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身後靜悄悄的,悅雅閣沒有一個人動彈。

甚至連一點聲音都沒有。

施玉堂感覺,自己的背後彷彿竄起了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

全身的汗毛彷彿要炸裂開來般,在他耳邊叫囂著危險。

然後,他聽到了一個低低的,帶著絕望的聲音:「爹……救……救命……」

施玉堂緩緩回過頭去。

烈日炎炎下,月色長袍的青年靜靜站在那裡。

墨發如瀑,隨風輕輕飛揚。

沉靜的眸子中,無波無瀾,彷彿映照不進世間萬物。

月白的長袍不沾染一絲污漬塵埃。

可在他腳下,卻踩著數百具屍體。

那是……悅雅閣在這裡的所有門人。

裡頭甚至包括了他的兒子施靜輝。

施玉堂睚眥欲裂,腦中一陣轟鳴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憤怒、絕望、仇恨、痛苦、後悔,所有的情緒交織在一起。

可不等他把這些情緒爆發出來,就感覺身上傳來一陣劇痛。

然後重重倒在了血泊中。

和韓庾庚一樣,他被砍去了手腳,割掉了舌頭,只能發出嗚嗚的哀鳴,卻再也不能說話。

全場一片死一般的靜寂。

所有的修士滿臉驚恐,連連後退,看著洛雲瀟的目光,像在看一個可怕的魔鬼。

就連魔族這邊也有不少打了個寒顫。

天河嘖了一聲,「他怎麼比我們更像是魔族?」

他們雖然也想過了等事情了了一定要替公主殿下出氣。

也想過要讓韓庾庚和施玉堂生不如死。

可卻沒想過,要把悅雅閣的人統統宰了,一個不留。

而且,也不準備在什麼人在背後搞鬼都沒搞明白的時候動手。

可這位幽冥域域主倒好,直接下殺手。 一出手就是雷霆萬鈞,連半點轉圜留活口問話的考慮都沒有。

玄學大師是天后 ,迷醉道:「老娘當年真是沒看錯,咱們公主的前駙馬真是太有魅力了……」

話還沒說完,妖刀就冷颼颼看了過來。

雪姬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知道了知道了,以後只能有你一個,不能再勾搭其他男人男魔,老娘感慨一下都不可以嗎?」

……


比起魔族這些知道底細的還能嬉笑調侃一下。


逍遙宮前的其他靈修,卻是宛如置身冰窖中,全身上下都被極度的恐懼所包圍。

他們甚至不知道這位幽冥域的新域主為什麼殺人。

是因為覺得韓庾庚和施玉堂在他面前說了太多話,所以覺得煩,就動手了嗎?

還是雙方原本就有恩怨。


或者……

或者幽冥域大軍來到這裡,本就是為了大開殺戒的。

無論是神樂師餘孽、逍遙門人,還是他們這些靈修魔修,這修羅般的幽冥域大軍,統統要殺的一乾二淨。

所有人的雙腿抖動著,想要往後退,逃離這個俊美的不似凡人,卻狠辣地像魔鬼一樣的男人。

但很快,他們就發現,這位幽冥域的新域主根本就沒有再看其他人一眼,而是徑自走向了逍遙宮的方向。

原本坐在欄杆上嗑瓜子的幾人哪裡還敢再繼續囂張下去。

連忙一個縱身從上方跳了下來。

逍遙宮瀰漫的氣壓更低,溫度更冷了。

俞老的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看了一眼跟隨慕顏一起下來的帝溟玦和君弒天。

心中略定了定。

一隻手微微抬起,眼中泛起決然的殺意。

幽冥域大軍雖強,他們極域也不是吃素的。

有君上在,幽冥域域主又如何?

總之定然不能讓他們傷害君小姐分毫,否則,君上就更不會回來了。

一旁觀戰的靈修們,也都是一個個屏氣凝神,全身緊繃。

有人忐忑擔憂。

有人恐懼害怕。

也有人幸災樂禍,就等著看幽冥域域主將他們最忌憚的神樂師餘孽殺了。

然後,他們聽到了逍遙門七人齊齊開口的聲音。

「小師叔。」

雲若寒輕咳一聲,有些尷尬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上的瓜子屑,低聲道:「小師叔,你自己回來就成了,怎麼把幽冥域大軍也帶來了?」

「笨蛋,當然是因為主人聽說有人要圍攻咱們逍遙門了!」

魑吻從洛雲瀟懷裡蹦出來,搖晃著腦袋道,「這群傻逼,當我們逍遙門沒人,可以隨便欺負呢!」

在場的所有人,全都聽傻了。

小……小什麼?!

