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妖血略微有點失望,不過男裝的小夜兒他一樣喜歡,他道:「小夜兒,本宮幫你換?」

凰無夜拿出一包藥粉道:「死妖精,你要是不怕你臉上長滿紅色的痘痘,就儘管脫我的衣服。」

洛妖血急忙的收手,「那我不打攪了。」

十絕樓邀請來的強者此時正在出口等著比試的人出來,這一次比試一共被淘汰了一半,還有一半順利走出來了。

洛清如第一個交上自己的靈獸靈核,「三百顆一星,兩百顆二星,竟然還有十顆三星!」

其餘的人還有交任務的,不過比起洛清如差遠了。

「八公主竟然這麼厲害?」

「你們,難道沒有獵殺到靈獸嗎?」十絕樓的掌柜子看向一些人道。

他們的人數可不少,聽到十絕樓的問話,他們只能苦笑。

他們自然獵殺到了靈獸,有不少靈獸靈核,可是現在還不能交啊!

洛清如道:「沒有想到凰無夜竟然這麼無恥的威脅這麼多人幫他收集靈獸靈核,這絕對是對其他人不公平。」

「凰無夜這麼久還沒有出來,估計是在大荒林遇到了什麼不測了!你們不必顧及他,趕緊上交你們的靈核了吧!」

「這麼?夜小王爺出事吧!」

「天啊!那我們怎麼辦?」

「……」

聽到凰無夜可能出事,他們不但鬆了一口氣,反而緊張了起來。

洛清如道:「我也是煉藥師,我會幫助各位解毒的,還請你不用擔心。」

凰無夜死了,她會重新收攏人心,讓他們像以前一樣,崇拜她!

「太好了!八公主,你……你快點給我們解毒吧!」

他們看向洛清如,像是看到救星一般的撲了過去。 凰無夜一來,就看到這一幕了。

她決定暫時先不出現,讓洛清如蹦躂吧!

洛清如溫柔的道:「等我們回微瀾城,再進行治療如何?」

「八公主,我們……我等不了了,早點解毒我們早點心安啊!」

「對啊!八公主你可是煉藥師,這點小問題,一定可以輕輕鬆鬆解決的。」

「……」

洛清如不得不給他們查探是什麼毒?

結果,完全看不出來?

怎麼可能?

她想跟這一些人說,他們根本就沒有中毒。

可是如果沒有中毒,他們為什麼會心甘情願的給凰無夜賣命?

因為,他們被無夜那一個奸詐的傢伙給騙了,一定是這樣!

隨便煉製一些普通的丹藥糊弄他們就好了!

想到了解決辦法,洛清如開始煉丹了!

凰無夜躲在暗中,甚是無聊。

洛妖血攬住了他的肩膀道:「小夜兒就休息一下,有好戲了我通知你。」

「嗯!」凰無夜慵懶靠在洛妖血的肩上,休息,修鍊同步進行!

因為只是糊弄人的簡單解毒丹,所以洛清如成功的煉製出來了,然後給他們每個人一顆。

對於這救命的丹藥,所有人都視若珍寶,對八公主感激的不得了。

結果……

等他們吃下丹藥之後,卻發現這救命丹藥變成了索命丹。

「啊啊啊!」

「好痛啊!」

「救命啊!」

這一些人臉色又青又黑的痛苦的在地上打滾!

他們憤怒的道:「八公主,我們跟你無冤無仇,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害我們。」

「啊!」

一陣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讓其他人也心驚膽戰,八公主現在的名聲可不這麼好,以惡毒聞名整個微瀾國。

這人連自己的未婚夫、皇兄都害,何況是他們這些陌生人呢?

洛清如道:「我沒有?我只是給他們吃了解毒丹而已,怎麼會這樣?」

「他們之所以這樣,絕對是凰無夜下的毒太狠毒了。」

他們心中那個恨啊!

夜小王爺下的毒隱藏起來,並不會痛苦成這樣。

八公主不會解毒卻說自己會,亂用藥,害人不淺啊!

「夜小王爺,你快點出來吧!嗚嗚嗚!」

「我們錯了!」

「……」

他們痛苦的在地上哭的慘兮兮的,可是等了很久凰無夜都沒有出現。

洛清如道:「時間差不多快到了,凰無夜看來是遇到危險了。快點確定排名和武絕魁首,我們回微瀾城讓凰王府的人來給凰無夜收屍吧!」

雖然痕滅冒險者小隊還沒有給回應,不過她肯定,凰無夜被那樣的一支隊伍給盯上了,絕對必死無疑。

突然間,一道白影如風一般瞟了過來。

「收屍?我覺得現在我把八公主給殺了,讓陛下來給你收屍如何?」

青龍門出鞘,劍尖抵住了洛清如的喉嚨。

洛清如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這一個精緻完美的白衣少年,驚愕的道:「凰無夜,你……」

凰無夜戲謔的道:「看到小爺還活著,很詫異嗎?」

「嗚嗚嗚!夜小王爺,你總算來了!」

「夜小王爺,救命啊!我的靈核都給你。」

「……」

那一些中毒的壯丁們,也激動的看向凰無夜。 他怎麼可能活著,怎麼可能?

