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助手說:“你也看到了,我們廠目前事情太多,根本就抽不出時間來,另外。。嗯。。。實話告訴你吧!我們蜜蜂對收購你們廠興趣不大。”

金董事一聽這話,有點傻眼了。

當天晚上,金董事的車守在蜜蜂發動機廠的門口,金董事一見江助理從廠裏一出來,二話不說,拉着他就上了自己的車。金董事的舉動,倒把江助理嚇了一條,江助理心驚膽戰的問:“你要幹什麼?”

金董事陪着笑臉說:“我就是想請你吃個飯。”

江助理稍微放了一下心,故作不悅的說:“不用了吧!”

金董事趕緊說:“要的,要的。”

江助理被金董事長連拉帶拽的弄到一個酒店裏,接着好酒好菜像流水一樣的上來了,金董事隱蔽的把一張卡放到江助理的兜裏,接着開始給江助理倒上好酒,江助理雖然一再表示自己酒量不好,不想多喝,可他是在是架不住金董事的熱情,不一會,江助理喝的就有點高了,這個時候,金董事開始像他大倒苦水,接着開始求他在蜜蜂的高層面前美言幾句,並且保證事成之後。。。 。。。

第二天,金董事的努力終於得到了回報,他得到江助理的答覆,蜜蜂的代表將在近日去他們廠考察。金董事聽到這個近期變成近日的答覆之後,總算鬆了一口氣,又趕緊急匆匆的回國準備去了。

兩天之後,在久石凡間汽車廠的不斷哀求之下,馬峯和侯美雲帶着幾個審計人員坐上了飛往H國的飛機,侯美雲在飛機上擔心的說:“我怎麼看着沈經理好像不高興我和你一塊去談判啊?”

馬峯說:“她倒是想跟着,可我實在是對她的談判水平不敢恭維。”

侯美雲疑惑的說:“不會啊!我覺得沈婷婷的頭腦十分聰明啊!”

馬峯想起之前和金兵南談判的那一次,不經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侯美雲不解的看着馬峯,馬峯就把那次談判的過程簡單的和侯美雲說了一遍。侯美雲一聽,也微微一笑。

接着侯美雲問馬峯:“牛萌萌這幾天要到歐洲去留學了,你知道嗎?”

馬峯搖搖頭說:“我和她關係還沒有好到無話不談的地步。”

侯美雲搖了搖頭說:“你有時候很聰明,有時候也很傻,牛萌萌喜歡你,你知道嗎?”

要是說馬峯不是知道,那真是裝傻了。馬峯苦笑一聲說:“其實你也應該知道了,我和沈婷婷以及秦雯雯現在的事情都讓我頭疼不已,我哪裏還敢去招惹其他的女孩啊!”

侯美雲略有所思的說:“你要是***的信徒就好了。”


馬峯一聽連侯美雲都把他歸到可以多娶幾個老婆的***隊伍中了,難受的說:“我是不是很花心啊!”

侯美雲搖搖頭說:“這個我倒沒有感覺到,我只知道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就是有一大幫的男孩子追她都是正常的,而你這麼優秀,有幾個女孩子追也是正常的。”

馬峯說:“你現在是不是有很多男孩子追你啊?”

侯美雲對於這一點到毫不避諱的點點頭。馬峯很感興趣的問:“有沒有進展的比較好的?”

侯美雲聽到馬峯這麼問,哀怨的看了他一眼,就不理他了。

當馬峯和侯美雲走進候機廳的時候,被汽車廠的迎接隊伍嚇了一跳,金董事帶着一大幫人正在翹首以待,他們一見蜜蜂的代表出來,立即熱情的擺開陣勢,幾個年輕的姑娘送上鮮花,金董事發表的簡短而又熱情的歡迎詞。接着,馬峯他們在金董事一幫人的簇擁下,前呼後擁的出了候機廳,候機廳外面二十多輛汽車已經靜靜的等在哪裏。 H國一家知名的大酒店裏,董事長舉起酒杯舔着臉對馬峯說:“我代表久石凡間汽車廠歡迎蜜蜂代表的到來。嗯,你們中國有句話叫‘不打不相識’,希望蜜蜂這次和我們久石凡間汽車廠的合作也是這樣,哈哈,爲了我們將來的合作成功,我們乾一杯。”

