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金甲神力蟻、穆青等人都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最後,王明走了,他要去尋幾位幫手,真正可以鎮壓四方,免得到時候他分身乏術,獨木難支。

他一個人離去,沒有帶何人同行,第一站他就來到了火州。

在這塊地域曾發生太多的事。

九龍拉棺當年就是沉在這塊區域的地下,而他體內的那團火也是從這裡得到的。

火州有草原,也有戈壁灘。

這是一片大漠,寸草不生,王明已經來了數日,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一直在推演,在等待著什麼。

轟!

土石崩開,從地下緩緩騰起一座巍峨大山,瀰漫混沌氣,彷彿太初年代就存在了。

半山腰有一座古洞,噴薄瑞霞,仙霧瀰漫,景象驚人。

哧的一聲,他沖了過去,站在了洞中,在這洞壁上,有各種斧痕、劍痕等,都是絕世高手開鑿出來的。

因為,這些痕迹都帶著大道氣韻,散發仙道氣息。

昔日,就是他體內的那團火都浮現出來,在這裡映照,摹刻個不停。

王明用手觸摸洞壁,感覺到了一種壓迫,有恐怖氣息傳盪而來。

混元石!

整座洞府都是以混元石打磨而成,要知道,那是仙道至寶材料,古來罕有,一般人根本就尋不到。

提到混元就很容易讓人跟真仙聯想到一起,正所謂混元真仙,能以此為名,足見此石的珍貴,混元石跟世界石同階。

古洞深處有一座殿堂,那裡擺放著一堆仙料,比如混元石、天缺石、世界石,此外還有虛空仙金、五行仙金、大羅仙金等,更有真龍角、鳳喙等,晃的人睜不開雙眼。

但是,王明知道,這些都是虛景,不是真的,九成的仙料都被人取走了。

當年,他費儘力氣,確有所得,將供奉在最中心的一塊黑色石頭帶走,可是經過鑒定,那是凡物,不是至寶。

他走的時候很狼狽,一頭生物出現,險些將他們留下,不過那生靈似乎無法走出古洞,沒有追出去,才讓他們逃過一劫。

如今,王明又來了,他就是沖著這頭生物而來。

果然,當他散發出一縷氣機后,那沉眠的生靈被驚醒了,發出一聲咆哮:「嗷……」

其音之大,恐怖無邊,整座混元石開鑿成的古殿都在搖動,並且伴隨著七彩仙光,一股宏大的氣息洶湧而來。

這是一個人形生靈,太璀璨了,照耀出七種光彩,氣息如汪洋一邊,恐怖無邊!

王明就是沖著它而來,這回一次並未退走。

轟!

一隻手掌拍來,帶動七彩仙光,極度絢爛,到了王明的眼前,他站在那裡,以右掌迎擊。

總裁命令,前妻別想逃 當!

震天之響,傳遍八荒。

大道漣漪,極速擴散,若非是在混元石開鑿成的殿堂中,什麼都剩不下,一切物質都要崩塌,毀滅。

這座古洞是仙道寶料,所以能承受住他們的對決之力。

當七色仙光斂去,混沌霧散開后,兩人對立,彼此凝視,沒有再出手。

「為何擾我沉眠?」對面,那個男子開口。

這是一個金屬人,不僅口鼻遠眼睛等,就是髮絲都是金屬化作的,渾身流動七種光彩,擁有莫測的偉力,可以看到,他行動不便,其中一隻腳被石皮包裹著,有仙霧籠罩,在蛻變,還沒有全部進化好。

王明瞭然,這是對方沉眠、不離開此地的原因所在,還不完滿。

這是一個天地生養的神胎,本是一塊七彩仙金,最後通靈,化成了人形,億萬歲月的孕育,才使這頭逆天生靈誕生。

七彩仙金啊,本就是無上至寶材料,它居然孕育出生靈,那就更加超凡了。

「並非有意驚擾,而是確有事相談,想請你出山。」王明說道。

「不去!」七彩仙金人很乾脆,但是,他也有忌憚之色,因為對面那個人族太強了,給予他強烈的威脅感。

居然可以徒手跟他碰撞,那雙肉掌比之仙金還要堅硬不成?

