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寶真有一種轉身過去救人的衝動,可是他不能動!就在這時,一條身影從人群中如流星一般沖了出來,一腳將衝過來的黑狗就踢飛了出去!

「啊!」小女孩大叫了一聲,對著黑狗就像衝過來,她旁邊的母親趕緊把她一把抱住!

那衝出來的人影是一個三十多歲的漢子,穿著破爛的衣服,只是臉上的神情卻絲毫沒有流民的頹廢,而是有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氣勢!

玄寶看著他雙臂上那結實的肌肉,還有他一舉一動之間流露出來的速度和力量,對小茵說:「是個高手!」

小茵看到了那人身上的氣機,點點頭對玄寶說:「至少有武衛的實力,或者更高!」

黑狗被踹了一腳,居然沒死,也沒怎麼受傷,在沙灘上翻了幾個滾之後就再次站起來,看著那個男子,眼睛已經完全變綠,呲起了嘴巴,露出了森森牙齒,然後狂吼一聲,對著那男子就沖了過去!

總裁追妻,臨時新娘計劃 就在它奔向那男子的途中,玄寶清晰的看到它眼中的牙齒已經變成了長約兩寸的獠牙!整個身體也在長大,似乎每拉伸一次,就會長大一分!

「砰!」男子的鐵拳,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黑狗的腦袋正中,幾乎將它的腦袋給打進了脖子裡面!沒有等黑狗落地,男子的右腳抬起,腳尖向上,重重的踢在黑狗的肚子上!

就算距離這麼遠,玄寶和小茵還是清晰的聽到黑狗脊背斷裂的聲響,等它終於落在了地上,整個身體就像是一堆爛泥,再也動彈不得了!

解決了那條黑狗,男子扭過頭來,看了看玄寶和小茵二人。而正好二人也在扭頭看著他,那男子雙手一抱,學著中原武人施禮的樣子對著二人抱拳。 遵命,吾王 玄寶和小茵也對其點點頭,心中對此人的身手敬佩不已!

那男子轉身離開,向岸上走去,卻在這時,小茵臉色一變,大喝一聲:「小心後面!」

一條長腳蟾蜍衝上了海岸,大嘴一張,長長的舌頭向那男子身上捲去!那男子雖然沒有聽懂小茵的話,但是也感受到了背後的危險,根本沒有轉身,只是憑藉本能往旁邊一個側滾翻避開了一擊!

正在這時,又有兩隻同樣的蟾蜍沖了上來,分成三路夾擊的姿勢,對著那男子攻了過去!

小茵銀牙一咬,對玄寶說:「這些是剛剛變成魔獸的,不是催魔獸,所以對你的氣場反應不大!」

玄寶也感受不出它們身上有多少魔氣,所以也明白了這些東西為什麼會爬上岸了。他現在最擔心海里還有很多這種剛剛入魔的東西,它們的戰力比催魔獸還要低,對於修靈人來說威脅性不大,可是對於凡人來說,那就是**煩了!

還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很快在他的身體兩側,大量的魔獸衝上了岸,這些東西都是新生魔獸,戰力低微,也不怕正靈的阻擋,如果它們開始見血、殺生,那它們的等級就會提高,只是它們並不是催魔獸,所以一旦被它們所傷,下場就是死!

狡猾的魔后!不用說,玄寶就知道這是魔后的計策!大魔尊沒有來,否則玄寶不可能感覺不到,所以這就是魔后的主意,她跟這些魔獸接頭之後,就開始布置了對中原的這次進攻。

她當然知道玄寶會發現她的意圖,會比她更快一步來到流民營,不過她就是想在玄寶的眼皮子底下,把這些流民全部變成大魔尊的子民!

只有這樣,才能讓她洗刷被玄寶囚禁和追殺的恥辱,才能讓玄寶的信心,得到最大程度的摧毀!

神帝轉世又如何,靈神修為又能怎樣?總有你防守的漏洞,總能讓你顧此失彼,無法掌控全局!

男子雖然武功高強,可是面對這些比普通凶獸還要厲害的東西,也是捉襟見肘!一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渺小了,此刻成百上千的怪物上了岸,他被三隻可怕的蟾蜍給纏住,根本分身不得,眼睜睜看著那些怪物向他的家人衝去!

岸上的人嚇得哇哇大叫,小孩子更是被嚇哭,拚命的往後跑,亂成了一團。不少怪物衝上了岸,將人撲到在地,瘋狂捕殺!

