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霖和宋其以及韓以湘逛了一圈下來,都用了將近半個小時。

而這時,言梓姝帶著蘇清淺,上門了,同行的還有孟君言。

已經從言梓姝那裡知道清霖是失憶后的林攸這件事,蘇清淺和孟君言見到她時,便沒有什麼過激的反應,只是裝作初次見面的樣子,絕口不提曾經認識。

在去舊味樓的路上,言梓姝、蘇清淺和清霖坐在一起,宋其坐在副駕駛,韓以湘開車,而孟君言,則是自己一個人開一輛跟在後面。

接過86之後,便徑直朝舊味樓而去。

蘇清淺驚訝的發現,清霖在古代文學方面的造詣,不比曾經的林攸差,甚至更勝一籌。

「我真的很好奇你的師父是誰,有時間一定要介紹給我認識,那些關於明朝的歷史,她的見解真是十分獨特,雖然和史書有些出入,但卻讓人找不到破綻。」蘇清淺抱著86,一邊給貓順毛,一邊驚訝的說道。

清霖的臉上帶著一絲驕傲,「一定,等我回……回山上之後,我一定會讓師父也出來玩玩,到時候,我會帶她來見你的。」

言梓姝淺笑著,沒有參與那兩個人的談話,而宋其則不停的在用手機給林峰彙報他妹妹的情況,最後實在被那個死妹控煩的受不了,她直接把手機關機了。

回頭去看清霖,發現她笑的依然沒心沒肺,宋其嘆了口氣,靠在椅子上,生無可戀的樣子。

韓以湘搖了搖頭,「好了。振作一點,馬上就到了。」

到了舊味樓,那個胖子老闆竟然親自在外面迎接,他對韓以湘笑的親切,「哎呀小湘,你來了,包廂一直幫你留著呢,走走走。」說著,他看到了清霖,眼睛一亮,「哎小丫頭,你來啦,你哥哥呢?那個不要臉的欠了我的錢,到現在都沒給。」

宋其皺眉,正要說些什麼,清霖卻開口了。

「我哥哥忙著公司的事呢,沒來帝都。」

言梓姝驚訝的看著她,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孟君言站在蘇清淺身後,小聲的問:「她不是失憶了嗎?」

「我怎麼知道。」

依然是竹簾門,竹子牆,清霖看著那些,覺得十分親切,她摸了摸那些竹子,笑著說道:「我養的滾滾應該會很喜歡這些竹子。」

「滾滾是什麼?」言梓姝好奇的問。

86也轉頭看向清霖,想知道,是誰在跟它爭寵。

「一隻熊貓啊,特別可愛。」清霖說道。

「額??你那裡還有熊貓?!「蘇清淺不可置信的問道。

清霖點了點頭,「是啊,不止有熊貓,還有黑熊,還有羽毛特別漂亮的小鳥,還有溫泉呢,只不過師父從不讓我去溫泉洗澡。」

言梓姝一把拉過了清霖,笑道:「好了,好了,知道你沒用溫泉洗過澡,下次帶你去泡個夠,快坐下吧。」

沒看見這裡還有一個男生嗎!怎麼可以說洗澡的事!

清霖被按在了座位上,便沒有再說山上的事。

不一會兒,菜上來了,清霖嘗了一口,點了點頭,「好吃哎。」

「好吃你就多吃點。」韓以湘笑道。

「我們下午去爬長城嗎?」清霖問。

「好。」言梓姝答道。

「那明天呢?」

「明天去故宮。」宋其回答。

「那後天呢?」

「後天去桃花塢。」孟君言回道。

「那大後天呢?」

蘇清淺翻了個白眼,「大後天帶你去b大,好啦好啦,保證讓你玩個痛快,快吃飯。」

蘇清淺的話剛落地,隔壁就傳來了幾聲爭吵,那吵聲越來越大,甚至有漸漸動手的趨勢。

嘭!

果然,掀桌子的聲音傳來,清霖剛咽下一塊紅燒肉,她身後的竹牆就倒了下來,正好對著她旁邊的言梓姝砸下。

「小心!」韓以湘忍不住驚呼。

言梓姝卻沒有多大的表情變化,她正在剔碗里的一塊魚肉上面的刺。

而清霖則是微微傾斜了一下身體,伸出右手,擋在了言梓姝的身後。

嘭!

