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辦法,慕陽只得繞過雄鷹幫,不過如此一來,原本兩天的路程,立刻延長到了四天的時間。

站在幽暗之森的外面,望著那一顆顆數十丈高的古樹,慕陽深深吸了一口氣,也不再猶豫,立刻朝著森林裡面走去。

不過,就在慕陽剛進入幽暗之森的時候,一直睡覺的八爺,突然站了起來,四處打量著。

「小子,這裡就是你所說的幽暗之森?」

面對八爺這奇怪的問題,慕陽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不光是他知道,整個離封大陸的人都知道,這裡就是幽暗之森,而且肯定不會錯。

「離封大陸,離封大陸……」得到了慕陽的肯定之後,八爺卻是喃喃自語了起來,一雙細小的眼睛中,神色不斷變換著。

慕陽疑惑的問道:「離封大陸怎麼了?」

八爺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你有沒有聽過,離封大陸以外存在些什麼?」

「離封大陸以外?」

慕陽愣了愣,離封大陸的盡頭一片白茫茫的霧氣,任何人任何妖獸,甚至可以說任何存在,都無法踏進那片白茫茫的霧氣之中。

就連一粒灰塵,都不行!

這方天地本就是這般大小,哪還有什麼以外?

所以面對八爺這奇怪的問題,慕陽愣了半響,才皺著眉頭道:「你是不是沒有睡醒,問的都是些莫名其妙的常識性問題。」

雖然慕陽沒有回答,但八爺也沒有再追問,因為前者的意思很明顯,這些是常識,離封大陸人人都知道。

「我怎麼一覺睡到這裡來了……」八爺嘀咕了一句,然後對著慕陽嚴肅道:「小子,你可要快點提升實力,現在的你還是太弱了!」

慕陽鄭重的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現在還很弱。無論是那所謂的雄鷹幫,還是紀蒼,都不是現在的他,能夠解決或者擊敗的。

只是,八爺卻無奈的搖了搖頭,它知道慕陽肯定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不過八爺也沒有在說什麼,因為就如它所說的那樣,慕陽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了。如果它的判斷沒錯的話,慕陽現在知道了,沒有絲毫好處。

「這次我們能得手嗎……」

忽然,隱隱有聲音從遠處傳來,立刻讓慕陽停下了腳步,謹慎的望了過去。

片刻后,六道身影走進了慕陽的視線之中。五男一女,實力最低在通脈一階,最高在通脈二階。

只是瞬間,慕陽便掌握了對方的情況。

同樣,這六人也是看到了慕陽,他們先是面色一緊,但注意到前者的氣息,只是通脈一階之時,紛紛同時鬆了一口氣。


幽暗之森比落日峽谷可要殘酷得多,在這裡面可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殺人越貨可是最尋常不過的事。

但現在,見到慕陽的實力之後,他們自然也就放心了。

通脈一階,對他們還是沒有任何威脅的,至少六人都是如此認為的。

不過六人顯然也不想惹事,對著慕陽點了點頭,就繼續森林深處而去。但就在經過慕陽身邊的時候,其中一位身形消瘦的中年男子忽然停下了腳步。

而隨著中年男子停下,其餘五人也是跟著停了下來。顯然這中年男子在六人之中,地位不低。

「小兄弟,你打算獨自一人進入幽暗之森?」中年男子看向慕陽,笑著問道。

慕陽雖然不知道對方有什麼目的,但也沒有絲毫的畏懼,所以直接點了點頭,等待著對方的下文。

「那小兄弟有沒有興趣,和我們一起?」

面對突然的邀請,慕陽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看著對方沉吟了起來。

中年男子目光也沒有閃躲,任由慕陽打量,顯示出自己的誠意。

雖然慕陽沒有答應,但中年男子身旁的一位青年,卻是不同意了,立刻反對道:「堯叔,你怎麼能隨便邀請陌生人,你要知道我們這次的目的,可是那東西!」

這位青年身材壯碩,實力在通脈二階,看著慕陽的時候,隱隱有些不屑。

慕陽看著壯碩青年眼中的警告,後者明顯是在告訴他,讓其主動離開。而慕陽也沒有興趣,他來這裡可是為了尋找五品以上火屬性靈寶,與這些人走在一起,肯定不方便。

見到慕陽打算拒絕,被稱為堯叔的中年男子再次笑著道:「我們這次去找的東西,叫做通靈魚,想必小兄弟應該聽過。如果小兄弟不嫌棄,和我們一起,到時候得到的通靈魚,大家平分。」

