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光隨即散去,露出了藏匿在其中的東西。

那是葉恆之前所見到的,實力不遜色於雙頭金雕的噬炎火獅。

要知道,噬炎火獅可是一出生以後,就擁有著極其高的控制火焰的天賦神通。

並且它們的天賦神通之中,還包含了吞噬火焰為它們所用這一特殊的能力。

吞噬了一種火焰的噬炎火獅便可以說是同境界的異獸無敵手了,而吞噬了兩種火焰的話,那更是擁有著越級而戰的實力。

而同樣的是,雙頭金雕亦是那種同境界的異獸無敵,且有著越級而戰的能力,畢竟它可是變異異獸。

如果說,不是因為這頭實力極其恐怖的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的話,想必雙頭金雕以及噬炎火獅兩異獸早就已經打起來了。

畢竟,一山容不得二虎,更不要說是兩頭異獸之中霸主級別的存在了。

不過就算是霸主,在這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面前一樣得老老實實的,不然等待它們兩獸的便是一頓狠狠地暴揍。

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噬炎火獅揮動了一下四肢,隨後緩緩地朝著這邊降落而來。

而恰好的是,噬炎火獅降落的地方是在雙頭金雕的對面。

僅僅只要稍微抬一下頭,兩獸就能夠清晰地看到對方的面容。

好在這個時候,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還站在那裡,不然的話雙頭金雕定然會被噬炎火獅這挑釁般的動作給惹生氣,然後毫不猶豫地開打。

落到地面的噬炎火獅血盆大口微微一張,先是掃了葉恆一眼,然後再看著那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連連吼了兩聲。

雖然葉恆不知道這頭噬炎火獅對著那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說了什麼,但是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因為在葉恆身旁的雙頭金雕幾乎就在聽到了噬炎火獅的那兩道吼聲之後,急急忙忙地發出了陣陣啼叫,就好像似是在替葉恆辯解著什麼。

然而,在這一刻這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並沒有因為噬炎火獅亦或者是雙頭金雕的叫聲而表情產生一絲的變化,它依然是那副沉思著的表情,只不過看樣葉恆的視線之中帶上了絲絲懷念之情。

「呼。」

風聲呼嘯,下一刻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突然伸出手臂猛地往上一抬,就好像似是在示意讓雙頭金雕以及噬炎火獅不要再爭吵了一般。

看樣子,它應該是有了定奪。 看到了這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露出了如此表情,葉恆知道,他的命運就將由火睛暴猿緊接著的幾句話來決定。

在三頭返祖期的異獸之前,葉恆是沒有一絲一毫的逃脫辦法的。

就算雙頭金雕勉強算是葉恆這一夥的,但不管如何在兩頭實力不遜色與甚至超過它的兩頭異獸之前。

雙頭金雕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機會,帶著葉恆離開這裡的。

不過,令葉恆有些驚愕的是,這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緊接著所說出來的話語並不是要殺死他的一些命令。

「跟上來。」

僅僅只有簡短的三個字,語氣之中卻帶著一絲不用拒絕的意味在裡面。

不管如何,葉恆此刻也僅有跟上它這一個選擇。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這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在說完那三個字以後,便大步朝著古城的深處走去。

壓抑著心頭的驚愕之情,葉恆快步地跟上了走在前面的火睛暴猿。

似是在配合著葉恆,這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以一種葉恆能夠跟得上的步伐走著。

不然,如果它徹底放開腳步的話,想必葉恆轉眼之間就會失去它的蹤影。

跟著這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的身後,葉恆最後走到了這古城的盡頭。

那是一座與葉恆取得鳳凰印之時,所見到的那座一模一樣的有著悠久歲月的祭壇。

同樣在這座祭壇的正中央,有一座石雕擺在那裡。

不過不同的是,那並非是鳳凰石雕,而是一團正在燃燒著的烈火石雕。

見此之景,葉恆不得不在心中暗自驚愕了一下。

走到了在離那座祭壇大約有十丈之遠的距離,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突然停下了腳步,隨後轉過身來,對著它面前的葉恆說道:「傳承者,接下來如何抉擇就看你自己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這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便不再看葉恆一眼,徑直走到了一旁。

