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比雕叫聲的負責人還有安保隊長還以為發生了什麼突發情況,急匆匆的從營地里跑了出來。

見到哲也的時候,他們的臉上不由得出現了一絲錯愕。

「您這是。。忘帶東西了?」

負責人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不由得他們不這麼問,剛剛的戰鬥和搜尋看似漫長,實際上距離哲也進去到現在不過一個多小時,任憑誰也很難想象能夠這麼快結束戰鬥。

「沒,解決了。」

哲也簡單的說了一句后就把裝滿了精靈球的袋子遞給了負責人。

「裡面准天王級別的兩隻精靈的精靈球我都做了標記你們可以看一下。」

負責人木木的接過袋子有些不敢相信。

但是精靈是作不了假的,哲也沒來之前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不可能事先準備好兩隻准天王的精靈來矇混過關。

「您稍等,我去核驗一下。」

負責人突然覺得哲也的實力可能真的比他想的要強的多,態度比之剛才更加恭敬了。

哲也隨意的點了點頭。

就在負責人轉身準備離去的前一刻,哲也又突然開口了:「對了,我從裡面還找到了一個蛋,應該是超音蝠的,按照規矩這也是你們的。」

說著,他從空間背包里掏出來了一顆表面深藍與淺紫色交織的精靈蛋。

這就是他剛剛在超音蝠族群生活區域里找到的東西。

要是放在以前,這精靈蛋鐵定是他自己拿走帶到黑市換成錢賣掉。

不過現在的他完全沒必要做出這種事情來。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這蛋根據零號檢測顯示只有精英級別的潛力,要是換做什麼天王級冠軍級他鐵定自己留下來,叉字蝠也是很強力的。

負責人示意旁邊的安保隊長幫忙接一下蛋,哲也也就順手塞到了對方的懷裡。

「那麼我就在這等你的消息好了。」

哲也一邊說著,一邊走向了比雕所呆的樹下。

「好的,辛苦您了,還請您稍等一會。」

沒去管背後負責人的話語,來到樹蔭底下的哲也直接背靠著樹榦坐在了地上。

樹上比雕巨大的身軀將陽光遮的嚴嚴實實的,舒適的風讓哲也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

很快,施工的負責人就返回了。

「哲也大人,這次的任務酬勞已經打到您的賬戶了,請您查收一下。」

聽聞這話,原本沒什麼精神的哲也立刻睜開了眼睛滑動著腕錶。

確實是到賬了,甚至還比一開始談好的高了50w。

「這是公司總部那邊對您這麼快完成任務的額外報酬。」

迎著哲也有些疑惑的目光,負責人解釋了一下。

不愧是大公司啊,哲也默默的感嘆了一聲,然後笑著說道:「謝謝了,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這是他應得的,節省下來的時間足以替緣田集團省下不知道多少個50w。

「辛苦您了。」

負責人再次鞠了個躬。

至於說這裡荒郊野嶺距離最近的城市有一段很長的距離而現在天色又不早,負責人表示他不瞎,樹上那隻比雕他看的還是很清楚的。

哲也吹了個口哨。

巨大的風突然在這片不大的樹林間颳起,比雕扇著翅膀降落在了地上。

習慣性的一個翻身,哲也很快就坐到了比雕的背上。

「有緣再見。」

他客套的說了一句,最好下次見面的時候和現在的情況一樣,都是送錢。

下一刻,比雕帶著哲也衝天而起。

以賺錢的一天開始新地區的旅行還真是幸福啊,不知道是風太大還是笑的太開心,哲也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

「城都,可真是一個不錯的地方呢~」

格格黨 剛剛的這一幕,錘石閃現擋子彈卻沒擋道的這令人滿臉霧水的操作,其實都是葉飄造成的。

因為葉飄對對面的錘石使用了指定失誤這個技能,這個技能一使用之後,沒想到效果立馬就出現了。

錘石原本能夠用身軀擋住葉飄的第四發子彈的,但是卻因為葉飄這個技能的使用而出現了失誤,直接導致了對面金克絲的死亡。

這個技能還是很好用的嘛。

最關鍵的是什麼?