慕陽眉頭一挑,通靈魚他也聽說過。

因為通靈魚不是真正的魚,而是一種由天地之力形成的魚狀靈寶。之所以叫通靈魚,是因為這種靈寶彷彿有生命一般,能夠在水中遊動。

同時,作為七品靈寶的通靈魚,唯一的作用,便是能夠精鍊劍修體內的劍氣。

而劍氣越精純,突破的幾率也就越大,同時劍氣的威力,也會越強。

不過這對於慕陽來說,完全不需要,因為水火訣的緣故,慕陽氣海內的劍氣,要比絕大多數人精純得多。而且隨著吸收的水火屬性靈寶品級越高,其精純度也越高。

這也是慕陽體內的劍氣雖然沒有極端渾厚,卻能如此強悍的原因之一。

「小子,答應他。」可就在慕陽正打算拒絕的時候,八爺的聲音卻是突然在腦海中響起。

慕陽眼睛眨了一下,看著中年男子輕輕一笑,道:「我對那通靈魚也挺感興趣的,就和你們一起去看看。」

堯叔見到慕陽答應了自己的邀請,很是開心的笑道:「歡迎加入!」

可是那壯碩青年卻不幹了,大聲道:「堯叔,這傢伙不過通脈一階而已,帶上他只會是拖累,要知道這次得到通靈魚的消息的隊伍,可不止我們。」

另外四人,除了那位嫵媚的女子外,雖然沒有說話,但眼中的目光,顯然是認同壯碩青年的話的。

如果是尋常獵殺妖獸,帶上眼前這個少年也沒問題,可此次卻是為了搶奪通靈魚,其中的危險就不必多說了。

關鍵是多一位實力不足的人,搶到通靈魚的把握就小一分。

他們六人,雖然最強的也只是通脈二階,但除了年齡最小的嫵媚女子之外,卻是清一色的通脈二階。

對於嫵媚女子,他們當然不會覺得是拖累,因為大家在一起好幾年了,有著可以託付性命的感情。這種感情,可不是用實力來衡量的。

但慕陽就不同了,他們都還是第一次見面,能有什麼感情?

堯叔擺了擺手,充滿了威嚴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問道:「我這些年,有看錯過人嗎?」

被堯叔如此一問,幾人都是沒有說話,就連壯碩青年摸了摸腦袋,也沒有反駁。

可看到慕陽的時候,壯碩青年還是忍不住道:「我們在一起畢竟那麼多年了,而這傢伙可是剛認識的……」

「我讓你們跟著我進入幽暗之森的時候,不一樣也是剛認識,現在大家不都是好好的嗎?」

堯叔大笑著,伸出手拍了拍壯碩青年的肩膀,然後看向慕陽,微笑道:「不要見怪,我們一邊走,一邊相互認識一下吧!」

慕陽看了一眼其餘五人,笑著點了點頭,也沒有生氣。

畢竟通靈魚對眼前這些通脈二階的人來說,可是很珍貴的東西,而他如果只是正常的通脈一階實力,對於幾人搶奪通靈魚,肯定不會有太大的幫助。

因為到了通脈境,每一階的差距可都是非常大。尋常情況下,一位通脈二階的劍修,同時對付五位通脈一階之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除非這五位通脈一階之人,能夠像上次爭奪紫玉果時,把幾人的攻勢完全融合,那種力量便足以傷到通脈二階的劍修。

可現在慕陽知道,那幾人能做到,是因為其中有一人懂得一種秘術,能夠融合幾人攻擊的秘術。

不懂這種秘術的人,是絕對做不到那種程度的。

壯碩青年雖然這次沒有在反對,可還是對著慕陽哼聲道3A「遇到麻煩的時候,你自己放機靈點兒,我們可沒有對同伴見死不救的習慣,到時候連累了堯叔,我可饒不了你!」

對於壯碩青年這絲毫算不得威脅的威脅,慕陽笑著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隨著幾人不斷前進,慕陽也是知道了幾人的名字。

其中壯碩青年叫做袁策,也是幾人中最厲害的,不過雖然袁策最強,但大家卻都聽從堯叔的話。

至於堯叔,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反正從認識的第一天起,就如此稱呼了。

六人中,那位二十一二歲的嫵媚女子,名字叫阮菲,也引起了慕陽的注意。倒不是前者的美貌,而是一路上,只有她願意和慕陽說說話,告訴一些幽暗之森的潛在危險。

可隨著不斷前進,慕陽卻是感覺到了,有什麼東西跟著他們,只不過其餘人都沒有發覺。

這讓慕陽暗暗提高了警惕。 走了一段路程后,慕陽終於停下了腳步。

因為他感覺到身後跟著的東西,越來越多了,數量達到了一個駭人的地步。

慕陽這一停,堯叔六人也是停了下來,奇怪的看著他。

「你們發現沒有?」慕陽皺著眉頭問道,同時目光向著四周的陰暗處掃去,可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袁策看著慕陽那謹慎得過頭的樣子,不屑道:「什麼發現……」

可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臉色忽然變得凝重起來,大聲道:「小心,遇到幽影蛇了!」