馬峯端起酒杯,心裏說:不打不相識,說的好,那這次是你打我們,還是我們打你呢?馬峯微微喝了一口,放下酒杯。董事長繼續說:“我本人對蜜蜂發動機的技術那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也心儀已久。。。。。”馬峯想:你他媽的是心儀已久了,要不你怎麼會出這種下三濫的招數呢!董事長接着說:“關於這次的合作,我們是十分有誠意的,相信蜜蜂既然派出了代表,也是想把這次的合作坐到雙贏,我們的條件已經告知了你們,不知道蜜蜂對我們提出的條件。。。?”

馬峯笑笑說:“至於我們合作的條件,我想還是等我們的審計人員有了結果之後我們再談吧!”

董事長一聽,立即見風使舵的說:“對對對,那是必須的,來,我們先預祝我們的合作成功,再乾一杯。”

大家放下酒杯,董事長對着金董事一使眼色,金董事會意的點點頭對馬峯說:“馬先生,我私人有個問題一直想問你們,不知道你們方不方便講?”

馬峯說:“你說說看。”

金董事說:“你們蜜蜂到目前爲止,只是生產小排量的汽車,以你們蜜蜂的技術實力,估計要是生產大排量的汽車,應該也沒有問題,只是不知道你們爲什麼不生產呢?”

馬峯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嗯,我不得不佩服你們的情報部門了,不錯,我們目前的確能夠生產大排量的發動機。。。”馬峯說到這裏,董事長和金董事的臉上同事露出又是羨慕,又是驚喜的表情。馬峯心裏冷笑一聲接着說:“我們目前沒有投產,當然是想獲得更大的利益,嗯。。。。其中的原因嘛!由於牽扯到商業祕密,我在這裏就不便多說了。”

董事長想到蜜蜂的小排量已經賣的滿世界的發動機廠心驚膽戰,許多實力稍差的已經混不下去了,要是大排量的發動機面世。。。。。那哪裏是一座金礦,簡直就是搖錢樹啊!董事長熱切的看着馬峯說:“不知道這次蜜蜂和我們的合作計劃中,能不能再把這個大排量的發動機加進去,至於條件。。。都好說!!”

馬峯假裝爲難的說:“這個問題,說實話,目前還沒有。不過你們要是對這個技術很感興趣的話,我可以請示一下總部。”

董事長心裏熱血澎湃的想:“真是福兮禍兮啊!要是蜜蜂真的幫自己解決了缺陷問題,自己再有機會染指大排量的發動機,那自己的久石凡間汽車廠機會可就來了。。。 。。。”

董事長想到這裏,臉上的笑容又多了幾倍,他接着開始不斷的對馬峯示好。酒杯也頻頻端起,馬峯自是酒到杯乾。。。。

晚上,馬峯拒絕了下一步的“活動”安排,董事長失望之餘,對金董事一使眼色,金董事會意的把幾張卡隱蔽的遞給侯美雲。。。。。

在久石凡間汽車廠的工作人員的陪同下,馬峯和侯美雲來到了酒店的豪華套間,服務人員對着馬峯舉了個躬退下去了,馬峯進了房間,看了看跟在後面微微有些醉意的侯美雲問:“你不去休息?”

侯美雲臉色有點發紅,她低着頭小聲說:“人家就給咱安排了一個房間,你讓我去哪裏?”

