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柳清月難過,這樣一個女子,那樣懂愛的一個女子,未能心想事成,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愛情。

愛而不得,足以讓人崩潰!

而柳清月足夠的堅強,猶如蘆葦,韌勁十足。

她是愛軒轅昊的,愛到希望這個男人是開心的就好!

哪怕這份愛不是她給的!

樂小米走去靠在床鋪上,都在回想柳清月的話,那一番話帶給她的震撼太大!

一直以來她都以逃跑的心態去面對軒轅昊,以嬉鬧的方式和他相處,卻從未去注意到兩人之間的變化。

起先聽樂依米說,她也覺得軒轅昊喜歡她,只是沒有去太認真,而今,又聽柳清月說他不但喜歡她,甚至是愛她的。

說不激動,太假!

她真的很激動!

可是一半喜悅,一半憂傷!

柳清月不知道她只是一個鬼魂啊,如果他真的愛上她的話,那她註定要傷他,因為她給不了他一個最基本的回應啊!

她做不了他實實在在的妻子,更別說是為他生兒育女了。

即便她不主動選擇離開,就連她會留在這個時間多長時間,她都不知道。

有可能一覺醒來,真的是夏可欣就是夏可欣,沒有了她半分存在的影子。

到時候,他怎麼辦?

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有一天會孤獨終老的畫面!

而且,如今她已經決定離開,這要她如何不去傷他?

如果他真的愛她,那麼,她註定要傷他了!

樂小米有心事,所以睡得不沉,半夜翻過身時發現身邊居然躺了個人,嚇得朝旁邊躲了躲,雙腳一用力,直接將睡在身邊的人蹬滾下了床。

「你個王八蛋,敢占老娘的便宜,找死是不是!」

軒轅昊滾到地上,瞬間摔醒了,面色不悅地看向床鋪上也是一臉怒意戒備的人,摸摸被撞疼的腦袋,爬起身又要朝床鋪走去。

「軒轅混蛋,你別過來!誰准許你爬上老娘床的?」樂小米戒備地指著他怒問。

「坐在床邊睡著了,隨後就倒去了。」軒轅昊沒有一絲尷尬,簡單地解釋。

「你自己有屋子,你幹嘛不去睡,跑我這裡來做什麼?」樂小米拉了拉被子裹著自己,幸好身上穿衣服的。

風淺笑聽到動靜拿著火褶子推門跑進來,就見樂小米戒備地坐在床鋪上,抱著被子,橫眉冷對,忙關切地問:「小姐,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人闖進來了?」

樂小米微愣,盯著那個依舊站在原地不動,而風淺笑看不見的人,氣得咬牙切齒,但還是朝風淺笑開口:「我做惡夢了,夢見一隻大流·氓爬上了我的床,嚇死我了。」

「原來是這樣啊,小姐別怕,外面都有暗衛守著,不會有人敢進來,小姐別怕!」風淺笑走去桌邊到了杯走去遞給她。

樂小米快哭死了,真的有好大一隻流·氓爬上了她的床啊!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小姐,要不要我陪你睡?」風淺笑問。

樂小米一口乾了水杯,想了想搖頭:「不用了,我沒事了,你去睡吧,我現在不怕了。」

「真的?」風淺笑接過她手裡的杯子再次確認。

樂小米瞥了眼軒轅昊,僵硬著脖子點頭。

風淺笑拿著杯子去放桌上,又將窗戶檢查一遍,發現沒問題了,見樂小米躺下了才拿著火褶子出去關好門。


風淺笑一走,樂小米又抱著被子坐起身了,瞪著依舊站在床邊看著他的人,低吼:「你還不走?」

「我有事跟你說!」軒轅昊走去床邊坐下。

「你有事說就不能白天嗎?還躺倒了我身邊了,要是讓我乾兒子知道我毀了他娘的清譽,他不殺了我才怪。」樂小米沒好氣地低吼。

「我們又不是沒一起睡過,你在我面前脫衣服,穿著我薄薄一件衣服游水,你都不怕毀她清譽,我又沒對你做什麼,你怕什麼?」軒轅昊側頭冷看著她,這時候再來維護清譽,是不是太遲了點?