可是如今凰無夜真實的站在她面前,不是做夢!

洛清如道:「夜小王爺能安全出來,清如為你感到高興。不過夜小王爺如此粗魯,清如這一次有得罪你嗎?」

凰無夜收劍道:「有沒有得罪我,你自己清楚。」

「夜小王爺!」那一些人繼續求救。

凰無夜道:「別嚷嚷了,靈核拿出來。」

「嘩啦啦!」

他們拿出來了不少靈核,再加上凰無夜自己獵殺的,數量上是洛清如的三倍。

洛清如道:「夜小王爺,你脅迫別人,這不公平。」

「他們是自願的!這有問題嗎?」凰無夜反問道。

「對對對!我們是自願的。」

「我們心甘情願的幫助夜小王爺。」

「夜小王爺成為武絕魁首,當之無愧。」

洛清如簡直氣得吐血,作為十絕樓的擁有者,在比試之前她早有準備,魁首絕對是她。

卻沒有想到凰無夜竟然用這樣的陰招,她的臉都變得猙獰了起來。

這個是有,一個地靈師的強者道:「夜小王爺,並沒有違規!這一次獵殺靈獸最多的是夜小王爺,所以五月魁首,是夜小王爺。」

眾人震驚的看向凰無夜,十絕魁首!

唯一一個,成為十絕魁首的人,太厲害了。

凰無夜給了他們解藥,他們瞬間恢復正常了,對凰無夜感恩戴德,對八公主卻無比的鄙夷。

以後,一定要離這個女人遠遠的!

掌柜子道:「那麼,我們回微瀾國吧!」

凰無夜走向了掌柜子道:「慢著!我們是要回去,不過你……得去另外一個地方。」

被這一雙冰冷的眸子盯著,掌柜子的後背冒著冷汗。

「小的不知道夜小王爺的話是什麼意思?」

凰無夜道:「把人給我拿下!這賤狗竟然買通痕滅冒險者小隊暗殺小爺,把他給我關入凰王府地牢,好好拷問。」

隱藏在暗中的凰衛,聽到了凰無夜的命令之後,很快便行動了!

掌柜子臉色大變,急忙運用靈力逃跑,可是他的速度太慢了,很快被凰衛給抓住!

「嘭!」凰衛壓著他,跪在了凰無夜的面前。

掌柜子道:「夜小王爺,我沒有做!你不要誣陷我。」

凰無夜嘲弄的道:「小爺我想捏死你,輕而易舉,你認為我有必要用這樣借口誣陷你嗎?」

眾人也覺得凰無夜說的很對,十絕樓雖然在微瀾國名氣很大,可是這也只是一個跑腿的掌柜而已。

掌柜子臉色蒼白,他喊道:「八公主殿下,救我……救我……」

洛清如道:「如果你沒做,我想夜小王爺也不會殘害無辜,你就放寬心吧!」

掌柜子的心一涼,八公主現在還不打算救他,而且還讓他守口如瓶。

凰無夜揮手道:「帶走!」

接下來,他們返回微瀾國。

城牆之上,一個俊美的藍衣男子眉頭緊蹙的看著城外。

他問道:「不是該結束了嗎?凰無夜怎麼還沒有來?」

「回稟七皇子,夜小王爺很快就來了,你再等等!」他身旁的一個侍衛道。 洛霖天沒有找那位紫姑娘就回去了,回去之後他萬萬沒有想到,宣王竟然去宮裡見父皇,讓他娶宣明麗。

宣明美作證,當初是他親口許諾的,就連三皇兄也幫他們。

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這婚事定下了,而且很快就要完婚,宣王府可是急切的想要抹去那污點。

一想到還沒有大婚,他的頭頂上就多了幾個綠帽子。

一想到這一個女人的身上死了幾個男人,一看到他就露出那麼噁心面容的宣明麗,洛霖天的表情就陰沉了起來。

他沒有能力違抗聖旨,不過這個微瀾國有人能夠,那一個人就是凰無夜。

今日他特意把凰無夜打扮成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模樣,一定要打動凰無夜的心。

凰無夜靠近城門,就聽到了一個深情繾綣的聲音傳來。

「夜兒,你回來了!」

聽到這話,凰無夜忍不住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看向那打扮的極為風騷站在城牆上的洛霖天,在心裡嘀咕著,這傢伙抽什麼風了?

難道她哪裡露餡了,他知道她是一個女的了,這沒有可能啊?

暗中跟隨凰無夜的洛妖血聽到洛霖天這樣呼喚凰無夜,簡直想要當場把這傢伙從城牆上拍下來。

其他人也是詫異不已,這……這是鬧哪出啊?

夜小王爺是一個斷袖,整個微瀾國的人都知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