一些人開始大罵玄寶的見死不救,剛才還那麼威風,天雷滾滾的,現在卻站在那裡,像一根木樁子似的,什麼都不幹!當然他們就算罵,玄寶也聽不懂,他只能閉上自己的眼睛,盡量不去看周圍的情景!

小茵卻在一眨不眨的看著,他見到了不少人從人群中衝出來,對著那些怪物大打出手!很多人的功夫都不錯,這流民營里果然是卧虎藏龍,即便是流民自己的內鬥,都沒有出現這麼多的高手,可見他們平常隱藏的很深,更不願參與無謂的爭鬥之中!

只是這些人畢竟太少了,大概不到三百個,對付數千怪物,根本是寡不敵眾!

正在小茵猶豫著要不要讓玄寶一個人在這裡頂一會,她去幫助流民的時候,岸上突然一陣騷動,喊殺聲震天,安海大軍終於來到了! 十五萬安海軍在大將軍定成功的調動下,傾巢出動!這次先來的五萬人是先頭部隊,一來就趕上了這樣的情況!

沒有看到定成功的身影,玄寶也不用刻意去找,用醒世梵音對著海面大喝:「定成功安排所有安海兵連成橫陣,將魔獸趕回海里,不要讓一隻魔獸闖進流民營!」

魔獸雖然厲害,但是在善於利用兵陣作戰的玄兵面前,也討不到半點便宜。現在它們只是最初級的魔獸,能力也就比普通的凶獸更靈活一點,因此面對安海軍的圍剿,大量的魔獸被砍殺,剩下的被人牆硬生生逼退回海中!

玄寶扭頭對小茵說:「你騎上赤虹流雲,沿著海邊巡查一圈,讓安海兵形成氣陣,你給我說過,只有氣陣對魔獸最管用!」

小茵點點頭,知道有這些安海兵的幫忙,玄寶應付海中的魔獸就更加輕鬆了,也就放心的騎上了赤虹流雲離開了這裡。

她以前的確說過,凡人也都是由氣場的,這種氣場一般是由生氣和陽氣組成,這也是魔獸最為討厭的東西。當然,這是指氣場達到一定的程度之後,才會給魔獸帶來很不舒服的反應。

十五萬人來說,氣場會小一點,但是只要安排合理,一樣能夠鎮壓住這些魔獸!這個安排就是像陣法一樣,讓每個人的生氣和陽氣能夠達到最大的利用!

大概人和人之間,一臂之遙就是發揮這種氣場最佳距離,小茵對這種事情最是在行,所以由她來監督完成,很快就出了很大的成效,玄寶感覺到輕鬆了不少。

之前玄寶利用正靈,就像是拿著一個巨大的蓋子,將面前的大海給蓋在下面。雖然有那些能夠隔斷氣息的海藻在阻擋,可是玄寶還是感覺到了蓋子被不斷的向上頂起,似乎有東西想在下面鑽上來!

現在玄寶感覺蓋子更加往下壓低了幾分,這就是凡人的氣場在幫忙了!只要能將這些魔獸逼走,玄寶就可以抽出一段時間,和小茵聯手,把這裡的氣場給激發出來!

如果整個流民營和中原的氣場相融,那魔后想在這裡搗亂,也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身後的百姓經歷了剛才的驚魂,也看出海中還有更多的可怕凶獸了,見到這些安海兵全都站在海邊,眼神中也沒有了以往的仇恨和戒備了。

他們不是傻瓜,不會看不出這是安海軍在用生命來保護他們!剛才從人群中脫穎而出的那些跟怪獸搏鬥過的人,也不知道是誰先邁出了第一步,後面的人全都跟著走到了海邊,站在了安海兵的身後。

雖然他們的人數比較少,只有兩三百人,但是這種行動卻讓玄寶心中一暖,還是武人比較血性,也比較理智,他們一直隱藏自己,不是害怕什麼,而是不到付出的時候,一旦需要它們站出來的時候,他們也不會含糊,這跟中原的正道武者是沒什麼兩樣的!

魔氣開始強烈起來,那些海藻正在慢慢消退。玄寶知道,這是因為海邊的氣場讓這些魔獸無法登陸,似乎也不甘心就此回頭,所以才沉不住氣了,想著強行沖岸!

海水開始發綠,魔氣暴漲,海面上掀起了巨大的浪花,在眾人的眼前,就像是十幾層的高塔一樣!

