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暮先返回無雙樓,結果,就被點名挑戰了。

正劍殿內,江玉辰直面楚暮。

「這一戰,是我半步大帝的最後一戰。」江玉辰雙眸凌厲的盯著楚暮,不徐不疾說道,雲淡風輕的氣勢之中,卻蘊含著一種極致的鋒銳,十分可怕,瞳孔深邃。彷彿深淵煉獄:「此戰,我要踏著你登臨大帝。」

「你會很失望。」楚暮的語氣,十分平淡,沒有絲毫的氣勢。

看得出,經過十年的苦修,江玉辰也為自己塑造了一個完美的根基,但不同的人其完美根基也是不同的。

兩者之間的差別,顯然很明顯。

江玉辰驀然一笑,一劍劈出。平平淡淡的一擊劈斬,卻蘊含一種煉獄降臨的威勢,煌煌然不可抵禦,整個世界也在瞬間陷入絕對的黑暗。

僅此一劍。便看出此時的江玉辰比十年前更強橫了好幾倍,如果楚暮的實力沒有半點進步,面對這一劍,好無抵抗之力。必敗無疑。

但,沒有如果。

面對江玉辰這強橫無匹的一劍,楚暮身形紋絲不動。右手揮出,一抹雪亮的劍光破空,森寒驚人,彷彿撕裂黑暗的閃電,照亮江玉辰的雙眸,極致的寒意如霜似雪的劍芒,摧枯拉朽,擊碎江玉辰那一劍之威,反殺而去。

沛然莫御的強橫,直接斬殺在身軀上,江玉辰感覺自己就好像被太古巨獸直接衝撞似的,整個人倒飛而出,衝撞的力量,帶著一種無可抗拒的感覺,自己的精神世界彷彿被斬擊,自己的體魄彷彿要被撕裂,自己的氣血震蕩不已,元力紊亂。

瞬間,江玉辰落下擂台。

若非楚暮有意留手,這一劍,就不是將江玉辰擊落擂台那麼簡單,而是可以直接將他斬殺,精氣神盡數被擊潰。

這,便是全新的求真功力量推動之下的一劍之威。

一劍擊敗江玉辰后,楚暮返回無雙樓整理一番,便離開天驕營離開太古劍城。

他的計劃是,離開太古劍城外出闖蕩,在生死之間磨礪自身,但目的地是哪裡,一時間,楚暮卻想不到。

腦子急速轉動。

「去魔域?」

「不,外魔域如今已經被刑古劍邪統一,就算是外魔域最強大的刑古劍邪也不是我的對手,何況其他,難以起到磨礪效果,然而內魔域卻會超出。」

魔域不合適,神獄也不合適,哪裡合適呢?

一時間,沒有很好的頭緒,楚暮便一邊離開太古劍城,一邊思考。

諸天萬界,似乎可以去的地方很多,但符合他目前條件的又很少,再者,楚暮雖然有不少的積累,本源元界卻十分遼闊,許多地方,還是他所不知道的。

楚暮的修為是半步大帝極致,根基無比渾厚無比完美,楚暮有絕對的自信,在半步大帝這個層次,整個本源元界,絕對沒有人會是自己的對手,或許,在神族和魔族當中,才有可能找到能夠與他一較高低的半步大帝。