這個技能是個通用技,也就是說,不僅僅可以在遊戲中使用這個技能,在現實中這個技能同樣有效。那就非常的恐怖了,葉飄覺得這個技能能夠被裝在鑽石寶箱中是有他的道理的。

失誤可大可小,需要根據實際的情況來判斷失誤所造成的影響。

比如說在平時打遊戲的時候失誤了,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大不了就是丟一個人頭,再嚴重點的話就是輸掉比賽而已。

但是如果是在一些高危行業失誤的話,那可能造成的後果就嚴重了。

比如說開車的時候失誤將油門當剎車,那可是會影響到生命安全的。

所以,這個技能要是用的好的話,簡直就是一個神技。

鑽石寶箱就尚且如此了,葉飄不知道更高等級的寶箱中會開出什麼樣的好東西來。

高等級的寶箱需要怎麼獲得呢?

葉飄陷入了沉思,如果自己之前的猜測是正確的,對手的水平越高掉落的寶箱等級越高的話。

假設RMG這種國內頂級戰隊的二隊選手掉落的是鑽石寶箱,那麼如果自己和RMG戰隊主力選手打,是不是會掉落比鑽石寶箱更高等級的寶箱,比如說大師級寶箱。

那如果自己和ij以及小鳳凰這種世界冠軍隊伍打比賽是不是會掉落王者寶箱來?

一時間葉飄想得就有些多了。

回過神來,他看着死去的金克絲身上的那隻泛著七彩光芒的寶箱。

「又是一隻七彩寶箱。」

葉飄心中嘀咕道。

看了看四周的情況,葉飄不動聲色的假裝上線補兵,然後悄咪咪地撿起了那隻寶箱。

打開寶箱之後,他發現裏面是4張聯盟通行券。

加上上次開出來的四張通行券,這樣的話他就一共有了八張通行券了。

看樣子,有機會又可以朝那個世界走一遭了。

想到這兒,葉飄不禁搓了搓手。

上次進入英雄聯盟的世界出來后,他就獲得了無雙劍姬的決鬥之舞。

這是不是意味着每次進入這個世界完成強制任務之後就可以獲得類似的獎勵。

而且他還獲得了魔力感應,能夠初步的使用魔力。

而和這些有關的東西,都需要在聯盟的世界中去獲取。光開寶箱是開不出來的,只有通過通行券進入英雄聯盟的世界中才能夠得到。

一時間他不禁有些心馳神往起來。

英雄聯盟的眾多英雄中,可是有很多英雄都有着非常狂拽炫酷**炸天的技能的。

比如說赫赫有名的托兒索亞索。

如果能夠獲得他的一套技能的話,那出去打架不是可以秀天秀地秀空氣,把別人的腦子都給秀歪了。如果自己學到了盲僧的大招,那是不是一個人就可以踢死一隻足球隊。靠自己一個人把華國足球帶入宇宙最強的行列。

還有其他的很多技能,如果都能夠被他給帶到現實中來學習的話,那可真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一番憧憬之後,葉飄把聯盟通行券給收進了系統空間中,繼續進行了比賽起來。

這一把葉飄三番兩次的擊殺對面的下路,讓葉飄直播間中的觀眾開始意識到,葉飄的技術恐怕比他們想像中還要厲害,至少對面這個RMG二隊的ADC選手,現在看來根本不是葉飄的對手。