馬峯撓撓頭說:“我靠,這幫小子,怎麼想的?我去再要一個房間。”

馬峯說着,就想摸房間裏的電話,侯美雲猛的從後面抱着馬峯,臉靠在馬峯的背上,也不說話。馬峯一愣,停下了動作,他隔着衣服都能聽到侯美雲那‘砰砰’的心跳聲。馬峯慢慢的轉過身,看着侯美雲艱難的說:“美雲,不要這樣,你會後悔的。”

侯美雲固執的抱着馬峯心裏說:我要走了纔會後悔呢!

馬峯被侯美雲抱住,心裏也有些異樣的感覺,說實話,他從心裏也喜歡這個從小多災多難的聰明的姑娘,可越是這樣,他越是覺得不能對不起人家,他嘆了口氣說:“美雲,你先放手好不好,我可不是柳下惠。”

侯美雲心裏說:我纔不要你是柳下惠呢!她微微擡起頭有點緊張的問:“你要對我說實話,你喜歡我嗎?”

馬峯看着侯美雲,聞着她嘴裏微微的酒味,腦袋有點發暈。說實話,馬峯在潛意識裏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開始喜歡侯美雲了,可他一直在強迫自己驅逐這個想法,現在他被侯美雲抱住,又被問起這個問題,馬峯思考了半天,又看着侯美雲盯着自己的眼睛,終於無奈的點點頭,侯美雲高興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她抱的馬峯更緊了,好像生怕一鬆手,馬峯就會跑了似的。。。 。。。

第二天,馬峯和侯美雲在酒店吃早餐的時候,馬峯像是個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老是不敢擡頭看侯美雲,侯美雲先是羞澀的低着頭,接着吃了幾口東西后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微微一笑,擡起頭調皮的說:“昨天那個金董事悄悄的給了咱們幾張銀行卡,我還沒有去查,不過估計金額一定不少。”

侯美雲一邊說,一邊從口袋裏拿出幾張卡來給馬峯看,馬峯一看,最上面一張哪裏是銀行卡,分明就是一張房卡嘛!馬峯摸了摸自己兜裏的房卡後微微一笑,這個時候侯美雲也注意到自己的‘疏忽’,臉也立即變得紅紅的,接着她快速收起房卡,開始吃飯。。。。

上午,馬峯和侯美雲在久石凡間汽車廠的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開始參觀當地的名勝古蹟,侯美雲看了看周圍沒有人認識她,膽子也大了起來,一開始她還是悄悄的拉着馬峯的手,逛了一會,她直接開始挽住馬峯的胳膊。馬峯看了看一臉幸福的侯美雲,又想到她那糟糕的童年,也忍不住低頭在她的頭上吻了一下。侯美雲擡頭看了看馬峯,眼中充滿了快樂。兩個人對視了一眼,接着心有靈犀一點通的相視一笑,開始跟着陪同人員開始遊玩,整整一個上午,侯美雲都緊緊的拉着馬峯,好像害怕這個手裏的幸福一鬆手就會丟了一樣。

兩人跟着陪同人員逛了幾個景點之後,馬峯看了看有些累的侯美雲,又看了看快要中午了,就想休息一下。這個時候陪同人員也看出侯美雲比較累了,就對馬峯介紹說:“前面山上就是我們這裏著名的XX道觀,這裏許願很靈的,不過,我們要不要先休息一下,下午再去參觀一下?”

馬峯剛要拒絕,侯美雲見馬峯遊性正濃,就連忙說:“沒事的,都到了這裏了,我們就上去看看吧!”

馬峯知道侯美雲的心意,他心裏一動,對侯美雲說:“要不,我揹着你吧!”


要是秦雯雯聽到馬峯這麼說,一定毫不猶豫的就跳到馬峯的背上了,可侯美雲微微一笑說:“我可以走的。”


馬峯心裏一痛,接着他微微蹲下對着侯美雲說:“來吧!”