樂小米:「……」

夏可欣欲哭無淚地嘆氣:「他倒是真沒對你怎樣,你剛睡著了他就進來了,然後叫了你兩聲,你不醒,他就坐在床邊盯著你,再然後他也靠在床沿上睡著了,後來就直接倒在你身邊睡了,也才剛睡下去一會兒你就醒來踹人了。」

「那你要說什麼?」樂小米神情鬆了松問,盯著他,一想到柳清月那一番話,神情就很複雜了。

軒轅昊直接一個翻身躺在了她枕頭上,腳上的鞋子還直接用腳脫了。

樂小米驚愕,腳瞪著他:「你要幹什麼?這是我的床,你要麼回你的房間去,要麼睡地板去,聽到沒有?」

「都睡了,不怕多睡會兒,躺下,我給你說事!」軒轅昊側頭看她。

「你個不要臉的臭流·氓!打雷后,夏可欣殺不了我,會來殺了你的。」樂小米壓著聲音暴怒。

「你這是為我擔心?」軒轅昊嘴角微揚。

「夏可欣,到時候殺了他,多戳幾刀,替我戳他上百刀!」樂小米惡狠狠地揮拳。

軒轅昊嘴角抽了抽,要不要惡毒得這麼明顯?

「小米,你先聽他要說什麼事,說了你自己拿刀戳。」夏可欣揉額頭,遇見這兩人真是讓她好頭疼,好無奈。

要是真能拿刀來戳,她最想戳的就是樂小米這個鬼禍害!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別打擾姑奶奶我睡美容覺!」樂小米抱著被子沒動,氣哼哼地瞪著他。

其實心裡十分不平靜,柳清月那一番話對她影響太大了,面對他,讓她不能像之前那樣輕鬆自在。

「這床這麼寬,我又碰不著你,再說了,我的懷裡你都躺了,我們抱著親也親過了,還怕這點距離?」軒轅昊看著她,說得有幾分不要臉。

「滾粗!捲起尾巴有多遠滾多遠。」樂小米臉一紅,抬起腳朝他踹去,但是這次他卻紋絲不動。

「你不聽算了,我也很累,要睡覺了!」軒轅昊說著就閉上眼睛了。

樂小米驚愕,這個無賴真的還要在這裡睡啊?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喂,說,說了快滾!」樂小米氣得在床鋪角落裡躺下。

軒轅昊側頭看她一眼,直接將身體挪去霸佔了整個枕頭,他身體也睡到了床中央。

樂小米再次驚愕,你丫的這是要整哪樣?

「反正你也不睡,放著也是浪費!」軒轅昊一臉享受地說。

樂小米真是不知道該拿他如何是好,真是打不贏,罵無用,丟不出去,連耍無賴,也耍不贏他,她這要如何是好?

「快放屁!」樂小米氣呼呼地說。

「你要聞?」軒轅昊挑眉。

樂小米是真的氣得不輕,起身爬過去去噼里啪啦的拳頭就砸著去,還有雙腳也亂踹,整個人完全被他逼瘋了。

軒轅昊微微抬手擋著她砸向臉的拳頭,另一手伸去一撈,直接將她撈在懷裡抱著,手也握住她雙手,腿也夾住她雙腳,讓她打也打不了,踹也踹不了,氣得渾身發抖。

「放手!」樂小米咬牙切齒地盯著一臉笑意的人。

「你還打不打?」軒轅昊笑問。

打!

只要有機會就打得你滿地找牙!


「不打了!」樂小米老老實實地搖頭。

軒轅昊剛放手,她雙拳就朝他臉砸去,他手敏捷地握住她拳頭笑問:「這是什麼?」

「你鼻子上有個蚊子,我想給你打掉!」樂小米瞬間笑彎了眼,樣子好不討喜!

軒轅昊瞥了著她,這打蚊子要這麼有力?