「我懷著善意而來。」王明平和的說道,並盯著他的那隻腳,道:「請你出山後,我保證你數百年內,就可以讓蛻變完整。」

「你說什麼?」七彩仙金人瞳孔發出刺目的光芒,有些希冀,又有些懷疑,露出戒備之色。

「我如今是無上陣法大宗師,比之我的戰力更強,我可以為你布下聚集諸天精粹的法陣,集中向你的軀體,助你蛻變,數百年內可令你出世。」王明說道。

並且,他現場動手,布下一座小陣,結果洞中精氣蓬勃,大道規則垂落,一下子與眾不同了。

「可相信我的手段?」王明問道。

「你……要我拿什麼來交換?」

「幫我鎮守一方。」

……

兩人開始交談,氣氛緩和了下來。

王明意外得知,這本是一座仙王洞府,而這個七彩仙金人乃是古代大能點化的,得以化出人形。

不知道那是什麼年代的事了,洞府的主人去參與一場大戰,再也沒有回來,他留下的魂燈熄滅,意味著戰死了。

眼前這個生靈很強,比肩仙道生物。

按理來所,蛻變不完滿,他不可能這麼強,主要是因為昔日的仙王點化過他,在他體內留下了諸多的大道痕迹,讓他極度恐怖。

若是蛻變完成,其擁有的戰力,絕對可以等同於一尊真仙。

「我昔日來過這裡。」

到了最後,一切談妥時,王明這般說道。

「是你!」七彩仙金人露出異色,他想起來了,三千五百年前,曾有人來過這裡。

王明將那塊黑不溜秋的石頭取出,問道:「這是什麼?」

「仙王的珍藏,一生的最愛,說是可以煉製出無上兵器,但是,我研究很長時間,也沒有看出跟普通石頭有何區別。」七彩現金人答道。

並且,他補充道:「若非仙王有旨意,留待有緣人,不得傷害人族,當日我絕不會允許你們帶走它。」

王明聞言,很鄭重,收起了這塊石頭。

這一日,在隆隆聲響中,王明搬回來一座石山,帶回造化門。

「我沒看錯吧?」小狗崽驚叫,這可是混元石鑿成的洞府啊,太奢侈了。

當看到七彩仙金人後,眾人更是一番震撼。 「我沒看錯吧?」小狗崽驚叫,這可是混元石鑿成的洞府啊,太奢侈了。

當看到七彩仙金人後,眾人更是一番震撼。

王明旅行承諾,布置下一座絕世大陣,采天地造化,孕樣七彩仙金人,讓他完成最後的蛻變。

接著,王明再次出行,一個人上路。

當年,他走以身為種的路,大長老讓他洗禮肉身,鍛造元神,做了很多的準備。

其中,有一個地方,長有辟邪神竹還有黃泉果,服食后可以錘鍊其堅韌不壞的元神,今日他故地重遊。

一座巍峨的大山,隱在虛空中,難以發現,更難登臨,當年王明需要持著大長老的玉石塊才能接近。

但是而今,他一步就登臨上了山巔,見到了那由法則構建的金色寺廟——懸空寺。

他徑直走了過去,步入虛空神橋,踏足「仙丘」上。

在這一秘境世界中,有辟邪神竹,還有黃泉果,曾有傳言稱,這兩種東西成熟到極致后可以破解不祥。

但是,不見人成功過。

王明來這裡,不是為了那兩樣神物,他已經服食過了,他準備日後讓造化門的人來此磨礪,獲取機緣。

他是為了英靈而來!

黃泉果生長所在地,乃是極陰之地,這個地方埋葬著無數的戰魂,王明曾經親眼見到過,那些英靈的恐怖。

其中,有幾頭英靈在黑暗中發出的元神之光格外的璀璨,都轉為陽剛了,不再陰寒,帶著仙道氣息。

這就是三十三天昔日的英靈,戰死後,被埋在仙丘,這裡成為他們的安眠之地。

王明來了,想請他們再次征戰!

昏暗的仙丘,黑霧瀰漫,可是若睜開天目可以看到,一團又一團元神光在沉浮,在蟄眠,英靈實在太多了。

其中有幾個英靈,格外的強大,王明確信,他們昔日戰死後,在此進化,其神魂再次變得堅固無匹了。

有幾個英靈都快接近仙道了,呈金黃色,陽剛熾盛!

