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汽車底下差點被壓倒的母子兩人,也乘着這層混亂飛快的跑進的劇院裏頭,他們朝樓上奔跑時候,看見了站在一個帷幕後面的白七。

兩人微微一愣,看清白七不是喪屍而是人類之後,微微鬆口氣,往另一個方向跑去。

二樓其實很大,房間也多,白七兩人選的只是右邊的最裏面一間。

白七見他們也沒有過來的意思,看了一眼也就瞥開繼續看樓下的戰鬥情況。

被吸引來的喪屍有八隻,被土牆堵在外面之後,就看見火球滿地方亂射。不一會兒擁有火屬性異能的就扶着車門喘氣了:“我x,有了異能,反而比之前殺喪屍更累了。丟不準不說,還這麼耗體力。”

土牆依舊隔離着八隻喪屍,喪屍沒有智慧,不懂得繞個圈過去,只憑着本能的往前走,拿着鐵棍的大漢就站在牆後捅喪屍腦袋,一捅一個準,力道也都剛剛好。

原來是力量異能。

另一邊,唐若終於在空間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最近她在空間裏似乎很活躍,很難入睡。每次都要去田裏大幹一番,才能睡着。不過今天醒來的時候,她覺得實在是很熱,都覺得外面是不是着火了,醒來時候才發現自己裹着被子半躺在換衣室中。

唐若:“……”

這是要直接把她熱死的節奏嗎?

唐若迅速的掀開被子起身,卻感覺到了外面的白七還有樓下打鬥的人羣。

原來外面有人引了一波喪屍過來,怪不得白七要把自己放在換衣間裏,但是他不知道末世晝夜溫差很大,放進狹小空間之前,不會先掀開被子嗎……

等等,這個不是重點……

現在重點是:爲啥自己能感覺到白七在外面,樓下還有一波喪屍和三個人在打鬥,還有,左邊的房間裏頭還有兩個人。

自己覺醒千里眼了?不對。

順風耳?也不對。

唐若快速起身,洗漱都顧不得就走了出去。

白七聽到後面的響聲,轉過頭看她,走近了見她起色也還不錯,他自己也沒發覺自己的看她的目光變得柔和了:“醒了?過來看下他們的異能運用。”

唐若其實能直接感受到他們是如何打的,但是感受到是一回事,親眼看到又是一回事。

“這個是火系異能嗎?”唐若看着那些絢麗的火焰,張大眼睛,覺得特別新奇。

這幾天聽着白七的科普,她也知道許多異能的事情。

“是的,他們三人一個是火屬性異能,一個是土屬性異能,還有個是力量異能。”白七見她兩眼彎彎,他也情緒不錯道:“只是他們的準確度都還不高,現在大部分人類覺醒了異能,喪屍也要跟着進化了。”

喪屍會進化,進化後的喪屍速度會更快,腦袋與身體也會更堅固,以前稍微硬一點的尖物都能刺穿頭部,進化後一般卻不能再輕易刺穿了……

這是之前就聽白七說的事情。唐若皺了皺眉頭,她雖然也聽說過喪屍會變強的事情,但是內心還是很排斥。

這種生物,還沒進化就很噁心了,再強化下去,是看都不想看到了。

白七見下面喪屍大部分都被捅死,也沒什麼好看頭了,便帶着唐若回到房間裏。

只要他們不來打擾自己,自己也不想與他們有所交集。

唐若隨着白七到房裏坐下,見桌上還沒有早飯,很順手的拿出自己空間的糯米糰子來擺在桌上:“喪屍若是還會進化,那普通人想要在末世生存,就要更加困難了。”

白七見她披散着頭髮,知她大約還未洗漱,就幫她把東西都準備好遞過去:“適者生存,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麼殘酷的。”

唐若嘆口氣,無聲去洗漱了。

之後就是日行一列的吃早飯,雖然這樓裏多了幾個人,但是早飯時間還是不能延誤。

白七聽得樓下窗外傳來的喪屍低吼聲,說:“今天我們離開這裏。”