從這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的話語以及行為,葉恆稍微能夠推斷得出事情的大概。

這一切很有可能與他左手背上的鳳凰印有著極其密切的關係,從種種跡象來看。

要想知道事情的真相,那麼走到那座祭壇之上的話,想必謎底就應該能夠全部解開了。

想到這裡,葉恆目光之中透露出一絲堅定,隨後大步地朝著那種祭壇走去。

很有可能,那座祭壇之上就隱藏著鳳凰印那最後的火焰之力。

到目前為止,那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都沒有對葉恆露出過一絲的敵意。

正因為如此,才使得葉恆稍稍放鬆了一下心。

畢竟,如果說這頭能夠開口說人言的火睛暴猿真的想要殺死葉恆的話,恐怕第一時間就拍死他了,哪裡還會如此的麻煩。

這樣一看的話,那座祭壇定然就不會是什麼陷阱之類的。

雖然說葉恆不知道在他踏入了那座祭壇之中後會發生什麼,但是機遇往往就隱藏在危險之中的。

並且機遇也是稍縱即逝,如果錯過了的話,很有可能不會再來。

「嗒……嗒……嗒。」

葉恆順著那祭壇下方的石台階,一步一步地走上了祭壇。

就當葉恆從最後一階石台走上祭壇之時,他左手背上的鳳凰印在這一刻驟然發出了極其璀璨的光芒。

那璀璨的光芒望上去,就好像是鳳凰印在歡呼著回到了『家』一樣。

一股不同於以往的感受從他左手背處傳來,並非那種灼燒之痛,反而似是那種回到了母親懷抱之中的溫度以及舒適。

走到這裡,葉恆起碼知道了,這座祭壇是對他沒有危險的。

一下子,葉恆便大膽了許多。

沒有絲毫的猶豫,葉恆徑直朝著擺在祭壇正中央的那座彷彿是正在燃燒著的火焰石雕走去。

想必,這座祭壇的關鍵也就是在這火焰石雕上了。

並且葉恆上一次得到鳳凰印的時候,也是在他觸摸到了那座祭壇之上的鳳凰石雕以後。

想到這裡,葉恆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地把他的左手掌放在了那座火焰石雕上面。

下一刻,似是在與葉恆左手背之上的鳳凰印遙相呼應一般,火焰石雕之中迸發出耀眼的光芒。

看著這道耀眼的光芒,葉恆突然覺得眼前之景有些在天旋地轉。

葉恆視線先是一暗,隨後豁然地變得明亮起來。

此時的葉恆,就像是變成了幽靈一般,直直地漂浮在半空之中。

而在葉恆的下方,密密麻麻數以萬計的人群跪倒在地。

而他們所面朝著的那個方向,正是葉恆所在的這邊。

心頭微微一凜,葉恆的視線落在了他的正下方。

緊接著,葉恆看到了一團正在熊熊燃燒著的火焰。

從那火焰之中,可以感受無窮無盡的強大生命氣息。

並且,似是有什麼東西從那火焰之中激射而出,然後如同下雨一般,落在了跪倒在地面的每個人的身上。

在這之後,葉恆便能夠清楚地感受得到,先前生命氣息還不是特別旺盛的眾人,在這一刻,體內的生機豁然增大了一倍不止,並且肉身力量亦是隨之增強了。

這樣的奇特之景,葉恆還是第一次見到,心中自然是驚駭萬分。

跪倒在地的眾人們在察覺到體內的變化之後,臉上更是出現了絲絲虔誠之色,不住地朝著那團正在燃燒著的火焰磕頭。

而在那所有人的最前方,一名穿著奇特服飾的老者嘴唇動了動,說了一大堆葉恆聽不懂的話語。

雖然說葉恆聽不懂那老者所說的話語,但是從他那虔誠的表情亦是可以推斷得出,定然是在說著某些感謝的話語。

葉恆突然感覺那團擺放著火焰的地方非常的眼熟,好像是在哪裡見過。

下一刻,葉恆猛地想起,那地方不就是他之前所站著的那座祭壇嗎?