而他要在生死之間磨礪自身,尋找突破到大帝境的契機,那就必須要有足夠強大的對手,最好是比自己還要強大的對手,但在半步大帝層次,要找出比自己還要強大的對手,不可能。

大帝境,的確會比自己強大,楚暮卻也不清楚,一步大帝和自己的差距到底有多少,是很少還是很多,沒有任何的把握。

貿然找大帝境強者一戰,生死難料。

「暫時四處遊歷,也算是增長見識。」楚暮暗道,一時間無法讓自己處於生死磨礪之中,卻也不妨礙自身的積累。

哪怕是對半神至尊強者而言,遊歷增長見識,也是十分有必要的,這也是為何一些半神至尊選擇深入混沌宇宙的緣故。

時間飛逝,一晃,楚暮離開太古劍城便過去半年時間,他增長了不少見識,也遭遇了一些對手,但沒有絲毫的危險,因為對手太弱了。

「是你,很好。」驀然,一股強橫的氣勢,將楚暮鎖定,那氣勢帶著濃濃的殺意。

楚暮看去,頓時一驚,此人,正是十幾年前那個被楚暮和雪銀靈威脅,最後為了活命不得不拿出一塊雪之本源石的一步大帝。

此人的修為,是一步大帝的層次,十幾年前在秘境區域完全是碰運氣去的,結果沒有什麼收穫,反而被兩個半步大帝威脅,不得不用一塊雪之本源石來保命。

對一步大帝而言,一塊雪之本源石依然有著很高的價值,事後他肉痛許久。

時隔十幾年,再次遇到那半步大帝其中一個,內心的憤怒頓時爆發,殺意湧現,若不是還記得十幾年前的事情,對對方手中的底牌有所忌憚,他早已經出手。

「一步大帝初階。」楚暮看到對方的剎那,不僅認出對方,也看清楚對方的修為,稍微一怔,十幾年前,他只能看出對方的修為大概是一步大帝,如今,則可以確定是一步大帝初階。

「不知道我現在的實力和一步大帝初階強者,相差多大?」楚暮暗暗想道。

他所了解到的事迹當中,似乎沒有那種可以在半步大帝層次就對抗一步大帝的存在,在天才也不行,因此楚暮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

想到這裡,楚暮的心臟跳動速度加快,血液流動速度加劇,隱隱之中,他有一種興奮的感覺,很想就此域對方一戰。

「我還有劍道雪玉在身,就算不敵對方,也可以激發劍道雪玉的力量。」楚暮暗道,有保命底牌在,便徹底放開心中的不確定和顧忌。

眉心劍光閃爍,太古劍印第四重施展,天劍符文顯現,右手揮動,劍光閃爍之間,離殤劍出現在手中,沒有絲毫停頓,劍芒破空。

對手是一步大帝初階的強者,聽起來和半步大帝極限只是一線之隔,但彼此之間的實力差距,卻如同天塹,楚暮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求真功推動到極致,轟鳴之聲宛如潮汐洶湧,在楚暮的背後,似乎有一片光芒在涌動著,那光芒似乎是金色又似乎是黑色又似乎是銀色,可以是任何一種顏色,看起來如同一場風暴又彷彿一道潮汐又像是雷鳴電閃,充滿無窮無盡的變化,蘊含無窮無盡的玄妙。

楚暮所自創的求真功,原本有三重,而後,將元族元功和神族武學以及魔族武學紛紛融入其中之後,求真功得到了蛻變,成為一門冠絕諸天的最強武學,擁有最強大的潛力,哪怕是神族和魔族的至高武學也無法與之相比。

新的求真功,和以往的求真功完全不同,威力增強了十倍不止,而全新的求真功所修鍊出來的大真力,也同樣比以往強橫了十倍不止,精純霸道而磅礴。

之前楚暮一劍輕易擊敗江玉辰,就沒有施展什麼絕學,只是以新的大真力推動基礎劍法,威力就強橫無匹。

如今面對一步大帝初階的強敵,楚暮不僅動用太古劍印增強四成鋒芒,也動用天劍符文,還將求真功施展到極致,大真力滾滾,施展出問道劍術。

太古劍宮十年閉關,其中九年用來將神族魔族和元族功法融入求真功,將求真功完善到極致,最後一年,則用在問道劍術和四方問真步以及天涯咫尺身的完善上。

問道劍術和求真功是配套的,主攻精氣神,故而,楚暮才可以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內,將問道劍術進一步提升起來。(未完待續。。) 問道劍術之轉輪迴!

劍光璀璨,恍惚之間,彷彿穿透時空亘古至今,一個輪迴落下。

極致的快,極致的猛,一劍,直接斬殺向那一步大帝強者,撕裂他身體之外的護體力量。

「好快!」這一步大帝陡然大驚,不敢硬抗,急忙後退的同時,一拳轟出,拳勁破空,威勢驚人。

一步大帝出手,威力不凡,拳勁彷彿將虛空洞穿,欲將楚暮轟成碎片。

楚暮的目的,是與對方一戰,驗證自己的實力極限,並不是要以命換命,身形一閃,瞬息消失得無影無蹤,出現在對方的身後,那劍光也彷彿穿透了輪迴般,依然斬落。

新的求真功下新的問道劍術,其威力比以往強橫了十倍不止。

無可閃避,一步大帝初階強者被這一劍劈中,防禦被切開,強橫的力量衝擊,精神世界被衝擊,氣血被衝擊,元力被衝擊,身軀彷彿要被撕裂。

「這是什麼力量?」一步大帝強者悚然大驚。

他的天賦不算高,因此修鍊到一步大帝的層次,花費了數百年的時間,在這數百年的時間內,他歷經了無數次兇險,歷經了無數的對手,卻從未遭遇過這樣的對手,一劍之下,那攻擊竟然會那麼的詭異,針對精氣神。