這裏有人佔了,那三個都是異能者,防人之心不可無,且唐若身上的祕密,還是要找個只有兩人的地方居住比較好。

唐若點了點頭,想了想,放下手中的糯米糰子,“對了,我能感覺到好遠好遠之外的東西,就是感覺到,看不到,這個算不算異能。”

她本來也不知道,之前幾天和白七在一起在這樓裏的時候,因爲樓裏沒人,也都沒覺得,白七打喪屍也都是開着窗戶,自己站在旁邊直接往下看的,所以一直沒有發覺。

今天被人突然一闖入,才發覺有不一樣的地方。

白七有點驚訝:“你能感覺到這個房間以外的東西?能感覺到喪屍?”

唐若點點頭,對着白七又坐近了一點,“是啊,之前醒來時候我就能感覺到你在外面,還有樓下在打喪屍,還有啊,現在那三個人已經上了二樓了,不過往左邊去了,左邊最裏面的那個小房間裏還住着兩人,不過不知道性別之類的。”想了想,她又問,“這個算什麼異能?”

白七楞了下,接着,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神情卻嚴肅:“這個異能不能告訴除我之外的任何人。”

唐若不明所以,但是面對這麼冷酷的白七,她自然點頭:“肯定不會。”

其實她也不傻,自然不會把自己的祕密告訴其他人,白七是她認定的,覺得特殊的,不一樣的,在心中有一定地方的人。

因爲他們在同一天醒來,還是訂婚那天…… 之後,白七給她講解她的異能。

是精神力異能,算是一種十分罕見,比治癒術都罕見的異能。也是因爲這個異能太罕見,他根本沒接觸過,所以忽略掉了。

魔獸農場主 初期能感知小範圍的事物存在,後期能控制感知的事物,就算是人和喪屍還有動物,只要對方的意念不夠強大,也能被精神力異能着乘虛而入。

末世三年,白七隻聽過一個精神力異能者,那就是a市研究基地的一個博士,而據說那博士靠着自己的精神力拘捕了許多的異能者去做研究。這件事情在基地裏曾議論紛紛,有人說她拿活人研究違反人道主義精神,也有贊同她的,說現在末世自然要犧牲小衆來保住大衆……

白七便不想讓別人知道唐若有精神異能,也是因爲這個博士得存在,就算自己重活一世,有更多的機遇,但是單憑自己兩人,想要與國家抗衡,還是有難度,在沒有足夠能力的情況下,末世中,還是要保存自己的實力,不能做出頭鳥。

白七正在講着,突然,唐若一個伸手就捂住了他的嘴。

白七:“……”

然後看見唐若張開口型,一個字一個字,無聲說:“有、人、來、了。”

那人來的很迅速,唐若已經覺得門口那個人就是白七口中曾經跟她說的,速度型異能。

白七抓住唐若的手讓她從嘴巴邊離開,然後抓住她的手帶着她一起走向門口,打開門。

少年看見門突然就打開,見到門內一對男女早意料門外有人般的看着他,有些窘迫。

“有事情?”白七直接問他。卻也知道現在這個社會,一般敲別人門大概就是要求給予一些物資。

果然,少年期期艾艾的開口:“我,我想借點水和吃的。”

其實他本來是打算去找三個大漢借的,但是之前上樓看見白七時,見他乾乾淨淨的站在那裏,就知道他肯定有不少物資。

末世已經有一個多星期,很少人能保持這麼幹淨的樣子。

白七挑了下眉:“有借無還?”

大概少年也是第一次幹這種事情,看他身上的打扮,之前也應該是生在富貴人家,奈何遇到了突如其來的末世。

少年的臉通紅:“我,我……”他其實也知道現在自己肯定還不了什麼,未來……他自己都不能保證自己有未來,更談不上還債了。

唐若也看出少年的窘迫,她打量了少年一遍,沒有打算插手,她不瞭解這個世界,也覺得自己的智商和閱歷應該沒有高到可以看出一個人內心好壞。

既然自己真的不懂,就一切都交給白七好了。

過了一會兒,白七見少年也沒有我出個所以然來,於是說:“你去把樓下那八個喪屍的頭顱帶過來給我,我就給你一袋餅乾和一瓶礦泉水,如何?”

