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玲瓏心中苦笑,然而,因為心中另有打算,心裡也算不上有多難過的要死。

一群男人說說笑笑,八卦了好一通,倏然,不知誰出聲說了一句,「聽說,穆長堯那未婚妻,現在在京郊的影梅庵?」

眾人都茫然四顧,好像有些摸不著頭腦,穆長堯那未婚妻,怎麼就一聲不吭跑京城來了?

她若是要來,也該是放著鞭炮把他們都召集起來,在他們面前都亮了相之後,再來了,怎麼能這麼的無聲無息呢?

他們想看穆長堯那未婚妻長什麼模樣,可是想了好多年了。

眾人興奮的竊竊私語中,穆長緒地毯一聲也說道:「確實如此。」這話卻是回應之前那人的問話的。

在眾人的期待中,穆長緒又道:「那姑娘在影梅庵為生母和早夭的弟弟誦經,來了有兩個多月了。這次我們府上的花宴,我妹妹倒是給那姑娘下了帖子。不過,那姑娘誠心,唯恐自己出來玩樂,惹佛祖不喜,寧肯繼續在影梅庵誦經祈福,也不下山。」

轟一聲,隨著穆長緒話落,眾人的好奇心,著實都提到了最高。

一時間,互相邀約去影梅山看梅花,期盼能與穆長堯未婚妻「巧遇」的,以及,回家就準備托福妹妹,去影梅庵探望一下那姑娘,順便帶一張畫像下山的,各種奇思妙想無數。

秦承嗣出了明月居的時候,薄唇緊抿,面色鐵青,咬牙切齒的模樣,好似和誰結了生死大仇,雙方不死不休一般。這模樣,讓墨乙等人都看的好一陣怔愣。

池玲瓏哭笑不得,任由男人拉著她快步往前走,也只能無語的搖頭失笑。

來到明月居院門口的時候,人聲卻開始噪雜起來。

墨乙及時上前一步,回稟道:「眾位夫人和姑娘們,此刻也都剛看完了……出來。」

池玲瓏點點頭,把墨乙沒說完的那句話,自己腦補了一下。唔,若是她猜測的沒錯的話,墨乙剛才應該想說「此刻也都看完了熱鬧」。

眾位夫人和姑娘們魚貫走出來,看到秦承嗣的時候,都連忙斂衽行禮。

秦承嗣還了禮,隨後卻是站在一側,等著眾人先行一步。

眾位夫人遲疑片刻,也都又朝秦承嗣行一禮,隨後便急匆匆離去了。

在人群中,池玲瓏毫無意外的看到了池明瑄。

此刻那姑娘兩隻胳膊抓住江氏,眼眶紅紅的,眼裡還有淚,顯而易見是哭過了。

池明瑄一路嘀咕著,「太欺負人了,五姐姐今後可該怎麼辦啊?」

江氏面上不動聲色,眸中的光芒卻是冷冽的懾人。她用力拍池明瑄的手兩下,警告她,「你給我小聲點。」

池明瑄再不說話了,然而,卻還是控制不住的,抽抽搭搭的哭不停。

池玲瓏接下來又看到面上神色複雜,忽喜忽憂的穆謝氏。看到她興奮的將手中的帕子捏的緊緊的,嘴唇忍不住上勾,眼睛發亮;又看到她倏然慢下來腳步,擰著眉頭好似苦惱著什麼……(未完待續) 馬婆子比孫女陸新苗還能浮想聯翩。

看到新孫女跑出去跟程大爺說話,就認為兩人「關係匪淺」。

這位程大爺平日雖然趾高氣昂了些……

平日碰到人就跟沒看到一樣,連聲招呼都不捨得打,就那樣徑直從你身邊走過了……

可人家闊綽的很!

別的不說,光鎮上那幫有錢人,就隔三差五地叫這老頭到家裏給他們的家人看病……

光他自己就賺了個盆滿缽滿,何況人家還有祖上留下來的呢!

據說,爺爺當年存着的金條,這老頭老早前就偷偷地藏了起來……

沒想到這拖油瓶居然還有這等本事,百花村最有威望最有錢的程大爺都被她攀上了……

看到陸新苗興高采烈地蹦到了程琪珍跟前,這馬婆子也跟着咧開嘴呵呵地笑道:「這娃啊,我家建寧的女人帶來的娃子。」

說起羅冬鳳這個兒媳婦,馬婆子內心深處還是很得意的。

兒子一出生就殘了一條腿,眼看還有兩個月就四十歲了,她都做好了兒子打一輩子光棍的打算了,表親家就主動給他們家送來一個兒媳婦。

雖說帶着兩個拖油瓶,可彩禮也折半了……

何況這羅冬鳳年輕力壯,往後不僅能幫她生個大胖孫子,還能幫她減輕一半的農活兒……

眼下看到這兒媳婦帶來的拖油瓶,居然還能給他們老李家攀個關係回來,馬婆子對那羅冬鳳更加滿意了,嘴角都快咧到了耳邊了。

想到村長村支書跟這個程大爺攀上關係后,全發了,她又樂呵呵地補充道:「這娃機靈的很,程大爺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使喚……」

