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第一個死者被發現后,現場有一個教官曾經告訴梁鴻卓,他在五點五十分的時候曾經去過廁所,但是當時他只知道第一個廁所隔間是關閉的,並不知道裡面有人死了。

這就意味著,徐龍即使殺死人也只有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處理屍體。

後面謝冬青對死者的屍體進行了瞳孔滲透分析,確認死亡時間是在五點三十以後。

閉上眼,周昂想象自己就是徐龍。

蹲在廁所的一個隔間,手裡握著匕首,屏住呼吸等待有人進入廁所。

響起腳步聲,隔壁的門打開,站在馬桶上,吊著身子慢慢的靠近坐著的那人。

捂住嘴,一刀割喉。

不對!真正的殺人兇手另有其人!

這種精確如手術刀般的殺人手法,徐龍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不可能做得到。

周昂突然想到在那間出租屋裡那個男生也是被如此精確的一刀割喉而死。

陷害周昂和在體育館里行兇的是同一個人!

楊教授和祁局長暫時離開了會議室,會議室里的警員們都在端著盒飯解決著遲來的晚飯。 第188章舊人相見

陳建新留給張衛兵的字條也就是隻言片語,沒有什麼主要內容,總之就是什麼自己公務在身,抽不出時間來迎接張衛兵,希望以後大家在工作上認真配合,私下裡又能成為好朋友,等等諸如此類的官方語言。

張衛兵把紙條團成一團,扔在了紙簍裡面。

給他配的這個辦公室還算可以,十來平米的面積,作為一個副局級標準,也算是合格了。

別看以前自己在燕南鎮當鎮長,級別比較低,但是那辦公室可是得有二十多平米,是這個兩倍之多,現在人升級了,反倒是沒有之前的環境好了。

高處不勝寒,官場就是這樣,你這個官員做的越高,看著你的眼睛也就越多,你的一舉一動,受到的限制也就會越來越多,沒有關注你的時候,你想怎麼折騰都行,但當你地位高了,有人開始注意你了,你的對手也開始越來越強大的時候,你就要小心甚微,千萬不能給任何人留下任何馬腳。

張衛兵自己找了一塊布,屋子裡沒有衛生間,他只能去公共衛生間,把抹布弄濕了,然後回到辦公室擦了擦桌子,又擦了擦書櫃,倒是沒有多少塵土,不過張衛兵多少有點潔癖,覺得只有擦一遍,才能夠把之前走的那個人的氣息,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都統統帶走。

張衛兵正忙活著,這時候有人敲辦公室門,一個長相平平的女人站在門口,恭敬的跟張衛兵說道:「張局長,您好,我是您的秘書,我叫夏洛。」

「夏洛?」張衛兵重複了一句,然後收斂的一笑,繼續說道:「你也好。」

「您別收拾了,我來幫您吧。」說著,這個長相有點像沈騰的姑娘趕緊走到了張衛兵的身邊,準備幫他幹活。

張衛兵挪開了腳步,說道:「不用不用,這點小事我自己來就行,我有不是地主老財的,你也不是傭人丫鬟,你要是真幫我,就幫我找幾個紙箱子來。」

「找紙箱子幹嘛?」

「把書架上的這些書都裝進箱子里。封上,然後找個地方放起來。」張衛兵說道。

「這寫書都不錯啊,是前任副局長留下的,還有一些是單位發的,這寫書……」

不等夏洛說完,張衛兵打斷了她的話,說道:「我自己也有不少書要搬過來,不把這些書清理了,我的書上不了書架的,聽我的,去拿紙箱子。」

「哦,好的。」說完,夏洛離開了辦公室,張奕看了看夏洛的背影,覺得這個女人有點問題。

作為一個秘書,一般都應該是領導讓幹什麼就幹什麼,那那麼多廢話啊。通過這夏洛剛才的種種行為,張衛兵都覺得,她並不是一個純粹的秘書,或者說,她做這個行業時間不長。也許,是有人故意派到他身邊,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拍這個女人到張衛兵身邊的,到並不一定是張衛兵的對手,很有可能是藤子季香安排進來的人!所以,這個人,張衛兵還不能換走,要是換走的話,就會讓藤子季香覺得,張衛兵有私心。

