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他卻得到顧曳淡淡一瞥,「說謊會成為一種習慣,三年前他騙我兩百年,便可以騙你只是凡人道重修。」

先知臉色大變。

鬼子挑眉,「是魂魄飛灰湮滅?夠徹底,想來三年前分別的時候你就知道了,所以這三年你一直在誅剎海裡面拚命縮減時間,已經有解決之法?」

他看著顧曳。

這種局,他跟楚藺都幫不上忙,但他預感顧曳已經準備好了。

顧曳坐在床邊,側頭看著崔涼,她心頭萬般複雜。

這個男人…….

「這世間,死而復生的最標準代價就是另一個人替他去死。」老頭子的聲音傳來,他拿了一塊桌子上的糕點,一邊吃著一邊走進來。

「這世上有資格替他去死且靈魂不滅的人,只有你一個。」

「你削弱自身修為,墮入凡間道,而他復活,你滿意了,天地也滿意了,你是這樣想的吧?」

山靈老頭兒雖然實力不是這裡最強的,卻是這世間唯一一個修道有為的山靈,眼界不一般,也是最了解顧曳的人之一。

他這話一說,屋子裡的人都變了臉色。

顧曳是什麼修為!

以趨近無上天道,以可以破虛空成就至尊。

難道她要放棄一切重修?

要知道,從姬似到顧曳,她歷盡千辛萬苦已經重修一次。

這得有多大的魄力才會再做一次這樣的選擇?

先知再沒有半點對顧曳的不滿,只緊張到:「可千萬別,那樣帝君恐怕也會很痛苦的,雖然你以前對帝君不好,可…」

顧曳手指一劃,先知眼一白,昏厥了。

「從前就覺得這老頭甚為聒噪,如今依舊是。」

顧曳笑了笑,看向李大雄等人,目光最終定格在大熊身上。

「大熊,若你是我,會怎麼選?」

「我?我反正沒有兩個男人為我出生入死…..而且,你是不是因為夭夭回不來了,所以才…」

這一次誅剎海結果也算不得完美,因為有一個人終究不能歸來。

想起他們最後三個月在誅剎海中苦尋都未有結果….

李大雄眼裡黯淡,這種黯淡可能還因為覺得顧曳會因此不快樂。

是的,他心裡清楚,哪怕夭夭跟他最早認識,可後來居上跟他一起掛在樹上的某隻猴子才是真正對他最重要的人。

「不是。」顧曳卻否認,「他不能歸來,我早已有準備,因為這是我跟他的命,且就算他能歸來,我跟他也不可能在一起,所以他走的決絕。」

她這話如此果決平靜,讓人心驚。

不過那最後三個月……

她沒回答他們的疑問。

只在心裡告訴自己,那是他變成遼,他從小傻逼變成姬似且兩人相遇之後,曾相處過三個月。

三個月,讓她從小傻逼時對他的依賴徹底變成了愛。

這三個月,也是她給彼此最後的機會。

顯然,事實證明她跟他真的是命。

————————

如果不是因為遼,那就只能是單純因為崔涼對她自己的重要了。

顧曳低頭摸了下手腕上的紅繩,這條紅繩一直沒有丟過,哪怕她幾度血肉分離,它都牢牢得掛在她手上。

但她始終不曾也刻意不去追究這條紅繩對應的是誰。

一條紅繩還能對應兩條?

不管一條還是兩條,總得保住其中一人。

顧曳暗想可能自己就這命吧。

不過也不覺得為難就是了。

「行了,你們出去吧,再耽擱黃花菜都涼了。」

眾人也沒法子,這裡她最強,楚藺跟鬼子加起來都不是她對手,何況其他人。

李大雄紅了眼,咬咬牙:「大不了,大不了你變成一個凡人後,我去找你,你要是變成小傻逼了,不管多傻,我會把你帶在身邊,沒人能欺負你…」

顧曳:「那可別,我就期待自己變成孤苦無依小弱女然後從天而降一個性感冷艷優雅大美人或者清冷禁慾超好看大男神來領養我,你如果太熱情,不是壞了我的事兒?我可不想跟著一個大智障討生活。」

說完還特地用眼神掃了下楚藺。

李大雄:「…..」

MD!

不過性感冷艷優雅大美人,這裡果然有一個。

楚藺睨了她一眼,鬼子想了下:「你的男神應該不是指我,而是姜獄北鴻那一類人。」

顧曳:「當然啊,你是我侄子,我不喜歡**….楚藺小姐姐你不要裝傻,你是我的候補人選,我等著你跟我小姨媽、滄海小姐姐、媯哀小姐姐等人一起爭奪撫養權哦~~~」

還等人!

