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被引誘的實在是遭不住了,身體反映非常大,頂起了帳篷,眼睛死死的盯著。

揚盈看著煙頭才知道這才是罪魁禍首,就準備去幫蔡琳打掉正在冒煙的煙頭。

車上的揚盈現在可是高興了,自己心裡喜歡的男人,不光是保護了自己,還保護了自己的朋友.

趙佳雨說道,西北楓哥哥把你衣服都弄濕了,害羞的又說道,要不你拖下來,我幫你洗洗,楓的心裡想著,女人咋喜歡又來這招。!~!如上,欠缺的更新也會補上的、、

大概,欠了一百章了吧,上個月二十章,加上這個月二十天每天四更、、、、虱子多了不癢、、、 「中-國農-業-部領-導奔赴各地考察,中-國農科院數位農業專家一起奔赴各地,對各地受災情況進行調研、、」

「我們相信,在中-央領-導和我們中科院院士的努力下,今年農業上受災的原因一定會儘快解決,讓我國農業恢復正常的生產、、」

五月的青雲山村氣溫已經比較高了,雲逸家的客廳里非常的暖和,雲逸抱著兒子坐在家中客廳里看著電視,電視上的新-聞里正播放著關於中-國北方農業受災的新-聞。

看了一會兒新-聞,雲逸便覺得有些不耐煩了,尤其是兒子更是不老實,在腿上晃悠來晃悠去的,嘴裡嘟嘟嚕嚕的不知道說著什麼,更是讓雲逸懶得在屋裡呆著。

「兒子,走爸爸帶你出去玩兒!」

雲逸抱起兒子,就要往外走,小雲山這傢伙連忙嘴裡大叫著,非得要拿著遙控小汽車才行,好在正在院子里的悟空聽到了小傢伙的吵鬧聲后,拐著腿走了進來,這才讓看到了悟空的小傢伙安靜了下來。

懷裡抱著小雲山,肩膀上坐著悟空,後面跟著小白,雲逸溜達溜達的出了門。

五月的青雲山,到處都是一片生機勃勃的景象,山上深綠色的大樹連天接地,蒼翠青綠的讓人賞心悅目;而從雲逸家莊園通往北面村裡的泥土小路的兩側,一簇簇奼紫嫣紅的野花爭奇鬥豔的開放著,這花香勾引的一隻只蜜蜂嗡嗡叫著采蜜。

「春天裡那個百花開,哥哥我帶著小妹去春遊、、、」

懷裡抱著兒子,雲逸哼著不知名的小曲走著,只是他這小曲的詞兒不知道唱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雲逸哥哥,帶著小雲山去哪兒玩呢?」

正走著。忽然雲逸聽到路邊不遠的地方有人在叫自己,他驚訝的一轉頭,頓時就看到了李旭玢在離著小路三十來米的一處灌木叢邊上站著,臉上帶著盈盈笑意看著自己。

一簇簇野花在她身邊綻放,四周圍繞在她腰-際的鮮花,映襯的李旭玢纖細的身材,那細長的瓜子臉微微含-著笑,像是一叢鮮花中最美麗的那一朵,在風中微微搖動著,勾人心弦。讓雲逸看的都有點發獃了。


「雲逸哥哥?」

李旭玢見雲逸有點發獃,原本就有點微微紅-潤的臉孔羞意更甚,輕聲叫道。

「哦、、哦,是玢玢啊,你怎麼在這裡?」

雲逸這才驚醒過來。有些尷尬的撓撓腦袋,東張西望了一下。沒有看到什麼特殊情況。便沒話找話的道:

「玢玢,這裡的鮮花開的不錯嘛,你到這裡來採花的?」

李旭玢身邊的花兒確實開的很旺-盛,也很嬌艷,只是李旭玢微微搖頭,纖纖玉-指指著花叢里微微在風中搖曳的花兒。認真的道:

「不是的,我是研究青雲山村的這種蜜蜂,這種蜜蜂很奇怪,體型和西方引進的義大利蜜蜂差不多。甚至還要大一點;只是形態上卻是和中-國傳統的本地中華蜂有很相像,只是體型比中華蜂又大出太多。

以前我從未在別的地方見到過這種蜜蜂,網路上的昆蟲世界也查不到任何一種類似的蜜蜂,所以從去年在你家山林地里一見到這種蜜蜂,我就想研究一下!」

順著李旭玢纖細修長的手指,雲逸這才注意到野花上的蜜蜂,頓時眼中就是一愣,不由微微愣了一下,這不就是自己山林地的那些變異蜜蜂嗎,怎麼都飛到這裡來了,看來它們擴張的族群不小啊!