「各位前輩,雖然我不願意驚醒你們,但還是來了,很慚愧,有些話很難說出口,可卻不得不說,想你們出山,繼續征戰。」

王明低頭,他真的很不自在,很不舒服,因為,這是戰死的英靈,昔日已經為守護這一界儘力了,而今他還要請他們出山。

這是執念所化,是靈魂碎片滋生。

若是再戰死,最後的印記也要消失了。

所以,王明覺得心中有愧,難以說出口,但他不得不來,今日之三十三天又到了最危急的時刻,他一個人無力回天。

隨後,他來到了一塊巨石前,這裡有一張發黃的紙,封印著此地。

一個老農顯化,嘆道:「想不到你真的來了。」

這個老農是石壁上的一幅畫,已經通靈,化形而出,知曉這裡的一切,當年曾指點過王明。

他曾說過,揭開封印,能帶走此地英靈,去參與大戰,但也可能是一把雙刃劍,萬一英靈不服怎麼辦?

「前輩你也跟我走吧!」王明對老農道。

而後,他一把揭開了陳舊泛黃的符紙,轟的一聲此地劇震,數十上百萬英靈嚎叫,震動了天上地下。

仙丘崩裂,土石飛濺,整片大地都在沉陷,崩塌,數百萬英靈出世,都是光團,最後或者化成人形,或者化成巨獸,或者化成神禽,什麼種族都有。

當年,有很多仙道生靈戰死後都被埋葬在了這裡,故此這裡誕生的英靈都無比的強大!

果然,那幾頭金色的英靈,一起衝來時帶動起恐怖的罡風,伴著熾盛的氣息,真的接近仙道了。

當然,最強大者正是老農當年所告訴他的,埋葬地下深處,一直在沉眠。

居然有三尊,沖霄而上,化成人形,都是真正的仙道人物。

可以想象,他們的生前的強大,死後化作英靈都到了這個層次,這是何其的可怕。

「是你喚醒了我們?」一位仙道英靈開口,他呈紫金色,沒有血肉之軀,只是魂體。

「是,晚輩心有慚愧,打擾了前輩的沉眠。」王明真的很愧疚。

「不用自責,我等之所以存在,就是在等這一天,要再度征戰沙場!」

「我們正是因為心有執念,還願再征戰,才得以化作英靈,我們此生的終極意義就是再返戰場,去跟敵人廝殺,拼盡最後的力氣!」

邪惡寶寶:挑個總裁當爹地 有的英靈是上一紀元的,有的英靈則更為古老,無法考證,不然的話也不會出現仙道生靈!

王明沒有想到,他們這麼的乾脆,這讓他雙目微酸,都不用多解釋什麼,這群英靈就要跟他走。

「跟你出去,我等多半不能久存。」一個英靈提醒。

「無妨,出去后,諸位前輩會有一樁造化,能得到天地庇護與滋養。」王明說道。

他告知,如今造化門內有龐大的願力,可以幫助所有英靈孕育出陽氣,擺脫死氣,會越發的強大。

不久后,天風浩蕩,王明帶回來百萬大軍,將他們安排在造化門各地的巨宮中,跟他的塑像一樣,並立在那裡。

至此以後,這些英靈接受願力洗禮,會越發強盛。

王明安排后,再次一個人上路,又一次出行。

他去了無量天,而後一路向北,進入那片汪洋。

一聲嘆息,在這北海中,他曾跟金甲神力蟻一同墜落時間漩渦內,得見白衣女帝,那個女子跨越時空,跟他對話。

可惜,這天機磨滅了一切,他無法記起白衣女帝告訴他的消息。

看著近,但是正如白衣女帝所說,他們隔著時間,一步一紀元,相距太遙遠,有些事無法逆天。

白衣女帝曾在歲月長河下游逆溯,擊退不朽之王,也曾在鯤鵬巢畔摺疊染血的紙船,還曾在這裡顯化。

王明沉默良久,最終離開。

他前往一片石林,是坐落於海中的石林,其實是一座又一座高峰,當年不滅經就是在這個地方終極深處找到的。

LEAVE YOUR COMMENTS