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一無二的存在。

這是每一個女子的夢想,她們都渴望在夫君的眼中像這寶石一樣,獨一無二。

蕭兮看了粉色的寶石一眼,騰然,兩眼睜大,感覺很不可思議。

這是粉鑽啊!在現代也是特別珍貴的存在,而且,這顆粉鑽好大一顆。

蕭兮有些心動,想到身上有不小數目的銀票,那是從兩個蠢貨身上騙來的,那些銀票全部加在一起,應該能買下這可粉鑽吧?

這個異世,大家都不知道粉鑽的存在,拍賣員說的天花亂墜,大家對陌生的東西,也不一定會真的花大價格去買。


蕭兮心裡一陣激動,有種賺到的感覺。

很快,拍賣員就報出了價格,十萬兩起拍。

蕭兮臉部有些僵硬,起拍價都十萬兩?那她身上的銀票……

「二十萬兩。」一個土豪立刻把價格抬高了一倍。

蕭兮的頭頂,仿若被潑了一盆冷水,撇了一下嘴角,興趣缺缺,算了,她還是把銀票省下來吧!

「小東西,你想要那顆粉寶石?」鳳凌然忽然問道。

「它叫粉鑽,在現代也是很珍貴和罕見的鑽石。」蕭兮轉眸,對上鳳凌然幽黑如墨的雙眸,有種讓人窒息的感覺,她立刻昧著良心說道:「我不想要。」

就算她想要,也絕非向他要。

「粉鑽?本王記得你在馬車中說過,很多年過後,男女結婚,鑽戒成為了主流,男子會親手把鑽戒套上新娘的無名指。」鳳凌然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掃了一眼蕭兮細長的無名指。

蕭兮把手縮進衣袖中,微微顰眉,她為毛在馬車中和鳳凌然扯那麼多?

「地方不同,習俗也不同,東晉不流行鑽石。」蕭兮說完,又補了一句:「東晉也沒人認識鑽石,更沒人知道它代表什麼?它也就失去了本身的價值,所以,不值得花太多的錢購買。」

鳳凌然笑而不語。

此時,粉鑽的競拍價已經高達三十萬兩。

蕭兮看著鳳凌然臉上的笑,小心臟莫名的輕顫,他該不會是想要把粉鑽拍下來,做成戒指送給她吧?

發春的季節,禽獸想要交配,做出這種討好母獸的事情,似乎也合情合理。

不行,不行,她不能收他的戒指,那種出賣靈魂的事情,她不幹。

「三十五萬兩。」第一次叫價的土豪咬了咬牙,嘴裡蹦出數字。他身旁的美人聽到他競價,笑著依偎進他的懷中,軟若無骨的玉手,主動送進他的手心,供他撫摸。

巔峰玩家 ,再難上漲。蕭兮說的沒錯,這裡沒有人知道粉鑽的價值,現在的價格,對東晉的土豪來說,已經算是天價,若非為了懷中美人,二十萬兩,他也不會要。

「還有貴客要加價嗎?如此獨一無二的粉寶石,它的價值要遠遠高於三十五萬兩。」拍賣員努力的想要把競拍價提高,這一次,他說完之後,沒有任何人加價,大多數男貴賓對粉寶石興趣缺缺,這男權社會,肯為自己女人花錢的男人還真不多。

「如果沒有貴客加價,這粉寶石就歸……」

「五十萬兩。」

一道慵懶而幽涼的聲音從雅間中傳出,幾乎所有的視線,都聚集在雅間,但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那雅間里是什麼人?好大的手筆,輕而易舉就把價格抬了十五萬兩。」

「聽說那雅間,是為東晉最尊貴的人而留。」

「天吶!難道是當今聖上?」


「噓,小點聲,別得罪了那位貴人。」

蕭兮微張小嘴,瞅著出手闊綽的鳳凌然,眾人的驚訝和議論紛紛,她也聽在耳中。

「大神,你真傻,價格一下子抬這麼多,你這不是白白的送銀子給聖寶閣嗎?」錢多可以給她啊!