膽小的人已經開始想要後退,可是玄寶沒有動,十五萬安海軍也沒有動,海水就在他們的前面,不管海浪有多大,可是卻奇怪的不能讓海水再漲起一分!

玄寶舉起雙手,天上的烏雲密集,正想著再施展一次龍雷引,卻看到海上突然出現了一團黑影,跟那些魔獸攪在了一起,很快海面上就出現了一個個巨大的魔獸,可是在他們的身上,卻站著不少人,用手中的鋼叉,刺進了魔獸的體內!

距離太遠,玄寶也看不清,兩眼逐漸發紅,散發出紅色的光芒,過了一會才慢慢恢復原色,臉上露出震驚和欣喜的神色!

鰭軍來了!想不到這個時候竟然是鰭軍來到這裡了!京都大戰之後,鰭軍的任務就是護送十八塢的人遷回雷城外。

算著時間他們也該到了,沒想到在雷城沒發現他們的蹤跡,卻在這裡看到了他們的身影!

玄寶之所以同意十八塢遷回雷城之外,就是想利用他們來監測魔獸。烏勝他們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居然在這麼重要的時候及時的出現了!

不過一千人的鰭軍對付起這些魔獸來,實在是少了點啊!可是為什麼這些魔獸似乎有些不敵?好像還在往岸上涌?

突然,一條真龍衝天而起,在半空中就撕碎了幾隻巨大魔獸的身體,然後再咆哮一聲,沉進了海中!

龍宮也來了!玄寶頓時信心暴漲,來了幫手,就不怕這些魔獸會囂張了!不過看著那裡的戰鬥,距離海岸還有很遠,可同時可以看出來,這一次的魔獸進攻規模是多大!

真龍現世,岸上的流民個個跪在地上,不停的對著海面磕頭。中原四周的這些國家,多多少少都受了中原文化的影響,把真龍當成是神物,加以崇拜。

前有十五萬安海兵,後有鰭軍和龍宮真龍帶領的蝦兵蟹將,魔后,這一次看你往哪裡跑!

玄寶心中一陣冷笑,揮手驅散烏雲,畢竟海上有了自己人,也就不能再施展龍雷引了,卻在這時,突然看到了赤虹流雲馱著小茵,向著真龍出現的地方衝去!

「回來!」玄寶放聲大叫,她們去海上幹什麼,而且還飛的這麼低,實在太危險!

就在這時,一隻鷹隼突然從海中躥起,掠起一片刀芒,狠狠的插進了赤虹流雲的肚子裡面,玄寶的耳朵中似乎聽到赤虹流雲「咴兒」的慘叫一聲,帶著小茵一起掉進了海中!

海裡面的,是難以估量的魔獸!玄寶當即就急了眼,凌空飛起,向著赤虹流雲落下去的地方衝去!

而就在他衝起來的時候,海上突然泛起了大浪,然後海水就像是決了堤一般,將岸上的人全都給衝倒在地,往後推行了十幾丈!

站在遠處的流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原本以為那個少年只是傻傻的站在了海邊,卻沒有想到,他站著,就是一堵牆,擋住了海水的蔓延,他離開了,牆就倒了,海水竟然會一逼這麼遠!

而玄寶在海水上漲的一剎那卻有倒轉回頭,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自己上當了!最大的破綻就是赤虹流雲受傷的時候叫聲絕不是跟普通凡馬一樣的「咴兒」聲!

魔後跟著魚嬰和蛇娘那麼長時間,可不是白在一起的,整兩手的法術幻術,那還真是小意思,以魔后的狡詐,要想一直騙過玄寶那不可能,不過偏上一時半會,那還是可以的!

這一時半會對於魔後來說,足夠了!隨著海水的上漲,大量的魔獸咆哮著衝上了岸,特別是那些催魔獸,更是拼了命的往人多的地方衝去!

這些催魔獸跟普通魔獸最大的區別在於,它們跟本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幾乎已經沒有了本體的外貌,變成了一種獨特的,極為醜陋的外形。

看到大量的安海兵跟魔獸站在了一起,不斷有人被魔獸攻擊而倒下,玄寶恨不得捅自己一刀!要不是自己的疏忽,也不會造成這麼重大的錯誤!