張衛兵還是選擇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好。

箱子拿來了,張衛兵把書一本本的放進箱子裡面,夏洛也跟著一起幫忙。完事之後,下落說單位有一個倉庫,可以吧這幾箱子書都放倉庫去。

張衛兵剛一點頭,這夏洛彎腰就搬起兩個箱子,這分量少說也得是四五十斤呢,這女人搬著箱子,健步如飛,張衛兵在後面也搬著倆,甚至都有點跟不上這女人的步伐。

看不出來,這長相平平甚至說有,有點難看的女人,這力氣倒是挺大的。

放好了箱子之後,也到了中午下班的時間了,夏洛說道:「局長,我帶你去單位食堂吃飯吧,你們局長直接上二樓,開小灶,規格高,伙食比我們的好。」

張衛兵一愣,眉頭一皺,但是還是說道:「行,我們走。」


倆人進了食堂,過樓梯的時候,夏洛沒有往上走,因為自己是個小員工,沒資格上二樓吃飯。

張衛兵也沒有走,跟著夏洛竟然在一樓的窗口領飯盒。

「哎,張局長,您不要跟著我啊,這不是您吃飯的地方,這都是大鍋飯,沒啥油水,比學校食堂的好不到哪去,您上樓吃啊,上請來的可都是大師傅!聽說色香味都不錯,你們就長,規格高!」夏洛說道。

張衛兵搖搖頭,笑著說道:「我,窮苦出身,家裡都是當農民的,想不了福,還是吃大鍋飯比較和胃口,稍微吃點好的話,我這肚子享受不起啊。」

「呵呵,張局長,您這是說笑,都是聽說吃不好的飯鬧肚子的,您這個怎麼吃好飯還鬧肚子啊。」

「沒辦法,我這人就是這樣,毛病多。」說著,張衛兵拿了一個飯盒,然後去領飯,標準的,四菜一湯,兩葷兩素,主食可以選擇米飯或者饅頭,張衛兵是北方人,保留著傳統北方人的血統,吃飯的話,還是喜歡吃麵食。

其實這大鍋飯也挺好吃的,規格也可以了,吃飯的時候,張衛兵跟夏洛了解了一下他們這些公安人員的待遇。

夏洛說不上來什麼,顯然,她這個警察也沒有做多久,這進一步驗證了張衛兵的猜想是正確的,絕對是被派遣過來的。

既然這樣,張衛兵要在這女人面前,表現的盡量相信她,但是,絕對不能讓她知道自己機密的事情。尤其是自己是國家秘密部隊士兵的身份!

這個身份一旦被知道了,不管是傳到藤子季香那裡,還是傳到別的高管那裡,那一切就都會變得不在安寧!

張衛兵現在其實也就相當於卧底,只不過,國家怕他拍到了藤子季香那裡,而藤子季香,又把他派遣到了公安局!

張衛兵還堅信,在整個廊坪市的各個部門,藤子季香派來的卧底,一定不只是他張衛兵一個,而且這個數量,絕對不在少數。

所以,張衛兵先得鬧明白了,倒是誰是誰的人!

下午,開了一個會議,雖然正局長陳建華不在,公安局裡面照樣有幾個在家的領導召開會議,張衛兵趕到,也算是趕上了。

會議的主要內容就是,公安局未來的發展計劃,所謂發展計劃,其實就在給自己定目標,每年要完成多好多少的案子,要抓多少多少的犯人,要把犯罪分子控制到百分之多少多少,要提讀喲少個典型警員等等,這都是套路上的會議,張衛兵不怎麼喜歡。

會議上,房芳的父親房耀藍作為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也做了一大段的重要發言。

張衛兵在那聽得都快睡著了,不過最後房耀藍說完之後,張衛兵還是跟著鼓了鼓掌。

房耀藍覺得跟張衛兵也算是老相識了,就跟張衛兵說道:「衛兵,你雖然今天剛到,對咱們局的很多情況還不夠諒解,不過,你作為副局長,也是要發言的,說說吧,哪怕是說說對於咱們公安局未來的期望。」