「本王願意。」

鳳凌然看也沒看蕭兮一眼,心中暗罵蕭兮不識好歹。

「……」好吧!他願意,她也無話可說。

另一個廂房,美人撒嬌的推著土豪的手臂,希望土豪再次出價,競拍她看中的粉寶石。

土豪的嘴卻抿的像蚌殼一樣,額頭上起了細密的冷汗,三十五萬兩已經是他的極限,別說高於五十萬兩,根本沒可能。

拍賣員聽到一下子漲了十五萬兩,他臉上浮起驚訝和喜色,拍賣的寶物價格越高,他的提成也越高,這粉寶石現在的價格,他可以抽走至少五千兩的提成。

沒有人再競價,鳳凌然如願以償的得到了粉鑽,身穿清涼的美人侍者一雙玉手托著紅綢錦盤,送來寶貝,當看到雅間里貴客的容貌時,美人侍者倒抽一口氣,霎那間,四周的色彩全部消失,變成灰白,只有鳳凌然俊美如神的容顏,強烈的衝擊著她的視覺。

這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子,沒有之一。

忽然,兩道銀針似的氣流射來,美人侍者大吃一驚,嚇的花容失色。

「啊~」 方野動用神宵天雷的神通,藉助天劫之威,將整個天劍山脈都轟成了一片無底深淵,天劍山脈中的億萬生靈無一能逃,盡皆隕落在天劫之下。≡,.2≮3wx.

方野血腥的狠辣手段,令得觀戰的眾多神靈都驚駭不已。

蘭氏家族的老祖和清靈道派的老祖彼此相視一眼,目光中都浮現出一抹濃郁的忌憚之色。

他們都在暗自慶幸,幸虧自己勢力沒有招惹到方野這尊殺神,否則的話,他們的下場不會比天劍門好到哪裡去。

別人攻打其他勢力,不是為了神功丹藥,就是為了神兵利器,方野是單純了為了報仇而攻打天劍門,將整個天劍山脈都平掉了,對於天劍門中那無盡的收藏,他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

「想不到,門主居然真的做到了……」冰如仙子的眸子中綻放出一道異彩,一眨不眨的盯著高空中的方野。

方野朝著四周拱了拱手,朗聲笑道:「方某渡劫完畢,與天劍門的恩怨徹底了解,多謝各位捧場見證!我萬道門將會再次招兵買馬,條件與以往一樣,不看資質,不看修為,只要以心魔發誓效忠我萬道門,萬道門就會歡迎各位加入!」

眾多圍觀的強者都怦然心動,方野的實力他們有目共睹,以一人之力顛覆了傳承了無數年的天劍門,雖說是藉助天劫的力量,但是方野的實力也毋庸置疑。

更何況,方野還是個三品丹神,萬道門中擁有的神丹比清靈道派和蘭氏家族都要多,更是令他們心頭火熱。

「萬道門不再免費提供丹藥,但是萬道門中擁有各種丹藥、神兵、功法等修行資源,只要給萬道門做出的貢獻足夠多。就可以享用相應的修行資源!方某會在雲霧山脈恭候各位大駕光臨!」方野繼續說了幾句,朝著冰如仙子點了點頭,與冰如仙子一起,快速消失在天邊。

方野並沒有再提為其他人煉丹的事情,泰恆星上的神葯資源有限,方野需要為萬道門做打算。

等到方野離去。面前的無底深淵依舊令人心頭直冒冷氣,眾多強者都恍如做夢似的。

旋即,他們彼此之間就討論了起來,大部分散修都想要加入萬道門中。畢竟,萬道門的實力擺在眼前,又擁有著諸多修行資源,還不限制修為和資質,即便萬道門不再免費提供神丹,也讓眾人趨之若鶩。大部分強者都向著雲霧山脈所在的方向趕了過去。

方野花費半個月的時間,再次收了一大批強者,打發他們進入到各個領域中,讓他們為萬道門的發展去做貢獻。

方野只負責萬道門發展的大方向,可沒時間去處理萬道門中的一些小事情,全都交給楚少風他們去處理了。

萬道門中早就收集了不少神葯,全都被方野煉製成了神丹,他自己留下一部分之後。剩下的全都交給了冰如仙子,以做萬道門的獎勵之用。

冰如仙子看到手心玉瓶中的數萬顆神丹。絕美的容顏上布滿了震驚,難以置信的道:「門主,你居然煉製出了如此多的神丹?全都交給我處理?」

方野淡然一笑,道:「你是我萬道門在泰恆星的負責人,這些丹藥自然要交給你,希望你能夠將這些丹藥合理的賞賜給為萬道門做出巨大貢獻的人。」

「冰如必定不負門主所託!」冰如仙子心中滿是感動。

旋即。冰如仙子就像是想到了什麼,疑惑的望著方野,試探性的道:「門主是不是有離開泰恆星的打算?」

方野微微點了點頭,笑道:「我的未來,不在這裡。」

冰如仙子沉吟道:「據我所知。泰恆星上好像並沒有星際傳送大陣,即便有傳送大陣,也需要星際傳送令才能夠激活大陣。想要離開泰恆星,除非修為達到神道將領境界才行。」

方野手掌一翻,那塊星際傳送令出現在手中,淡然道:「我僥倖得到一塊星際傳送令,既然這塊傳送令出現在了泰恆星上,說不定這泰恆星上還真有個隱蔽的星際傳送大陣,我準備去找找。」

