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雨拍了下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把自己的人生交給那樣的人,就直接離開了依賴,坐在秋天上也不著急離開,直接做出了一點看著遠處的風景,別說這裡雖然偏遠了點。

但是,風景是確實好的,遠遠就能看到了,煙火的味道還有城市的味道,雖然看起來很遠很遠,這樣心情無比愉悅,看著燈火交融,時不時一些彩燈緩緩上升,就像彩虹一般表現在他的眼前,令她心情舒悅。

誤會也沒什麼,只是卻讓人誤以為他喜歡那樣糟糕的人,就讓他很不舒服,但是這有點說不清,所以就沉默下來吧,畢竟還有一句話,清者自清。

梁思雨回到大廳看著他們已經坐在了沙發上看著電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

涼暖暖嘆了口氣,直接對著所有人說,「那個我們還是留在這裡多幾天吧,這件事情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解決,反正實習那些事情再推遲一點吧,都是熟悉的人的公司,晚一點也沒事吧,你說是吧。」

梁思雨對著言謙,直接笑了起來,看著他沒有一點讓他拒絕的味道,言謙無奈輕笑,看著他的眼神,彷彿就像在威脅他一樣,他如果真的要說出一個不字,或許他會直接升起拳頭打下來了。

言謙點頭,「可以沒問題,我會讓歐陽安排。」說完言謙江頭轉向了歐陽身上,「你明天回去幫我處理公司的事情。」

說完,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把視線放在了姝辰身上,看著他滿臉淡漠,「你也回去幫你帶著,風雨一起回去,他現在身體還沒有恢復好,也需要回家了,在這裡雖然可以放鬆,但是時間長了對他也不太好,所以明天帶他回去繼續回公司,跟歐陽一起幫我看著我過幾天處理好這裡事情就回去。」

歐陽跟舒城點點頭,而後直接走上了樓打算收拾東西,風雨見書傳上去了也直接起身,畢竟他怎麼說也是個外人,留在這裡多多少少也不太合適,也起身跟著姝辰的身後上樓。

梁思雨坐在沙發上看著安琪兒滿臉的困惑,還有一些懊惱,她知道她現在正煩著在省的事情,他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說,「你是不是覺得很煩惱?我們慢慢來,這件事一定會過去的,他那樣的人一定不能如願!」

安琪兒輕笑,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微微點的下頭,說,「放心吧,我沒事,我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被他惦記的,這件事情我已經有了對策了,我絕對不會嫁給他那樣的人。」

那是在他真的信誓旦旦的說這句話時,也有些放心,但更多的還是很擔心往後的三天你他會不會真的有解決的辦法,萬一解決不了那他怎麼辦?真的要嫁給那樣的人嗎?那樣的人怎麼可能真的會幸福呢,肯定只是想要他的家長吧,畢竟聽安琪兒說他們家好像也不是很好,跟他們在一起也算是佔便宜的角色。

梁思雨滿臉擔心看著安琪兒,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該做些什麼,他很多時候都有種無力的感覺,這一件事發生的這麼突然,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處理,畢竟雖然他手上有證據,但他既然能夠從警察局中安然無恙的走出來,那麼這件事就肯定不太簡單,或許他把東西再一次遞交給警察也是徒勞。

剛想到了原先跟他說的那句話時,直接拉著原先的衣角示意他往陽台方向走一下。

言謙知道,他想要問他,什麼也微微點了下頭,起身拉著他的手,直接往陽台的方向走,來到了陽台,四目相對。

梁思雨鎮定下來,複雜的心情,看著遠處的風景,這沒有任何想要安靜賞悅的心情。

「你剛才想要跟我說些什麼?你說那個事情不太簡單那裡查出來,他有什麼樣的事例了嗎?這件事究竟要怎麼解決?該不會三天後他真的要把安琪兒娶回家了吧,我看他好像勢在必得的樣子,我怕他會做些什麼對安琪兒不太利的事情。」