張衛兵笑了笑,說道:「房局,算了吧,我就不要說了,我這人,粗枝大葉,一說話就沒準捅了簍子,好事閉嘴比較好。」

「哪的話啊,咱們公安局,有一說一,有什麼說什麼,來吧大膽的說!」

張衛兵說道:「那好,那我就說了,剛才,房局也提到了,公安局接下來半年的工作任務,有一項是要節省開支,什麼以後見啥公車出行,減少單位的用電量,這些都可以,不過,我想再加上一條,那就是,咱們吃飯的時候,不要分什麼的大鍋飯和小灶,不要分什麼領導和職員。

咱們都是公安人員啊,都是為國家為人民服務的,不是在這裡享福的。憑什麼人家員工吃的就是四菜一湯,領導就要上二樓開小灶,慶大師傅啊?這每年領導開小灶,也得開進去不少掐吧,而且,二樓的伙食,又有多少個領導會長期關顧的,還不是經常回去飯店酒店裡面大吃大喝,公款消費。

與其那樣,依我說,咱們領導和職員,做到一律平等,要門在就都來大師傅,要麼咱們就都一起大鍋飯!今天中午,我吃的大鍋飯,我覺得挺好吃的。」

張衛兵一席話說完了之後,下面的人鴉雀無聲,房耀藍多少有點尷尬,覺得這是搬起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丫子。

早知道張衛兵不按照套路來的話,還不如不讓他說這些話呢!

房耀藍作為這裡目前職位最高的,也只能是連連點頭,畢竟,人家張衛兵說的也確實話粗理不粗,是這個道理,領導和職員,分開吃飯,明顯的這就是有等級劃分啊,這不是社會主義國家應該出現的制度,尤其是還是在國家單位裡面!

散了會,房耀藍叫住了張衛兵,說晚上想要一起吃個飯,他也叫兩個市裡的朋友,有幾個人,讓張衛兵儘早的熟悉環境。

張衛兵欣然答應,但是沒想到,晚上吃飯的時候,遇到了一些比較尷尬的事情。

這天晚上吃飯,房耀藍竟然請來了一些根本就不是公安機關的人,在場的,有市紀檢委的,有檢察院的,有法院的,是市委的,甚至,還有發改委的段躍升!這可是段雪梅的父親,現在也已經做了發改委的主任,他老婆,當初嫌棄張衛兵,看不起張衛兵的於鳳霞也在……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 體育館裡面暫時沒有了騷亂,疫苗也在陸續的製作著,只要等第一例臨床試驗成功就可以在體育館里的感染選手之中應用。

長達三天的不眠不休讓會議室里的眾人都充滿了疲態,但眾人都看到了希望。

周昂沒有,此時他眼睛死死地盯著面前的幾張照片,和之前出租屋內死者的模樣進行了對比。

事情還沒有結束,周昂此時明白了之前那個中年男人的意思。

體育館看似事了,但是其中真正的危險還沒有被揪出來,他們交給周昂的任務就是這個。

找出真正的兇手!

周昂睜開眼睛,一種危險的警兆在他腦海里浮現。

那名真正的兇手隱藏得極深,並且心機深沉,所有的行動沒有露出任何馬腳。

周昂第一次有種遇到對手的感覺。

到底是誰?

突然周昂心裡一驚,他剛剛想到了警兆的來源!

這次的殺人案與一個月之前的兩起殺人案有一點是共通的……

殺人者的行兇過程都是在某種特殊的情緒之下。

糟糕!