小師叔?!!

誰是誰的小師叔?!!

幽冥域新域主是逍遙門這七人的小師叔?!!!

到底是他們瘋了,還是這世界瘋了?!

一個小小的逍遙門。

此時湊齊了修仙大陸上的三撥頂尖勢力:魔族大軍、極域大軍、幽冥域大軍。

這還不算。

三大勢力中的頂尖皇者:魔族魔尊、幽冥域域主和極域帝君全都面對面站在了一起。

最可怕的是。

逍遙門中有一個神樂師餘孽。 而魔族魔尊是這個神樂師餘孽的親生父親。

幽冥域域主是她的小師叔。

極域帝君與她早有婚約。

這特么真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能隨意欺壓威脅的小門派嗎?

這簡直是修仙大陸第一大不能惹的煞神好嘛!

那些聽了施燕飛和施玉堂蠱惑來參與圍剿神樂師的靈修們當場就想要痛哭失聲。

他們覺得自己下半輩子肯定完了。

得罪了修仙大陸上所有的大佬,他們還有什麼活路啊?

可誰特么能想到,一個破破爛爛,只有七個人的小門派,居然會有這種背景?

你說神樂師餘孽?

呸,那算得了什麼?

當年神樂門到底為啥被滅的?

只是因為窩藏滅世之魔嗎?

當然不是!

要只是為了誅殺滅世之魔,直接用諸般手段威脅百里音絡將之交出來就是了。

而事實也證明,當自己心愛的丈夫韓子期危在旦夕的時候,百里音絡毫不猶豫地出賣了滅世之魔。

可最後神樂師還是被屠滅了滿門?

為什麼?

因為神樂門的日益壯大,已經威脅到了幽冥域和極域的統治地位,讓他們感受到了忌憚,也渴望得到神樂師那強大而可怕的傳承。

所以就用了一個冠冕堂皇的名義,掠奪誅殺神樂師滿門。

但這需要一個前提,那就是神樂師對幾大勢力構成的威脅。

可如今呢?

對極域帝君來說,神樂師是我媳婦兒,有什麼好威脅的?


對幽冥域域主來說,神樂師是我師侄,有什麼好威脅的?

魔尊就更不用說了,本來就跟神樂門沒什麼恩怨衝突,再加上還是親生女兒,寶貝都來不及呢!

唯一罪該萬死的就只剩下他們這些妄圖絞殺神樂師的靈修。

……

俞老伸出有些哆嗦的手指,點點洛雲瀟,又看向寒夜。

寒夜輕咳了一聲道:「幽冥域新域主名叫洛雲瀟,是君小姐他們在修真大陸時就已經認下的小師叔。也是逍遙門裡如今唯一的長輩。」

說到這裡的時候,寒夜就忍不住想要給自家君上掬一把同情淚。

逍遙門的傳統是入贅。

君上要是娶了君小姐,哦不,是入贅了逍遙門。

那君小姐的小師叔,自然也就成了他的小師叔。

這輩分硬生生就矮了一截。

當然,魔尊君弒天也好不到哪去。

無論輩分還是年齡,他原本都是最高的。

火影:我能無限進化! ,自然也就成了他的平輩。

曾經洛雲瀟還是魔尊居高臨下隨便選的駙馬呢!

轉眼就跟他平起平坐了。

所以啊,洛雲瀟一出現。

自家君上和魔尊的臉色都異常難看。

……

事實上,此刻風光無限的逍遙門眾人,也不像大家預想中的那麼爽。

三尊大神此刻就在他們身邊。

半句話都沒有說,可是周身散發出的威壓,都讓他們噤若寒蟬。

雲若寒看了慕顏一眼,用眼神示意她快點安撫「三個大魔王」。

不管是魔尊、墨導師還是小師叔,那都是最聽小師妹話的。

然而,慕顏才不上這個當。 她眼觀鼻鼻觀心,權當沒接收到大師兄的信息。

開玩笑,這三個人都小心眼的很。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