言謙點點頭,「有一股背後的勢力把它從警察局裡救出來,那些答案已經被銷毀了,就算我們再提交一次,他們也一樣會銷毀,根本就不能把它怎麼樣,因為已經有一股挺強大的勢力加入,很有可能就是沖著安琪兒他們家來的,這應該是跟想要吞掉他們家吃力,脫不了關係,最近像他們家這樣強大的勢力,有人想要吞併也很正常,一般作為商人,如果想要收購一個項目都會以最低最低最低的價格收入,他們就是想要打這樣的主意,用最少的付出,收入最高的利潤,這就是商人會想到的。」

「什麼樣的商人才會想到這種惡毒的事情,你一個女孩的婚姻來,但籌碼這樣又是哪樣的,商人能夠做得出來的,他們做事情都這麼缺德的嗎?難道說,你也是,畢竟你也算得上是個商人吧。」

言謙輕輕笑了笑,也不在意他話里的意思直接來到了圍欄前,將手搭在上面,看著遠處,小鳥飛過,「其實吧,如果說我是一個好的商人,那也不算是,但是我也不是一個奸商,畢竟這麼卑劣的手段我可做不出來,我也不需要用這樣卑劣的手段,畢竟如果想要低付出高收入,這不是唯一的辦法,這是最蠢的一個辦法,所以,我不會用。」

梁思雨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商人要做些什麼,他只知道是與非,黑暗或者是白天,「那你知道對方是誰嗎?他們真的只是因為想要安伯伯他們公司想要吃一塊很肥很肥的豬肉,而不是因為其他事情?而這一股勢力又是誰?」

「還沒有查出來,但是已經有一點點眉目,也是這裡的一股勢力,只是不知道是誰隱藏著的背後的人是誰,但是如果我們這些室外的話,很有可能會保全自己,但一旦划進來了,或許我們也會喂,一起攪進這一趟泥水。」

梁思雨思考狀看著言謙,「那裡想不想踏進這一趟泥水,如果你不想踏進來的話,你可以退出,你可以先回去,但是我一定會陪著他,不會讓他掉入那樣的陷阱,明知道那是個死胡同,是個懸崖我不會讓安琪兒垮進去的。」

言謙直勾勾的看著梁思雨,只覺得他這一刻很認真,他也做出一副考慮的模樣,看著遠處隨後認真的,帶著探究的眼神望著梁思雨。

「那我問你一句,你想我留下來還是想我回去?這一趟混水你想要我摻合進來嗎?還是想讓我遠離?」

梁思雨神色微愣,認真的想了想,隨著心說,「我……我覺得你可以回去,最近你好像也幫不了什麼,也沒必要摻合進來,這裡有我安琪兒的事情,我一定會幫他面對到底我不會讓他嫁給他,但是細想一程,我又好像沒有什麼能力可以阻止這一切的發生,我突然發現我真的好無奈,很多很多時候,很多很多事情都力不從心,真希望自己能夠強大一點,強大到可以幫助身邊的每一個人幫助到自己最重要的人。」

「我可以幫你。」原先畫一出梁思雨,直接把視線放在他的身上,兩人四目相對一時間所有的話語卡在了喉嚨間,默默的盯著對方,沒有再說一句話,到梁思雨的心是溫暖的,面對年輕這麼認真的說,我幫你,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低著頭笑了一笑,也不再回復他的任何話語。