「雲逸哥哥,這蜜蜂我去年最早是在你家山林地里見到的,你是從nǎ里找來的這種蜜蜂?」

看到雲逸臉上不在意的表情,李旭玢走近雲逸,小-臉上滿是認真的表情問道。

「額,這個蜜蜂我也忘了,誰知道這蜜蜂是怎麼飛到我家山林地里安家的,這東西誰在意,這山上蜜蜂這麼多!」

雲逸不在意的道,這蜜蜂他倒是知道來歷,可問題是不能告訴你啊。

「雲逸哥哥,你好好想想,這蜜蜂到底是從nǎ里飛出來的,這蜜蜂我觀察了一年多,看其習性和中華蜂幾乎一模一樣,對於解決目前我國面臨的生態危機有重要的幫助!」


見雲逸一臉不在意的表情,李旭玢收斂了微笑,口氣也變得異常認真。

「我真是忘了,這蜜蜂漫山遍野、、」

雲逸還想繼續推脫,李旭玢微微皺眉,隨即走進雲逸身邊,從雲逸懷裡接過小雲山逗弄著,也不抬頭看雲逸。

小雲山這傢伙和雲逸是非常的想象,特別喜歡身材纖細的女孩子,從小自然也是非常喜歡李旭玢,在她懷裡腦袋蹭啊蹭啊的,小手也是不安分的四處亂-摸。

「尼瑪,這麼小就開始花花了,狗-日的長大了還聊的額!」

雲逸羨慕嫉妒很的腹誹了自己兒子幾句,在李旭玢低著頭也不搭理自己,只好撓撓頭,裝作才想起來的樣子,道:

「啊,我想起來了,這蜜蜂最開始好像在青雲谷的陰陽谷nǎ里見到過一次,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一群蜜蜂飛到了我山林地里,這幾年倒是覺得我的山林地可能不錯,族群愈發的大了,倒是讓我吃了不少蜂蜜!」

雲逸妝模作樣的說著,臉上滿是認真的表情,看著李旭玢道:

「玢玢,我家裡這種蜂蜜不少,你要不要帶回去給叔叔阿姨他們一些?」

「原來這蜜蜂最早是出自青雲谷了,怪不得這些年來沒有見到過學術界關於新物種的發現!」

李旭玢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似乎也早就認定了這種蜜蜂應該就是出自青雲谷。

「雲逸哥哥,你在家裡也沒有什麼事情,不妨就帶著小雲山去書院里轉悠轉悠吧,正好一段時間我們正在籌備參加國家科技進步評獎的事情,你也去跟著指導指導!」

李旭玢懷裡抱著小雲山,一邊往路上走著,一邊微微含笑看著雲逸道。

「國家科技進步評獎?這是什麼東西」

雲逸皺著眉頭問道。 「國家科技進步獎評選,是我們國家針對科研領域內的一個鼓勵下、獎賞的獎項評選,這些年來對促進我國的科學研究有很大的作用;能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的名次,對於各個學院和公司、科研機構有很大的影響!」

李旭玢一邊抱著小雲山,一邊輕聲細語的轉頭對雲逸解釋道。

挺李旭玢這麼一說,雲逸隱約也有了點印象,以前看電視的時候,總是能在央.視看到關於這個獎項的評選,貌似很多獲獎單位都比價陌生,所以雲逸才沒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只是仗著名頭大,讓雲逸勉強對這個獎項倒是有點兒印象。

「這個不就是什麼國家科技進步獎,有什麼好參加的,我記得以前在電視上看到這國家科技進步獎,獲獎的那些單位一個個都陌生的很,想來也沒有什麼太厲害的地方;咱們青山書院可是獲得過諾貝爾獎的地方,我看著些一般的獎項就算了吧!」

撇撇嘴,雲逸沒話找話,不在意的隨口亂說道。

「呵呵,雲逸哥哥你可不要亂說,當心別人罵你崇洋媚外!」

李旭玢掩口輕笑,隨即看著一臉滿不在乎表情的雲逸,認真的解釋道:

