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凌風壞壞的勾脣,湊到沙莎的耳邊低語道:“我的壞,只針對你。”

沙莎小臉兒微微一躁,滿臉嬌羞。

“莎兒,今晚你好漂亮。”沙凌風又低語了一句,灼熱的氣息噴灑到她耳邊,惹得她心下一陣輕顫。

兩人走到了邊角上,正想坐下,忽而一道輕盈的身影走到他們面前。

“凌風。”

來人是佟佳夢,今晚,她也是賓客之一。

她穿着一襲黑色的禮服,帶着淡淡的憂鬱氣息,楚楚可憐的。

看到她出現,沙莎與沙凌風都有點驚詫。

“嗯。”沙凌風輕輕的應了一聲,目光僅僅是輕掃了她一眼,便轉移開了。

他們的婚約已經正式解除了,本來,沙凌風還念一絲舊情,繼續跟佟家公司有工作上的合作,但,佟佳夢的父母到處跟別人說沙凌風忘情負義,是負心漢,還造謠說沙莎使盡手段勾引了沙凌風,說得有板有眼的。

沙凌風一氣之下便斷絕了跟佟家公司之間的合作關係。

“凌風,我想跟你談談。”佟佳夢的水眸漾着淡淡的水光,緊緊的瞅着沙凌風。

南衍喜歡

同時,她也非常恨沙莎,如果不是她的存在,沙凌風根本不會提出解除婚約。

她暗暗的瞅了一眼明豔照人的沙莎,心裏閃過了嫉妒與自卑。

“你們談吧,我去拿東西吃。”沙莎起身,找藉口想離開,纔剛剛邁開步子,手腕一緊,便被沙凌風拉回了座位上。

“想吃什麼,等會兒我幫你拿。”沙凌風寵溺的說道。

沙莎有些彆扭的抽回自己的手,擡眼瞅了一下站在旁邊的佟佳夢,心情有些複雜。

看到他們親暱的舉動,佟佳夢心下不是滋味。

她跟沙凌風相處了三年,他從來沒對她這麼溫柔過,也從來不會主動的拉她的手。

心底,如同被尖銳的冰棱子刺傷了一樣,又冷又痛。

“想說什麼,說吧。”沙凌風擡眼看向佟佳夢。

“凌風,能不能別中斷跟我家公司的合作?”佟佳夢卑微的乞求着。

“抱歉,我不喜歡跟一些造謠生事沒有信用的人合作。”沙凌風淡淡說道,語氣不慍不火。

“我知道是我爸媽有錯在先,你能不能看在我們曾經的三年感情上,原諒他們……”

“同樣的話,我不喜歡說第二次,既然我們緣分已盡,請你放過我們,放過自己吧。”沙凌風依舊是輕淡的語氣,說完後,他拉起了沙莎走向了食物區,明顯的不想跟佟佳夢有過多的糾纏。

不是他絕情,是佟家的人做得太過分了。

別以爲他不知道,佟佳夢最近跟一箇中年富商好上了,還傳出了婚訊,後來知道那個中年富商是一個空心富豪,他們家再次抽身離開毀了婚約。

“我覺得你對佳夢有些絕情了。”沙莎嘟着小嘴幽幽嘀咕了一句。

沙凌風聞言,腳步筱然停住,轉頭,眸光炯炯的盯着她,盯得她心下直髮虛,腳步情不自禁的往後縮去。

“你還真大方呀,難道你希望我跟她藕斷絲連?”他有些生氣的勾起脣。

“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只是覺得她有些可憐。”沙莎低着頭,低聲說道。

“把你氾濫的同情心收起,看事看人,都不能只看表面,懂嗎?”沙凌風端起了哥哥的架子教導着沙莎。 因爲有了容陌川與宮野這兩位好友的前車之鑑,他生怕佟佳夢會因嫉妒而傷害沙莎,所以他暗中派人跟蹤着佟佳夢,稍有風吹草動,他可以第一時間保護沙莎。

“懂了。”沙莎悶悶的嘟起小嘴兒,其實她明白沙凌風是爲她好。

走到食物區,她暗暗回頭看向佟佳夢,猛然對上佟佳夢嫉恨的目光時,她心下猛然緊了一下。

“怎麼了?”沙凌風眉頭微蹙,回頭順着她的目光看去,恰巧佟佳夢在前一秒轉開了臉。

“沒事,吃東西吧。”沙莎搖了搖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對了,爸媽好像沒來,我們要不要打電話問問?”她轉頭瞅着沙凌風。

“不用了,爸給我打過電話,說不過來了。”

“不過來了?”沙莎眸底閃過了淡淡的擔憂,想起了下午碰見蘇佩華時,她一臉蒼白的樣子。

“是不是媽不舒服?”她又問道。

“媽沒事,估計是跟爸在鬧彆扭,一直待在房間裏。”沙凌風微微蹙眉,每一次母親跟父親鬧彆扭都會躲在房間裏。

想起早上發生的事情,沙莎的心情莫名有些低落,瞬間失去了吃東西的胃口。

“哥,我想去安靜的地方坐坐。”

她有時候叫沙凌風做哥,也有時候會直接叫名字。

“好,去我的辦公室吧。”

“嗯。”

兩人手拉着手走向電梯,沙凌風的辦公室就在頂層,他偶爾會來這裏辦公。

他們剛走進電梯,佟佳夢的身影就出現在轉角處,她愣愣的盯着已經合起來的電梯門,心下一陣心酸。

明明屬於她的男人,現在卻屬於另一個女人了,明明觸手可得的幸福,卻不復存在了。

這一切,都怪沙莎這個禍水!

