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雲的手放在門把手上,隨時準備關門。

威廉詹姆斯笑着說道。

「楊先生,我們誠摯的邀請你參加會議,這場會議沒有你的參加,就失去了意義。」

楊雲再次關上了門。

不過很快,門被打開,端著一碗佛跳牆的楊雲出現在了威廉詹姆斯面前。

「看在你態度不錯的份上,我就賞你個面子,去看看你們要搞什麼名堂。」

鳥巢運動會的中心。

七百二十三個國家齊聚一堂。

楊雲坐在最角落,威廉詹姆斯把他邀請過來后,就再也不管他。

楊雲也落得清閑,

十大國家,九國坐在中央,其它國家按排名環顧而坐,這就意味着這場交談全世界都能看到。

扶桑國的千本大輝先說道:

「萬國奧運會威脅到了我們水藍星的生存,讓我們水藍星的所有人都陷入內鬥之中,我們九大國家聯合商議了一個辦法,以此來解決這次的危機。」

「下面請吉姆布朗先生宣佈。」

吉姆布朗站了出來。

「我們聯合商議,決定每場比賽先內定好第一名,由七百三十二個國家輪流擔當。」

「第一名必須保證自己的分數足夠低,好讓萬國奧運會的裁判劃分的時候不好評判,從而降低處罰。」

威廉詹姆斯接着說。

「按照大國排名,下一場是米國排名,接着是鷹國,浪漫國,戰鬥民族。。。」

「炎華因為第一場比賽獲得了勝利,只能排在最後,等新一輪。」

所有運動員扭頭看向了楊雲。

這傢伙正在與佛跳牆大戰,好像這個會議與他無關。

千本大輝站到了楊雲面前,打掉了他的佛跳牆。

「楊雲,這是大國會議,你既然參加了,總要發表意見。」

「說說,你們炎華同不同意?」

楊雲斜眼看着千本大輝。

「讓我同意?你在想屁吃!」

「輸一場最少減少3年壽命,還不算其他懲罰。」

「也就是說,連續輸掉二十場就相當於滅國,排名二十名以後的國家,是不是等死就行了。」

「還是說,你覺得我們炎華人和你們扶桑國的人一樣喝了污染廢水,變異成了萬年王八。」

千本大輝被楊雲這番話氣得不輕,忍着不敢動手。

萬國奧運會沒有規定不能鬥毆,但是誰也不敢貿然動手。

「還有,你們都用腦袋想想,我們現在是在鳥巢,在萬國奧運會的主場,是超越我們認知的存在,我們的小手段能瞞過萬國奧運會?」

「萬一來個集體作弊,取消成績,加倍處罰,大家一起玩兒完!」

說完,楊雲拍拍屁股準備走人。

這會議沒意思,擺明了是其他九個國家埋的坑。

楊雲可以設想,這九個國家的第一名輪流完畢,其他國家死的死,殘的殘,沒能力反抗,說不定會被直接被吞併。

千本大輝攔在了楊雲面前。

「楊雲,所有國家都已經同意了這個方案,你這是在和全世界作對!」

炎華直播間內,所有人提心弔膽。

如今楊雲騎虎難下,答應,後邊比賽全輸。

不答應,那就是和全世界對抗,這代價有點大。

如今的處境是前有猛虎磨牙吮血,後有凶狼伺機而動,不管怎麼走都是死路。

宋雄氣得雙拳發顫,這幾個國家,已經不是第一次聯合起來逼迫炎華。

鳥巢中。

楊雲突然笑了。

「要打仗嗎?」

千本大輝一愣。

「納尼?」

楊雲臉色一寒。

「我說,要打仗嗎?」

「我答應也是死,不答應也是死,那我乾脆不答應,死得體面一點。」

「大不了核平毀滅,我就不信炎華十四億勇士,滅不掉你們一個彈丸之國。」

「還有,我不管你們私下怎麼商量,能拿第一的比賽我絕不放棄,什麼狗屁會議,都被米國當槍使,你問問吉姆布朗,他敢和我們打嗎?」

「要是打仗,最先沖的就是扶桑,然後是泡菜國,接着阿三國。。。」

「米國不等我們兩敗俱傷,是不會出手的,煞筆。」

說完,楊雲揚長而去。

炎華直播間。

「解氣!太解氣了!」

「你們看見了嗎?吉姆布朗的臉都黑成碳了。」

「何止是吉姆布朗,米國元首怕也差不多。」

「我剛聽說扶桑國的老大氣得心臟病犯了。」

「還有這等好事?」

「看來掃地僧懟人功夫也是一流。」

。。。。

直播間內熱火朝天,楊雲又從房間內出來,走到了千本大輝面前。

千本大輝抬頭。

「後悔了?想加入?」

楊云:「你要賠償我的佛跳牆,否則後果自負。」

說完進了房間,千本大輝氣得直翻白眼。

這場會議最後不歡而散,因為有楊雲帶頭,其他原本不敢反抗的國家紛紛站出來表示自己不同意吉姆布朗的方案。

這一次的世界會談成了當今最大的笑柄。

房間內,宋雄正在和楊雲通話。

「楊雲,你要小心點,米國不可能只有這點手段,他們暗中肯定謀划著我們不知道的事情,你是最危險的人。」

楊雲點點頭。

「萬國奧運會應該有規則限制,我們不可能打鬥,我在這裏很安全。」

「不過我一個人在這裏,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也太難受了,要是能送個美女上來,那就舒服了。」

宋雄笑罵。

「你小子還是別想了,要是能去鳥巢,我肯定第一個上去。」

楊云:「滾,老子不搞基!」

說完,關了通訊儀。

炎華奧運中心,宋雄確定楊雲離開,扭頭對小王說道。

「都準備好了嗎?」

小王點點頭。

「全軍待命,聽候您的指令。」「嘁,你以為有寧安頤給你撐腰就了不起了嗎。」孟星光諷刺道。

「老四。」孟鶴一眉頭微皺,一臉嚴肅地看著孟淮四。

孟淮四一眼就明白了大哥的意思。

「星光,家主說話的時候不能插嘴。」他用的稱呼是家主,而不是大伯,就是提醒孟星光不要壞了規矩。

林希夢也偷偷捏了捏兒子

《被迫綁定戀愛系統后》第240章我記住了「還真挺像你說的這麼回事,這陰陽八卦圖真是神奇,完完全全的複製了我之前所經歷過的一切。

我估計這後面所顯示的就是接下來要發生的事,那麼我究竟是為何,怎麼會躺在那座石棺中呢?那個白髮老人又是誰?」程慕凡摸了摸下巴。

「無論如何,會長還是要多加小心為好,雖然那許鳴浩死了,不過會長現在名揚在外,眼紅會長的人多的是,也說不準那些人會來找會長的麻煩。

這陰陽八卦圖竟有如此作用,那會長就將它帶在身邊,指不定在危機時……

《神相風水師》第二百零七章我就是程慕凡 劉毅對面位置的狙擊手,連著開兩槍后右眼透過層層疊疊泛著暈光的雪沫子,死死的盯著目標位置。

拇指搓著發僵的食指,開始重新計算風速。

說是計算,實際上根本就沒法計算,完全是根據經驗估算,或者說——瞎蒙。

憑著感覺修正了瞄鏡的差值,正要精確瞄準,對面的目標居然起身了。

狙擊手覺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侮辱,想也沒想便再次扣下了扳機……

「嘭~」

子彈瞬間逆風激射,急速飛躍六百米的距離間,彈道先微微上揚飄起,又猛的向下,一頭扎進了距離目標地三米左右的積雪中。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