「別小看了咱們國家的這個科技進步獎,雖然獲獎的很多單位都沒有什麼大名氣,但是他們做出的科研貢獻卻是不可小覷的,很多研究項目都填補了我國的科技領域的空白!」

隨著李旭玢的話,雲逸慢慢回憶起來。貌似他在看電視的時候,電視上也是這樣報道的,某某研究成果。填補了我國科研領域上的空白,有的還處於國際領先水平。

「貌似,我記得這國家科技進步獎的獎金挺高的吧,好像特等獎是五百萬,一等獎之類的也有百十萬、幾十萬的吧,去參加一下也不錯,我覺得以咱們青山書院的實力。估計特等獎、一等獎之類的肯定跑不了,那些將近也是不錯的!」

雲逸大大咧咧的說道,李旭玢頓時再次笑了出來。橫了雲逸一眼,道:

「雲逸哥哥,你怎麼就那麼小心眼的財迷,這幾百萬、上千萬的獎金。你就真的那麼看在眼裡?」

雲逸嘿嘿笑著。摸了摸自己腦袋,再也沒吭氣。

「其實,這幾百萬、上千萬的獎金,說白了不管是那些大學還是科研機構,真的沒人放在心上;最主要的目的是這獎項背後帶來的榮譽和效益,比如說在航天、航空、醫藥、生物等領域內獲得的特等獎單位,在稅收上有一定的減免。

我的美女老闆娘 、單位上,而對於個人。獲得幾次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對於評選中.國科學院院士有很大的幫助;而且對於這些公司的法人還有代表。在參與政.協、人.大等政治待遇上面,也有很大的幫助!

更不用說,是名譽上的影響,要是一個大學在這個獎項上不斷的拿到,那麼大學的名氣和受到國家的資金扶持,那更是好處多多!」

李旭玢笑著解釋道,總算是讓雲逸真正明白了這個國家科技進步獎的好處,也從心裡理解了,為什麼書院里前一段時間不管是梁清秋還是李秋白、馬天山、曺老、李老等人都在推進這個事情。

兩人說著話,很快沿著路到了村外小樹林那裡,沿著小樹林外的環村森林小道,兩人走到了青山書院在村西的大門。

在佔地面積越來越大的書院里一路走著,路上兩人不斷的和一個個夾著書、埋頭看著資料的學生打著招呼。

這些學生,有的是十四五、十六七的初中生、高中生,有的是十八.九、二十歲出頭的去年新招的大學生,還有一部分則是很稀少的研究院的研究生等等。

這些學生中,一個個年輕的看起來都鍾靈俊秀,男生眼神中閃耀著自信而又神采飛揚的神色;而女孩子也是波光流彩,靈動逼人。

在看到雲逸和李旭玢兩人後,這些學生們除了尊敬外,還有絲絲夾雜著愛慕、崇敬的感覺;比如男生們,不管是十二三還是十八.九、二十齣頭,對於號稱青山書院第一美女助理教授兼第一才女的李旭玢都很欽佩,也很愛慕。

而女孩子們,對於雲逸、、、當然也有喜歡的,只是看起來這些或是穿著水手襯衫、短裙校服,或是穿著自己喜歡時尚的十五六歲的少女們,顯然對於雲逸懷裡的小雲山更喜歡,還有雲逸肩頭的悟空打招呼的也比較多。

「嗨,小雲山你好!」

「嗨,悟空你好!」

一個個女生伸著纖細白.嫩優雅的小臂,和雲逸懷裡的小雲山以及肩膀上的悟空打著招呼;繼承了雲逸審美觀的小雲山看到這些青春美少女更是激動不已,在雲逸懷裡伸著雙手掙扎著,看樣子似乎要美少女們抱一抱他。

「姐姐抱抱!姐姐抱抱!」

小雲山沖著幾個穿著短襯衫、短裙夏季校服的高一年紀女生嚷嚷著,幾個女孩子看到小雲山這賣萌可愛的傢伙,一個個都忍不住湊過來,爭搶著想要抱小雲山。

知道自己兒子德行的雲逸,自然不能讓這傢伙跑到這些身材纖細皮膚白.皙的女孩子懷裡去,要不然這小子肯定會鬧笑話。

雲逸抱著身子不放,可是這小子腦袋和兩隻小胖手早就伸到人家學.生.妹妹懷裡去了,小腦袋不停的在人家剛剛發育還不是很豐滿的小鴿子上蹭啊蹭啊的,兩隻小手更是毫不客氣更是好不羞恥的抱著人家白白.嫩嫩的脖子死活不肯放手。

