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宏澤趕忙賠禮道歉。

幾人說話間,沈慕雪給兩人端來了茶水,然後就乖巧地退到了一旁。

白靈兒微笑點頭致謝,轉頭打量了一番小屋,再看着陳風問道:“怎麼樣?聽說你受傷了?”

“咳,沒啥事,腳凍傷了,快好了。”

陳風不願意說太多,隨意應付着。

“凍傷?出事了?”

白靈兒接着問道。

“沒事,放心。”

陳風打着哈哈問道:“話說你怎麼突然來了,不會真是單純的老闆關心員工吧?”

女上司的貼身男秘 ,也就不再多問,白了陳風一眼說道:“當然是老闆關心下屬了,不然能幹什麼。”

“不過呢,除此還有另外兩件事。”

話音剛落,白靈兒盯着柯宏澤看,明顯有些介懷。

陳風瞄了一眼,知道對方的顧慮,直接道:“沒事,有話直說就行,我信得過這狗東西。”

“艹,啥玩意,幹嘛罵人呢。”

柯宏澤也很醒目,起身道:“哎,煙癮犯了,你這什麼都好,就是有個大肚婆,抽不了煙,憋死我了。”

關于我變成妹妹這件事 ,他就灰溜溜跑了。

“不好意思哦。”

看着柯宏澤離去,白靈兒尷尬了小會。

“沒事,有話直說吧。”

陳風擺了擺手表示無妨。

白靈兒朝着邱燕璇使了使眼色,對方會意,從兜裏掏出了一個牛皮包裹,遞給了白靈兒。

“這是公司給你的獎勵,獎勵你在黑城的表現。”

白靈兒將包裹轉遞給了陳風:“20萬現金。”

聽到這話,沈慕雪有些愣神,驚訝地張開了嘴,要知道這個小家一個多月前還是清貧如水,米缸連米都沒有,結果沒多久,家裏就能有二十萬存款。


陳風沒理會沈慕雪的表情,接過包裹掂了掂,心想這錢來得及時,否則出去打市場還真是難題,他沒多留戀,直接扔在桌上笑着說:“行,那我謝謝公司了。”

對方對錢的態度,讓邱燕璇有些震驚,要知道自己抱着這麼多錢一路走來,心裏還戰戰兢兢的,結果人家看都沒看就隨意扔在一旁,讓她忍不住對這個男人好奇起來。

白靈兒反倒是習慣了陳風這種性格,明明很窮,身上卻有種天生的氣質,桀驁不馴,卻沉着冷靜。

“給了個紅棗,接下來是不是該賞一巴掌啊?”

白靈兒還沒開口,陳風倒是笑眯眯將對方的來意說了出來。

“什麼?”

白靈兒被對方一將軍,反而比對方還慌亂。

“行了,能讓白大小姐登門拜訪,一定是出了什麼事,讓你覺得心中有愧,對吧?”

陳風大大咧咧說着:“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是不是公司對先貨後款給我一個省份經銷權有異議,想反悔?”

此話一出,白靈兒和邱燕璇有些傻眼,對視了一眼,呆呆的表情足以讓陳風知曉一切。

“你…你怎麼知道的?”

白靈兒反問一句。

“直覺,男人的直覺是很靈驗的。”

陳風不願多解釋,要知道當年自己當老闆那會,這種事幹得多了。

“反悔是事實,不過沒有全悔,先貨後款這條約定依然有效,但區域換了,先前交接給你的東海省沒法給你了,換了個西川市場。”

白靈兒解釋道。

“西川?”

陳風皺了皺眉頭重複道。

“對,西川,一塊雞肋。”

白靈兒倒是沒有隱瞞,直接將這塊市場的情況全然告知。

經對方一解釋,陳風才知道這塊市場的難度。

首先西川屬於人口大省,國內品牌彙集地,“好享”、“嬰樂”等好幾家國內知名品牌已深耕多年,同價位的競爭對手“美而優”乳業更是落戶西川,除此還有諸多的外資品牌更不容小覷;

第二、西川屬於內陸,地方廣,農村多,多以中低價位產品爲主,對比東海省的高端價位產品,利潤空間更有限。

第三、白源乳業在西川幾乎沒有市場,月銷量少得可憐,月銷金額不到200萬,這數額對於一個年銷售額40多億的國內前十乳業公司,簡直上不來臺面。

陳風聽完,笑而不語,心裏默默構思着如何開展工作,對方雖然同意先貨後款,但卻給個低銷量市場,無疑是降低自己承擔的墊款,好計策。

“如…如果你覺得不合適,我可以回去跟我哥商量,給換個中等區域。”

看着陳風面無表情悶聲不響,白靈兒弱弱地說了一句。

“昂?”

