個怪物,他也是怪物。」林清苑這時說了聲,「我們都是人,怎麼和怪物比。」

「哈哈,你們都是小怪物。」聖心笑道,「能闖到這一步的,哪個不是怪物。」

此話一出,四周幾人都是一愣,下一刻也都笑了起來,不在多說。

是啊,能闖到這一步的,都是天才之中的天才,超越了大部分人武道常識的存在,不是怪物是什麼?

「好了,前十之中,還有誰要戰鬥!」

這時,傲天再次轉身,問向了前十的人,前十的人卻都眼神一閃,沒有再說什麼。

前十之中,他們想要挑戰的方恆和林清苑都不能被挑戰,聖心和鬼九嗜也都戰鬥完畢,剩下的就是龍霸天,皇天子,以及白金木和冷水火了。

龍霸天和皇天子是強到了極點的存在,白金木和冷水火怎麼會犯傻過去和他們打,那純粹是浪費時間。

至於尊九五,他的實力也不是說著玩的,與其和他打,暴漏了自己的真實本領,還不一定能拿下,還不如保留自己的本領,等到最終決戰的時候在爆發出來有效。

見到前十之人都沒有在打算挑戰的了,傲天也鬆了一口氣,點頭道,「好,名次到這時候已經完全確定了,戰鬥到此結束一段時間,接下來,你們就跟著我前去玄天府,有十天的休息準備時間。」

話語落地,場中的人都是一愣,十天時間,這對他們來說,有點長了。

天空上的眾天才更是目光一閃,露出了隱隱的興奮之色,十天的時間,這足以證明這次的獎勵絕對珍貴了。

「現在,你們都去和你們的家人告別吧,半個時辰之後再來集結。」

傲天一揮手,立刻,天空上的很多天才都想著觀眾席飛去,方恆也飛向了王猛等人。

簡短的交談之後,方恆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回到了天空之中,對傲天說道,「前輩,參賽者的朋友親人是不是都是受到保護的。」

「是。」

傲天點頭,「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放心,你那三個朋友,已經被我玄天府的人注意了,在你離開的這段時間之中,誰都不敢動他們。」

「多謝前輩。」

聽到這話,方恆鬆了口氣,再次回到了王猛等人的身邊,交代起來。

等到該交代的都交代完畢之後,方恆剛才放下了心,回到了天空中,這時候其他的天才也都紛紛離開了家人朋友,在天空中聚集。

「都把該辦的事情辦完了?」

看著眾天才,傲天問了句。

所有人都是一點頭。

「那好,跟著我,出發!」

嗖!

話語之間,傲天的身影就化作了一道金色的光華,向著高空飛去,眾天才也紛紛爆發力量,飛快跟上。

觀眾席上的人看著那些離去的天才,眼神都很激動。

他們都知道,這些人是去領取那不可知的寶貝去了。

等他們回來的時候,真正的決戰,才會開始!

「可惜啊。」

就在這時,人群中的何春秋嘆息一聲,看著昏迷的何人敵。

何人敵被方恆從**和心靈上雙雙擊破,打擊很大,已經進入了重度昏迷之中,要不然,他這敗者的身份,也是能夠獲得獎勵的。

「家主!方恆那小子欺人太甚!」

就在這時,何春秋旁邊的一個中年人罵道,「竟然把敵兒打成了這個樣子,要不然我帶人回去,把方嘯天……」

啪!

