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珊就已經,被從阿波羅醫院轉移走。

此時的她,下落不明。

這?!

想到這個結果,周澤韜的面色,前所未有之凝重!! 三個紫衣人仍然站在原處。

嬴黍子肯定,與無妄暗戰之人,絕對不是三個紫衣人,而是另有其人。

那個人在哪裡?

真的如同無妄所說,那個人就藏身在三個紫衣人後面的小樹林之中嗎?

那麼,三個紫衣人在結束了第一波次攻擊之後,遲遲沒有發動第二波次的攻擊,是不是就是在保護與無妄對戰的黑暗巫師?

也或者說,三個紫衣人連續喚出猛獸與幻獸同士兵們決戰,是不是就是為了壓縮他們的警戒範圍,以使黑暗巫師能夠進入可以施展叫魂術取走穆嬴魂魄的距離?

嬴黍子持刀站在無妄身旁,對無妄形成保護。

此刻,絕不能讓外來力量傷了無妄。

無妄一旦受傷,穆嬴魂魄不保。

無妄的確正在戰鬥,他的戰鬥與士兵們的戰鬥不同。

無妄的戰,是暗戰,而嬴黍子的戰,是明戰。

無論是明戰還是暗戰,都是一樣的慘烈。

暗戰殺人於無形,明戰殺人於有形。

暗戰比拼的是能量、意念與巫術。明戰比拼的是能量、意志與殺人技。

雖有相似之處,卻也絕然不同。

一個是大開大合如撕裂長空般的剛烈鐵血,一個是無聲無息如海底巨浪般的暗潮湧動。

結果都是一樣,勝者生,敗者亡。

南山道兩側的樹林,距離穆嬴的馬車不足二十丈。

此時,士兵們的警戒範圍迅速壓縮,外圍防線已經遠離樹林十丈之外。

一直藏身於樹林之中的黑暗巫師向遠,終於等到了機會。

此刻,他就躲在三位紫衣人身後不遠處的小樹林之中。

當然,向遠並不是真實的名字。

為了防止巫殺術的攻擊,向遠也隱藏了自己的名字。

姓什名誰,除了他自己,天下無人能知。

向遠的身邊,有四個紫衣人在保護,都是三十四歲的年紀。

他們是豢狼師和豢鷹師的徒弟,豢狼使者與豢鷹使者。

豢蟒師的兩個徒弟,早已在黑水部落死於莫守拙的刀下。

這一次,為了殺死穆嬴,豢龍寨的高手真的是傾巢而出。

只有豢龍本人和近百戰力並不是多麼強大的豢葉使者沒有來。

向遠是狄部落黑暗巫師第一人,自修能量五百樽,苦修巫術四十餘年,戰力強大。

向遠的師父,是大周王朝黑暗巫師養鳥人,年愈百歲。

只因為用了這麼一個名字,是因為他非常喜歡養鳥。

當然,養鳥人這個名字也不是真實的。

養鳥人與無敵,並稱為當今天下黑白雙尊,是大周王朝黑暗巫師與光明巫師的兩大領軍人物,巫師界孤獨求敗的存在。

養鳥人一生收徒四人,向遠是最出類拔萃的一個,深得養鳥人巫術之真傳。

叫魂術,是一種將能量賦予巫術在空間之中傳播的取人魂魄之術。

要取人魂魄,首先需感應人的本體屬性。

人的本體屬性由五行、意、流體三個部分構成。

五行有金、木、水、火、土,每個人的本體都歸屬於一種五行屬性,但又不僅僅只有一種五行屬性,是以一種五行屬性為主,其餘四種屬性為輔。

通過五行屬性,可將人的本體定義為九千九百九十九種。也就是說,大約每兩萬人之中,會有兩個人的五行屬性,完全相同。

意是精神層面上的東西,包括認知、情感、意志三個方面,巫師界將其劃分為一百零九個層次。

流體即肉體,關鍵參數有三個:性別、相貌、胖瘦。

身高與膚色沒有任何特定作用,因為藏在人體靈海之中的魂魄,都是透亮的晶瑩色,像個白霧小人的形態,無高矮黑白之分。只有性別、相貌、胖瘦之別。

巫師的感應,也是計算。

若想在遠距離上取走一個人的魂魄,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得對這個人的五行屬性、意、流體三個屬性進行精確的計算,找到那個獨一無二的他或者她。

