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皓:「裝13味。」

孫小軍又問紀悄,「你和誰一起坐?「他記得紀悄的同桌牛雲海技不如人這次直接被刷到了(3)班,而附中的高三年級一直有一個不錯的傳統那就是座位可以自由組合,讓學生自己選擇對他有幫助的學習環境。不用擔心什麼上課不認真,搭夥搗蛋開小差這類的,附中的高三生到這份上如果還需要老師來抓學習自覺性的話,趁早把位置讓出來自行了斷吧。

而紀悄這水平,想必在整個高三都會是搶手貨,孫小軍仗著和他有過一年的「室友之誼」,想先下手為強。

紀悄一怔,這點他倒是沒想過,不過於他也挺無所謂的,和誰坐一起都沒差,只要不影響他上課就好。

誰知一邊有人呵呵笑了一聲,笑得孫小軍頭皮一緊,回頭看去,就見閻澄手插在褲袋裡在自己身後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閻澄對上孫小軍的視線,反問,「你說呢?」

孫小軍立時冷汗狂冒:我怎麼知道!?你大爺在班級里要好的小夥伴可多了去了,有這麼個好機會不拉幫結派搞區域包圍才怪,為什麼連上課也要和紀悄黏糊在一起呢?而且孫小軍明明記得上學期那時候閻澄和紀悄的關係已經鬧僵了吧,因為紀悄當著全班的面對閻澄動了手,所以沒多時就傳得人盡皆知了,孫小軍雖然沒親眼看見,但也在隔壁聽說那場面當時非常尷尬,可把閻澄氣得不輕,怎麼這麼快兩人就和好了?而且看著並沒有任何影響的樣子。

閻王這心竟然這麼大?

嘴裡卻立刻軟了下來,「哦哦,這樣啊,我只是問問,我坐那兒呢。」他胡亂指個地方,然後訕訕地飛速跑開了。

紀悄從頭到尾都沒說話,也不管什麼同桌不同桌的,仍是找了和高二時差不多的窗邊那排位置坐下了。閻澄見此,自然的拉開了他身邊的椅子跟著坐下。

伍子旭和洪皓對於閻澄和紀悄的關係複合也有點意外,伍子旭還是挺高興的,本就是個誤會,說開就好了,而且紀悄還是他的大舅子呢,他要和閻澄不和了,難做的可是自己。而洪皓則琢磨著,這紀悄看著不聲不響,態度也差,但怎麼就這麼對閻澄胃口呢,到底用了什麼辦法能把人給哄住的,以前就算了,這次鬧這麼大,閻澄還能大事化了,在他印象里,閻王的脾氣可沒有那麼好啊,特別是對一個當眾不給自己好臉的人。這紀悄,以前還真是小瞧他了。

不過,閻澄都不介意了,他們自然也沒有生氣的資格,所以伍子旭依舊挑了紀悄的身後坐下,抄作業也方便些,洪皓則佔據了王郗瑭的位置,和伍子旭成了同桌。

而見閻澄和紀悄都在這個角落,沒多時周圍就都被佔滿了,的確像孫小軍所說的那樣,成了包圍區域。

楊嘯自然也看見了他們,不過這一次他臉上那種面具般的笑容已經不見了,對上紀悄和閻澄的視線也只是淡淡地別開了眼。

而這邊自然也只把他當做了空氣。

新學期新展望,所有學生都對未來充滿了各種激情和抱負,特別是在班主任吳老太的熱情鞭策之下。吳老太已經有兩年沒有帶過畢業班了,聽說今年因為有她比較看得上的學生在,她才破例答應的,雖然老太比較苛刻彪悍,但說實話她的業務能力也是一等一的,曾經U市有好幾屆的高考狀元都出自她的班級。按她的話來說:你們受罪的時間滿打滿算不過九個月,但這九個月會給你以後的九年…三十九年…五十九年的前途多打開一條成功的捷徑,傻子才會不把握。

話糙理不糙,附中的學生們對這點自然清楚。

接著又選了新的班幹部,課代表則由任課老師指派,於是吳老師指著紀悄道,「我的課,就你了。」

一時學生們的目光全都齊刷刷地看了過來,比起吃力不討好的班長,理科(1)班的主選科課代表喻示著什麼,大家心裡都有各自的考量。

紀悄卻只淡淡點頭。

上午的課結束,不少學生趁著午餐時間就已經開始埋頭苦讀了,以往不見人的班級里,現在卻零散著不少人頭,所以當閻澄提議要不要去食堂吃飯的時候,紀悄同意了。

一伙人去了小食堂,路上遇見了王郗瑭還有荊瑤,到了那裡,就見伍子旭把姜甄也接來了。

眾人調侃他們兩人這算不算已經確定關係了,伍子旭難得硬挺著不敢說,還是姜甄爽快,直接道:「是又怎麼樣。」

紀悄投過去一眼,正巧姜甄也在看他,還甩了個挑釁地視線過來,紀悄卻沒接,淡淡別開了目光。

吳老太還有事要吩咐紀悄,所以紀悄速速吃完就當先離席了,到了辦公室后遇上了孫小軍。孫小軍也是個小幹部,不同於紀悄的被委任,他是自己要做的,難得進了心心念念的(1)班,不混出點存在感怎麼行。