周昂突然想到這點,找身邊吃飯的馬警官借了手機撥通了梁鴻卓的電話。

不知道是否還來得及……


……

第三組。

梁鴻卓看著第三組試驗人員從走廊里出去,現在他們正在進行病毒蛋白接種試驗。

梁鴻卓他們的這批警察就是第一組。

之前的蛋白接種試驗只在小白鼠身上進行過,所以第一組的試驗是最具有風險的。

但是梁鴻卓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當防疫小組的組長問他是否願意作為第一組試驗個體時,他毫不猶豫的同意了。

現在他在監控室里等待身體里的反應,殺人兇手徐龍被關在了走廊盡頭的那間辦公室,現在還不能將他送出去。

看著面前監控屏幕上一排排的綠燈,剛才防疫小組的人講每個人的生命機能監控參數復調回了初值。

看了看牆壁上掛鐘的時間,21:11,梁鴻卓揉了揉眼睛,伏在桌子上準備睡一會兒。

他到體育館要完成的任務已經完成,殺人兇手現在被兩個警察看著,現在下面的選手們得知即將可以出去,那種緊張的氛圍也消散了許多。

除了部分目睹了徐龍殺人過程,那些目擊者現在都處於神經高度緊張的狀態,被梁鴻卓集中安排到了一個休息片區。

只要控制好剩餘的這批人,直到體育館的拘禁結束,都不會再出問題。

帶著這個想法,疲倦的梁鴻卓眼皮再也撐不住,黑暗襲來。

監控室里突然傳出警報聲,坐在梁鴻卓身邊的另一個醫生立刻打開監控界面里變成紅色的那個編號。

467……這個醫生愣了愣,突然意識到467就是剛才才安裝的,看著伏在桌上睡著的梁鴻卓,他面色奇怪的將梁鴻卓的手抬了起來。

梁鴻卓手腕上的紅色錶帶上寫著一行編號,467,這個醫生臉色大變,出現問題的就是梁鴻卓!

匆匆叫來防疫小組的成員,將梁鴻卓帶到了隔壁。

梁鴻卓身體里的疫苗出現了作用,導致他現在身體狀況異常。

將梁鴻卓帶走的時候,他們沒有注意到梁鴻卓放在桌上的手機瘋狂的震動著。

手機摔落地面,振動聲夏然而止。

……

周昂坐在警車的副駕駛上,馬警官開著車看著他的神色安慰道。

「小陳啊,你也不要太擔心,我估計老於也沒什麼大問題,那邊的醫生不是已經說過了嘛,這種是正常的免疫反應……」

周昂點點頭,沒有說出自己所擔心的事。

剛才他通過謝冬青的電話聯繫上了體育館那邊,得知梁鴻卓注射疫苗之後出現了免疫反應,現在已經陷入昏迷。

但是周昂擔憂的是另一件事……

只希望還來得及,雖然周昂已經讓謝冬青注意一下徐龍的情況,但是時間可能還是晚了些。

一個月前的兩個案子的兇手最後都是陷入昏迷,周昂此時已經確認這次徐龍的突然行兇殺人與之前的案子脫不開聯繫。

那麼此時徐龍的清醒將成為串聯起幾個案子的關鍵。

還來得及嗎?

周昂看到警車開進了S大,前往體育館的路邊已經被一道道隔離帶攔了起來,每一道關卡前都有一隊武警看守著。

如果事態繼續擴散的話,省廳將會申請部隊介入,這輛掛著省廳牌照的車都難以進入被完全封鎖的體育館。

在不為大眾所知的外界,這裡已經被列入了瘟疫禁區。

周昂此時坐在警車上往體育館駛去,是同楊教授交談了三分鐘后才獲得的允許。

體育館的疫情還未完全獲得控制,萬一疫苗沒有效果,周昂將會和裡面的人一起被困住。

警車在體育館外停下,馬警官走出警車,將通行證交給武警隊長又回到車上。

武警隊長面色複雜的看著從副駕駛上下來的周昂,這是這幾天第一個主動進入體育館的人,他沒想到來的這人竟然這麼年輕,還是個學生模樣。

「跟我來吧!」

武警隊長帶著周昂到了一處消毒室,換上了普通的白色防護服,周昂在臨時搭建的消毒房間里呆了十分鐘后才進入了體育館里。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