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要繼續追問時,房間門已經被人推開。

慕安安回頭一看,當即從床上坐了起來。

因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小九!

她是被人從外推進來的,一臉惶恐,大眼睛裏充滿了驚嚇。

「小九。」慕安安喊了一聲。

原本還處於驚嚇狀態的小九,反應很慢。

在木訥回頭朝慕安安方向看去的下一秒,原本驚恐混亂的小姑娘,終於忍不住『嗷』的一聲,大哭了起來,「安姐!」

小九雙腿完全軟到了地上,哭的非常大聲,「安姐,小九害怕,怕啊,小九怕死了。」

慕安安趕緊過去,把人抱到懷裏,「小九乖,不怕了啊,安姐在這裏,安全了,安全了!」

慕安安安慰著,可小九依舊哭的很厲害。

她死死的抱着慕安安,彷彿是溺水的人,終於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

小九哭的凄慘又可憐。

整個房間都是小九崩潰的哭喊聲。

她什麼都沒經歷過。

從小就被保護的超級好。

唯一算離經叛道的行為,便是偷偷跟哥哥們去酒吧,差點被人調戲。

可那時候,她敢弄死他們,敢廢了那些調戲她的人。

但這裏不能。

這裏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不聽話還要被打。

「安姐,小九太委屈了,他們還打小九。」小九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

慕安安不斷安慰,「沒事了,乖,沒事了,有安姐在,誰都欺負不了我們的小九,乖乖。」

「安姐,我想婷婷了,婷婷就從來沒讓我這麼委屈過。」

「婷婷欺負我是欺負我,可是他不會讓別人欺負我,安姐,我想婷婷。」

慕安安是意外,小九最委屈的時候,喊的不是幾個哥哥,不是父母,竟然是宋停。

那個,在小九口中,腹黑又討人厭的宋停。

經常拉黑刪除她的宋停。

「安姐,之前婷婷讓我回家的。」小九說。

慕安安輕輕放開她,伸手給她擦眼淚。

?小九哭的打嗝,說:「之前不是在咖啡廳嗎,婷婷就跟我說,要跟我一起回宗政家,他說他要找爺爺說娶我。」

「他說,既然要聯姻,那就跟他,當一個名義夫妻,總比嫁給別人好。」

「安姐,我應該答應的,九九錯了,婷婷的話是要聽的。」

小九說着,又委屈的哭起來。

隨後還挽起袖子給慕安安看,那兩手臂上全都是淤青。

慕安安看着臉都黑了。

而,慕安安還未開口,一身影卻率先過來,蹲到了慕安安身邊,抓過小九的手臂,「他們打你了?」

慕安安側頭,狐疑的看着這個叫小小的人。

「打了,差點被打死。」小九聲音憨憨的,很委屈。

小小沒說話,而是直接把小九橫抱起來,把小九放到了床上,小小蹲到了小九面前。

慕安安順勢坐到了地上,挑眉,看着這一幕。 蘇葉望向鎮北王,他臉色凝重,等待著鎮北王的回復。

鎮北王望向蘇葉,雖然心中詫異,但還是開口道:「努力修行,等你有五星斬妖使的實力之時,我便讓你觀摩司監院。」

蘇葉點了點頭,若一再請求,恐怕會引起對方不滿。

「鎮北王,獄主,卑職有任務在身,還請二位幫忙將這幾具屍體弄回去。」蘇葉抱拳道。

聞言,賀天咧了咧嘴,笑道:「你這小子,竟然將鎮北王當成你的苦力了?」

「這……任務在身,不敢怠慢。」

「無妨,賀天,你便幫他將這三具屍體帶回去吧。」

「是!」

賀天開口,隨後大手一揮,身上一股力量湧出,那三具屍體便消失了。

蘇葉瞪大了雙眼,滿臉不可思議。

「小子,不用驚奇,等你日後有實力,也可以得到空間寶物。」

此時,鎮北王開口道:「我大周那些研究者們真的很不錯,他們研究一些異族的骨骼紋路,竟然研究出了空間方面的造詣,根據這些紋路,他們研究出了一些可以存放物品的空間寶物。」

「當然,空間寶物對材質要求很高,比較珍貴。」

蘇葉聞言點頭,那些研究者當真可敬。

隨後,他離去了,向著西陵山進發。

望著蘇葉離去的背影,鎮北王臉色凝重起來。

他雙目深邃,其內有光芒閃爍。

蘇葉此人,他調查過。

當時賀天請他准許對方修鍊『十二經絡自在經』之時,他便派人調查了蘇葉。

身為鎮北王,就算他在信任賀天,但這蘇葉的根底不調查清楚,他怎麼可能會放心。

好在蘇葉跟腳乾淨。

但調查之時,他的心腹卻告訴鎮北王一件事。

當日蘇葉曾跟隨青幽城鎮妖獄卒前往府城押送異族屍體。

他曾進入司監院觀摩,剛好遇到了血魔族屍身暴亂。

這讓鎮北王懷疑,是不是蘇葉的到來,引起了血魔族屍身暴亂。

但後來他調查之後,與蘇葉沒有任何關係。

但此時此刻,鎮北王看到了蘇葉施展血魔族的寶術。

這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這蘇葉第一次去司監院,血魔屍身暴亂。

然後他還會施展血魔族的寶術。

這其中到底有什麼樣的聯繫?

而且,對方竟然再次請求前往司監院。

這不得不讓鎮北王遲疑。

其實蘇葉前往司監院觀摩也沒有什麼。

但鎮北王不得不小心,這蘇葉有古怪。

他思來想去,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這蘇葉是人族姦細,與血魔族有關係。

第二,他是人族真正的天驕。

因此,他才沒有立刻答應對方。

他心中有份擔心,若蘇葉不是姦細,他貿然猜測,不免寒了對方的心。

但若蘇葉是姦細,不管他如何天驕,他都不會留情。

「賀天,你對蘇葉懂得血魔族寶術怎麼想?」此時,鎮北王望向賀天。

賀天笑了笑,道:「鎮北王不必擔憂,此子絕不是姦細。」

「哦?」

「我之前也曾懷疑過,但後來否決了,不但如此,此子更是告訴卑職,在他斬殺提風族之時,從他口中得知,我鎮北府有很多異族姦細,甚至在鎮妖獄內,也有異族姦細。」

聞言,鎮北王嘆了口氣,道:「看來是我多心了,鎮北府的姦細,也快到了收網的時候了。」

「只等府主一聲令下。」

「我聽說你在收集寶葯?」此時,燕瀟羽突然望向賀天。

「是!蘇葉身上有一株神明花。」

「果然是神明花。」鎮北王微笑。

「看來此子還真是身懷大氣運,機遇不斷啊。」

鎮北王臉色突然凝重起來,開口道:「此事必須要快,不要讓其他大府知道。」

「那些狗東西要是知道,定會想法弄走神明花。」

「明白!」賀天凝重道。

一個時辰之後,蘇葉到了西陵山。

此地不愧為一出古戰場,眾多英靈埋骨此地。

四周荒蕪人煙,陰氣濃郁。

據說此地乃是當年人族抵禦異族之時留下的古戰場。

也正是這些古代英靈奮不顧身,才奠定了今日的人族疆域。

此時,山上陰氣繚繞,蒼茫一片,似有鬼影閃爍,濃郁的陰氣在虛空中凝聚成一張巨大的鬼臉,俯視整片西陵山。

蘇葉拔出長劍開始登山,山路崎嶇,植被枯萎,沒有絲毫光澤。

在山間深處,他感受到一股恐怖的鬼氣。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