陳風被對方的話從深思中拉回現實,連忙擺手:“不用,就西川,挺好的,相當於空白市場,纔好介入。”

“不是吧?你真這麼想?”

白靈兒有些傻眼,敢情眼前這人是傻子。

“嗯,不用換了,就西川,這好比賣鞋的去了非洲,有人看見都光着腳丫,覺得沒市場可言;但有人卻覺得市場潛力太大了,看自己怎麼想而已。”

陳風毫不在意地笑道。

白靈兒和邱燕璇對視一眼,特別無語,無奈對方願意接受,白靈兒愧疚的心也好受了許多。

談完正事,白靈兒又陪着陳風閒聊了一會,眼見着飯點時間快到,拒絕了沈慕雪的邀請,帶着邱燕璇離開了春光花園。

“白總,我怎麼覺得這個陳風沒表面看着那麼簡單啊?”

坐進車裏,邱燕璇說出了自己的疑慮:“雖然表面一副輕佻的模樣,總是笑呵呵不修邊幅,但我總感覺他心裏藏着故事,凡事都信心滿滿的樣子。”

白靈兒沒說話,盯着車窗外那棟老舊的樓房發了一陣呆,重新戴上了墨鏡,啓動了車子絕塵而去。 白靈兒走後,陳風獨自坐在客廳裏冥神思考,手裏握着沉甸甸的錢,臉色不是太好。

沈慕雪靜靜地坐在旁邊,揪着手指,時不時擡頭看着對方,想說點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素手魔醫:嗜血王爺俏皮妃 ,示意沒事。

“爸爸,媽媽……”

這時,剛剛午覺睡醒的女兒揉着朦朧的雙眼從裏屋走了出來,呆呆地喊着父母。

“妞妞,過來。”

陳風朝着女兒招了招手,等女兒靠近,一把就把她抱了起來,順手摟住了沈慕雪。

“咳咳”

突然門外傳來一聲咳嗽聲。

“不好意思,實在不想打擾你們一家的溫馨,無奈我站得實在太久了,煙都抽了好幾根。”

柯宏澤撓着頭,舔着臉笑道。

被對方一取笑,沈慕雪嬌羞地紅着臉,低下了頭。

“你帶女兒去買點菜吧,晚上我喊彈弓一起過來吃飯。”

陳風對着沈慕雪說了一聲,然後扭頭朝着柯宏澤招了招手:“過來,有事找你商量。”

沈慕雪知道陳風要談事,帶着女兒進屋換了衣服就出去了。

“諾,這是欠你的3萬塊。”

陳風從牛皮包裹裏掏出三疊錢遞給了對方。

“譁,發財了?這麼多錢。”

柯宏澤突然明白爲什麼白靈兒要支開自己了,原來是來送錢。

“這算什麼,以後還會有更多的,保證你數到手抽筋。”

陳風遞了根菸給對方,老婆外出了,家裏也可以肆無忌憚的抽菸了。

“你就吹吧,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我還不知道你。”

柯宏澤接過煙,漫不經心地回了一句。

陳風深吸了口煙,將白靈兒的第二個目的說了出來。

柯宏澤聽完,驚訝得合不攏嘴,嚥了咽口水問道:“你說的是真的?沒糊弄我?”

“靠,你又不是大姑娘,我糊弄你有獎啊?再說大姑娘也比不上我老婆。”

陳風踹了對方一腳。

“那倒也是。”

柯宏澤撇着嘴說,然後問道:“那你怎麼考慮的,真去西川打天下?”

“去啊,這麼好的機會,用命換來的,幹嘛不去?”

陳風堅定地說。

柯宏澤點了點頭,不用墊款的生意,而且是知名品牌奶粉,確實沒有拒絕的道理。

“我和你聊這些,不是想問你意見,而是想問你,跟不跟我去?”

陳風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

柯宏澤指着自己,有些不解:“我能行嗎?我就一個賣保險的。”

“怎麼不行?我要的就是你這張嘴,死的都能說活的。”


陳風嘿嘿笑道。

柯宏澤撓着頭,微笑着想了一會答道:“其實賣奶粉也不是不行,而且我一個單身貴族,去哪都沒啥兩樣,但你拖家帶口的,能行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