現在則幫著紀悄拿一會兒要用的考卷,趁著兩旁沒人,孫小軍一邊分一邊湊過來跟紀悄八卦。

「哎,你知道你們以前(1)班的其他人都被分哪兒去了嗎?」

紀悄不理他。

孫小軍也習慣了,徑自道,「七八成的都在(2)、(3)班,有些失常的則在(4)、(5)班,不過還有個特別差的竟然落到(6)班去了,哼,那人就是……焦健碩。」說著,孫小軍「嘖」了一聲,想到當初這丫還嘲笑自己沒前途,果然,這世界還是天道酬勤的。只是(1)班到底還是(1)班,大部分的人發揮都非常正常,哪像他們以前(4)班的,說起這個,孫小軍又想起來了。

「告訴你個新聞,你猜猜何平在幾班?」

聽見這個名字,紀悄的手頓了頓,抬眼看了過來。

孫小軍見他有反應,立時更起勁了,他伸出右手食指比了個「1」,見紀悄神色不動,又伸出左手再比了個「1」。

紀悄眉頭一挑。

孫小軍道,「徹底被打回原形了!」

談起何平,孫小軍還是挺唏噓的,畢竟兩人當初關係還算可以。

「你說他作弊也就作弊了,好好學習進個好班級不挺好的么,怎麼弄到後來越來越自暴自棄了呢,現在落到個這麼下場,估計明年連二本都危險。」想了想又奇怪道,「不過我記得上學期他的分數還行啊。」雖然差是差了些,但不至於差到會掉回(11)班,至少孫小軍沒這印象。

紀悄卻只抿著唇不說話,眼中若有所思。

……

最後一節是體育課,雖然外面艷陽高照但還是擋不住大家躍躍欲試的心,畢竟剛從暑假回來,渾身骨頭還鬆散著呢。

伍子旭來叫閻澄去打球,閻澄也的確有些手癢,便點了頭。他們已經高三了,室內體育館要給校隊用,所以打球只能用露天的籃球場。

閻澄回頭問紀悄,「去不去看?一邊的休息區有頂棚,不過外面挺熱的,你要不願意就算了。」

紀悄瞅著閻澄手裡那個直打轉的籃球,難得點了頭。

閻澄立時笑得一臉燦爛。

紀悄抄上一本書,隨著他們一起到了籃球場,然後隨便找了個角落坐下了。

閻澄打的是三對三的比賽,一開始都是自己班的在玩,不過漸漸地隔壁班的也加入了進來,比賽還進行的挺激烈的。打籃球這種東西最容易吸粉了,特別是在高一的新學妹面前,沒多時,籃球場邊就站了不少人,一水兒的新校服新面孔,那投來的崇拜目光讓場內諸如洪皓這樣的色胚越發來勁。這丫甚至耍帥到忘記要分敵我,只知道腦充血的斷球,這不,直接拍走了閻澄手裡才搶來的籃板。

那球越過場外飛的還挺遠,直直就朝著一邊靠在欄杆上的幾人就砸了過去。其實沒砸到對方,不過他們被嚇了一跳,其中有人二話沒說就罵了句「操!」

這一句話說的並不響,理應洪皓他們也聽不真切,不過閻澄停了手就朝那邊大步過去了。


紀悄是一邊看球一邊看書,偶爾輪到閻澄拿球了他就抬頭看兩眼,接著又低下頭去看書,等到他這次再抬頭時,卻見場上不見了人,而原本圍觀的眾人也轉移了陣地,全跑到另一頭去了。

紀悄奇怪,於是起身跟著走了過去。

越走那邊的喧嘩越大,紀悄穿過人群,就見閻澄站在中心處,平日總對他笑著的臉上此刻一片厲色,眸中甚至透出隱約的狠戾來,直直地瞪著在他腳邊躺倒哀嚎的人。

作者有話要說:高三生活開始啦~

謝謝好時岩海苔和幻覺姑娘的地雷 人不是閻澄打的,揍人的是洪皓。

之前看閻澄朝那頭大步走去,洪皓和伍子旭立馬就隨著了,對方見了之前那球是這些人砸的自然不敢追究,只想著腳底抹油,卻不想閻澄對著其中一人的背脊抬腿就是一腳,那人被踹的直接栽了下去,其他幾個也驚得不敢逃了。