竹牆砸下,卻在距離言梓姝的後背十公分的地方,再也無法下墜哪怕一分。

清霖的手臂一個用力,竹牆翻轉,向後面砸了回去,她正要站起來去看看後面到底怎麼回事,卻聽到了言梓姝的聲音。

「張嘴。」

下意識的,她張開了嘴。

一塊白嫩的魚肉被塞進了她的嘴裡。

「好吃……這是什麼肉?」清霖睜著大眼睛,看著言梓姝問道。

「魚肉啊。」言梓姝笑著說道。

下一秒,她便看到,清霖那張臉,迅速的風雲變幻……(未完待續。) 清霖來不及抱怨言梓姝給她餵魚吃,因為身後,一道攻擊轉瞬及至。

她一把拉過言梓姝,側身,抬腿,咔擦,一把飛來的椅子被她一腳劈成了碎片。

她轉頭看去,隔壁,幾個男人正在對一個人大打出手。

仔細看可以發現,被打的那個人是被某種方法禁錮住了,一動不動,剛才清霖把竹牆推了回去,打到了其中一個人,現在他們故意報復,扔了把椅子回來。

椅子被劈碎之後,那幾個動手的人緩緩停下了手,回頭看了過來。

在看到這一屋子全是美女時,一個兩個,眼睛都綠了。

你說孟君言?已經被他們徹底忽略了……

其中一個長的有些帥氣的男人再次狠狠的踢了腳抱著頭蹲在地上的男人,理了理衣領,轉頭對清霖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用餐了,我請客。讓老闆給你們換一間房。」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睛緊盯著清霖。

而一直背對著他的言梓姝,此時終於轉身了。

「李元浩,你這是在聚眾鬧事嗎?」言梓姝冷聲道。

看到言梓姝,李元浩愣了一下,隨即冷笑,「原來是言大小姐,怎麼,受不了西藏的苦的,跑回來了?」

「與你無關,你最好收斂一點。」言梓姝說完,便不再看他,她看著滿室的狼藉,皺緊了眉。

韓以湘見狀,便說道:「我們換一間房吧。」

清霖看了眼依舊蹲在隔壁,不曾起身的那個被打的男人,眼神好奇。

「我們不救他嗎?」清霖問。

言梓姝看向李元浩。

「他是我的屬下,犯了錯,教訓一下而已,不牢你掛心。」李元浩冷笑著說道。

言梓姝對清霖搖了搖頭,幾人便離開了那間房。

「李少,剛才那個女孩,不簡單。」在清霖等人離開后,李元浩身後一個表情陰沉的男人說道。

李元浩冷冷一笑,「我當然知道,一開始的那面竹牆,就是被她擋住,扔回來的。」

「我們現在怎麼辦?」另外一個頭頂一撮黃毛的年輕男人揪住地上蹲著的那個人,問道。

此時,地上那個蹲著的人,被迫抬起了頭,他的樣子也便露了出來。

十分平凡的五官,但是組合在一起,就多了幾分正氣,他的眼裡帶著憤怒和不滿,嘴角有血,眼窩青黑,看起來十分狼狽。

「他不是自詡救世主嗎,帶上他,讓他看看,我們是怎麼做的。」李元浩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雖然被剛才那幾個人打攪了,但是清霖的心情還是不錯的,她坐在言梓姝身邊,苦著臉說道:「你幹嘛給我吃魚,我從來不吃魚的。」