怕是蚊子沒打飛,他鼻子就被打飛了。

「那現在呢?」

「你該放手了!」樂小米磨著牙,掙扎著想解救他手心裡的拳頭。

「放了你還給我打蚊子?」軒轅昊冷笑地挑眉。

「我沒那個閑工夫!」樂小米冷哼,算是明白了,落到他手裡,是一點好處都討不了。

軒轅昊一手抱著她肩膀,一手握住她雙手,並沒有放開,笑看了會兒臉氣得跟包子似的人開口:「彆氣了,安靜下來我給你說事。」

「哼!」樂小米頭扭去一邊,技不如人,她無話可說。

軒轅昊嘴角微揚,「小心那個白璇璣,她真名叫白安然,是武林盟主白醉天的女兒。」

「什麼?」樂小米錯愕地回頭看去。

「小聲點,你想吵醒外面的人?」軒轅昊提醒。

「她幹嘛冒名?」樂小米蹙眉問。


「她是有目的接近你的,但什麼目的我還沒查到,她之前去了春城,好像是剛好與我們錯過了時間,又追到了這裡。

那晚不是你撞她,而是她會武功,瞬間移到了你前面,你才撞到她的。」

他的眼睛能看一公里,周圍的人群太多,他害怕她有危險,所以就一直注意她周圍的動靜。

看樣子,那個女人可不是恰巧去那裡猜謎語贏走了耳環,她是故意想引起他們的注意。

他之前就有注意到她跟在了他們身後,但想到街上人來人往的,就沒去在意。

樂小米瞬間就安靜下來了,一種受騙的情緒不斷地出現在臉上,她是喜歡這美女的,結果是個騙局。

「她不值得你難過!」軒轅昊微微蹙眉,手也放來了她的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樂小米一拳就招呼去了他側臉上了,得意地吹吹拳頭,咬牙切齒說:「你以為我忘記打你了?我可時時都記著的。」

「呵……哈哈哈……」

軒轅昊不氣,反而覺得好笑,她這齜牙必報的性子還真是烈!

「笑屁啊笑?再笑揍傻你,繼續說!」樂小米沒好氣地低吼,秀拳又朝他臉上晃了晃。

「樂小米,你太暴力了!你們那裡的女人都這麼暴力?」軒轅昊笑問。

「不是姐暴力,姐其實很溫柔,是你實在是太欠揍,我不揍你我都對不起觀眾!我再不揍你,就丟了做女人的臉。」樂小米咬牙切齒地說。

「樂小米,你要怎樣揍,可不可以把你倆的身體分開?那是我的身體啊,你讓我以後如何見人?」

夏可欣地悲戚捂臉,遇見這兩個奇葩禍害,她身體都被毀得無顏苟活了!

「你早沒臉了,還有什麼臉來丟?」樂小米癟癟嘴,回了句。

「樂小米!!」夏可欣氣得想吐血。

「放開我腳!」樂小米身體朝後移去,雙目赤火地瞪著軒轅昊。

「放了你要踹我!」軒轅昊搖頭,他沒那麼欠揍。

「我踹……你是大烏龜!」樂小米瞬間笑的無害地發誓。

軒轅昊半信半疑地放開了她腳,結果腿上又重重地受了一腳。

樂小米嘿笑:「我踹,你是大烏龜,又不是我,我怕啥?」

「你耍咋!」軒轅昊沒好氣地想一巴掌給她腳拍去。

「唯有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你不懂?」樂小米得意地挑眉。

「現在懂了!」軒轅昊煞有介事地點頭。

樂小米滾去在角落躺下,拉被子裹著,側頭看他:「快說,她這麼做的原因,目標是你還是我?」

「假如是我呢?」軒轅昊笑問。

「把你打包送給她帶走,免得你惹我生氣,讓我揍你,揍了你我手還挺疼的。」樂小米惡狠狠地晃了晃拳頭。

「你還真惡毒!」

「可惜她的目標大半是你!」

樂小米錯愕,「為什麼?」

「因為鬼老頭跟武林盟主有過節!夏可欣嫁給司徒傲之前,兩人還大打出手,都身受重傷,鬼老頭被洛神醫救了一命,又閉關了一年多,要不然定不會讓夏可欣如此嫁給司徒傲,又受如此多欺辱。」軒轅昊說。

「那便宜師傅的傷怎樣?」樂小米擔心問,在皇城時有聽他有提過,但那時候她對鬼見愁並沒有多少感情,所以都沒有透視看看他內傷情況。

「他又不是你師父,你關心他做什麼?」軒轅昊挑眉問。

「你沒聽到我喊他便宜師傅嗎?快說,他現在身體怎樣了?」樂小米催促。

「放心吧,那麼久都沒死,死不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