意識到葉飄的難纏之後,對面的小魚人就開始慢慢地往下路靠。

「阿成,等下你上去賣一波,等我來一個大鯊魚要他的命。」汪群對馬成說道。

他打算來下路抓葉飄一波,葉飄的這個燼沒有位移在他看來還是十分好抓的。

不過,當他往下路靠的時候,葉飄用三倍視野早就看到了他的身影。

葉飄也不含糊,這個時候,他就叫來了自己的打野盲僧以及中單男刀。

「對面的中單很久沒有出現在線上過了,很有可能是來抓我了,你們現在悄悄地往我這裏靠,幫我反蹲一下。」

葉飄在隊伍可見的公屏中打字說道。

這時候的中單和打野已經被葉飄三次擊殺對面的戰績所折服了。

連對面RMG這種頂級戰隊的選手都能夠單殺這麼多次,這個燼妥妥的超級大神啊。

看到葉飄說的話之後,中野就悄悄地走了過來。

這時候,葉飄就看到對面的金克絲開始騷了起來,走位極其的靠前,似乎想要葉飄上來平A他似的。對面的金克絲知道,換成一般的情況的話,葉飄是肯定會上來平A他的。

而此刻小魚人正開着掃描躲在旁邊的草叢中,就等著葉飄上來平A金克絲,然後好給他一個大招,要了他的老命。

不過,這一切都落在了葉飄的三倍視野和草叢視野當中。

「既然你要演,那麼我就陪你演好了。」

葉飄輕笑了一聲。

金克絲上來讓他挨打,他肯定不會白白放過這次機會。

葉飄對着金克絲的腦袋就是砰的一槍,巨大的裝備領先差點就把金克絲的腦袋都給錘歪了。

金克絲挨了葉飄一槍之後只剩下了三分之二的血,這個時候金克絲就開始假裝害怕地往後跑了。一直往旁邊小魚人所在的草叢裏面跑了。

而葉飄這個時候也是嘴巴一揚。直接就追了過去。

對面的馬成見到葉飄上鈎了,立馬嘴上嘿嘿笑了一聲。

「快動手!」

馬成對着站在草叢裏面的小魚人喊了一聲。

汪群見到差不多了,直接就朝着葉飄那邊放了一個大招過去。而且這個大招還是預判的,朝着葉飄眼前的空地扔了過去。

葉飄只要再走一步就會直接被小魚人的大招命中。

然而葉飄剛追了一步,正要繼續追,還沒等他邁出第二步,他直接就調轉身子往回走了。

「我艹,你演我呢!」

汪群氣得要死,浪費他一個大。 「砰!」

清脆無比的碰撞聲就響了起來,下一秒,一道充滿了凄厲的慘叫就在整個空間里響了起來,讓人聽了都覺得驚悚無比。

下一秒,一道身影便是連連後退,直接撞在了一台機器上,「哇」的一聲,一大口鮮血就從嘴裡噴出,灑在了地面上。

方力與另外一名女龍騎定睛一看。臉龐上都是露出了錯愕之色,因為他們看到被擊退撞在廢棄機器的那個人,居然是宋林!

這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實在是太讓他們震驚了。

要知道,哪怕是最低級別的白龍騎也是需要達到化勁中期的境界才能夠加入,至於再高一級的紫龍騎,更是要達到搬勁期才行!

像宋林這樣二十七八歲的年紀就已經達到了化勁中期的,已經算是當世不俗,再給他三年五載的成長。必定可以晉陞到紫龍騎甚至是黃龍騎都有可能。

可是眼下,居然被一個不知道從哪個旮旯里冒出來的傢伙給一巴掌扇飛了,這就真的讓人始料未及了。

許林輕輕拍了拍雙手,滿臉鄙夷地說道:「我還以為龍騎有多厲害呢,不過如此而已。」

宋林的身體搖搖晃晃站起身,看著許林,面目猙獰,眼中凶光畢露,咬牙切齒地恨聲說道:「王八蛋,我要你死!」

話音落下,宋林右手掌抬起來,同時左手掌拍在右手腕的裝置上,頓時「嗡」的一聲,一個格林機關槍就快速組裝形成,籠罩在宋林的右手掌上,旋即「噠噠噠」的聲音就清脆響起,一枚枚子彈閃爍著死亡的寒光朝著許林掃射而去。

許林臉龐上的神色猛然大變,旋即腳下一動。身形便是快速暴掠而出,進行躲閃。

格林機關槍的威力著實巨大,所到之處,一切都被打爆,哪怕是牆壁也都被打出清晰可見的洞孔,令人心神顫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