侯美雲見大家都在看着他們,就無奈的趴到馬峯的背上,馬峯直起身體對侯美雲說:“嗯,你以後要多吃一點了。”

侯美雲低低的“嗯”了一聲,幸福的把腦袋埋到馬峯的肩頭。兩人往上走的時候,迎面下來幾個遊客,其中有個一個老頭對着馬峯嘀哩咕嚕的說了一通,馬峯笑笑沒有做聲,老頭走後,侯美雲奇怪的問:“他說什麼?”

馬峯說:“他在指責我,說要是我的妻子,也就是啦,要是有病,應該去醫院,而不是揹着去道觀求神保佑,他說我們年級輕輕的,不應該這麼迷信。”

侯美雲微微一笑,沉默了一下低低的說:“要是將來我有病,我寧願你揹着我去求神!”

馬峯奇怪的問:“怎麼,你很信這個。”

侯美雲沒有回到,心裏卻想:嗯,還是神比較靈驗,他一定聽到了我的祈求,要不他怎麼會把你賜給了我! 兩天之後,馬峯接到審計人員的報告,說已經差不多了,馬峯拿到審計報告後和侯美雲商討了一番,侯美雲一邊看着報告,一邊和馬峯說:“嗯,這個廠不愧是個久負盛名的汽車生產廠,從資料上看。。。。。”

久石凡間汽車廠寬大的會議室裏,各個董事表情不一的看着馬峯和侯美雲,大家都清楚目前廠裏的情況,有的滿懷希望的看着馬峯,有的則毫不掩飾眼中的敵視。

董事長對金董事點點頭,金董事立即站起來對着馬峯討好的一笑問:“請問可以開始了嗎?”

馬峯對侯美雲點點頭,侯美雲拿着一份報表站起來說:“各位董事大家好,我手裏是我們的審計人員的一份報告,當然,這只是書面上的,我們並沒有對實際的情況進行覈查,原因是我們相信久石凡間汽車廠這樣的企業。。。”

侯美雲的客氣話說到這裏,馬峯掃了會場一眼,董事們有的不屑一顧,有的聚精會神的聽着。金董事則感激的看了一眼侯美雲一眼,侯美雲接着說:“根據這份報告的內容,我們給總公司彙報了一下,我們總公司給出的條件是——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侯美雲的話音剛落,樸董事立即站起來揮舞着手臂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們不可能接受這個條件!”

侯美雲靜靜的看着樸董事,樸董事接着說:“你知道我們廠的產量和規模是你們蜜蜂的多少倍嗎?你們又是按照什麼條件定出的這個股份?還有。。。。。。”

這一次樸董事的發飆,衆位董事倒是一致贊同,大家都靜靜的看着侯美雲,侯美雲等樸董事說完了,這才慢條斯理的說:“嗯,這位董事說的很有道理,沒錯,我們也承認你們廠的產量驚人,但是你們廠要是沒有這麼高的產量,或許我們的條件會降低很多。”

大家不解的看着侯美雲,侯美雲繼續說:“正是由於你們的產量太高,所以這一段時間你們除了大批的庫存,還銷售出去了大量的有缺陷的發動機,這批發動機經過我們技術部門的分析,就是勉強召回,也是無法修復的,只能用我們蜜蜂的發動機替代,首先,我們爲了給你們擦屁股,要放棄大筆的訂單,這樣我們也是有很大損失的。其次,你們這批發動機我們召回之後,只能拆解,拆解之後能夠利用的部分,不足四分之一,嗯,這些還沒有計算人工費用。也就是說,你們生產的這些東西,在我們眼裏,就是一堆廢鐵。至於品牌,好像我們蜜蜂的品牌要比你們的值錢的太多了,你們這個品牌根本就是可有可無。另外,你們廠目前其他的生產線好像已經全部停產了,就是沒有停產,我們也會建議你們之後不要再生產這種落後的產品了。所以我們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最終購買的只有你們的生產基地和銷售渠道。”

