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邪手握著裂空奪魂棒,喜悅點頭道:「主人,小的已經看到那三招了,小的一定勤加修鍊。」

江帆點了點頭,「嗯,我把你送到符咒世界去修鍊吧。」江帆微笑道,考慮到修鍊的時間,如果在符元界領悟,江小邪需要花費幾百年,甚至千年時間,送到符咒世界,只需要幾個小時就足夠了。

江小邪驚訝地望這著江帆,「哦,主人,符咒世界在什麼地方?」江小邪驚訝道。

「你閉上眼睛,渾身放鬆,我送你去符咒世界修鍊,等明天早上放你出來。」江帆微笑道。

「是的,主人。」江小邪點頭道,他按照江帆要求,閉上眼睛,渾身放鬆。

隨著一道光一閃,江帆帶著江小邪進入符咒世界,「好了,小邪,你可以睜開眼睛了!」江帆望著江小邪微笑道。

江小邪睜開眼睛望著周圍的世界,「哦,這就是符咒世界啊!」江小邪驚訝道。

江帆點了點頭,他一揮手,江小邪被包裹在加速空間裡面,「小邪,你就在這裡面修鍊,明天早上接你出去。」江帆設置時間比例是一比五百年,即外面一小時,加速空間五百年。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返回樹林之中,此時雨還在下,而且雨越來越大,納甲土屍和代傑找到一棵大樹,挖了樹洞,眾人躲入樹洞之中避雨。

符咒世界,江小邪正在修鍊裂空奪魂棒的三招絕學,第一招絕學是碎裂風。碎裂風招數很簡單,只有簡單的幾下,但是越簡單的東西,越深奧。

江小邪手握著裂空奪魂棒按照腦海里的軌跡模仿著,他練習了五百多年才學會,接著他又學習第二招碎裂空。

碎裂空這一招威力極大,施展出來可以碎裂空間,這就帶有空間法則。可是江小邪對於空間法則是一竅不通,他練習了一千多年,也只學會了碎裂空的皮毛,無法使出全部的威力來。

接下來江小邪學習第三招魂裂空,這招威力更大,是直接攻擊魂魄的,可以使得對手的魂魄碎裂。這招裡面也含有空間法則,是通過空間碎裂來傷害魂魄的,因此更難領悟。

江小邪練習了兩千年,也只學習了一點點,他不禁泄氣了,此時外界已經天亮了,江帆已經進入符咒世界。

江帆一揮手撤掉了時間加速空間,微笑望著江小邪,「小邪,怎麼樣,領悟了多少?」江帆微笑道。

江小邪露出羞愧之色,「主人,小的只學會了一招,其他兩招沒有學會。」江小邪苦著臉道。

江帆笑了,「呵呵,你已經很不錯了,後面兩招是含有空間法則的,你目前還無法領悟符元界的空間法則,無法發揮空間法則的威力,但是招法的威力已經很不錯了,足可以對付符元界的那些高手了。」江帆微笑道。

因為江小邪特點是力大無窮,雖然沒有法則,但是這力氣在符元界有幾個人能夠扛著住他凌厲的一擊呢?學會了一招就足夠他在符元界橫行了,他是僅次於納甲土屍的高手。

江小邪露出喜色,「呵呵,主人,小的力氣很大,只要一棒子就把他們砸碎了!」江小邪把裂開奪魂棒扛在肩膀上。

江帆望著江小邪,他想起了孫悟空兄弟,不禁感嘆道:「哎,不知道小富和悟空兄弟他們怎麼樣了!以後見到悟空兄弟,讓他教你幾招悟空棒法!」

江小邪好奇地望著江帆,「主人,那個什麼悟空棒法很厲害嗎?」江小邪驚訝道。

江帆點了點頭,「是的,悟空的棒法是我見到最厲害的!」江帆點頭道。

「主人,小的以後要超過悟空的棒法!」江小邪露出堅定的神色。

江帆滿意地拍著江小邪的肩膀笑道:「很好,有志氣!你與悟空的差距甚遠,你還要多加努力!」

「主人,小的一定努力的!小的要成為最厲害的棒法大師!」江小邪捂著拳頭堅定道。

江帆摸著江小邪頭頂,「小邪,我看好你,你要努力,將來成就肯定能夠超過悟空的!」江帆微笑道。

隨著一道光一閃,江帆帶著江小邪離開符咒世界回到樹林里,此時雨已經停了,太陽出來了。眾人從樹洞出來,一縷陽光照射在眾人臉上,「哦,終於天晴了,昨晚的雨真大啊!」閆帥伸著胳膊道。