安琪兒跟安伯伯坐在了位置上,言館館正在旁邊認真的看著電視劇,但耳朵時不時關注著兩人,但兩人沉默不語,一句話也沒有說讓他感到了,某種無奈的感覺。

雖然電視切換到了,小孩子該看的動漫片,但他還是想要,知道兩人的反應,但觀察了那麼久兩人都閉口不談,沒有人說一句話,也沒有人先開口。

言館館突然覺得有些渴了,直接落地,這時安伯伯看著言館館,慈愛的眼神帶著些複雜的感情,「你想要去哪裡?」

言館館指了一下水壺,「安爺爺,我想要喝水,我可以喝這個水嗎?」

安伯伯傾笑點點頭,無奈又帶著寵溺的笑容直接起身來到了水壺邊,拿起拿起了一個空空的水杯,倒進一些水,而後遞給言館館。

「當然可以喝呀來,把這杯水全部喝完哦,小孩子多喝水比較好,不過小心一點,這個水有點熱,吹一下再喝。」

言館館點頭,露出可愛的虎牙,萌萌的笑臉真誠的看著安伯伯,「謝謝爺爺,我已經喝習慣熱水了,這個水溫剛剛好的,不怕。」

說完,言館館立刻將水杯放在了自己的嘴巴里,咕嚕咕嚕的把全部水都喝完,喝完之後,滿臉真誠的笑臉看著安伯伯,「安爺爺,我已經喝完了,您看,一滴水都沒有哦。」

安伯伯笑了,第1次覺得小孩子怎麼能這麼可愛直接來到了言館館身邊,直接將他抱了起來,「你喜歡讓爺爺抱你嗎?爺爺可以抱你嗎?」

言館館笑了,點點頭,「爺爺當然可以抱我啊,爺爺身體真香,爺爺洗澡是用什麼樣味道的沐浴露啊?這麼香就好像那種很好很好聞的香水一樣,但不嗆鼻。」

「爺爺就用那種很普通很普通的沐浴露啊,你身上跟爺爺的味道差不多,我們都用同一種沐浴露的,所以啊,都一樣,你也很香。」

說完,安伯伯抱著言館館直接坐回到了沙發上,看著陽光光就覺得很喜歡,看著看著想到了什麼似的,把視線放在了風管家身上,就連不開心的事情也一併忘記了。

「風管家把我昨天買的東西都拿出來吧,差點都忘掉了,我買了先玩具給他。」

風管家也像是剛剛想起一樣,轉身走向了一間雜物房,直接從那邊拿出了新買的三盒玩具來到了安伯伯的身邊,直接放在了空位置上,言館館看著這些,變形金剛以及一些樂高玩具,還有某個新出的,忘記名字的玩具,眼睛上著光立刻從安伯伯的身上下來拿著,一盒樂高笑得合不攏嘴。

安伯伯見他這麼喜歡也滿意的笑了,對著他,「這幾個玩具喜歡嗎?喜歡的話,可以直接在這裡玩啊,我幫你拆開。」

言館館點頭如搗蒜一樣,看著安伯伯直接把玩具開開了,喜字之間過,開始拼了起來。

梁思雨跟言謙重陽台,出來便看到了言館館在玩著樂高玩具,輕笑著走過去,小心翼翼拍著他的肩膀,「你這些玩具從哪裡來的呀?我怎麼不記得,我們這幾天給你買了這些玩具了?」

「不是的,這是爺爺送給我的,如果你不信的話,你可以問一下安爺爺呀。」

安伯伯笑得合不攏嘴,輕輕點了下頭,看著梁思雨露出慈愛的笑,「是的,這些東西是我昨天出去的時候無意中看到買下來的,我覺得像他這個年齡應該喜歡,所以就都買回來了,不過也不多,就買了三件,我怕太多了,到時候你們回去,東西會放不下,所以就沒有買很多。」

梁思雨眉心撅起,對著安伯伯滿臉不好意思,「這這這實在是太破費了,我們這幾天在這裡森林的著名的就已經夠不好意思了,您還買禮物給他,那怎麼能說得過去,這些東西買了多少錢呀,我轉賬給你。」 梁思雨眉心撅起,對著安伯伯滿臉不好意思,「這這這實在是太破費了,我們這幾天在這裡森林的著名的就已經夠不好意思了,您還買禮物給他,那怎麼能說得過去,這些東西買了多少錢呀,我轉賬給你。」

安伯伯不高興了,立刻推回了梁思雨的手,滿臉嚴肅帶著一點點的不愉快,道,「不用!怎麼可以給我錢啊,這是我給他的一點點小心意啊,孩子這麼可愛,來我家這麼久了,我家裡也沒有一點玩具可以給他的,出了你們每天出去玩帶他一起去以外就沒有玩過什麼玩具了,這樣對一個小孩子多不好啊,你要是還尊敬我這個老人的話就給我好好地收著,不要再說什麼給我錢了!畢竟安伯伯我不缺這點錢啊。」