鬼子有些介意自己被嫌棄:「為什麼不是姜獄北鴻,或者你的祖師?後者是老男人,你不喜歡有道理,前者長得並不難看。」

「男人不會照顧人,女的會,我喜歡女的照顧我。」

簡直呵呵了。

楚藺:「我現在明白忘川為什麼第一選擇分化的就是夭夭,完全就是因為熟知你缺少母愛的本性…..」

顧曳:「你是在暗示自己有母愛?」

真是夠了,隨你喜歡怎麼樣。

楚藺無話可說,只能選擇出門,但出門前的一瞬,她還是淡淡道:「若真要搶撫養權,她們也打不過我。」

就喜歡你這麼高冷傲嬌的樣子!

但鬼子也問:「為什麼要我們出去?你現在不可以動手?」

顧曳:「我要脫衣服啊…..」

我靠,你脫衣服做什麼!

眾人都震驚了。

李大雄第一反應就是猴子要…..

「你的問題這麼多,是在拖延時間聯繫我小姨媽他們嗎?」

顧曳朝鬼子笑了下,一笑之後,所有人都被挪移了出去。

果然很強。

不過他們才出來,就遇上了一個剛到的人。

-——————

趕到的岳柔擦著額頭因為緊張滲出的汗水,看到木屋裡面湧出忽強忽弱的光。

「怎麼回事?」

她是在前些時候才察覺到不太對勁了,因哪怕在外,她也挺牽挂自己表哥,是不是寄信或者東西回來,雖然對都有回信,但後期是別人替代,總有蛛絲馬跡出來,她覺察到了,心裡憂慮,這才緊急趕回來。

哪成想看到那麼多人被挪移出來,且那屋子…..

光!在波動!似潮水….. 「我反正已經通知了,能不能攔住就看運氣了,不過希望很渺茫。」鬼子一副坦然淡定的樣子,卻看到李大雄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臉苦逼。

他定定看著他好一會。

楚藺也看了他幾眼,她有感覺,這個人跟他們一起去誅剎海幫忙,彷彿別無所圖,倒是好幾次都差點隕落。

她起初還懷疑顧曳桃花運無敵,把侄子也給蠱惑了,後來才發覺——這個人對李大雄更感興趣。

喜歡李大雄?

楚藺只要想到這個就覺得自己不願招惹人間情愛是對的。

太可怕了。(鬼仙女神腦洞也是超大的。)

李滄海沈青玥等人的確被嚇到了,不單單因為顧曳他們這麼快回來,更因為這個傢伙一回來就要——隕落?

崔涼雖然重要,可哪有她重要!

「越來越亂來了。」沈青玥覺得自己腦袋很疼。

為了儘快趕過去,她只能出門去找一個住在不遠處的女人。

————————

屋子裡,顧曳看了看崔涼,脫衣服做什麼呢?

因為一片火海。

火海中可涅槃,也可褪去所有光華。

這是一個逆行的過程。

她褪去,他重生。

顧曳脫下衣服,站在火海之中,她閉上眼的時候想過許多,剎那光陰,歲月曲折,但甚好,她覺得自己竟有好多美好的回憶,簡直太多了,回憶不過來。

嗯,她的一生還是值得的。

下輩子定然還是風華絕代。

「為了讓你不愧疚,我也只能用了某個人常用的法子了,雖然已經沒有忘川水,但咒術還是可以的。」

「再見了,崔涼。」

顧曳手指落在崔涼額頭的時候,忽然感覺到手腕不對勁,那紅繩….有些妖艷。

妖艷到讓她彷彿看到了一個人。

屋子完全變成了火海,不傷人,卻無人能靠近,眾人在崖邊也看不到裡面究竟,但能感覺到顧曳在釋放力量。

不管是血脈,還是神魂。

完了,攔不住了。

嗡!妖門出現,開了門,沈青玥跟蘇漪出來,當然,妖門一收,攏帝也出現了,一看眼前一幕就挑眉。

「她又弄什麼幺蛾子。」

沈青玥落地,快步走過去,剛要喊些什麼,火海之中忽縈繞出一波銀白的光暈。

眾人一愣。

這是?

這氣息…..攏帝先錯愕了,脫口而出:「元?」

她想著的是元帝回來了。

然而,很快跟所有人一樣,不是元帝回來了,而是…..

他從未遠離。

忘川一直都在。

那紅繩幻化,變成了佔據空間的忘川水,纏繞著火海。

也是詭異,水火相融竟然無比和諧。

他的身影未曾出現,但他好像無處不在。

那一池忘川啊。

顧曳站在火海中,也等於站在忘川海中。

崔涼懸浮在眼前。

她垂下眼,「你想要做什麼?」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