「咯咯咯,小雲山真可愛呢,你看抱著我就不放手!」

「恩恩是啊,真是萌呆了,副院長,你兒子今天就讓我們幫你看著吧!」

幾個高一女生圍著雲逸嘰嘰喳喳的道,一點兒沒有被吃豆腐的覺悟,臉上看著小雲山的表情簡直就像是看到了什麼超級美白化妝品一樣喜愛。

而小雲山,則是性.福的在高一女生懷裡蹭啊蹭啊的,讓一旁的雲逸看著是羨慕嫉妒恨。

「尼瑪,這小子怎麼這麼聰明,老子小的時候怎麼就沒有想到這樣吃女孩子的豆腐呢,真是的!」

心理這樣想著,雲逸順口拒絕了這幾個女孩子的請求:

「呵呵,還是算了吧,你們還是好好的認真學習,等有時間的時候再和小雲山玩兒!」

說著。雲逸硬是將小雲山從學.生.妹妹懷裡拽出來,和一旁微笑著的李旭玢繼續向生物研究院方向走去,絲毫不顧小雲山在他懷裡拚命掙扎著。

現在的青山書院學生很多,學院分院和年級也很多,除了正常的幼兒園到小學、初中、高中以及新近開辦的大學外,像是幾個下屬的,在級別上比大學還高一級的研究院也有好幾個。

當然,其中最龐大、影響力最大的是青山書院國學研究院,人數最多,在書院影響也最大,當然在國內和世界上的影響更大。

而且因為青山書院的國學大師人數比較多,佔據青山書院國際國內知名大師、學者比較多的原因,原來的一個國學研究院,現在已經分為書法研究院,山水畫研究院,人物研究院,還有歷史研究院和詩詞研究院。

這樣從一個國學研究院,分開成為這麼多的研究院,實際上也是迫不得已的;畢竟青山書院下轄的各個研究院院長級別,在級別待遇上是和青山書院副院長一樣的,而書院里從一開始的只有一個國學研究院,到現在變成有了生物研究院,醫學研究院三個研究院。

生物研究院就不說了,以阿爾弗雷德教授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和能力,和李秋白、馬北望持平很正常,但是醫學研究院不管是陳老和幾個醫學教授,他們竟然也和李秋白、陳昂、尋塵等國學大師一個級別,甚至因為國學研究院只有一個院長原因下,他們的待遇竟然比幾個無緣研究院院長的大師還高,這問題就出來了。

所以,為了提高几位大師,以及在國內外名氣很大才華很高的國學上書法、山水人物畫、歷史教授的待遇,青山書院國學研究院,正式分開成立了書法、山水、人物畫、歷史考古等幾個探究院,這才沒有出現別的大學請都請不去的大師,在青山書院這裡竟然在地位上如此低的尷尬局面。

青山書院的研究院多了,青山書院的面積自然是更加的擴大了,雲逸和李旭玢兩個人在連接各處的林間小道里繼續走著,好一會兒兩人才在大樹參天的校區里轉到了青山書院下屬的生物研究院。

剛一到了生物研究院的院區,雲逸就注意到阿爾弗雷德教授和生物研究院的幾個教授,還有青山書院的像是時之雨、霍鍾妖顏等愛好生物的學生在院區的一座磚石結構的小房子前忙活著。

這可是讓雲逸奇怪了,不過隨即雲逸注意到那磚石結構房子上爬滿了藤蔓植物,這可是讓雲逸更加的奇怪了。

「嗨,阿爾弗雷德教授,你們怎麼改行當起了建築工?」

雲逸笑呵呵的沖阿爾弗雷德等人打著招呼。 「喂,你什麼眼神啊,難道就看到房子,沒有看到我們研究的藤蔓!」

雲逸話音剛落,上身穿著深紅sè短上衣外套,下^身穿著紅sè小短裙,露著的纖細小蠻腰的小^美女霍鍾妖顏當即氣鼓鼓的沖著揮舞著的手臂,瞪著一對水靈靈大眼睛沒好氣的道。