催魔獸催生魔化人有一個周期,在這個周期內,如果救治及時,還能把人救回來。這也是讓中了屍毒的人重新變回常人的黃金時期,只有三天,三天一過,就算救回來,估計也會付出半條命的代價!

當初虎眉和雀狟幾乎是撿了一條命回來,他們連心丹都是被玄寶重新凝聚,這還是因為他們本身的靈氣,也對魔毒有一定的防毒作用。

可是換在凡人的身上,這一招就不好用了,因為凡人對於魔毒的承受能力很差,三天之內,魔毒攻心攻腦,神仙難救!

玄寶果然看到了飛在空中的赤虹流雲,小茵正好端端的坐在它的背上,一路飛過來,不時對那些比較厲害的魔獸纏鬥一番,看到人佔了上風的時候,才會離開!

洪水一旦決了堤就很難再賭上了!現在玄寶就無法再將海水逼回去,所以他要做的,就是馬上調集人手,把損失降到最小!

感受到了海邊的失守,海中突然騰起一條巨龍,一呼一吸之間,大量的海水倒卷上天,被巨龍吸進嘴裡,其中還夾雜著不少魔獸!這是海龍王的幻相!

很快海龍王也感受到了玄寶的氣息,幻相消失,海中突然翻起巨大的浪花,一路衝到了岸邊,旁邊的魔獸紛紛避讓,海水一分為二,從中間的海床中走出了一個人,正是海龍王!

「怎麼回事?不是守得好好的,只要給我一晚上的時間,就能把這些魔獸消滅的一乾二淨!怎麼突然間就功歸一簣了呢?」海龍王一上來,就吹鬍子瞪眼的看著玄寶。

以前還有心情跟他頂嘴幾句,不過這一次玄寶實在是沒臉再推卸責任,紅著臉說:「是我不小心中了幻術!不說這個了,我要把這些魔獸控制在虎山營這邊,你帶領龍宮的精英繞到旁邊,以岸上的土梁為界,不讓這些魔獸越過土梁!」

失態緊急,海龍王也沒不想跟他在這裡徒發埋怨,一把抓住一隻魔獸,輕鬆用雙手撕裂成兩半,然後一邊往海中走,一邊說著:「鰭軍我留給你,一共一千人,都是剛從龍宮出來的,戰力跟以前大不一樣,你省著點用,別耗光了!」

怪不得這麼久都沒有在東海出現,原來這幫傢伙早已經到了,而且被海龍王給帶走密訓去了!

鰭軍的戰力一向不低,現在又在龍宮密訓過,那豈不是在海中跟凡軍打已然無敵?跟路上的邊軍一樣? 應該是接到了海龍王的命令,鰭軍的首領烏勝很快就帶著自己的兄弟來到了玄寶的面前。

有段時間沒見了,玄寶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錯覺還是真是這樣,感覺烏勝又比之前年輕了不少,精神了不少。

估計環境適合的原因,不過現在也不是敘舊的時候,對烏勝說:「馬上帶人上岸,保護人群密集的地方,如果碰到近土人,就告訴他們,通知所有人,往曬鹽場集中!」

魔后非常的聰明,把虎山營作為首先要突破的地方,估計是這裡最大也最亂,一旦拿下了這裡,其他兩處流民營也就如囊中之物了!

玄寶依舊站在海邊,凡是靠近他身邊的魔獸,基本上都是被他一拳或者是一腳給打死,毫不留情!

他站在這裡就是要等魔后出現,只要魔后不敢冒頭,這些魔獸衝上來再多,也是烏合之眾,對付流民容易,對付安海兵的兵陣就不容易了,何況還有鰭軍在幫忙!

卻在這時,岸邊的兵陣中突然出現了一撥騷亂,原本配合無間的安海兵被硬生生衝來了一道缺口,不少魔獸湧進了平民區!

玄寶飛身而起,扭頭去看,卻見到一幫倭鳥人,從背後向安海兵下手,撕開了安海兵的防守!

這幫倭鳥人是從虎山上下來的,一直隱藏在平民區這邊,原本是想趁著天黑的時候出海,不管去哪裡,虎山營是肯定待不下去了,那些邊璐人一旦得到山王被殺的消息之後,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流民來到中原時所乘坐的船都集中放在虎山營的西側海岸,由安海軍統一看管,不允許任何人靠近,那裡叫藏船塢。

流民營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無規矩不成方圓,既然來到這裡,就必須要遵守這裡的規矩! 冤得王府千金嫁:皇城路太窄 所以這些倭鳥人就潛在平民區,換上破爛的衣服,假扮平民和流民,等著尋找機會,竄入藏船塢。

可沒想到竟然遇到了魔獸進攻流民營!對於這種東西,這幫倭鳥人是打心眼裡懼怕!一直到現在為止,倭島還是經常被這種可怕的東西給騷擾,死在它們嘴中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呢了,還有一些人,被它們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也正因為如此,這些倭鳥人才逃離了倭島!