衆位董事聽到侯美雲隱晦的說自己的產品一錢不值,偏偏還無法反駁。不僅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看,臉上都露出憤憤不平的神色。侯美雲看到這個情況,和馬峯交換了一下眼色,接着馬峯站起來說:“各位,對於我們總部的這個消息,我想各位可能覺得不滿,但是我要說的下一個消息,相信各位一定會感興趣。”

馬峯說道這裏,掃了一眼會場,接着說:“相信大家都對我們蜜蜂的技術不會質疑吧?我們蜜蜂有一個新的產品,經過我們董事長的爭取,我們總部終於同意,有意要和我們久石凡間汽車廠合作,那就是——-大排量發動機的生產。”

馬峯說道這裏,整個會場立即發出一整驚喜的低呼,馬峯把手往下一壓,接着說:“大家靜一靜,大家靜一靜。。。。。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們蜜蜂小排量發動機的銷售狀況,我可以保證,這一款大排量發動機要是面世,他的銷售狀況一定會超過小排量發動機,因爲它的油耗經過我們的測試,只有同類排量發動機油耗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說,要是我們這款發動機面世,所有的重型汽車製造廠將都被我們抓在手裏,簡單的說,我們要是不願意賣給那個汽車製造廠,那個汽車製造廠面臨的就只有—–倒閉。另外要是我們久石凡間汽車廠有意向自己生產,那麼,所有用這個排量汽車的用戶,就只能用我們的產品,除非他不在乎燃料的費用。大家想想吧!那將是一幅怎樣的畫面。。。。。。。”

馬峯說道這裏,所有的董事立即沉醉在一幅畫面之中:大批的客戶排着隊,徹夜守候在自己的工廠外面,就是爲了儘早得到自己的產品,自己的財務人員天天抱怨說:我們數錢數的手抽筋了。。。。。。

金董事最早從大家的興奮之中回過身來,他小心翼翼的問馬峯:“不知道我們要是得到這款發動機的技術,需要答應你們什麼條件?”

金董事的話音剛落,所有的董事都回過神來,一起滿臉期待的等着馬峯舉起手中的大刀。

馬峯說:“嗯,這個問題問得好,我們總部的意思是,我們用這個技術,加上之前的股份,一共需要你們久石凡間汽車廠百分之八十的股份。”

雖然蜜蜂的技術的確誘人,大家聽到這個答案,明顯都有些不情願。馬峯接着說:“當然,要是這個條件能夠得到你們的同意,我們可以同意這個廠將繼續使用久石凡間汽車廠這個品牌,另外,我們可以在條約上加上一條,就是我們兼併你們之後的第一年內,你們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要是沒有原先百分之百的股份掙得錢多一倍,缺少的部分,將有我們蜜蜂給予補齊。”

大家聽到馬峯後面的話,議論的聲音立即沒有了,剩下的只有興奮。他們能不興奮嗎?不管股份是多少,至少掙得錢可以比以前多一倍了。

有了馬峯的保證,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在董事長的提議下,蜜蜂收購久石凡間汽車廠毫無爭議的全票通過。

這件事通過之後,大家的表情開始放鬆,在董事長的提議下,剩下的無關緊要的事情,由下面的人處理,他們則轉移到酒店的包間裏繼續下一個“話題”。

包間裏,董事長悄悄的問馬峯:“那個,馬代表,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你,爲什麼我們盜取了你們的技術後,小排量發動機的油耗還是比你們蜜蜂生產的要高呢?”

馬峯意味深長的看了董事長一眼,董事長自我解嘲的說:“哈哈,咱們現在不是合作伙伴了嘛!”

馬峯笑笑說:“我告訴你也無法,反正我們之後的大排量發動機也要應用這項技術,那就是裝配的時候,缸體要加熱,而內部的機件要降溫,這樣裝配出來有利於密封。”

董事長略有所思的點點頭,馬峯接着說:“不過這樣一來,他們所使用的機油,就必須使用我們的添加劑了。”

董事長趕緊問:“那這種添加劑能本能也在我們久石凡間汽車廠生產呢?”