看到方野手中的星際傳送令,冰如仙子的眸子中多少浮現出一道驚訝的神色,她還真沒見過星際傳送令,對於泰恆星上是否擁有傳送大陣的事情,他也不敢確定了。

「如若門主真的找到了星際傳送大陣,我會照看好玉晴和萬道門的。」冰如仙子朝著方野鄭重的點了點頭。

「好!那我先外出去查探一番!」方野含笑點頭,從萬道谷中快速消失。

方野一路風馳電掣的來到了曾經得到星際傳送令的地方,在周圍來回遊盪,星際傳送令上沒有絲毫異動,讓方野多少有些遺憾。

星際傳送令,可以感應到周圍十萬里之內的星際傳送大陣,既然星際傳送令沒有反應,就說明周圍沒有星際傳送大陣。

接下來的時間中,方野就開始以這個地點為核心,向著周圍地毯式的搜索了起來。

泰恆星方圓數千萬里,想要將整個泰恆星全搜個遍,就連方野也很難做到。

三個月後,方野搜索了大半個泰恆星,對於星際傳送大陣,始終沒有任何發現。

這一日,方野進入到泰慕沙海深處,比慕陵碑出現的地方還要更加深遠,終於感應到懷裡的星際傳送令有了異動。

方野微微愣了下,旋即就臉色大喜,伸手將星際傳送令摸了出來。

星際傳送令上繁星點點,一個紅點在星際傳送令的邊緣位置閃亮了起來,從紅點上延伸出一條虛幻的紅色絲線,與一團星雲連接在一起,那團星雲也非常的閃亮。

星際傳送大陣,就在附近!

方野根據星際傳送令上提示的方向,在泰慕沙海上空飛翔,等到紅點位於正中央的時候,快速向著下方的沙海降落了下去。

在沙海之上,方野並沒有發現星際傳送大陣,而星際傳送令上的光點越來越閃亮了。

方野祭出一件三品神器中的長槍,朝著泰慕沙海就挖了起來,片刻之後,方野感覺手中一空,進入到了一個地底空間之中。

這片地底空間只有十丈方圓,籠罩著一層玄奧的大陣氣息,將這片空間與外界隔絕開來。

在這片地底空間的正中央位置,一道道玄奧的紋理交織成一座古樸大陣,正是星際傳送大陣!(未完待續。。)

… 方野的目光緊緊地落在那座星際傳送大陣上面,發現大陣周圍還有著六道凹槽,沒有絲毫損毀。∽,.@om

方野不由得稍微鬆了口氣,大陣完好無損,多少讓他放心了不少,臉上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他自己都找的快沒有信心了,在這泰慕沙海中突然發現這個星際傳送大陣,他心中自然是高興異常。

對於大陣周圍的那一道道凹槽,方野也看的明白,那就是放置下品神晶靈脈的!

全能王妃:偷個王爺生寶寶

傳送一次就需要六條下品神晶靈脈,這對於方野來說不算什麼,對於其他神靈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消耗。

仔細望去,方野發現這座星際傳送大陣就是個單向傳送大陣,只能出不能進。

接著,方野又發現,星際傳送大陣周圍的那個陣法也不簡單,以他現在的陣法修為,還無法破開這座守護大陣。

強行破除的話,方野又擔心會損壞到裡面的星際傳送大陣,仔細思量一番之後,方野便在這裡開始研究那座守護大陣。

靜下心來,方野隱隱感覺這個大陣讓他有種很熟悉的感覺,稍微一想便想了起來,這種陣法,與慕陵碑上的那種陣法是一脈相承的!

方野心中暗自猜測,留下慕陵碑的那人,應該與留下這座陣法的人是同一個人,或者是同門。

這座守護陣法雖然面積不大,但是至少也是一種三級神陣!