言梓姝愕然,「為什麼?魚這麼好吃。」

「因為……我以前做錯了一件事,師父罰我抄寫了一百遍清心經,都是因為魚。」

「你做錯了什麼?」宋其好奇的問。

清霖扭捏了半天,就是不說做錯了什麼。

宋其揶揄的看著她,「清心經哎……你肯定做了什麼不正經的事。」

噗……

正在喝湯的孟君言差點沒噴出去,他趕緊轉過了頭,狠狠的咳嗽著,臉憋得通紅。

清霖對她翻了個白眼,「懶得理你。」

蘇清淺邊給86喂東西吃,邊小聲的和它說著話,仔細聽聽內容,幾乎全是,你要吃胖點,我給你找個媳婦,網上看了件很好看的小衣服,回去買給你穿。

韓以湘忍不住笑了出來,「清淺,你怎麼一遇到貓,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蘇清淺聳了聳肩,「每個人都有弱點嘛,我的弱點就是見不得貓,見到了就想把全世界都給貓,就好像親愛的小言言見到林……」最後一個字,蘇清淺沒有說出來。

所有人的神色都微微古怪,唯獨清霖,一副沒聽見的樣子,筷子左右翻飛,眨眼間她就解決了一盤菜。

吃飽喝足之後,幾人離開了舊味樓,緩緩的朝山下走去。

「我覺得,那個胖老闆之所以規定不許開車上山,為的就是讓那些去吃飯的人可以吃完飯後,散會步,消消食,多麼善良的老闆啊。」蘇清河感慨著。

孟君言點了點頭,「我也是那麼覺得,老闆人真好,這都能想到。」

韓以湘搖了搖頭,「你們想多了,胖子只是不想懶得聽見汽車轟鳴聲而已。」

正走著,前面突然從兩側的樹林里,走出一撥人。

正是李元浩他們。

他看著言梓姝,笑道:「言梓姝,真巧啊。」

言梓姝皺眉,下意識的覺得來者不善。

「不巧,我要下山,而你擋著我的路了。」

「是嗎?放心,我很快就走,只是,需要你交給我一個人。」李元浩盯著清霖說道。

「不可能。」言梓姝立刻說道。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證件,打開,遞到言梓姝的眼前,「我以直隸特別行政部,第二附屬隊隊長的身份要求你,交出這個蛇窟的卧底。」

言梓姝簡直要被氣笑了,一個親手剿滅蛇窟的人,現在竟然被說成了是蛇窟的卧底,真的讓人哭笑不得。

「證據呢?你不要太過分,讓開。」言梓姝站在清霖身前,冷聲道。

「我說的話,就是證據,再不交出人,我就可以以蛇窟同謀的身份,將你逮捕。」李元浩笑的陰險。

或許,這才是他最終的目的,帶走言梓姝。

清霖的頭從言梓姝肩膀旁露了出來,她好奇的問:「你為什麼要帶我走?」

「我懷疑你是蛇窟的卧底,所以,需要你跟我走一趟,做個調查。」

宋其的眼裡冰冷一片,帶著嘲諷,她真的很想讓白祈冰她們來看看,所謂的特別行政部,到底是什麼死樣子。

「蛇窟是什麼?」清霖繼續問。

李元浩臉色難看,現在這個時候,還有人不知道蛇窟嗎?哪怕是平台老百姓,都知道曾經有這麼一個組織存在吧。

他對身邊的人使了個眼色,陰沉著臉說道:「你耍我!」

清霖一把抓住了旁邊的空氣,在所有人驚訝的視線里,一隻手臂緩緩出現,接下來,整個人都慢慢的暴露了出來,正是那個頭上一撮黃毛的年輕人。

他的手腕被清霖捏著,一動不能動,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表情猙獰,另一隻手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對著清霖便捅了過去。

清霖皺眉,拽著那人輕輕一甩,在他站立不穩的時候,一腳將那把匕首踢飛了出去。

「你為什麼要打我?」清霖不滿的說道。

「好好說話不行嗎?」

黃毛簡直要瘋了,「老大!這個女人腦子有病!」

孟君言站在韓以湘和蘇清淺身前,保護著她們,聽到這句話,十分的想要翻白眼,這位兄台,你該慶幸她腦子有病否則現在你就不是那麼完整的站在那裡了。

「你腦子才有病,怎麼罵人呢。」說完,清霖一個閃身,出現在黃毛的身後,在他的喉嚨上一戳,然後在肩膀處點了點。

鬆開手,黃毛僵硬的站在原地,動都不能動。

李元浩皺緊眉,不可思議的看著清霖,他低聲對身邊的男人說道:「她也有異能?」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