少年擡起頭,有些不可思議:“真的?”

白七說:“東西就在樓下,你拿來了不就知道是不是真的。”

少年點點頭,打算轉身就往樓下走。

“等等。”唐若叫住他,“喪屍血液好像也能傳染,你要小心點。”

少年一走,唐若就問了:“你要喪屍的頭顱做什麼。”

白七轉身帶她進房:“我要知道里面有沒有晶核。”

唐若見門被關好:“晶核是什麼。”

這幾天他們一直在樓上打怪,也沒見看見白七什麼時候想要去切喪屍頭顱的。

“是一種能升級異能的東西,喪屍也是靠這個進化的。”這還是他進h市基地後,聽別人說起才知道的,自然而然,前世的他在異能晉級方面就比別人晚了很多。

吃完早飯,兩人收拾了一下,少年就帶着喪屍的頭顱過來了,他的速度很快,但是力量卻不夠,爲了不使自己感染到喪屍的血液,他也是一個一個小心翼翼的帶上樓來的。

其實人類有一層皮膚保護着,只要皮膚沒有破,不要傷口直接接觸到血液,病毒也不會傳染,不然要是真的一個血濺皮膚到就感染,人類也真的不用活下去了。

白七十分守信的從包裏拿出一瓶水和餅乾給他。

少年接過餅乾,眼睛有些發亮:“大哥,我能再拿八個喪屍頭顱和你換餅乾嗎。”

他以爲白七給他的會是一小袋餅乾,卻沒想到是超市裏二十幾塊錢那種的一大袋分享包。

白七搖了搖,直接說:“抱歉,我們今天就會離開這裏。”

少年帶着餅乾和水,有些失望的走了。

白七把八個喪屍的頭顱移到旁邊另一個房間,熟練的挖開頭顱,發現裏面真的已經形成小小晶核,不過八隻也只有挖出三個晶核。

在陽光下,那晶核瑩潤光滑,一點都不像喪屍這種噁心的生物裏出來的東西。

剛纔挖喪屍頭顱的畫面,唐若雖有在看,卻發現這個畫面在白七做來,便不算特別噁心。

自然由於白七三年來已經實施過上萬次,熟練無比的關係,他現在拿冰刀挖喪屍腦袋,都能確保一滴血都不出來了。

唐若好奇的看着:“這個就是晶核?”

白七‘嗯’了一聲,拿水清洗了一下,讓她拿去一顆:“把手指放上面,吸收一顆試下。”

伸出另外的食指按上去,冰涼的感覺劃過手心,唐若深深吸口氣,那冰涼的感覺從食指傳來,流到心臟,然後唐若清晰的感覺到一絲力量在腦海遊過。

“好像真的有用。”

白七笑了笑,讓她把剩下的晶核都收起來:“覺得自己使用異能疲勞了,就吸收一顆,一級進化到二級,好像是五百顆一級晶核。”

唐若再次化身好奇寶寶:“晶核也分等級啊。”

“是的,喪屍也進化,也分等級,所以晶核也分等級。”

白七把頭顱從窗戶上扔下去,就打算帶唐若去外面進行實戰演練。

任何的理論都要經過實際分析才能得以實現。

當然出門前,要去看看昨天打的喪屍裏面有沒有晶核。 出門時候,劇院後臺的那幾個人聽到聲音紛紛都出來看了一下,見白七與唐若一人一邊上了車,三人才瞥過對面的母子兩人,開始各個房間的巡查。