閻澄把那人撂倒后就沒再動,只叉著手作壁上觀,洪皓當下就會意的替閻澄動起了手。想著畢竟在學校,洪皓也沒下死勁,但是給了兩拳再瞅瞅閻澄,見他卻沒有叫停的意思,於是洪皓只有一把提起地上的男生,對著他的臉就是狠狠一巴掌下去,當即那嘴角就見了紅。

兩旁的學生從吵吵鬧鬧到後來大氣都不敢出,均被眼前的架勢給嚇住了的感覺。

閻澄那家世大家心知肚明,可說句老實話,他來附中三年,從來沒有仗勢欺人過,首先根本沒必要,誰會想不通跟他作對啊,再者,他一向低調隨和,如果不是那些傳聞早已深入人心,你會覺得閻澄不過就是一個模樣好點家裡有錢的男生罷了。

這一次到底什麼因由惹閻王發了那麼大的火?眾人都很好奇。

而被揍的那人從頭到尾都沒敢還手,現在被扇了兩巴掌,終於忍不住討起了繞,一個大男生,眼淚嘩嘩的往下流,不停對著閻澄道,「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

閻澄卻仍是沉默,眼中的戾氣半點沒褪。

那人哭了一會兒,看洪皓又要揍,忙向著一邊的紀悄哀求道,「紀悄……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我下次不敢了,你就當我被豬油蒙了心,我下次一定不敢了……」

這下洪皓和伍子旭都有點楞了,不由隨著所有人一起看向紀悄。

紀悄站在人群外,靜靜地望著此地,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他盯著一身狼狽的何平看了片刻,目光轉向閻澄。閻澄卻不看他,想是這人朝紀悄求救的行為再次惹惱了他,閻澄一步上前抬腿直接踹在了何平的胸前,那一腳下了點力氣,何平吃痛,卻不敢叫,只捂著胸口在地上滾了一圈,渾身抽了抽。

閻澄對著半死不活的他冷道,「紀悄那天挨了幾腳?這不過才還了一半給你你就受不住了?你有膽做怎麼沒膽扛呢,你是不是以為這事兒我不會管啊。」

伍子旭這麼一聽,忙驚訝道,「怎麼著?這小子打了紀悄?」

閻澄眼眸深沉。

伍子旭走過去蹲下,一把揪起何平的前襟道,「你說說,你幹了什麼了不得的事兒了?」

何平頭臉都疼得不行,嘴角的血順著往下流,牙齒都有點鬆動了,結巴著道,「我、我一時犯了錯……」

「你幹嘛打他?」

何平哪裡敢說具體緣由,只能道,「以前……有過過節。」

「你自己打的?」

何平不語。

伍子旭:「找人打的?」

何平開始打哆嗦。

伍子旭倒也不笨,他原本想說你沒看見之前閻王明顯罩著紀悄,這你都敢動手?後來一想,兩人之前不吵架了嘛,估計這小子以為紀悄的靠山倒了,所以蠢蠢欲動了。

伍子旭哼笑,「你腦袋還挺活絡。」然後抄起地上的籃球直接砸在了何平的腦袋上,「給你長不長眼,下次要學乖點。」

何平硬生生挨了一下,臉上哭喪的表情更重了,看著特別倒霉,伍子旭見此,顛了顛手裡的球還想再砸,一邊傳來一聲淡淡的「行了。」

伍子旭看向紀悄,紀悄則看著閻澄,閻澄垂著頭仍是維持著一副閻王臉。

紀悄又重複了一遍,「我說行了,閻澄。」

閻澄沉默,半晌朝伍子旭撇了撇頭,伍子旭乖乖地起身站到了一邊。

這時聽到動靜的體育老師才姍姍來遲,一見事件人物是這幾位少爺,高漲的怒氣一下子就滅了下去。他先看了看何平的傷,看著作孽了點,但都沒什麼大礙,於是象徵性的說了兩句怎麼可以在學校打架,要注意學習風氣什麼的,然後就拉著何平去了醫務室。

何平一離開,紀悄直接就回了頭,到了教室提了自己的書包就走,閻澄頓了兩秒,忙拿了書包跟著追了出去。一直追到宿舍樓前,把人堵在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閻澄不快道,「你不想讓我管,我還就真不管了嗎,讓你被人隨便欺負?「

