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為這恐怖的領域,讓原本蠢笨直接的『粉碎虛空』,發揮了奇效!

「擋都擋不住,真是恐怖。」在場個個駭然。

「老母,恭喜了。」鬼酈娘娘誇讚。

「哈哈哈,老母,應山氏可出了一個了不得的小傢伙啊。」天陰帝君笑道。

應山老母也笑眯眯的,她心中卻隱隱有了些推斷,在支離破碎的關於界心大陸最早期的強者中『赤雲尊主』一些記載中,就是以不懼群戰、虛空領域極為恐怖出名。樊氏一族如今地位都極高的戮天大尊者,至今都說赤雲尊主不亞於他,奈何那個時代,還在第一次古國戰爭之前,許多法門都沒被創出,赤雲尊主太過桀驁最終殞命。若是如今這時代,能掌握更多保命秘術,要死就更難了,像勾雪國主那般囂張不依舊活著?

「雪鷹小娃娃,當初一直想要得到這槍頭,就是這原因嗎?」應山老母暗暗猜道,隨即老臉上笑容越加燦爛,僅僅三億宇宙晶而已,讓自家子弟『應山雪鷹』學得如此法門,達到如此實力,太值了!

……

南雲國都,樊氏府邸。

「這……」樊天寵眼睛瞪得滾圓,一旁的其他人好些都猛地站起來,都驚駭看著觀天鏡上的場景。

「好傢夥,這,這也太嚇人了。」樊天寵暗暗嘀咕,他眼光毒辣的很,更何況赤雲尊主一脈的傳承,至今整個界心大陸只有一個地方有,就是樊氏一族內部。那都是內部秘傳,不外傳的!因為他們很清楚《赤雲戰法》何等強大。

「他一直想要那槍頭?是藉此悟出赤雲尊主的戰法?」樊天寵暗暗嘀咕,「這悟性也太嚇人了。」

僅僅憑藉秘寶的秘紋,就要悟出戰法。

和自己憑空去創造,難度都差不了太多了。若是有完整的絕學進行引導指點,那可輕鬆多了。

「還好,還好,他最多悟出些赤雲尊主戰法的較弱部分,真正高深部分,可沒那麼容易悟。」樊天寵暗暗嘀咕。

……

黑暗大澤,恢弘廣闊的殿廳內。

名傳界心大陸的三位教主都高坐最上,下方坐著七位宇宙神以及一眾魔主們,大家原本氣氛輕鬆,笑看著觀天鏡上顯現的場景。對他們而言,這是一個喜慶的宴會,他們非常開心的看著自己的麾下在南雲國血祭。

「嗯?」

「這,這怎麼……」

「怎麼可能?」

一個個獃滯了。

連高坐在上面的三位教主都愣了下,一時間殿廳內歡快氣氛沒了,變得安靜。

「這個少年是誰?怎麼會有如此實力?是界心大陸哪位混沌境十層高手暫居在火烈城?」上方的三位教主中,坐在中央的閻魔教主淡然道。顯然他根本不知道應山雪鷹,畢竟以他的身份,是不屑知道這些情報的。

「稟教主,此少年,名叫應山雪鷹。」消瘦綠髮老者化身立即起身,恭敬開始回答,「他乃應山氏子弟,出生時便……」

******

外界各地的遙遙窺探,包括夏風古國內,勾雪國,窩楓國等周邊國度,月花古國內的一些窺探,雖然他們都立即注意到了這個白衣少年,震驚於這少年實力,開始立即搜集關於他的詳細情報。

可在火烈城,戰鬥卻還在進行。

「什麼!」

原本殺意衝天,正帶著三名手下圍攻火烈侯一眾人等的魁梧彎角男子『臣午』嚇得臉色都變了,他能夠從黑魔大澤最底層一步步爬到如今的高位,『趨吉避凶』幾乎是臣午的本能。

「快走!」臣午傳音喝道。

「走。」其他三位混沌境魔頭也一個激靈,他們完全嚇怕了!血幅老魔率領手下,可絲毫不亞於他們,轉瞬便被滅了。

「轟。」

他們四位混沌境猛地暴退,維持著領域,讓東伯雪鷹無法立即瞬移近身,當和火烈侯距離十萬里后,立即撤去自身規則領域壓制,跟著一個瞬移迅速離去。

……

「走。」

「太,太可怕了。」

「快走。」

「遲了就死定了。」

在侯府中的其他四支百名合一境魔頭隊伍都本能的一個個瞬移遁逃,高高在上的血幅老魔率領三位混沌境都瞬間被滅,誰去擋那白衣少年?