梁思雨見安伯伯一臉抗拒,也知道安伯伯也只是想要給孩子點東西,也就點點頭笑了,「那好吧,安伯伯謝謝您啊。」

說完,把視線放在言館館身上,一臉沒好氣道,「你給安伯伯說了些些沒有啊?做小孩子不能這麼沒禮貌的啊,知道嗎?還有,把你這些東西好好地收好,不是要你現在就收好,而是要你待會玩好了,不要讓伯伯給你收拾知道嗎?要自己收好!知道不。」

言館館翻了下白眼,看著梁思雨就有點頭大,「知道了,我從小到大的禮儀不是白學的,這麼簡單的事情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真是開玩笑,就算是你要我做出行動來,我都可以。」

「那你倒是做出行動來啊,你說了沒有啊。」

言館館看著梁思雨直接摸著他的頭,用力拍大了下他的手,「知不知道男孩子的頭是不能亂摸的啊!萬一我的髮型被你弄亂了你給我弄啊!說了那麼多遍了還是死性不改。」

「哎哎哎,你這孩子,人小小的,說話怎麼就這麼沒有禮貌的啊,誰教你這麼說的話的啊!你爸教你的是不是啊! 民國之錦繡梅緣 !這句話一點都沒錯。」

言謙滿臉無奈的看著梁思雨,怎麼兩人吵架還捎帶上自己了啊!沒好氣的看了一眼言館館,直接領著他的耳朵,及其暴力的轉過他的身上看著安伯伯,「說!道歉。」

安伯伯一看言謙這麼暴力對待言館館,立馬打開他的手,「小孩子還那麼小,怎麼可以動粗的啊!小孩子要慢慢教啊,我看啊,八成就是你教出來的。」

言謙突然覺得,言館館真的是去到哪裡都可以發揮他那一副討好人的本領,而且一對一個準的啊。

言謙無奈,也百口莫辯,看著安伯伯抱著言館館,言館館露出了虎牙笑得很是好看,陽光,那一刻,彷彿整個世界就剩下了他們幾個,言謙看著梁思雨倒水照顧言館館喝水,但言館館不太領情,直接推開,「我剛才都已經喝了好多水了!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爺爺啊,爺爺知道我喝了很多很多水,我都差點撐死了。」

安伯伯看著言館館說差點撐死了,也想到了剛才給的水或許是真的有點多,抱歉的看著言館館,「對不起啊,我忘記了你是個小人了,給了那麼多的水讓你喝,你也真的挺乖的啊,我給你那麼多,你喝不完還真的直接喝完了,真不會=愧對伯伯對你那麼喜歡,真的是越看你越喜歡了,要你真的是我的外孫子那該多好啊,這樣我一定會含笑九泉的。」

安琪兒跟梁思雨聽到安伯伯的說那句含笑九泉那一刻,立馬反應,無比激動開口,「呸呸呸!什麼含笑九泉!重新說!這句話哪能亂說的!」

安伯伯擺擺手,「沒事,都過大半的人了,也米有什麼好忌諱的,我也是一個年半過百啦,沒事沒事,況且說說也不會真的死。」

「話雖如此,但還是不要亂說的好,爺爺一定可以長命百歲的!」

梁思雨衷心說完,看著安琪兒,安琪兒便知道梁思雨是什麼樣的意思,也附和道。

「對啊!外公一定可以長命百歲的!畢竟我爺爺身體這麼好,一定可以活到我的兒子出生后的十八歲,二十八歲生日!但是呢,我的兒子什麼時候來就不一定了,很有可能會第一胎是個女兒也說不定啊。」

安伯伯笑了,看著梁思雨跟安琪兒那麼擔心自己,也微微笑了笑,點頭,「那好吧,既然你們都這麼,對我的期望那麼大,那我就好好地繼續下去,我要努力活到一百三十八歲,算一下啊,我還有五十多年要活啊,我要好好地等你們真真正正的生個大胖子出來。」