巫師對一個人五行屬性、意、流體的認知,不必提前搜集相關信息,一切信息,都可以通過感應獲取。

所以,叫魂術其實是一個極其複雜的心算過程。

一個人的本體屬性一旦被巫師算準,魂魄就會出竅,被巫師的意念牽走。

普天之下,芸芸眾生,沒有哪兩個人的本體屬性是一模一樣的。

叫魂術對巫師的心算能力和自身意念要求很高,故而,巫師界的巫師雖有千千萬萬,但有能力對別人施展叫魂術的,卻非常少。

有些巫師,就算修到了五百樽的能量,一樣施展不了叫魂術。

一股強大的感應流,像流動的小溪似的湧向穆嬴所在的馬車。

黑暗巫師在計算,無妄也在計算。

黑暗巫師計算的是穆嬴的本體屬性,而無妄計算的則是黑暗巫師的感應流,通過感應流推算出向遠持續消耗的能量。

自修能量是會產生消耗的。

雖然消耗掉的能量能在短時間內迅速得到補充,但如向遠這樣持續將能量賦予巫術以圖取走穆嬴魂魄的做法,則沒有補充能量的時間。

補充能量,只有在不使用能量的情況下才能做到。

感應流經過近二十丈的傳送,已經有了很大的衰減,卻依然能夠很輕易地取走穆嬴的魂魄。

被稱為嬴氏部落第一光明巫師的無妄,想阻止這樣的感應流接近穆嬴,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無妄要做的是,是反制。

反制不是巫殺術。

就算強大如無妄,也絕不敢冒然使用巫殺術。

而且,無妄也不知道向遠真實的名字。

既然不知道真實的名字,自然施展不了巫殺術。

反制是無妄從巫殺術中思索密研的一種殺人巫術,將能量轉換為殺氣,通過黑暗巫師建立的叫魂術感應流通道快速傳送,在感應流通道消失的同時,實行突襲。

反制與巫殺術有著相似之處,也有不同。

相似之處是,無妄的能量必須遠強於對方。

不同之處是,不需要知道對方的名字,但需利用對方的感應流通道。

反制是一門孤注一擲的巫術,

要想一擊成功,無妄也需付出極大的代價。一個時辰之內,能量為零,形同常人,毫無戰力。

微閉著雙眼的無妄,意念出竅。

出竅的意念,在穆嬴的馬車周邊建立了一堵牢固的意念之牆,阻斷了傳送通道。

向遠的感應流,穿越不了這堵牆,接近不了穆嬴。

而且,向遠已經猜到,隨行保護穆嬴的巫師,是無妄。

只是,向遠是一個不願意服輸的人,就算有無妄保護,就算他知道無妄被稱為嬴氏部落光明巫師第一人,他仍然想從無妄的保護之下,取走穆嬴的魂魄。

只有這樣,他才更加有成就感。

而且,這是他與無妄第一次對戰。

雖然並未面對面,但在意念之中,二人已經是面對面。

感應流在變強,雖然因傳送距離過遠有衰減,但前端能量仍然達到了四百樽,如同一把錐子,意圖鑽破無妄的意念之牆。

無妄建立意念之牆,同樣用了四百樽的能量,堪堪能擋住向遠的感應流。

無妄在等待機會,等待向遠的能量消耗怠盡的那一刻。兩人被突然進門的盧氏嚇了一跳,一時間面面相覷。

孫曉責怪地看了孫希一眼,孫希一臉怒容回瞪回去:橫豎此事都要經過父母的,難道你還指望自己能做主不成?還是你只是婚前玩玩?

盧敏見孫曉閉口不答,氣得朝孫希嚷道:「你說!」

孫希也猶豫了,盧敏盛怒之下,若自己說出周寧斐的名字

《國公府的小媳婦》第159章侯府處處是事端 當浦濤快步跑到病房,發現病房裏一個人都沒有。

馮昌樹跟院長,還有其他參會的醫生,在浦濤的後面,一同來到了病房。

剛把欒南的信,交給葉玉的單樂兒,看到門口聚集了好多醫生,趕忙側身擠了進來。

「什麼事呀?」

「住在那病床的病人呢?她不是一動不能動嗎?」

馮昌樹傻眼了,在他動手術的時候,病人明明出現了幾次的休克,雖然搶救了過來,也脫離了生命危險,但是整個人的身體,處於四肢無力的狀態。

「她?走了呀。出院啦。」

單樂兒隨意的說着,一屁股往欒南的床上一坐。

「現在,這兩張床全是我的啦。對啦,我什麼時候才能出院呀?我還想去見偶像呢。」

院長瞪了瞪馮昌樹,「胡鬧!」

「你聽我解釋,院長,那病人真的出現了四肢無力的癥狀,是由於浦醫生在她入院時,沒有進行全身相信檢查導致,她吃入了一種高蛋白的蟲子,而她又在孕期,加上受到了男友分手的刺激,最終第二次送往我們市中心醫院,而她男朋友正是浦醫生的外甥,我懷疑就是浦醫生教他外甥如何讓女孩流產的,最終女孩的命是保住了,卻導致女孩終身不孕不育。」

馮昌樹跟着院長後面,不停的描述著所謂的事實,可院長卻不再聽了。

「小馮,我沒想到,你會為了得到最佳醫師的稱號,私下搞這種損害小浦名譽的事,別忘了,你是一名醫生,把精力多用在工作上。本來你跟小浦兩人,是今年最有機會得到福利房的,但現在,你的資格被取消了。而小浦不出意外,依舊被評選為今年的最佳醫師。」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