對面的那個母子顯然沒有異能,看着樣子就好像餓了好幾天的模樣。三人對他們一點都不擔心,倒是白七與唐若讓他們愣了一下,原來這裏還有躲着。

每個房間都查探了一遍,發現沒有再有其他人後,三人圍着桌子開始吃飯。

“嘿,剛纔那妞細皮嫩肉,長得真水靈。”火系異能吃着麥餅,邊笑邊說。

他們自從發覺自己覺醒了異能,精神面貌都煥然一新,整個人也與以往不同,越發有氣勢了。

“我也想說這個,那妞就放在以前來說,也算是個頂級的,我就沒在南區遇到過這種貨色,肯定之前是哪個大家小姐。”

南區是h市的一個夜總會綜合街,晚上形形色色的人士都會聚集在那裏,時不時還會有某個夜總會評選最美某女郎的節目上演。

土系吞下餅,喝了口礦泉水,放輕聲音說:“你說我們哥仨以後能不能找到個這樣的啊?嘿……現在光想想就覺得帶感。”

他一邊說一邊露出個你懂的表情。

火系的兩三口吞下餅,拍着土系說:“沒看見現在街上亂的,三哥,你現在隨便上哪家救個人,哪家還不把你當英雄啊,英雄救美,美人自然滾滾而來,別說一個,以後只怕壓得你喘不過起來啊……哈哈……”

“去去,老子看不上那些,老子就要剛纔那種貨色,老子還沒玩過這種一直被人伺候着的大小姐……”說着朝力量型的努了努嘴,“標哥,剛纔那小白臉帶着姑娘跑了,等下若是有回來,您給合計下唄。”

他口中的合計,也就是想要直接要把人給搶了。

三人原先在一家大型金融證券所做保安,本來那裏頭有七個兄弟,後來幾人發燒,沒有發燒開始擔憂發燒人之後會成爲喪屍,但二十幾年的法制社會又讓那些沒有發燒的普通人下不去殺手,只好放任這幾個發燒的不管,自己捲了物資跑了。

而這幾個發燒的,三天醒來之後卻覺醒了異能,有了異能,再看看如今外頭人吃人的社會,三人的人生觀就有些改變。

不願坐以待斃的他們,路過一家超市時候,看見人人哄搶的畫面,自然沒有客氣,也進去搶掠了一番。搶掠的時候,還與人發生了衝突,之前一直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如今卻能一手就能把那些當初自譽爲社會精英的人幹翻在地,還能得到他們跪地之後痛哭流涕的頻頻求饒,自然越發信心大增,豪氣頓生。

不僅如此,從超市中帶着物資出來時候,那些還窩在超市,從前嫌棄他們貧窮的姑娘,言語裏竟然都還有暗示的意味在裏面,若不是標哥不同意,他們都想帶幾個姑娘來這裏。

在他們眼中,末世比以前的社會更加可愛了。

在這裏,他們纔是精英,社會的中流砥柱。

被稱爲標哥的力量型異能者默默吃着麥餅,並不說話。

兩人看着如此模樣,就相互使了眼色。他們對於這個末世之前就爲首的保安隊隊長,還是本能有些畏懼的,雖然他覺醒的異能覺得比兩人都差,但是架不住人家能出謀劃策,讀書讀得多懂的多啊。

就連現在的路線都是老大標哥規劃的,不然憑他們還真逃不出h市來。

火系又拿了個餅幫土系的勸自家老大:“標哥,其實三哥也就說說的,那對男女估計也就不回來了,到時候再見到,憑三哥的本事,讓那女的倒貼她也許都很高興呢。”

標哥終於說了一句:“現在不要想着先玩樂,多想想以後的事情,東西吃完了再怎麼辦,要想想再去哪裏找物資。”

土系的覺得聽着剛纔火系的勸說,雖然覺得他不是勸老大是在勸自己,但也覺得他說的和老大說的話都不無道理,現在女人什麼的可以放一放,以後有了一切,女人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標哥說的對,我們吃完休息一下,等下就再出去運幾車物資過來。”

現在h市很混亂,前幾天街上還有武警人員,現在都已經不見,統統都是喪屍,只要敢於搶,要車有車,要房有房,要錢有錢……

三人大口的吃完早飯,休息之後,第二天一早準備出門時候,轉眼卻看見了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站在門外。

三人紛紛一驚。

驚奇的當然是,少年的樣子顯然不是剛剛來這裏站着了,但是,他們剛纔吃早飯的時候,卻都沒有聽到少年聲音的?