梁思雨跟安琪兒都臉紅了,對於老爺爺說的話就覺得特別的羞人,但是,是那麼的害羞的羞,很多時候,他都特別希望自己可以好好地,好好地生活,好好地找個人平平淡淡,但很多時候,天不如人意啊。

梁思雨看著安伯伯臉上的痕迹就覺得有些心酸,但很快便笑了,看著言館館在安伯伯的懷裡睡著的那一刻,好似有一種很平淡的感覺,真希望時光慢下來啊。

言謙看著每個人都這麼的有活力,有魅力的生活著,也感受到了這一刻平淡的溫暖,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將這一份情感深深刻在心中,不忘記,不丟棄。

梁思雨嘴角上揚,坐在沙發上,看著安伯伯轉檯看青春劇的那一刻笑得無比陽光······

兩天後,突然傳來了jiuos的暴斃,梁思雨正吃著早餐,一位婦人直接就站在門外破口大罵,雖然聽不見,但管家還是報給了安伯伯知道。

安伯伯一早就收到了這個消息,昨天晚上到現在他的電話都沒有開,就是不想要聽到這樣的聲音。

看著風管家站在自己面前,說那人的母親就在門外大超大碼的那一刻,安伯伯輕輕鬆了口氣,隨後點頭示意讓人進來。

風管家眉心崛起,「但是,現在如果把人放進來的話會不會變得不太好呀!她會搗亂的,他絕對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你的身上,畢竟,那天······」

安伯伯打斷了他的話,「清者自清,很多時候,不是我們做的,我們乾淨,不怕別人怎麼猜想,這些我們都不怕,我也不會放在心上,畢竟,乾淨的人就算被潑了墨還是可以洗乾淨,不幹凈的,怎麼洗,身上還是一片黑。」

風管家點頭,也只好根據安伯伯的話出去開門,梁思雨滿臉擔心,眉心掘的都能壓死一隻螞蟻。

梁思雨擔心問道,「這件事對你們家是不是一個打擊?會不會影響到你們的生活呀。」

安伯伯看著梁思雨,在看了一眼安琪兒,「現在他的死無異於在法律上是屬於無效的,就算是他們追究也不能拿安琪兒怎麼樣了,但,事情雖然不是我們做的,但這段時間,公司一定會很亂,他們也不會輕易的放過我們,所以,我懇請你幫我把安琪兒帶走,讓他去中國躲躲,這裡的事情交給我處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安琪兒罷了,剛好我已經在中國的公司打好了所有的事情,安琪兒可以直接上班擔任管理,如果股東不信服,你把前幾天我交給你的文件直接給股東大會上的那些人看,看完了他們就不得不支持你了。」

安琪兒搖搖頭,嚴肅而認真,「我現在已經長大了,我不能再像小時候一樣躲在你的身後享受著你的保護,我需要,也必然要自己承擔一些風險,這一次的事情讓我跟你一起處理吧外公,我以後怎麼說也要管理好您的公司,您也說過我是您的接班人,當然,我那個還沒有找到的姐姐也是,但是,在姐姐回來之前,在姐姐能夠找到之前,我都會代替姐姐好好地管理著公司,等姐姐回來,我跟姐姐一起上!」說完,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梁思雨,但也是轉眼之間。

安伯伯搖搖頭,「我還不需要你這麼快成長,公司爺爺看著還是可以的,你現在主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地找個人談下戀愛,要是你真的把我的公司繼承,攔了重權,恐怕,你想要玩的機會都要變小很多很多了。」

「我不怕,我想要給外公好好地減輕一下負擔,我現在已經二十三歲了,我應該幫您,所以我是不會離開的,外公應該知道我是個什麼樣性格的人,我一旦決定了,就算是外公,也不能把我勸走的,我要陪著外公。」

安伯伯笑了,覺得安琪兒越來越像自己年輕的時候,但很多時候性格上跟母親不太像,或許跟父親有關吧,不過也是哪位小孩了,安琪兒從小就沒有了父母,爸爸媽媽都沒有見過,一記事就只剩下他這個爺爺,或許心裡邊多多少少都會有點不太好受的吧,畢竟自己的媽媽不要自己,誰也受不了,也不想要去想。

