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用,他這招賴皮的很,連接幾個不同傀儡,讓真身躲藏最遠距離,除非瞬間禁錮附着上面的神念,要不然還真沒什麼有效方法。”

“剛纔你是故意的,我被他捉,你好追蹤?”

“挺聰明的你,嗯?”

李一然有所感應,剛想拉着尤聰寶避過天上落下的鳥屎時,又一陣風吹過,將鳥屎吹偏到另一邊。

接着,胡老,二,控制的小鳥直接飛走了。

“快追它!”

“沒用,”李一然拉住尤聰寶,說道,“他可以隨時脫離的,嗯等下。”


李一然仔細感應四周,確定對方真的離開之後,一打響指,一個人影憑空出現。

“主上!”

“能預測位置嗎?”

“時間不夠久,只知還在城內。”

“城裏面?也是,帶個人目標太大,走吧,回忘憂城!”

… …

同一時間,忘憂城,某處富商家冰窖之內。

胡老,二,剛收回神念,腦袋就被胡老大重重的打了一記。

“大哥!你有病吧!”

“是我有病還是你有病!說了多少次別出幺蛾子別出幺蛾子,你把人綁了爲什麼還要說要那尤聰寶過去贖人,不是招事嗎?!”

“咦?你,你怎麼知道,你不是引敵人了嗎?”

“廢話,你以爲我那麼放心,說了別動他就是不聽,嗯,你把他捉了?”

“沒,艹!姓李的跟他一起,哎呦,大哥你又打我!”

“艹,艹,打死你,我打死你,就知道惹事就知道惹事,別跑!”

二人正自打成一團時,旁邊被冰塊凍醒的黃有成開口譏諷道:“沒想到被你們兩個這樣的小角色給抓了,真是丟人!”

“嗯?”胡老大站了起來,整理了下衣服,咳嗽一聲,氣質由內而外變成一副仙風道骨模樣,喝道,“成王敗寇,輸了就是輸了,既然醒了,就開始正題,黃老闆,你覺得自己的命值多少錢?”

“一文不值!”

“哦!這樣說來,倒是我們錯綁了一個小角色……”

一旁的胡老,二,失聲笑了起來。

胡老大瞪了弟弟一眼,接着說道:“虛僞的話我就不說了,你呢,是有錢人,我兄弟倆是沒錢人,辛辛苦苦替別人辦事,自然要多討些好處,這樣,你把私房錢拿出來給我兄弟二人,押你去見僱主的途中,我們會讓你少受些苦頭,如何?”

“哼!儘管試試!”

“嘖嘖,黃老闆,想必你是沒試過我兄弟二人折磨人的手段,放心,我們不會打也不會罵你,像你這種體面人其實很好對付的,只需把你衣服扒光,帶着街上游上那麼一圈……”

“你們敢!”黃有成不由自主腦補出那畫面,羞憤的吼道,“信不信我家老爺把你們碎屍萬段!”

“信,爲什麼不信,不過呢,現在可沒人能找到你我,所以考慮下,我二弟可是很喜歡用那種方法折辱人的。”

“……,艹!錢我空間戒指有,先放我……”

“打住打住,”胡老大晃起了食指,笑道,“這方面我兄弟二人可是上過當吃過虧的,空間戒指最麻煩,要麼會自毀要麼會發出救援信號,還是你藏私房錢的,哦忘了你不住這的,這樣吧,寫個借據字條,我找人去你們家的錢莊拿錢。”

“不可能,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管家,沒那麼大面子,除非有印章,不過在我空間戒指裏,放心,我的空間戒指沒問題的。”

“沒問題就是有問題,……,二弟,看來黃老闆不怎麼願意配合啊,你說怎麼辦?”

“好辦!大哥,我最近新得了一種藥,可以讓任何動物發qing,柱子都上,我們可以把黃老闆扔豬圈裏,再給那些豬喂藥,嘿嘿!”

“艹!你們全家!”黃有成氣的臉紅的幾乎快滴出血來,“用這些下作手段,不怕天打雷劈嗎!!”

胡老大掏着耳朵說道:“說這個沒用,黃老闆你現在還是多想想怎麼辦吧,今天我兄弟二人肯定要得些好處的,錢最好,感興趣的消息也行。”

“……,套消息纔是你們主要的目的吧?”

“隨你怎麼想,反正你的時間不多,不合作,有的是方法折磨你。”

“……,哎,你們想知道什麼?”

“妖族至尊其中一塊骨頭,是不是你們老爺收藏了!”

… … 夜晚,新月朝境內,某處密林。

狄從筠沒有生火,盤坐在地調整呼吸,快速恢復着體內幾乎快要枯竭的靈力。

坐在樹叉之上的‘李一然’輕聲說道:“按照我教給你的呼吸方法,以你半改造的體質,靈力恢復應該是以前的數十倍,咦?這麼快追上來?……,嗯,是你身上的體味,女人還真是麻煩,這種時候還不忘裝扮?”

“不,不是,是我……”

“你呼吸亂了,”接着‘李一然’站了起來,雙眼眺望遠處的黑暗,“一,二,三,四,五,五人,氣息嗯,最高靈力三品,可以,你去把他們殺了!”