「是啊,昨晚雨真大,估計路上不少地方有積水呢!我們去石禾鎮恐怕沒有那麼方便了。」王旭皺眉道。

江帆望著眾人,「我們必須在中午之前趕到石禾鎮,黃昏之前趕到風羽鎮,這樣明天中午我們就可以達到辰州城了。」江帆皺眉道。

「主人,這一帶小的熟悉,去石禾鎮可以抄近道,翻越兩座山就可以達到了。」江小邪急忙道。

江帆露出喜悅之色,「哦,小邪,那你帶我們抄近道!」江帆喜悅道。

「呃,小邪,抄近道從什麼地方走啊?」閆帥不解地望著江小邪。

江小邪手指著前面高山道:「我們只要翻越前面這座山,然後再翻越一座山,就到了石禾鎮,大概需要三個小時。」

「哦,如果三個小時我們可以到達石禾鎮,那我們黃昏之前完全可以達到風羽鎮了。」王旭點頭道。

於是江小邪領著江帆等人抄近路,大約三個小時后,他們到達了石禾鎮。這是一座四面環山的小鎮,比蘭基鎮要大點,鎮上的行人卻比蘭基鎮多太多了。

江帆等人走在大街上,「哦,石禾鎮上有這麼多人啊?」閆帥驚訝道。

江帆也覺得奇怪,這麼小小的一個石禾鎮為何這麼多人呢?「是啊,這小鎮應該沒有這麼多人,難道是開集市了?」江帆驚訝道。

閆帥急忙拉著一位過路的行人,「兄弟,今天鎮上為何這麼多人啊?」閆帥驚訝道。

那人望了閆帥一眼,「你是剛來的吧,石禾鎮上出現了一位神醫,我們大家都是來石禾鎮上求神醫治病的。不耽誤了,我得趕緊去排隊呢!」那人說完急沖沖走了。

閆帥扭頭望著江帆,「老大,這裡也有神醫呢!」閆帥笑道。

江帆皺起眉頭,「哦,這麼多人都是來求神醫治病的,那我要去看看,這神醫的本領。」江帆好奇道。

「主人,小的好奇呢,在符元界除了您,誰還敢稱神醫!」納甲土屍搖頭道。

「嗯,那我們得去看看,說不定是個騙子呢!」王旭笑道。

江帆等人立即跟隨著路邊的行人走,他們進入一巷子之中,只見巷子門口排列隊伍都排到大街上了。

「我靠,這麼多人排隊治病啊,不亞於我家主人開醫院的時候人數呢!」納甲土屍驚訝道。

江帆等人擠入人群之中,擠到一座獨門獨院門口,「喂,你們做什麼?不要擠了,排隊去!」一名護衛對著江帆等人吆喝道。

閆帥望著那護衛微笑道:「兄弟,我們是來神醫的,讓我們去看看吧。」

那護衛扳著臉搖頭道:「不行,神醫豈是你們這些人看的,走開!」

江帆望著院只門口站立十多米護衛,還有不少患者在翹首以待,他更加好奇了,他想看看這符元界還有什麼醫生高超之人。

江帆拉著一位患者微笑道:「兄弟,這神醫是什麼人?真的那麼神嗎?」

那患者望了江帆一眼,「神醫可神了,我隔壁的張三眼睛瞎了十幾年,只吃了神醫一顆丹藥,瞎了十幾年的眼睛復明了!還有鎮上柳家的柳太爺癱瘓了,只吃了神醫的一顆丹藥,立刻就站起來了!你說神不神?」

江帆有點不相信這患者的話,「呃,有這麼神奇嗎?只吃了一顆丹藥就治好這麼嚴重的病?」江帆不可置通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那人看出江帆不信自己的話,冷笑道:「你還別不信,神醫來到這裡半個多月了,治好幾百疑難雜症病人呢!要不然這麼多人來求醫啊!」