梁思雨在一邊看著兩人說話,幫著安琪兒看著安伯伯,「安伯伯,雖然我跟你的認識時間不長,也知道您是個很厲害的人,但是,安琪兒想要陪著你,你就不要拒絕了吧,畢竟,安琪兒真的很擔心你的。」

「我記得我剛跟她認識的時候,她就向我提起過您,我就覺得你很偉大,為了照顧她,您應該也受了很多歡樂或者是痛苦吧,你們從小就一起生活,雖然生活可以說是很好的,但是怎麼說也是一種相依為命的感情,所以您就讓安琪兒留下來陪你吧,我雖然也跟你們認識不長時間,但是我也好想要幫你,所以我也不想要回去,我想要留下來,雖然很有可能我會幫不上什麼忙,但是,我會在一邊只要我會的,我可以的,我一定竭盡我的所能,我一定站在你們這一邊!不過那個人死的也是有點蹊蹺啊,明明前兩天來找我們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現在一轉眼就已經死了了,真的是太讓人好奇了,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死的那麼突然。」

安伯伯眉心崛起,「聽說是死於心臟病,檢驗過了,沒有任何下毒的成分,也沒有什麼病,就是死於辛長兵,聽說好像是什麼哮喘引起的。」

「這樣啊,但是他來我家裡住的時候我看他的身體很硬朗的啊,而且哪方面跟別人偷情的時候,好像也挺猛的,怎麼突然就死於心臟病了呢,而且還是那麼莫名其妙。」

梁思雨剛說完,還沒有踹過氣,一位婦人的聲音,帶著正宗的法語破口大罵,還沒有看到人,聲音就已經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梁思雨聽著哪位婦人說的話,並沒有聽懂,但看著女人凶神惡煞,氣呼呼,眼角帶淚,衣衫不整的走進來的那一刻,梁思雨確實是有點嚇著了,看著女人,對著安琪兒大聲喊了一句,但是梁思雨一個字都沒聽懂。

但所有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梁思雨直接走向了言謙,看著言年軒還有言館館憤怒的神情,以及安伯伯的面色鐵青,小心翼翼,用兩人能夠聽得見的聲音說。

「那個女人在說什麼啊,我怎麼一個字都聽不懂?不過看錶情,還有他說話的語氣,應該是挺好聽的。」

言謙點點頭,微微彎腰,曲著身子,看著梁思雨,「你猜的不錯,確實是挺難聽的,你確定喲聽我翻譯嗎?」

l梁思雨點頭,滿臉視死如歸,準備壓抑怒火點頭,「聽!為什麼不聽!你說。」

「她說啊,為什麼他的兒子前幾天來這裡的時候就挺好的,一回去了,兩天時間就死了是不是他們做的手腳,還說,安伯伯他們心腸狠毒,陷害他的兒子,安琪兒不檢點,明明是她西安跟很多男人上的床,被她兒子發現了,卻調過來反咬一口,還捏造證據將她的兒子送進警察局,真是無惡不作!不知羞恥,也不知道安琪兒身上有沒有性病,現在,為了悔婚,就要把他的兒子殺了,心腸很惡毒,等等,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梁思雨怒了,這一切可是他一直跟著安琪兒經歷過來的!那個人做了什麼他們可是清清楚楚親眼看見!現在卻直接倒打一耙,真的就挺過分的了啊!怎麼這個世界上會有這麼惡毒的人,怎麼天不收啊! 這是一片溫暖的海洋,楊偉靜靜地躺在海洋中動也不動,他想睜開眼睛看看周圍的一切,使盡全身力氣也無法做到,現在他只想安靜地躺在這兒,享受這片靜謐和溫暖。