這中年人的話語還沒說完,就挨了何春秋的一巴掌。

「你是蠢貨嗎!」

何春秋罵道,「方嘯天與我有舊,方恆是嘯天兒子,今日表現卻如此不凡,等他回去北方大陸之後,何人是他敵手!你對付嘯天,這和對付我們自己有什麼區別!」

聽到這話,這中年人才反應過來,腦門上滲出了冷汗,「是我糊塗,可是敵兒……」

「敵兒的事情誰都不用管。」

何春秋冷冷道,「他是我的孫子,是我何家的希望!不過是一次失敗,他早晚都會走出來的。」

聽到了這話,何家之人都是一點頭,不再多說。

「嘿嘿,孫子都被人廢了,還想著舊情?何春秋,我看你才是蠢貨吧。」

就在這時,站在何春秋不遠處的王鬼煉冷笑出聲,神情間儘是諷刺與得意。

「呵呵,王鬼煉,你就趁著現在儘管囂張吧。」何春秋笑了一聲,「我真的想知道,當方恆回到北方大陸的時候,你萬器宗是什麼下場。」

聽到這話,王鬼煉的臉色陰沉起來。

「他不會回去的。」

「他會的。」何春秋再次出言,「現在的他,你覺得誰還能威脅?我孫子的確是被打擊的不輕,可最起碼還活著,日後還可能更進一步,你兒子呢?等方恆回去之後,你認為你兒子會活?或者你認為你會活?」

王鬼煉的臉色更加陰沉。

他很想說他會活下去,他卻知道,這根本就是做夢。

他萬器宗屢次對付方恆,每一次都是下狠手,前段時間,他兒子更是聯繫了星之大陸的人刺殺方恆,這種種仇恨,方恆豈會饒了他?

「我勸你最好和曹家一樣,趕緊回去,安排後事。」看著王鬼煉的臉色,何春秋冷笑出言,「別到時候一點東西都剩不下。」

「哼!」

終於,王鬼煉冷哼一聲,「我會看著他死在這裡的!」

話語之間,王鬼煉就不再多說,開始閉目休息。

只是他的手掌,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聖兄,你是聖武大陸的少主,你覺得這玄天府會給我們什麼寶貝?」

天空之中,傲天正在前方飛行,跟在身後的方恆對著聖心問了句。∈♀頂點小說,

「這個我不知道。」

聖心苦笑一聲,「說實話,玄天府這種存在,真的不是我們能夠了解的,就連我的父親也不了解。」

這話一出,方恆的目光一閃,林清苑幾人卻是點頭。

「比武大會每隔二十年都會舉辦一次,而每一次的舉辦方,都是玄天府,從古自今,這種比武也不知道持續了多少屆,能有這本事的,豈是我們這些人能夠探究的?」

「我師父也說過,玄天府,已經有別於人了,屬於天界存在,我們,只不過是地界的螻蟻。」夢千幻也說道,「所以我們,還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

「嗯。」

方恆一點頭,也不再多問,哪怕他很想知道什麼還是天界什麼還是地界,他也閉上了嘴巴。

知道的太多,死的就會太快,這個道理,方恆也很明白。

飛行還在繼續,終於,當飛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在前方的傲天停下了身影。

「都在這裡不要動。」

聽到了這話,眾天才都是安靜的一點頭,停在了空中。

傲天在這時身影直立,腳步邁出,好像踩在了實質的地面上一般,開始走了起來。

當傲天按照東南西北各自走了八步之後,雙掌就突然間一合,大吼道,「天府之門,現!」

轟隆隆!

虛無之中突然傳出了一震巨響,很快,方恆等人的眼神就嚴肅起來。

在他們的眼中,此刻的傲天身上金光閃爍,氣息充塞天地空間之中,強橫無比,只是在這種氣息之下,卻有另一股強大的氣息開始升騰。

這股氣息,不充塞天地,卻如同天地,似乎這個氣息的主人,本來就代表一片天地一般!

嗡!

當這股氣息越來越明顯的時候,突然間,金光閃爍,一座巨大無比的金色大門,突然出現在了傲天面前!

此門金光閃閃,散發著一股浩瀚,蒼老,悠久的味道,恍若經歷了無數時光的洗禮,給人一種玄之又玄的感應。

「呼。」

傲天這時候也鬆了一口氣,手掌一揮,一道金色的光華就從他的手中飛出,進入了門中,立刻,大門開始打開,一股極其濃郁的靈氣噴發了出來,瞬間就讓方恆的人的神情一震。

只是定眼觀瞧,卻只能看見一片漆黑,給人一種莫名的恐懼。

「好了,這就是玄天府所在,跟我進去。」

傲天轉身說了句,就邁步進入了那金色的大門中,其他天才都是目光一閃,也都沒猶豫,跟了上去。

很快,當方恆的身影來也邁入了大門之後,那漆黑的畫面才開始變的鮮活起來,腳下踏著的,是金色的琉璃地面,四周,是空曠的大殿。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