因為歲月力量的緣故,故而使得曾經那精緻的祭壇變成宛若進入遲暮之年的老者一般。

正因為如此,葉恆在第一眼看到的時候才沒有辨認得出來。 這裡莫非就是很久以前的古城!

葉恆心中一愣,旋即掃視了一下四周。

果然在這次的觀察之中,葉恆確實發現了許多相同的地方。

當然亦是有不少不同的地方,就比如說葉恆剛剛瞥見的一座富麗堂皇的足足有十丈之高的大殿。

在現實之中,這座富麗堂皇的大殿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在那裡有的只是一片瓦礫堆。

時間是一把最無情的刀,任何的事物在它面前都只有任其宰割的份。

不無論現在是多麼的富麗堂皇、氣宇軒昂,在經歷了數百年、數千年乃至於數萬年的時間,一切都將淹沒在時間的長河之中。

萬事萬物皆有它的壽命盡頭,就算是站在大陸頂端的元心境界的至強者,亦是會有著壽終正寢的那一天。

能夠保持永恆的東西,是並不存在的。

雖然此刻葉恆所看見的這座城市是異常的繁華,但是在經歷了無數個歲月之後,也就是葉恆自身所在的那個時代之中,這座城市早已經變成了一座毫無人際、死氣沉沉的古城了。

收回了那微微有些飄飛的思緒,葉恆繼續往下看去。

在這個時候,為首的那名服飾奇特的老者,大步地走到那座祭壇之前,然後異常虔誠的喊道。

當然,老者所喊的話語葉恆依然是聽不懂。

可是,在老者所說的那句話語之中,葉恆居然聽懂了一個辭彙。

明明葉恆是不能夠理解的,但是在這一刻他卻還是理解了那個詞語的意思。

就好像,那個辭彙是自發地從葉恆腦海之中迸出,理解它彷彿已經是變成了一種本能。

「鳳凰神!」

葉恆直直地看著祭壇之上那團正在燃燒著的火焰,情不自禁地念叨出了他所能夠聽得懂的那個辭彙。

就當葉恆念出『鳳凰神』這三個字的時候,葉恆視線一變,旋即他發現了他居然出現在了祭壇之上。

準確地來說,葉恆是在祭壇之上那團正在燃燒著的火焰中心。

抬頭往外望去,葉恆可以清晰地看見跪倒在地的眾人的表情。

每個一人臉上都掛著崇拜、虔誠之色,隱隱約約之中還帶著絲絲瘋狂。

在這麼一大群人之中,就要屬那為首的老者最為虔誠了。

或許老者的那虔誠已經不能夠再叫做虔誠了,叫做瘋狂亦不為過。

下一刻,隨著那服飾奇特的老者大呼了一聲「鳳凰神」以後。

所有的人在這一刻,全部高高地舉起自己的雙手,用盡全身的力氣狂吼道。

「鳳凰神!」

「鳳凰神!」

「鳳凰神!」

……

此起彼伏、撕心裂肺的叫喊之聲,宛若聲音的浪潮一般不住地在葉恆耳邊回蕩著。

在這一刻,一股莫名的成就之感從葉恆心底浮現而出。

不知道為何,葉恆突然覺得,他們好像是在對著他喊的『鳳凰神』。

在那無數對視線之中,葉恆就感覺自己已經是站在了大陸頂峰的武者,理所當然地享受著眾人的崇拜。

一瞬之間,葉恆覺得身子都似是輕了幾分,有些飄飄然然了。

並且從他身體之中湧現出了龐大的力量,就好像真的變成了神了。

同時在此時,一道極具誘惑力的聲音,在葉恆的心底回蕩開來。

「抓住它,你就將成為下一個鳳凰神!」

「抓住它,你就擁有了無上的力量!」

「抓住它,你就可以俯視芸芸眾生!」

那道低沉的聲音,就好像是那惡魔的低語一般,帶著強大的誘惑之力。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