「自家的娃看好點!」

程琪珍掃了眼身材瘦小的馬婆子,沉聲說完就要轉身去找大隊長。

馬婆子不明其意,仍舊是笑容滿面的樣子。

她沖跟前的陸新苗使了個眼色,笑罵道:「新苗你這娃,還楞站着做什麼,趕快去幫程大爺排隊!」

陸新苗聞言,撒腿就要往大隊長那邊跑去……

只可惜,還沒來得及開始跑,就被程大爺沉聲攔住了。

「幫忙就不必了,」程琪珍停下腳步,回頭看向仍舊一臉笑容的馬婆子,「自家的娃看好點,下次再敢跑到我家裏來放蛇,我直接帶到派出所讓警察來處理。」

派出所……

丈夫就是因為偷了隔壁村的一頭水牛,才被警察抓走的……

馬婆子聽到「派出所」三個字,身子條件反射地抖了抖。

這個程大爺跟派出所所長關係非同一般。

雖然這個派出所所長前段時間剛把他的弟弟抓了……

可是後來人家也專程帶東西過來了……

馬婆子膽小如鼠,一聽到這個拖油瓶跑到人家屋裏放蛇,操起一旁的扁擔當頭就甩了過去……

「啪」的一聲,那扁擔重重的拍在了陸新苗的身上。

韓眉停好摩托車走過來,聽到這聲響,倒抽了一口冷氣,那被打的小孩卻哼都不哼一聲。

看到扁擔再次要拍打下來,她一溜煙就跑進了曬穀場西邊堆放稻草的土房裏……。 深夜。

莫干山。

刺耳的引擎轟鳴聲,輪胎摩擦地面聲,席捲回蕩。

數十輛超級跑車,在黑夜山路上,飛馳轟鳴。

帶頭的,是韓冷的那輛銀色蘭博基尼颶風。

後方,法拉利,保時捷……阿斯頓馬丁……各路豪車,緊追不捨。

而。在跑車組最後方。

一輛紅色奧迪A4轎車,正不緊不慢,緩緩跟隨在後方。

奧迪副駕駛座內,薇婭玉手緊緊拉著護手。

俏臉有些擔憂複雜。

她還是第一次感受到賽車。

此時的她,心跳有些加快,很是擔心。

她不確定秦蒼穹的車技到底如何。

更何況,自己這輛……只是普通的民用轎車啊。

怎麼跟那群富二代的跑車比??

她甚至都不知道,秦蒼穹想幹什麼?

而。

就在薇婭遲疑擔憂之際。

一旁駕駛室的秦蒼穹,卻突然,淡淡提醒了一句,「坐好了,抓穩。」

而後,還未等薇婭反應過來,秦蒼穹猛地掛擋,狠踩油門……!!

「轟……!!」整輛奧迪A4轎車,爆發出一陣動力!

猛地朝著前方飛馳竄了出去……!

「前面有彎……!」薇婭坐在副駕駛內,俏臉一片煞白!!驚呼道!!

前方,就是一個急彎!

奧迪車以如此快的車速衝上去……根本避無可避啊!

這是要撞上啊……!!

而,就在奧迪A4,即將撞上前方彎道的剎那!

秦蒼穹猛地踩下剎車和油門,猛打方向!

「嘎吱……!!」奧迪A4轎車,猛地一陣甩尾,朝著彎道,狠狠貼彎,漂移甩尾而過……!!

全程,只剩下薇婭驚嚇的尖叫聲!!

他,身為武部大帥。

受過專業的軍事化訓練。

十八般武藝,正巧……樣樣精通!

賽車、坦克、直升機、戰鬥機、洲際導彈、核潛艇、航空母艦……

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他秦蒼穹不會開的交通工具!

此時,黑夜中。

奧迪A4轎車,猛地貼彎道,急速漂移甩尾……不斷超越前方的超級跑車!

前方,一名富二代駕駛著法拉利,正滿臉不屑的開著。

就在此時!

「嗖……!」在他的後視鏡身後,一道刺耳的車燈,從後方如幽靈一般,一陣呼嘯而過……!

隨即,消失不見。

那名富二代猛地朝著車頭前方望去……!

只剩下一對奧迪轎車的尾燈……還殘留在前方黑夜的公路上。

太快了!

宛若幽靈……!

秦蒼穹的那輛紅色奧迪A4轎車,急速飛馳……不斷追擊……超越過一輛又一輛富二代的跑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