紀悄抬眼,「你不把他弄去(11)班了嗎?「

閻澄一怔,「你怎麼知道了?「隨即又道,「那怎麼夠。」

「所以你就用這樣的方法?「

「這樣有什麼不好,他不就因為以為我們兩人不和才對你下手的嗎,現在這樣一來,我看誰還敢有這膽子。」

紀悄不語,只瞪著閻澄。

難得閻澄也沒有服軟的和他對視,兩人就這麼僵持片刻,竟是紀悄先轉開了眼,閻澄眼中那種像火一樣的情緒實在是燒的他難受,也承受不了。

紀悄抿著唇推開他想走,卻被閻澄一把拽住拉到了懷裡。

「你說,要換做是我被揍了,你會不會生氣?「閻澄抱著他忽然問。

紀悄想也不想,「不會。」

「你給不給我報仇?」

「不給。」

閻澄鬱悶,良久都沒說話。

紀悄暗忖他難道真不高興了,卻聽閻澄下一句道,「那如果我離開了,你會不會……想我呢?「

紀悄一愣,閻澄已經放開了他,笑著道,「算了,不問了,沒心沒肺,自找沒趣」

紀悄沒動,閻澄推他,「快上去吧,別站著了,一會兒又曬到了。」

紀悄嘴巴張了張,到底什麼也沒說,轉身上了樓。

而閻澄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樓道理,臉上神情變了幾變,才趨於平靜。

*******

何平的事在附中算作一個小新聞傳了一陣,而大部分學生對此似乎並沒有表示出什麼意外來,何平這種見風轉舵的德行挺讓人不齒的,別說閻澄和紀悄兩人關係真鐵,就算只是一般朋友,這麼被人隨便欺負了,不一樣打閻王的臉嘛,他不生氣才怪,所以沒這本事就別動歪腦子,安安分分做人讀書才是真的。

只是對於閻澄身邊的人來說,這一頁明明已經揭過去了,閻澄自己也說別找何平麻煩了,但是不少人都能感覺的出來,閻王最近的心情……很差。或者,也可以說很暴躁。倒也不是直接就到發飆動手的地步,只是他臉上慣常的笑容沒了,換上了陰鬱沉暗的表情,這就已經足夠讓不少人都退卻止步了。

洪皓還私下偷偷跟伍子旭說過:閻王是不是因為和紀悄待久了,被他感染到了臭脾氣才變成這樣的。

然而他前腳才剛烏鴉嘴,後腳自己就撞上了槍口。

其實這事兒要真說起來,不能全怪洪皓,他並非有意的,但沒有他這起因,事情也不會發生,最重要的是,還一同牽連到了紀悄。

一轉眼已是迎來了高三第一個月的月考,那天紀悄和孫小軍正好要去教務處拿考卷,迎面就遇上了洪皓,和去年第一次見面一樣,洪皓讓紀悄給他捎一份練習冊上來,他不小心弄丟了。他這人極其的丟三落實,一學期卯起來能把每本主科的書都給丟一次,要換做以前,紀悄絕對理都不理當沒聽見,但這次他卻打算給他捎了。

不過教務處沒有存貨了,要去後面的倉庫調,紀悄一個人隨著老師在那裡搬搬抬抬了半天,才從低下給洪皓尋了一本出來,卻不想,把東西歸位的時候,紀悄不小心把腳崴了。

當時他沒覺得有什麼不對頭,只覺得有點疼,拿著書給洪皓送去的時候那丫卻說自己找到了。

紀悄什麼也沒說,下了課又把書給還了回去,為此還被那兒的老師念了一通,說為他浪費不少時間,下次能不能搞清楚再來。紀悄全給扛了。

誰知到了放學時間,他的腳卻越來越疼,閻澄來問他要不要去圖書館紀悄都沒應,說要回宿舍。

閻澄當下就起了疑,他在一旁等著要和紀悄一起走,紀悄拗不過,才一起身,閻澄就發現不對了,褲腿一提起來就見原本纖細嫩白的腳踝已是腫的和饅頭一樣大。

閻澄的臉立刻就沉了下來。

「怎麼弄的?」

紀悄道,「就這麼崴了。」

「你下午去哪兒了?」

「沒去哪兒。」

孫小軍正好走過來,聽見這個插了句嘴,「給洪皓拿書去了,聽說沒存貨,後來找著沒?」

紀悄不語,閻澄面黑。

他把紀悄先送去了醫務室,校醫給看了下說沒傷到骨頭,給了他們個冰袋,讓紀悄冷敷著,少運動少走路,多休息兩天就好了。

紀悄在那兒坐著,閻澄就在一邊陪著,冷敷完,閻澄蹲下給紀悄拿藥油揉腿,閻澄一開始不敢下手,紀悄讓他不用顧忌,閻澄才狠心使了點力,不過沒一會兒,紀悄已是痛出了一頭的汗。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