他在下意識中內視自己的身體狀況,好像完全無損,丹田中有一團灰濛濛的氣體在緩慢旋轉著,並不是以前的黑氣,在這團灰氣中他感受到了龐大的生機。

他突然想起,自己不是死了嗎?他現在還能感受到當時渾身劇烈的疼痛,那在自己眼中迅速放大的拳頭,還有楊景升當時那充滿絕望的雙眼。

他很想搞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況,但是根本無法做到,他甚至連眼睛都無法睜開,他只能慢慢地積攢力氣。

現在丹田中的黑氣已經不在,終於可以開始修鍊了。他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意念,將自己識海中的金色能量順著經脈轉移到丹田之中。

這一次無比順利,將金色能量轉移到丹田中后,金色能量碰到灰氣之後,迸發出興奮的情緒。

是的,楊偉竟然從這縷金色能量中感受到了一股興奮的情緒。金色能量就像是飢餓了許久的人看到了山珍海味一般,瞬間將灰氣吞噬。

而金色能量也在這一刻急速地成長了起來,當金色能量將灰氣完全吞噬,金色能量再也不是先前的一絲絲一縷縷,而是成為了一團,光芒也更加凝實。

就在這時,這一片溫暖的海洋忽然間產生了波動,就像有一張大口瞬間將海洋吞噬了一半有餘,並且海洋還在不斷地消失,楊偉也隨著水流進入了那張巨口之中。

忽然聽到耳旁傳來一聲女人的驚呼,「啊!怎麼會這樣!」

經過一陣安靜之後,又是一陣忙碌的聲音,又有一股股水流不斷地沖刷著自己的身體,被人巔過來倒過去的一陣折騰之後,又在他屁股上「啪!啪!」地扇了兩巴掌。

然後就聽到有人推門走了出去,女人說話的聲音傳來,「恭喜老爺,賀喜老爺,夫人生了位公子。」

一個陰柔的聲音道:「恭喜楊公,剛才夫人生產之時,屋內金光大作,必是天上星君下凡,楊家興旺,指曰可待也。」

只聽一雄渾的男中音興奮地笑道:「哈哈哈,多謝先生吉言,我楊松終於有后了!」

說著推門走了進來,說道:「夫人辛苦了,我楊家香火有了延續,夫人是我楊家最大的功臣。」

一虛弱的女聲道:「老爺折殺賤妾了,這是楊家積德,老爺福厚罷了,哪有賤妾半分功勞。」

「哈哈」楊松現在只懂得傻笑了。

楊偉聽到這裡,徹底地明白過來了,自己原來也加入了穿越大軍了。

只聽女聲又道:「還請老爺給孩子賜個名字。」

楊松仍然無法掩飾自己的興奮。「我已經想了很久了,這孩子在我楊家,衣食可保無憂,只希望其德行深厚,擁有一個偉大的人格和偉大的情艹,將我楊家發揚光大,可取名偉,夫人覺得如何?」

楊偉一聽登時就不樂意了,我二十多年頂著這麼個倒霉名字,如今都穿一次了,名字咋還不給換一個乜?奈何他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只能幹瞪眼,錯了,他連眼睛都睜不開。

只聽女聲道:「全憑老爺做主。」

這一聲算是徹底把楊偉的名字確定了下來。楊偉只急得幾百隻小貓在他心裡拚命地撓著,卻說不出一個字來,只覺得悲從中來。

他一張嘴,竟然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萬般無奈化成了一聲嘹亮的啼哭,越想越憋屈,竟是哭聲不止。

只聽女聲又道:「這孩子生他時都沒哭,打他屁股都沒反應,沒想老爺一給他賜名,他就哭得這麼大聲,看來是極喜歡老爺給他取的名字的。」

楊偉在心裡大罵,娘西瓜皮,老子這是喜歡嗎?老子這是憋屈的。哭著哭著,想是也哭得累了,沉沉得睡了過去。

轉眼間,三年過去了,這三年裡他是吃飽了睡,睡醒了吃,沒什麼煩心事。當然了,他想要有煩心事也不可能。

他只是一門心思地修鍊金光決,現在的他體內已經充斥了大量的金色能量,估計現在讓他拿個奧林匹克冠軍也不是難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