現在再次碰到這些魔獸,這些倭鳥人當然能怕,不過也看出來,如果要逃走,現在是最好的機會了!只有趁現在這種亂象,他們才能成功逃離流民營,否則憑藉海中神龍都來助陣的場面,這些魔獸估計很快就會被鎮壓,到時候流民營一旦穩定下來,首先倒霉的,肯定是他們這些從虎山上逃下來的倭鳥人了!

所以倭鳥人開始破壞安海軍的兵陣,讓魔獸衝進來,魔獸越多,流民營就越亂,他們就越有機會渾水摸魚的溜走!

一處安海軍的兵陣被攻破,立即有大量的安海兵補過來,可是缺口容易打開,想堵住就非常困難了!大量的魔獸從這個缺口湧入,見人就咬,不少安海兵被魔獸咬傷,防線岌岌可危!

玄寶心中大急,看著那些助紂為虐的倭鳥人,心中充滿了憤怒!就在這時,背後突然出現了一道細不可聞的黑影,迅速往玄寶的后心猛衝過來,在接近玄寶的時候,變成了一把尖刀,猛地向玄寶后心插去!

「小心!」似乎感受到了玄寶的危險,在人群中戰鬥的小茵扭了一下頭,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她的聲音還沒有出來,玄寶似乎已經開始動了,身體一轉,那把刀沒有刺中他的后心,而是刺進了玄寶的胳膊之中,鮮血瞬間迸射出來,染紅了玄寶的衣服!

小茵發出了一聲驚叫,她當然知道自己男人的強悍,尋常的兵器怎麼可能會傷的了他?這是魔刀,魔后的冰月雪刀!可是卻在這個時候,她竟然看到了玄寶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緊接著,玄寶左手飛快的抓住了那把刀,靈火瞬間爆燃,魔刀被包圍在烈焰之中,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變回了刀靈雪隼的模樣,不停的掙扎著,想要逃離玄寶的鉗制!

直到這個時候,小茵才看出來,原來是玄寶故意露出了破綻,讓魔后以為有機可趁,擲出了魔刀!玄寶受了傷,卻也抓住了雪隼,用靈火來焚燒它!

雪隼釋放出大量的冰氣,來抵抗靈火的焚燒,可是在玄寶的強大火靈氣下,它的這些冰氣根本不值一提!它的羽毛被燒著,皮肉被燒焦,在玄寶的鉗制下,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只有發出凄厲的慘叫!

就在這個時候,海中突然躥出了一條伸長近一丈的黑狐,對著漂浮在半空中的玄寶就是一尾橫掃!

玄寶冷哼一聲,一腳踹過去,那黑狐居然能夠避開玄寶這一腳,將粗長的尾巴,緊緊捲住了玄寶的右腿,把他拉進了海中!

即便是沉進了海水中,靈火還是燃燒了好長一段時間才逐漸熄滅,可這個時候,雪隼已經變成了一團焦炭!

玄寶五指用力,雪隼鮮血從口鼻迸濺!黑狐猛衝過來,張嘴咬向玄寶的脖子,玄寶右臂受傷,左手只好鬆開雪隼,一把抓住黑狐的脖子,沒曾想這黑狐皮毛滑不留手,只是一掙就輕鬆睜開,用尾巴捲起雪隼,轉過身體,「砰」的一下,在水中放出了一個臭屁!

玄寶隨手彈出一片水花,變成了無數冰針,刺入了黑狐的身體,然後猛然起身,離開海面,眼看著下面一片海水都發了黑,散發著濃烈的臭氣,就算他不用口鼻呼吸,也被熏的頭暈眼花,再找尋那黑狐和雪隼的蹤跡,已經是毫無痕迹了!

還是讓她跑了!玄寶啐了一口,在心中嘆息了一聲。不過也不是沒有收穫,最起碼魔刀是毀了!這一點玄寶很肯定,雪隼已經被他殺死,幻出本身黑狐的魔后就算是把它搶了回去,也一樣無法起死回生!