他們對視一眼,看着少年,標哥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少年剛剛張開嘴,想說自己能不能用八個頭顱換食物時,就覺得自己犯了個愚蠢的大錯誤,他剛纔在一樓時候已經看見這三個男人的異能,肯定是不可能會讓自己去跟他們交換食物的,若要喪屍頭顱,他們自己完全可以自己去打喪屍。 全世界都以為大佬她沒背景 而且那個男人也許只是看自己可憐,才藉口說要喪屍頭顱跟他換食物,於是他頓了一下說:“你們要出去尋找物資時候,我可以加入你們隊伍嗎?”

三人愣了一下,聽到他說要加入隊伍,火系的終於忍不住笑起來:“你要加入我們出去打喪屍。”他邊說邊笑,最後忍不住哈哈大笑:“別逗了,就你這個小身板,還是就在這裏呆着,多活兩天吧。”

少年抿了抿嘴說:“我速度很快,可以保護好自己。”

三人再次對望了一眼,標哥開口說:“你還有個母親,剛纔看你母親的樣子,應該沒有異能。”

這話的意思就是他們不可能帶上他母親。

少年咬着嘴,過了一會兒,說,“我母親可以先留在這裏的。”

標哥看了滿臉不同意的兩人一樣,終於點頭答應:“我們可以帶你出去。但是拿來物資分配權歸我們,你可以拿其中的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也總比沒有好,少年點頭就同意了。 白七帶唐若來的地方是在離劇院不遠的郊外。若深入市區,怕喪屍太多,兩人應付不過來,若太郊區,汽油不夠,也很麻煩。

不過好在路上很多被拋棄的車停在路邊。白七這種末世呆了三年的人,抽個汽油也是順手捏來的事情,很快也就裝滿了幾個水桶讓唐若收進空間裏。

一路抽汽油,一路讓唐若使用精神異能感受更遠一點的喪屍,兩人到了一家科技館前面。

末世之後的人,一路打怪升級,一路搜刮物資已經都是習慣性的作爲了。不颳得東西一層不剩,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末世的獵手。

末世的獵手就是以出門打喪屍,尋找物資的異能者。

兩人直接從科技館大門進去,一路上也沒遇見幾個喪屍,大約是科技這種東西都需要電來支配,現在末世人都沒有吃的了,誰還會管精神物資,自然沒幾個人來這裏。

每次遇到喪屍,白七總會讓唐若先用精神力控制一下或者讓她干擾一下。

唐若試了幾次,發現現在控制不了喪屍,但是卻能干擾到它,會使它能夠改變方向往其他地方走去。

起先是一隻一隻來,後來就變成兩隻,兩隻唐若也能干擾。

而且唐若發現自己的精神力可以立成一堵牆。

這個是在她同時控制三隻喪屍,然後沒控制好精神力而發現的。

那時候白七跟在她身邊,剛用冰晶射入一個喪屍的腦袋,就看見唐若的左邊有兩隻喪屍撲來。他的異能不夠強大,不可同時射出三根冰晶,只好用盡力氣分散的刺出兩根,下意識的拉着她轉了個圈,護她在懷裏,讓自己的背對着兩隻喪屍。

當時也只是一種下意識的想法,要護着她。

但後來卻沒有預期的喪屍的襲來,抱着唐若一看,見一堵無形的牆正隔着他們與喪屍。

懷中的少女臉色慘白如雪,見到他沒有傷口時,才吐出一口氣,露出虛弱笑容:“太好了,你沒事。”

白七直接解決了兩隻喪屍,也是心有餘悸:“我不該讓你試着控制那麼多。”

原來,他現在完全沒有那個能力能保證,能讓唐若一次面對那麼多喪屍,而出意外之下的完好無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