雲逸頓時有些尷尬了,他看見是看見了藤蔓,只是他沒有將藤蔓當成主體,以為是這幫學生在實踐動手能力呢。

「哦,副院長先生,你來了,這真是太好了,請看一下我們青山書院生物研究院最聰明的學生的研究成果!」

阿爾弗雷德教授轉頭看到雲逸和李旭玢,臉上帶著幾分興奮的神情,拉著雲逸的手臂向雲逸介紹著。

雲逸連忙跟緊了阿爾弗雷德教授,他實在是怕了這蠻橫的小丫頭,不講理的說。

「副院長先生,你看這座木屋上攀爬的藤蔓,這是我最好的兩個學生在一起,經過我的指導研究出來的新型藤蔓;這種藤蔓的出現,將會改變人類生活的習慣,這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研究成果,堪比瓦特改進蒸汽機帶來工業**還要偉大!」

阿爾弗雷德教授拉著雲逸的胳膊,指著小木屋上的藤蔓,昂著腦袋一臉驕傲的道。

「扯淡,就這樣幾株藤蔓有這麼偉大么?還堪比瓦特改進的蒸汽機,阿爾弗雷德教授這種研究人員也真是太能瞎扯了!」

被阿爾弗雷德教授拉著衣服的雲逸臉上保持著微笑的表情,可是心理卻是很不以為然,這個小木屋上的幾株看起來普普通通,除了藤蔓本身稍微粗一點兒之外,他沒有看出來任何不同的地方。

這座小木屋看起來很普通,高三米左右,估計內部面積能有二十來個平方;小木屋外面栽種著大約二十來株藤蔓,每一株藤蔓的莖稈粗細約莫有直徑兩厘米左右,一株株算是比較粗^壯的藤蔓在攀爬到小木屋屋頂上,而橫線則是伸出一根根分叉的藤蔓,將整個小木屋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看起來就像是一座藤蔓生成的小木屋一般。

「恩恩不錯,阿爾弗雷德教授,你帶領學生研究的這些藤蔓很不錯啊,這麼綠意瑩瑩的,看起來實在是太漂亮了!」

神魔劍破天

「呵呵,雲逸哥哥,這藤蔓生長在小木屋上面不是為了好看的,而是有很重要的作用的!」

見雲逸的表情和口氣,李旭玢心知雲逸的真實想法,微微一笑隨即輕輕拉著雲逸的衣袖,便一邊向小木屋走去,一邊微笑道:

「雲逸哥哥,這藤蔓生長在小木屋上,主要的目的是藉助藤蔓自身恆溫能力,使得即便是在夏季,小木屋在沒有開空調的情況下,也能保持很涼爽的溫度!」

被李旭玢拉著手臂,當著自己兒子和阿爾弗雷德教授、時之雨、霍鍾妖顏幾個人的面,雲逸有點兒不好意思,直到走進了木屋裡面,雲逸才不著聲sè的分開。

李旭玢大概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動作有點兒不對,所以進了木屋后便連忙放開了雲逸手臂,隨即淺笑盈盈的看著雲逸道:

「雲逸哥哥,你有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同?」

「嗯,這木屋裡好像確實比外面涼快的多,看來這藤蔓栽種多了,確實是有好處,不過也沒有阿爾弗雷德教授說的那麼誇張,怎麼可能比的人上蒸汽機對人類帶來的影響呢!

還有,這藤蔓降溫也不是什麼稀奇的,我記得以前小樹林的木屋旅館哪裡,也種植了不少這樣的藤蔓,不過效果比這個差的有點兒大;看來以後再修建小木屋的時候,用你們培養的這種藤蔓比較不錯,夏天的時候能夠省不少電!」

雲逸感受了一下,頓時就驚奇的發現,在小木屋裡果然比外面涼快多了;而他環顧四周,沒有在小木屋牆壁傻^瓜看到空調和任何降溫設備。

「呵呵,雲逸哥哥,你怎麼只想到了你的小木屋呢?」

李旭玢見雲逸仍然是一臉不在意的表情,微微一笑后認真的解釋道:

「雲逸哥哥,你想一下,如果在夏季天氣炎熱的時候,城市裡什麼用電最多呢?不就是那一個個空調么,一個個空調一年消耗的電量有多少?家用空調年耗電量通常都在上千度左右,商業空調年耗電量更大。

而據統計,去年全國總用電量是五萬億度電,而其中空調的總用電量為百分之二十,約莫摺合一萬億度電!

一萬億度電的價格,至少是五千億元人民幣,如果我們開發的這一種藤蔓未來能夠研究的更加完善,那麼你可以想象這是一個多麼龐大的市場嗎?」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