馬峯像看傻瓜一樣看了董事長一眼,董事長吶吶的笑了幾聲,開始端起酒杯喝酒。

後來馬峯簽好協議回到國內之後,在王建國的技術部的努力下,不到一個月,大排量的發動機在久石凡間汽車廠問世。果然,這款發動機和預料之中的一樣,以質量穩定,耗油少,馬力大迅速佔領了市場。這麼好的技術,久石凡間汽車廠當然不會讓肥水流了外人田。他們生產之初一臺發動機也沒有往外賣,而是迅速安裝到自己的大貨車上。即使他們加班加點的生產,他們的大貨車隨之也賣的斷了貨。即使他們把價格一再提高,照樣也是供不應求。滾滾的金錢像流水一樣進了久石凡間汽車廠的錢袋,久石凡間汽車廠董事們樂的真是做夢都笑醒了。當然,作爲持有百分之八十的大股東,蜜蜂的收益那就不用提了。

與此同時,在中國的汽車界開始集體聲討蜜蜂發動機廠,大家指責蜜蜂爲了利益,不顧自己的民族,出賣先進的技術給別人。甚至有人提議以拒絕蜜蜂產品爲前提,抵制蜜蜂的這種行爲。

但是在三個月之後,許多汽車廠開始體會到蜜蜂企業的良苦用心,在H國,由於久石凡間汽車廠先進的大排量發動機的出現,加上他們根本不管別的汽車廠死活,大批的發動機廠和汽車廠被他們擠兌的倒閉、破產。整個汽車界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與此同時,蜜蜂發動機廠宣佈,將在一年後供應同樣的發動機給各大汽車廠。在這一年裏,各大汽車廠根據自己的產量,開始調節生產,清理庫存。一年後,由於蜜蜂發動機儲備了大量的庫存,各大汽車廠都得到了相應的訂單,基本上都平穩的過度了這次更替。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馬峯和侯美雲從H國回到Z市之後,侯美雲依依不捨的和馬峯告辭,馬峯笑笑說:“要不你乾脆跟着我回家算了。”

侯美雲心裏說:我倒是想,可我見了秦雯雯多尷尬啊!她嘴裏卻說:“不了,你給我媽媽買了這麼多東西,我要先給她送過去,讓她高興高興。”

馬峯點點頭,這才和侯美雲分手。馬峯打了個的士,一邊想着這次談判的成果,一邊美滋滋的回到家裏,馬峯剛走到門口就聽到客廳裏餘娟子和秦雯雯在激烈的鬥嘴:“你怎麼回事啊!不是告訴你馬峯不在國內嗎?你天天待在這裏幹嘛?”

“我待在這裏愛着你什麼事了?你以爲這是你家呢?”

“你說對了,這裏還就是我家!怎麼了?”

“嘖嘖,你是誰呀你?”

“我是馬峯的女朋友不行啊!”

“你是馬峯的女朋友?那人家崔小青是什麼?”

“這你就老外了吧!我國那一條法律規定未婚男人只能交一個女朋友的?”

“哎呀!現在有人當二奶,沒聽說還有人當二女朋友的,嘖嘖,我又學了一招。。。。”

馬峯一推門進來,兩個女人立即閉嘴,餘娟子嬉皮笑臉的說:“你總算回來了,我都等了你幾天了。”

馬峯還沒說話,秦雯雯氣呼呼的說:“你這個合夥人臉皮可真厚,天天賴在這裏不走,還蹭吃蹭喝的。”

餘娟子反駁說:“什麼蹭吃蹭喝的,不要說得那麼難聽好不好,我這是收點利息。”

馬峯打住餘娟子說:“喂,小氣鬼,你先等等,我什麼時候又欠你的了?”

餘娟子不滿的說:“你叫我什麼?什麼喂喂,小氣鬼什麼啊!難聽死了。”

馬峯捏着嗓子說:“娟兒,我欠你什麼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