方野接觸陣法就是從慕陵碑上蘊含的陣法開始,此時見到這種陣法。更不急著破開陣法離去了,盤坐在附近仔細地研究了起來。

方野在腦海中不斷的推衍著這種陣法所有演變的可能性,不斷的根據陣法運行來調整,根據自己的陣法理解,結合面前的這座大陣,方野對這座大陣了解的越來越深刻。

他心中已經可以肯定。這座陣法,是一座四級神陣!

半年過後,方野終於將這套陣法的所有玄奧都摸清了,對於這座大陣的每一種運行的可能性都了如指掌。

他的陣法水平也水到渠成的達到了二級神陣師的地步,距離三級神陣師都只有一步之遙。

這座陣法太過玄奧,方野還沒辦法布置出來,但是他已經有足夠的信心可以自由出入這種陣法!

方野長身而起,眸子中綻放出一抹強烈的自信風采,自語道:「回去跟玉晴等人告辭一聲。也該離開泰恆星了。」

方野從地底衝天而起,滾滾黃沙將這座大陣再次掩埋,看不出絲毫痕迹。

方野暗自記住這裡的方位之後,便快速趕往萬道門所在。

「門主,如何?有沒有找到星際傳送大陣?」冰如仙子朝著方野迎了過來,絕美的容顏上掛著一抹淺笑。

方野淡笑道:「僥倖找到一處,大陣尚且完好無損,我此來就是專門來跟你們告辭一聲。」

冰如仙子的眸子中露出一道驚詫的神色。難以置信的望著方野,驚呼道:「泰恆星上真的有星際傳送大陣?在什麼地方?」

方野點了點頭。淡笑道:「不錯,那座星際傳送大陣,就在泰慕沙海深處。那座傳送陣是一座單向傳送陣,可以藉助傳送令或者六條下品神晶靈脈進行傳送,傳送陣外還有著一座四級神陣的守護大陣。那座傳送大陣在地底,沒有星際傳送令還真不容易找到。我這就將具體地點所在和那座守護大陣出入的方法給你烙印下來。」

說著,方野翻手拿出一塊空白玉簡,將星際傳送陣所在和守護大陣的出入辦法烙印在裡面,伸手遞給了冰如仙子。

冰如仙子接過玉簡,怔怔的望著方野。忽然道:「你說傳送大陣外還有個四級神陣,你居然知道如何出入那座神陣?難道你是一個四級神陣師?」

方野啞然失笑的搖了搖頭,道:「怎麼可能?那座神陣與我所學的陣到是一脈相承,我也是機緣巧合才推衍出了這座神陣的出入辦法,還沒有辦法破除那座神陣,更布置不出來那種神陣。」

冰如仙子臉上的震驚之色稍緩,依然讚賞的點了點頭,道:「門主還真厲害,能夠研究出四級神陣的出入方法,這也不簡單了。整個泰恆星,還沒有人擁有這種能力!」

說著,冰如仙子將一縷神識注入到玉簡之中,將傳送大陣所在和守護大陣的出入辦法記在腦海之中。

方野笑了笑,道:「這次我來,就是專門向你們告辭的。我離開之後,玉晴和萬道門,就交給你了。」

冰如仙子沉吟片刻,忽然道:「門主剛剛所說,就算沒有星際傳送令,也可以進行傳送。我們誰也不清楚傳送陣的另一頭是否有什麼危險,不如我隨你一起去吧?」

方野果斷的搖了搖頭,道:「遇到危險,我完全可以自保。相對來說,萬道門更需要你坐鎮。等到萬道門中再多出另外一個神道大師後期,你要外出看看,倒也無妨。星際傳送陣的位置和出入方法,不要告訴任何萬道門以外的人,若是萬道門人的修為達到了神道大師後期,想要外出看看,倒是可以傳授給他們。修為低於神道大師後期,不可冒然前往!」

冰如仙子也沒有強求,點頭應道:「如此也好,那我就先坐鎮萬道門,等到將來萬道門中再次誕生出神道大師後期的人,我就追隨著門主的步伐,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方野將李玉晴召喚了出來,李玉晴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大聖境界,聽聞方野要離開泰恆星,她的眼神中充滿了不舍。

李玉晴有心想要隨著方野一起離去,又怕自己會拖方野的後腿,便老老實實的聽候方野的安排,呆在萬道谷中一心修行。

方野讓冰如仙子將萬道門最近收集的神葯全都聚集了起來,花費半個月的時間,全都煉製完畢,自己留了一小部分,剩下的大部分都留給了冰如仙子,讓她全權負責萬道門的賞罰情況。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