聽到幽影蛇這個名字,堯叔立刻沉聲道:「大家圍繞成圈,不要驚慌,幽影蛇除了數量恐怖之外,實力只相當於劍修的氣海初期。」

堯叔的話剛落,幾人瞬間圍成了一個圓圈,慕陽挨著阮菲和一位叫成如海的胖青年。

在眾人紛紛運轉劍氣,臨陣以待中,一條拇指大小的幽黑色小蛇,猛然從草叢中飛射了出來,對著袁策咬去。

不過以袁策的實力,隨手一劍便將這條幽影蛇斬成兩截。

但,這一條幽影蛇好似是一個信號一般,下一刻,數之不清的幽影蛇從四面八方,朝著眾人竄來。

面對密密麻麻的幽影蛇,袁策首先一劍揮出,劍氣揮灑,大片的幽影蛇被斬碎。

「每個人都要小心,這幽影蛇的數量實在太多了。」望著那瞬間被填滿的空缺,袁策深吸了一口氣,臉色更加凝重了。

慕陽催動著水屬性劍氣,也沒有施展什麼劍技,只是對著地面那密集的幽影蛇不斷揮劍,更是連簡單的劍氣鎖定都不用。因為幽影蛇就如袁策所說的,實在太多了,胡亂的揮劍都能擊殺一大片。

這些幽影蛇實力的確很弱,弱到面對眾人的攻擊,沒有絲毫的抵擋。

可,就算如此,眾人也招架不住,畢竟持續半刻鐘,不斷的攻擊,對劍氣的消耗,也是不小。

而且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盡頭。很有可能,眾人只有被耗盡劍氣,活活累死。

慕陽一邊揮劍,一邊望向了遠處,在幽影蛇的後方,必定會有一條幽影王蛇。只要擊殺了這條王蛇,那麼其餘的幽影蛇便會主動散去。

這些都是八爺剛才告訴他的,而慕陽正打算把這個信息說出來,卻被身旁的阮菲打斷了。

「堯叔,要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擺脫幽影蛇?」

阮菲望著那些密集的幽影蛇,忍不住出聲問道。她的聲音和其容貌不同,沒有絲毫嫵媚感,反而顯得很乾凈清靈。

顯然阮菲也知道,這樣下去只有死。

堯叔一劍清除接近的幽影蛇,點頭道:「有,不過我們卻辦不到。」

「不過,我來引開這些幽影蛇,你們快點逃,只要跑出了幽影蛇的感應範圍,它們就不會追上去。到時候我再去找你們。」

還沒有等眾人問出,那個方法是什麼,堯叔卻有繼續道。

雖然堯叔說得很平靜,但眾人怎麼會相信,如果堯叔真的去引開幽影蛇,又怎麼可能擺脫得了。如果無法擺脫幽影蛇,又怎麼去找他們?

所以堯叔的話才剛出口,袁策就立刻反對道:「要引開幽影蛇,也應該是我去,你們誰的實力有我強?」

六人中,的確是袁策的實力最強,從他那身上綻放的劇烈劍氣波動都能看出來,他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如果這次得到通靈魚,想來突破的契機就應該出現了。

不過,其餘幾人顯然不會同意。

「堯叔沒有說出來的辦法,是不是去殺掉幽影王蛇,就能讓這些幽影蛇自動消失?」

就在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慕陽,卻是主動問道。

這個問題一出來,眾人都沒有說話,緊緊等著堯叔的回答。

畢竟幽影蛇他們都只是聽聞過,這還是第一次遇上,到底如何擺脫這些幽影蛇,幾人也不知道。

因為遇上幽影蛇的人,幾乎都死了。而沒有死的,都是實力強悍之人,這些人怎麼可能願意和他們幾人說這些。

但顯然,堯叔不同,他知道的東西明顯要比其餘人多一些。

面對慕陽突然問出的問題,堯叔眼中閃過一絲無奈,道:「的確只有這個辦法,可幽影王蛇躲在幽影蛇群中,根本無法接近。」

「怎麼可能無法接近,這些傢伙根本無法阻擋我!」袁策說著,身上的劍氣升騰而起,化為一道巨大的劍光。

十數丈的劍光,一劍斬下,地面裂開,無數的幽影蛇被滅殺。


可就在袁策借著這一劍之力,正準備去尋找幽影王蛇之時,那猶如黑色江河的幽影蛇群,再次填補了空缺。

而且,下一刻成千上萬的幽影蛇忽然聚集在了一起。

數息之後,幾人的瞳孔緊縮,就連慕陽都暗暗乍舌。因為眼前這巨大的東西,實在太怪了一些。

匯聚起來的幽影蛇,竟然相互纏繞,形成了一條數丈大的幽影怪蛇。


而且更讓幾人驚駭的是,這條由無數幽影蛇形成的黝黑怪蛇,竟然有通脈三階的實力。

「還有!」

就在眾人以為結束了時候,另一邊同樣出現了一條如此的怪蛇。

面對兩條相當於通脈三階的幽影怪蛇,幾人臉色都是情不自禁的出現了一絲絕望之色。沒有人會想到,這次進入幽暗之森會碰到幽影蛇,而且一碰上,就是絕路!

「看到了吧,只要有人想去攻擊幽影王蛇,這些幽影蛇群就會出現這樣的怪物。雖然兩條應該是極限了,但對我們來說,卻是斬斷了所有活命的機會。」堯叔稍微顯得鎮定一些,不過此時臉上依舊出現了一些慘笑。

「都怪我,把你們帶到了如此境地。」堯叔的話語充滿了自責。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