人族的大帝境強者在精神層面,涉及到靈魂層次,楚暮那一劍的威力雖然不俗,卻還是無法真正擊傷對方的靈魂,不過對精神世界的衝擊,也讓對方的精神世界動蕩不已,感到一抹驚悸。

刷刷刷,劍光爆發,無窮無盡,一劍緊接著一劍。楚暮施展出諸天劍式。

十年的時間,楚暮儘管沒有去參悟諸天劍道,卻也隨著在太古劍宮內受道韻的影響而不知不覺的提升完善。

將元族神族和魔族的功法精髓融入求真功之後,對於力量的掌控,更進一步提升,諸天劍道也受到影響,諸天劍式同樣受到影響。

劍一到劍三,是力量與速度的結合,和之前相比卻有明顯的改變,如今的諸天劍式。是以求真功來直接推動的,換言之,也就是以精氣神的力量來直接推動的,因此,劍一到劍三所謂的力量和速度的完美結合,就蘊含了精神層面的攻擊、體魄層面的攻擊、元力層面的攻擊以及劍道的攻擊。

一劍之中,便蘊含四種力量,再結合速度,那威力比起以往。不止十倍之強,簡單的說,現在的劍一在威力上,就要勝過以往的劍三許多。

劍四到劍六。是在劍三的基礎上,增加了變化,威力一樣,卻更加的變幻莫測。防不勝防。

諸天劍式展開,楚暮從劍一施展,一劍緊接著一劍。每一劍的威力都在不斷的提升,讓那一步大帝初階強者感覺到威脅。

劍一……劍二……劍三……劍四……劍五……劍六……

驀然,又是一劍殺出,這一劍,凝聚了無匹的殺意,瞬間衝擊,讓那一步大帝的心神一顫,一股無法形容的冰寒侵襲而至。

諸天劍式之劍七!

劍三是力量與速度的極致結合,劍六是力量速度和變化的極致結合,變化到極致就是沒有變化,卻蘊含無窮變化。

神相天女 ,則是在劍六的基礎上,融入了殺氣和殺意的一劍。

直觀一點,劍四到劍六就是將森羅劍訣的精髓融入,而劍七則是將無生劍式的精髓融入,但還不夠完善,在力量和速度上,劍七與劍三並沒有什麼差別,但論殺傷力,卻因為強橫殺氣和殺意的關係,更加的可怕。


一劍破空,竟然讓那一步大帝初階強者生出一種致命的危機感。

力量全部爆發,這一步大帝不敢再有絲毫的輕視之心,而是將對方當做一個強橫的對手,展現全力。

可怕的氣勁洶湧而出,彷彿火焰燃燒,雙臂上有光芒瀰漫,一副精美的臂甲凝聚。

「撼天九擊!」一聲低喝,一步大帝雙臂揮動,雙拳瞬息轟擊,拳勁破空,瞬息九道,盡數轟向楚暮,這拳勁,彷彿可以轟碎山嶽。

「殺!」低喝聲中,一身殺氣和殺意瞬息暴漲,彷彿有地獄血河流淌而過,殺機盈野。

諸天劍式之劍八!

對諸天劍道的完善已經達到了一定的程度,諸天劍式自然也會隨之提升,而無生劍式,楚暮早已經徹底吃透,因此,將無生劍式的精髓融入諸天劍式之中,難度不算大。

劍八所蘊含的殺氣和殺意比劍七更濃郁數倍,劍光所過之處,彷彿冰雪消融,撼天九擊的拳勁盡數被擊碎。

「破山拳!」一步大帝一拳收回,再瞬間轟擊而出, 修仙潛龍 ,楚暮彷彿看到面前,一座巨大的山嶽凝聚往楚暮衝撞而去,在山嶽將要擊中楚暮的剎那,可怕的力量轟擊,擊碎山嶽,彷彿要將楚暮的身軀如同山嶽一般的擊碎。

大帝境強者,已經將法則成功的蛻變為大道,大道的力量遠勝於法則的力量,完全沒有可比性,但將法則蛻變為大道,卻十分艱難。

這個初階一步大帝,花費了上百年,目前還只是將山之法則蛻變為山之大道,第二種法則之力還處於蛻變當中。

山之大道的力量沉重無比,彷彿有一座無形的太古山嶽,鎮壓八方,令得動蕩的虛空穩定下來,也讓楚暮倍感壓力。

「連山撞!」一招破山拳無功,一步大帝力量再次爆發,整個人彷彿化為一座山嶽,狠狠的衝撞向楚暮,給楚暮一種,似乎有一座巨大無比的山嶽攜帶著驚人的力量衝撞而至,有驚人的聲音如同海嘯般響徹八方。

「轉輪迴!」

「劍八!」

以問道劍術轉輪迴推動諸天劍式劍八,瞬間,劍八的威力又暴增好幾倍。

璀璨無比的劍光帶著一種輪迴轉世的氣息,毫不畏懼殺出,狂暴兇猛而迅疾,比風更快,比閃電更兇猛。

一劍之威,劈山斬岳,殺向一步大帝。

太古劍印第四層和天劍符文的力量加持之下,劍的威力被發揮到極致。

戰戰戰!