……

原本在整個火烈城中央高空盤膝而坐的那位白袍聖潔男子,此刻也臉色微變,他毫不猶豫就收起了面前的血祭魔瓶,同時遙遙傳音下令:「血祭暫時停止,暫時禁止殺戮。」

「是。」

分散在火烈城各地的一支支魔頭隊伍盡皆應命,讓那些倉皇絕望逃竄的無數修行者們都有些發矇,那些魔頭隊伍竟然停手了?

魔瓶暫時收起。

此刻就算殺戮,靈魂中逸散的最本源的那一絲能量可就浪費了。

「應山雪鷹?」白雲魔主收起血祭魔瓶,目光遙遙落在侯府上空的那位白衣少年身上。

**(未完待續。) 火烈侯府中,原本倉皇四散逃跑的應山氏族人們都停了下來,他們看到了半空中已經瞬移來到火烈侯身旁的白衣少年。

「魔頭怎麼都走了?」

「是雪鷹公子!雪鷹公子剛才刷刷刷,就幹掉了四個混沌境魔頭。」

「什麼,四個混沌境?那不都是有資格封侯的?」

「對,一眨眼就被滅了,所有魔頭都被嚇跑了。」

火烈侯身邊的士兵們,還有看到那一戰的應山氏族人們,瘋狂的傳播著消息。

侯府內無數族人們看向東伯雪鷹的目光,都滿是崇拜。

太厲害了。

連火烈侯率領五千火烈軍精銳都被完全壓制,『雪鷹公子』刷刷刷就幹掉了四個混沌境,嚇跑了其他所有魔頭?

這一刻!

在侯府的應山氏無數族人心中,雪鷹公子地位急劇提升,已經超越了火烈侯的地位。

太厲害,太逆天了!

「這是我們應山氏的絕世強者。」無數應山氏子弟們感到與有榮焉,內心中滿是驕傲,個個崇拜看著半空中那道身影。

……

「雪鷹,你這實力簡直是……」火烈侯看著眼前的白衣少年,都不敢相信。

「侯爺,這戰鬥還沒結束,他們中可是有一位白雲魔主。」東伯雪鷹說道,「防止到時候他們對付你,來亂我心!我暫且將你等都收入洞天寶物。」

「好。」火烈侯點頭。

他明白……在應山雪鷹和白雲魔主這種級數的碰撞中,他只會拖後腿。

「呼。」

東伯雪鷹一揮手。

火烈侯以及身旁的五千火烈軍精銳,個個沒反抗,盡皆被收入洞天寶物內。

跟著東伯雪鷹憑空消失不見。

******

「布『大黑魔戰陣』。」在南雲聖殿這邊,十二位混沌境聯手圍攻淳御帝君化身,剛剛已經擊殺。而此刻『臣午』率領三名混沌境過來,他們都感覺到了那位白衣少年的恐怖,第一時間就想要布置出『大黑魔戰陣』。

黑魔戰陣,極為複雜,一般混沌境方才能布置。

都是四位混沌境聯手。

而若是『大黑魔戰陣』,則是四個『黑魔戰陣』再構成,便是足足十六位混沌境,此刻這裡剛好是十六位。

「我們這裡混沌境九層就有四位,還有其他十二位混沌境,形成大黑魔戰陣,怕是都能壓魔主一頭了。」這些混沌境們個個信心十足。

「愚蠢。」

白雲魔主瞬移現身。

「魔主。」十六位混沌境魔頭個個恭敬行禮。

「血幅他們瞬間被滅殺,難道你們都沒看出來?戰陣在雪鷹公子面前就是笑話,他的槍法,完全能攻擊戰陣中的弱者。」白雲魔主冷聲道。

在場個個大驚。

什麼,攻擊弱者?