沒有了魔刀的魔后,已經不足畏懼,給她十個膽子也不敢再來搗亂,更何況最後一擊,玄寶也沒有讓她好過,那一蓬冰針讓她受傷不輕,畢竟只是一個半獸人而已,實力跟玄寶沒得比,玄寶的隨手一擊,讓她也無法避開,這會估計她會去尋找大魔尊療傷,短時間內不敢再來中原了!

剩下的就是這些魔獸了!雖然沒有了魔后的指揮,它們全變成了一群無頭蒼蠅,可是破壞力卻還是不敢小覷!

海灘上躺著橫七豎八的屍體,有人的,也有魔獸的。每一個安海軍在加入玄軍的時候,都被刻意訓練過如何對付魔獸,都知道要殺死魔獸,就必須要催毀它們的獸丹!

小茵不顧一切的衝過來,看著玄寶受傷的右臂,心疼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她知道玄寶不輕易受傷,可是一旦真的傷到了,那就是重傷!

現在玄寶的右臂依然在流血,而且流淌的是黑血,只有中了極重的魔毒,才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要知道玄寶身體內流淌的,可是全天下獨一無二的陽神血!一滴血就金貴無比,而且百毒不侵,只有魔刀才能傷到他,讓他中了毒!

玄寶的臉色有些蒼白,這是毒發的表現,不過幸好是小魔刀,不是大魔尊的夔骨屠神刀,否則的話,他這會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了!

「沒事,我能扛得住!等打敗了魔獸,調息一下就好了,別擔心!」玄寶用左手抹去小茵臉上的淚水安慰著她。

明知道身上的這些驅毒藥粉對他不管用,可是小茵還是往他傷口上灑著,抽泣著說:「要是綠珠在這裡就好了,她是葯靈之體,用她的陰神血就能為你解毒,我的就不行!」

玄寶微微笑著說:「她真在這裡,我也不捨得用啊!你以為出血不痛啊?能自己治好的,我不會讓你們耗費精血給我用的!別擔心了,我真的沒事,受點傷也好,起碼讓我知道痛的滋味,否則我還真以為有了天罡氣盾和強悍筋骨就天下無敵了,什麼都不怕了呢!」

「哪有你這樣的說法!受傷會損靈,你很長時間補不回來的!」小茵流著淚白了他一眼,心中卻是內疚萬分。

她是聞名天下的元寶神醫,任何疑難雜誌,內外傷患,到了她的手裡,總會妙手回春,讓人恢復健康。可是這天下,卻有一個人是她治不了的,無論是生病還是受傷,她都是束手無策!

這個人就是她的相公,玄寶!不管她的身份是神醫,還是神后,和不管玄寶是受傷還是生病,她都束手無策。一切的手段用在玄寶的身上都是無用的,所以無論是什麼痛苦,玄寶只能獨自忍受,獨自療傷,別人根本幫不上任何忙,這就是玄寶的無奈,小茵的愧疚。

足足有數萬魔獸進攻流民營,這一路來,龍宮和鰭軍的追殺讓它們損失了不少,又遇到了安海軍的抵抗,再損失大部分,不過還是有不少魔獸成功竄入了流民營,其餘的則被安海軍和被那幾百脫穎而出的流民所帶動的所有虎山營流民給趕上了虎山!

原本是山王的府邸,此刻已經變成了魔窟。大量的魔獸在山上咆哮,想衝下來卻被層層防護的安海軍跟流民給逼了回去!

雖然魔獸上山對流民營也是一種威脅,可是總比讓它們還要流竄出去要好的多,定成功下令讓眾人暫時休息,因為此刻已經天黑,眾人打了一天,已經無力再戰!

所有流民自發的拆掉了木房,在山腳下堆起了高高的柴垛,然後將其點燃,圍繞整個虎山的一圈柴火幾乎燒到了半山腰,讓困在山上的那些魔獸不敢動彈,更不敢下來! 龍宮的力量和鰭軍開始清查流民營,逃出去大概有兩百多頭魔獸,全都是催魔獸,所以務必要全部殺死!

三個營的流民營實在是太大了!從南端走到北端,至少要三四天的時間!這方圓幾乎達百里的區域,實在是太容易藏下任何東西了,就算是仍在裡面一頭猛獁,它若是想藏起來,沒有幾天的功夫也找不到他。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