狄從筠深吸口氣,緩緩站起身,聲音疲憊異常:“這次按我的方法。”

“隨便,記住,表現太差勁的話,我不會救你。”

… …

距離狄從筠大約兩裏外的距離,四男一女停了下來。

爲首一個頭戴白巾的中年男子聽明白肩膀上‘追蹤獸’表達之意後,一指前方,說道:“妖女就在前面不遠,各位行動要儘量小心了,……,蓮兒,你沒事吧,剛纔就一直,害怕了?”

“沒,沒有。”中年男子的小女兒,小名喚蓮兒的年輕女子低着頭拉了拉衣角,小聲回答道。

這時不像中年男子和蓮兒頭戴白巾其他三人中,其中一個揹負鐵質盾牌的青年男子插話道:“賈兄,你報仇心切我能理解,不過,萬全起見,還是等大部隊趕來再說,新月朝軍方的也有派人過來幫忙。”

“我明白她不好對付,你們可以留在這等支援,我和蓮兒去!”

“這什麼話!賈兄,我們三師兄弟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只是趨利避害纔是上上之策,妖女明顯有詭異保命手段,上面給我們的任務也只是探查,我們……”

“別再說了,我大兒子和小徒弟慘遭妖女毒手,此血海深仇不報,我一合莊,怎麼了蓮兒?”

蓮兒忽然咳嗽起來,中年男子剛準備詢問究竟,這時身邊那青年男子大喝一聲,靈力三品的氣息展露無遺,其身後鐵盾飛出,擋在衆人面前。

叮叮叮叮!

數十枚暗器擊打在鐵盾之上。

“三師弟,四師弟!”

三人合作無間,兩人快速飛出尋找暗中偷襲之人。

青年男子則是默唸法訣,眼前鐵盾發出白光,很快分解成十六塊,快速移動,噗噗噗噗,全部插入泥土之中,形成一個不大的圓形包圍圈。

接着青年男子大喝一聲,靈力外放,眨眼間一個半透明的結界形成。

結界之外,那三師弟、四師弟已和偷襲之人交上手,是狄從筠!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結界內的中年男子想要衝出,卻被青年男子伸手攔住。

“賈兄,稍安勿躁,我師弟們擅長合擊之術,你我貿然加入容易打亂其攻擊節奏,先看看吧。”

砰!

只見那漂浮半空的三師弟直接一個火球砸在狄從筠後背之上。

狄從筠一個趔趄,剛想穩住身形,卻被一旁的四師弟瞅準時機,一個‘藤縛術’纏住雙腳。

咚的一聲,狄從筠重重砸落在地,沒了聲響。

衆人皆都愣住,從衆多高手追捕逃脫至此的妖女就這麼輕易的被制服了?開玩笑吧?難道是重傷未愈,嗯,應該是的。

“等等!”結界內的青年男子叫住了想要靠近狄從筠的四師弟,“小心有詐!”

四師弟會意,急忙退後一步,手中匕首飛出,直接扎進狄從筠右腿之上。

鮮血流出,狄從筠仍是一動不動。

四師弟還是不放心,靈力發出,從地下鑽出藤蔓來,很快將狄從筠捆了個結實。

這時才走近,用腳將背對衆人的狄從筠翻過身,剛準備仔細檢查,忽然見其嘴角翹起。

不好!!

想要退後已經晚了,狄從筠身上忽然涌出陣陣黑氣來。

近在咫尺的四師弟、三師弟還未用靈力抵抗,只覺腦袋一暈,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三師弟!四師弟!”

青年男子大喊着,想要衝出結界救援,及時驚醒,想起結界外翻滾不停黑氣的恐怖之處,僵直原地,冷汗流了下來。

夜風吹過,黑氣很快消散,掙脫藤蔓束縛的狄從筠皺着眉頭將右腿匕首拔出,靈力運轉止住傷口,然後站起身,不發一言,一手拖着一個,將那奄奄一息的三師弟和四師弟,拖向樹林之中。

“站住!”結界內的中年男子大喝一聲,終於忍不住,不顧一切的撞向結界。

要不是青年男子反應快及時打開結界,估計二人都會被震傷。

“拿命來!”衝出結界外的中年男子氣勢如虹,靈力灌注全身,有如一頭蠻牛一般撞向狄從筠後背。

體質改變力量驚人的狄從筠轉頭身,直接將右手的四師弟提起擋在面前。

收個太子當小弟

中年男子心中大罵,右腳猛的跺地,方向跳轉,剛準備再從另一個方向撞擊時,狄從筠直接將左手的三師弟扔了過來。

救人?還是報仇?

哎!

中年男子嘆了口氣,止住腳步,接住飛過來的三師弟,想要把他放地上之際,異變發生,三師弟突然動了,直接如八爪魚一般將自己纏住。

不好!

可以穿越的網站

噗!

身法奇快的狄從筠直接一拳擊打在中年男子太陽穴之上。

另一邊,結界內的青年男子終於還是顧及師兄弟之情,撤消結界,用靈力幻化的手掌去接剛纔被狄從筠同時扔出的四師弟。

… …

不久過後,狄從筠在以傷換傷加上控制三師弟、四師弟不時協助攻擊的情況下,最終艱難的將其擊殺。

拖着沉重的步伐,狄從筠準備將最後的被嚇傻呆住的蓮兒也一併料理的時候,忽然腦袋一痛,靈力渙散,再也堅持不下去,意志一鬆,直接軟倒在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