劍光激射,氣勁四溢,震蕩虛空八方,這一步大帝完全無法相信,對方是一個半步大帝,而不是和自己一樣的大帝境。

「半步大帝就有這樣的實力,如果突破到大帝境的話,他的實力又會怎麼樣……」念頭稍微一轉,一種無法形容的震撼,激蕩心神:「不過,這樣的根基,定然無比雄厚,想要突破到大帝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一個無法突破到大帝境的人,哪怕其天賦再好,哪怕他在半步大帝的實力再強大也沒用,因為無法繼續提升。

稍微一分心,立刻被楚暮抓住機會,問道劍術推動下的諸天劍式,威力強橫,一劍緊接著一劍,劍劍欲奪命,隨後,還沒有創造出來的劍九也在足夠的機緣之下,爆發而出。

劍九,是將無生劍式全部融入劍六之中,蘊含極致的力量與速度還有變化和殺意,絕殺一劍。

血色的劍光破空,洞穿虛無,刺殺而至,一步大帝渾身一顫,毛骨悚然,沒有絲毫猶豫,瞬間後退,雙臂合併,彷彿大門閉合,又像是兩座山嶽挪移到一起。

怪異的聲音響起,血色劍光破碎,一步大帝則倒后飛出。

楚暮的身形微微一頓,雙手握住劍柄,一身力量涌動,盡數灌注。

「滅天地!」

雙手持劍斬殺而出,毀天滅地的氣息瀰漫開去,虛空震蕩,天地驚變。

「劍九!」

滅天地,為問道劍術轉輪迴之後的一劍,比轉輪迴更加的強力,並且攜帶驚人的毀滅氣息,劍九,則是如今諸天劍式之中殺意最重的一劍。

以充滿毀滅的滅天地推動殺意最重的劍九,其威力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黑紅色的劍光殺至,黑暗毀滅血腥殺戮,無窮無盡,無可閃避。

一步大帝故技重施,再次封閉雙臂抵禦,一身力量涌動,在身前凝聚出一座山嶽的虛影,守護自身。

黑紅色的毀滅殺戮劍光下,山嶽虛影晃動破碎,劍光長驅直入,一劍,洞穿一步大帝的肩膀,楚暮的目標是他的眉心,但在最後關頭被避開。

肩膀被貫穿,帶著殺戮毀滅血腥力量的劍力撕裂開去,衝擊精神世界衝擊氣血衝擊體魄衝擊元力,彷彿要從精氣神等各個方面將他徹底摧毀。

好像被嚇破了膽,一步大帝不僅沒有反擊,反而抽身後退,爆發出全部的速度,飛速遠離。

這個半步大帝太可怕了,不僅可以和他一戰,還能夠傷到他,那一劍,若非自己閃避及時,早已經被貫穿眉心殺死了。

逃逃逃!

一邊逃走,一邊運轉自身的力量,將侵入體內肆意破壞的那一股可怕的力量驅散。

眼看對方逃走,楚暮卻是沒有任何追擊的意思,因為他很清楚,憑自己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殺得死對方,哪怕對方只是初階的一步大帝。

事實上,能夠和一尊尋常的一步大帝初階強者抗衡不落於下風,甚至佔據上風,已經讓楚暮感到很意外了。(未完待續。。) 混沌虛空,深邃神秘,浩瀚無垠。

一道光芒若劍,犀利鋒銳,無聲無息之間,穿梭在虛空之內,飛速遠去。

這,是楚暮。

他進入混沌虛空,已經過去一年時間。

在歷經和一步大帝初階戰鬥之後,楚暮對自己的實力有了一個更為清晰的認知,半步大帝極致的修為,卻可以和尋常的一步大帝初階強者一戰,並且稍微佔據上風,如果施展人道真秘的話,應該是可以壓制尋常的一步大帝初階強者,至於斬殺,估計可能性很低。

這樣的實力,給了楚暮更大的自信,再者,他還擁有三塊三步大帝層次的劍道雪玉。

闖蕩虛空,不斷的增長見識,拓寬積累,只是一年下來,楚暮還是沒有找到突破的契機,總是有一種將要突破卻又無法突破的感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