能夠無視戰陣攻擊弱者的手段,都是不輕易外傳的,且要掌握學會也很難。

「你們四個留下,其他混沌境暫且退避。」白雲魔主一揮手,便將其他十二位混沌境收入洞天寶物內,那些魔頭們都沒反抗,他們也願意暫時躲起來,躲在白雲魔主這,他們也都很放心。

畢竟,戰陣沒用的話,這些混沌境七層八層的,在雪鷹公子面前就是被屠戮的結果。

「你們四個布置戰陣聯手,且在一旁看著。」白雲魔主說道。

「是。」臣午他們四個混沌境九層立即布置成戰陣,一時間他們個個施展著擅長手段,周圍有雷火滾滾,也有詭異的波動陣陣,更有瀰漫的黑雲……他們每一個手段都不亞於血幅,四個聯手結合更加了得,當然能平靜在一旁。

「這位雪鷹公子,就交給我了。」白雲魔主平靜站在南雲聖殿前。

……

南雲聖殿內部,重重機關盡皆關閉。

在最內部一座靜室內。

淳御衛一等一眾人等都躲在這。

「應山雪鷹?」淳御衛一也操縱著整個火烈城的部分法陣,時刻感應著整個火烈城,也『看到』了東伯雪鷹輕易滅殺血幅老魔等四位混沌境。

「我們有希望,有希望活下來了。」淳御衛一眼睛亮了。

「殿主,外面無數人在傳,說雪鷹公子殺了四個混沌境,魔頭們都嚇得停手了。」靜室內躲著的其他人連道。

淳御衛一點頭,有些緊張:「還需要等等。」

以他的身份,當然很清楚此刻在殿外的那位白袍聖潔男子是何等恐怖存在,那可是黑魔大澤中的一位魔主啊!

******

煙雲樓。

「什麼,魔頭們都停手了?」

「烈扈兄,聽說是你兒子應山雪鷹公子他出關了,一下子殺了四個混沌境,嚇住了那些魔頭。」

煙雲樓一座樓閣窗戶處,淳御風樓主和應山烈扈兩人偷偷摸摸在窗口遠遠眺望著。

他們只看到遠處半空中有著一支支魔頭隊伍。

魔頭隊伍此刻都停手,沒再屠戮。

「是我兒?」應山烈扈此刻眼睛眨啊眨。

「我還敢撒謊,是我大兄親自告訴我的,你可小心些,大兄可命我,一定得保住你。」胖乎乎的淳御風也緊張,小心看著外面。

嗖。

一位白衣少年憑空出現。

應山烈扈愣愣看著窗戶外半空中出現的白衣少年。

旁邊的淳御風更是瞪眼:「雪鷹公子。」

「父親,無需反抗。」東伯雪鷹說道。

「哎。」應山烈扈連迅速點頭。

東伯雪鷹揮手將父親收入洞天寶物內,跟著轉頭目光遙遙眺望遠處,他能看到在極遠處站著一位白袍聖潔男子,對方正平靜站在那,東伯雪鷹明白,對方在等他。

嗖。

東伯雪鷹瞬移便過去。

……

南雲聖殿前。

包括臣午在內的四位混沌境九層站在一旁,道道氣息恢弘,個個冰冷看著前方憑空出現的白衣少年。

「應山氏這位雪鷹公子怎麼就強成這樣?火烈侯的運氣也太好了,本來我和血幅聯手,要不了多久都能殺死火烈侯了。」臣午暗暗道,「不急,等解決了這雪鷹公子,到時候殺死火烈侯就簡單了。」

而另一邊。

東伯雪鷹也看著眼前對手。

遠處的四位混沌境魔頭他可不敢小瞧,因為那四個每一個成員都很強,構成戰陣聯合之下就更恐怖。當然……威脅最大的是眼前這位白雲魔主,白雲魔主的威名在黑魔四國足以讓無數家族恐懼,他的威名,是無數屍骨鑄就的,那是能夠力壓新晉宇宙神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