江帆笑道:「呵呵,你說得也太神奇了,我還著不敢相信呢!」

「老大,我看十有八九就是個騙子!在符元界怎麼會有這麼神奇的符醫呢!」閆帥搖頭道。

「他說的是真的,那神醫可神奇了,鎮上的趙老太從小就是聾子,什麼都聽不到,昨天服下了神醫的一顆丹藥之後,她的耳朵就可以聽到聲音了!」一名排隊的患者道。

「我靠,吃一顆丹藥什麼病都好了,這也太神奇了!我才不信呢!」納甲土屍搖頭道。

「對了,那神醫是男的還是女的?多大年齡了?」江帆望著那人微笑道。

那人搖頭道:「不知道,那個神醫隔著屏風的,我們不知道神醫是男是女,也不知道多大年齡。」


「老大,我看這神醫有點玄了,連男女都不知道,十有八九是個騙子!」閆帥冷笑道。

「你胡說什麼呀,那個神醫不是騙子,他治好了很多人呢!」一位患者辯解道。

閆帥望著那患者,「哼,我才不相信有這種神奇丹藥呢,什麼病只吃一顆丹藥就治好了,真的神醫差不多!」閆帥冷哼道。

那患者不高興了,「你這人,不相信就算了,我是信了!你們不信就走開!」那患者冷笑道。


閆帥也不高興了,「我靠,我可是一片好心,要不然你們被騙了錢財呢!」閆帥冷笑道。

「哼,人家神醫是分文不收,怎麼騙錢了!」那患者冷哼道。

江帆驚訝地望著那患者,「神醫治病不收分文嗎?」江帆驚訝道。

「是的,神醫治病從來沒有手我們大家的人,都是免費治病的。」那患者點頭道。

「呃,不是吧,那神醫治病不收錢?那他圖什麼?」閆帥驚訝道。

此時院門打開,走出兩名患者,他們面帶喜悅之色,「哦,我的病好了,我吃下一顆丹藥,我多年的氣喘就痊癒了!那神醫醫術太高超了!」

那患者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頭,花白頭髮,下巴上飄著白鬍子。江帆望著那老頭,他運用符籙金鼎透視,發現他肺部的沒有黑氣,暗自驚訝道:「這老頭是真的有氣喘病,還是個托啊?」

「呃,老哥,你氣喘病吃了神醫一顆丹藥就痊癒了?」江帆驚訝道。

那老頭望著江帆,「是的,我氣喘二十多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葯,都沒治好,今天只吃了神醫一顆丹藥就好了,真是太神了!」

「呵呵,老哥,那神奇的丹藥是什麼顏色的,多大啊?」江帆望著老頭微笑道。

「那丹藥這麼大,是綠色的,聞起來很香,放入嘴裡就化了。」那老者手指比劃,做了一個圈,大概花生米大小。

江帆想象不到那是什麼丹藥,除非是太上老君的仙丹才有這種功效,江帆望著老者,他感覺這裡面肯定有貓膩,他更加好奇,要會會這個神醫。

江帆一直懷疑這個神醫是個騙子,但是他治病不收錢,這是怎麼回事呢?難道他還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閆帥拉著江帆胳膊,悄聲道:「老大,我覺得這院子里神醫有問題,治病不收錢,在這裡住了半個多月,他靠什麼生活?這傢伙不是騙子就是有其他圖謀!」

江帆點了點頭,「嗯,我必須要見見這個神醫,要揭穿他的騙局!」江帆點頭道。

「老大,這麼多人排隊,你怎麼去見他啊?」閆帥皺眉道。

江帆望著長長隊伍,眼珠一轉,對著閆帥耳邊悄聲嘀咕幾句,閆帥不停點頭,露出笑容,「老大,你這招高明!」閆帥笑道。

隨即閆帥對著王旭耳邊嘀咕幾句,兩人迅速朝著巷子口走去,片刻之後,閆帥和王旭用衣服蒙著頭進了巷子,「大家快閃開,我大哥得了傳染病,誰挨到誰倒霉啊!」閆帥喊道。

眾人聽得是傳染病,嚇得一個個急忙閃開,江帆故意問道:「呃,兄弟,你們得了什麼傳染病了?」

「哎,我們也不知道啊,我大哥皮膚潰爛,出現許多水泡,還流黃水呢!」閆帥故意大聲道。

「啊,這是黃水瘡啊!要死人的!大家快走開!」江帆立即驚呼道,急忙朝著巷子外面奔跑。

「哎呀,黃水瘡啊!快走吧,傳染可快了!」代傑急忙喊道。

「哦,我們趕緊走吧,要不然被傳染就完蛋了!」妙雅公主也跟著喊道。

那些百姓不看到那些人都一個個往外跑,他們也跟著往外跑,片刻之間,那些排隊的人跑得精光,就連守在大門口的那些護衛都嚇跑了。

江帆望著那些逃走的人,忍不住笑道:「呵呵,一個黃水瘡就把你們嚇得這樣了!」

院子的門是半開的,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江小邪、閆帥、王旭、妙雅公主擺手道:「你們守住門口,不要讓人進去,我去會會這位神醫!」

「老大,你放心吧,我們不會讓人進來的。」閆帥點頭道。

「嘿嘿,誰敢進門,我一棒子打死他!」江小邪惡狠狠道。

「呃,小邪,你只要嚇唬他們就可以了,他們只是普通百姓。」江帆擺手道。

「是的,主人,小的只嚇唬他們。」江小邪點頭道。

江帆進入院子,院子里空蕩蕩的,客廳的門是關閉的,江帆走到客廳門前,他輕輕地推開門,只見客廳里擺放了一扇大屏風。

大屏風大約有五米多長,擋住了一大片視線,隱隱預約可以看到大屏風背後坐在兩個人。江帆運用符籙金鼎透視,大屏風背後竟然是兩名女人,一名年齡大約十七八歲,女僕打扮,另外一名大約二十歲,小姐打扮。

其中那小姐打扮的女子臉上蒙著白布,無法看清她的臉,江帆暗自吃了一驚,沒想到是兩名女孩子。

「我靠,竟然是兩名女騙子啊!」江帆暗自吃驚道。

屏風面前是一張椅子,江帆坐在椅子上,他剛坐下,屏風背後傳來聲音:「你有什麼地方不舒服?」那聲音有點沙啞,江帆一聽就知道是假嗓子。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