明眸裏,迸射出濃烈的恨意與無奈。

……….

頂層的辦公室裏,沙莎習慣性的窩在沙發裏,桌面上擺滿了沙凌風剛剛吩咐侍應送來的食物。

“莎兒,你先吃去,我去應酬一會兒。”沙凌風溫柔的說道,傾身在沙莎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嗯,你去吧。”沙莎點頭,比起熱鬧的宴會,安靜的辦公室更讓她覺得舒適。

沙凌風又在她脣上吻了一下,才離開辦公室。

寬敞的辦公室,因他的離開,一下子變得冷清了起來,沙莎隨便吃了點東西,便點開手機,放了些輕鬆的音樂,然後窩在沙發上看書。

隨着時間的悄然消逝,她看着看着,眼皮漸漸的沉重了起來,睡着了。

沙凌風應酬回來後,看到她如一個睡美人似的躺在沙發裏睡覺。

長髮披散開,襯托得她的肌膚光滑如凝脂,長長的睫毛在眼瞼上打下了淡淡的陰影,鼻子秀氣俏挺,脣瓣泛着淡淡的粉光,異常誘人。

再往下看,沙凌風的呼吸都窒住了。


她抹胸形的領口露出了兩個半圓,因爲側躺的姿勢而緊緊的擠在了一起。

情不自禁的,他慢慢的蹲下了身體,湊近她的脣瓣,輕輕的吻住。

“嗯……”沙莎低嗯了一聲,感覺到好像有隻小狗在舔她的脣一樣,她慢慢的睜開惺忪的眼睛,猛然對上沙凌風放大的俊臉,愣愣的眨了眨眼,意識到他正在吻她時,小臉兒頓時泛起了嬌羞的紅暈。

“莎兒,我愛你。”沙凌風剛纔應酬時喝了點酒,所以氣息裏帶着淡淡的酒香。

“嗯!”沙莎又是低嗯了一聲,雙手大膽了纏上了他的脖子。

似乎得到了鼓勵一樣,沙凌風的身體猛然壓上了沙莎的身上,將她緊緊的抵在了沙發上。

脣舌從她的脣上移下,慢慢往下,熱情的吻過了她的脖子,鎖骨,再到領口露出的半圓。

“哥……我好難受……”忽而,沙莎嚶嚀着低語,身子弓起貼向沙凌風的身體。

“莎兒,不可以……”沙凌風突然停住了所有動作,微微喘着氣伏在沙莎的肩窩裏。

他有些後悔吻她了,因爲她的甜美讓他快失控了。

“爲什麼?”沙莎不解的睜着迷離的水眸。

她不懂沙凌風爲什麼每次到了最後關頭都會及時的抽身,他們都是成年男女,又是兩情相悅,她真的不排斥跟他發生關係。

沙凌風擡起臉,對上她盈盈的水眸,心裏,似乎被什麼撞了一下,劃過了顫慄。

“因爲我不捨得要你。”他的聲音比起平時,多了一絲粗啞,在曖昧的空間裏,顯得特別的性感。

沙莎與他深深的對視着,幾秒後,她摟在他脖子上的雙手突然一緊,湊到了他的脣上,主動的吻他。

“風,我想要……”

這是她第一次如此大膽的主動吻他,小臉兒早已經羞紅一片了。

她的主動,對他來說,是要命的,讓他無法抵抗。

“莎兒……”

沙凌風的喉嚨裏發出了一聲模糊不清的呼喚,身體霸道的壓緊的沙莎,一隻大手撫上了她的高聳。

寬敞的沙發上,他摟着她轉了個身,兩人面對面的躺着,忘情的熱吻着。

這一刻,他們似乎忘記了所有,這個世界裏,只有他與她。

沙凌風的大手繞到了沙莎的肋下,拉開了禮服的拉鍊,大手順勢一拉,一雙飽滿跳躍而出,在燈光下散發出瑩白的淡光,誘人至極。

“莎兒,我忍不住了……”他癡迷的盯着眼前的誘人風光喃喃着,喉結,隨着說話上下滾動了幾下,眸光越發的灼熱。

說完,他猛然低頭,埋在她胸口,一頓狂吻。

沙莎被他強悍而霸道的攻勢,惹得情不自禁的顫慄的起來。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男人的攻勢越發的猛烈,兩人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飄落在地上。

就在箭在弦上,準備進攻時,沙凌風的手機突然響起。

唐突的鈴聲,打破了滿室的曖昧氣息。

沙凌風的身體猛然一僵,眸底閃過了不悅。

沙莎更是又羞又窘,小臉兒紅得快要滴出血來了。

“電……電話……”她推了推沙凌風結實的胸口。


“別管它。”沙凌風的聲音帶着壓抑的沙啞,身體霸道的微微沉下,擠進了女人的身體裏。

“叩叩叩!”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又響了起來。 Shit!

沙凌風在心裏憤怒的罵了一句粗口,從沙莎身體裏撤退出來。

他媽的,最好有十萬火急的事情,要不然他非讓門外的人吃不完兜着走!

他撿起了地上的衣服快速的往身上套,目光卻有意無意的瞟向躺在沙發上的沙莎,她下意識的抓過枕頭遮住身體。

穿好衣服後,他低頭吻了一下她的脣,說:“等我回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